2015年8月16日 星期日

白衣上座、白衣傳法、白衣弘法、白衣說法之討論(一):佛教傳教師




 近日有一位居士道友,與印隆討論有關「白衣上座、白衣傳法、白衣弘法、白衣說法」的問題,因為此問題範圍較大,且又有不同之意義,並且網路論壇中也有許多這類的討論,因此分為幾篇陸續來探討。以下是印隆個人的觀點,給大家做個參考。但印隆因為自己身體病障甚多,生命無常,剩下的時間也不知道有多少?對於這類的問題,僅能表示一點自己的看法,以表示護持正法的誓願。而印隆目前是以解脫生死、以及慈善關懷為主,注重於佛法的實踐,期能於此生業報盡前能明心見性,並能往生極樂國土,聞法修行,以不退轉之身再回娑婆,利益眾生!

 此問題的緣起是,以「十三名美國人獲得美國佛教傳教師資格」一則新聞,來討論是否合乎佛制?居士道友想討究這樣的情況,對正信佛教的影響?因為若是由居士講經傳道,是否為「合法」同意「白衣升座弘法」?

 印隆看了該新聞,其是以「傳教師」的身分,來進入聯合國、國會、白宮、軍隊、醫院、學校、監獄、體育場所,乃至於企業等,進行合法、專業的宗教服務。這樣的身分與方式,讓印隆聯想起傳教士」,如基督教的宣教師,是以非神職人員的身分(即不是牧師、神父、修女等),來進行傳教的宗教服務工作

 了解此新聞所謂的「傳教師」意義後,接下來來看「白衣上座」是什麼意思?
 「白衣」,梵語 avadāta-vasana,巴利語 odāta-vasana,即指在家人。因為印度人一般皆以鮮白之衣為貴,故僧侶以外者皆著用白衣,從而指在家人為白衣,出家人則稱為緇衣、染衣。這是由印度傳來的風俗民情術語,與中國或是東南亞及日本、韓國之服制,則又不同。不過白衣」指在家人」,已成為佛教中的通用語。

 而白衣上座」,是指「白衣居上座,比丘處下,謂末法之時,白衣詐言:我解大乘,坐當居上,比丘行微,坐宜處下」,所表現出來的一種心態與行為

 看到一篇錯不在白衣上座!」,其文大家可以自行參考,在此不多做評論。謹引用出其文所舉的《法苑珠林》經論如下(該文章為擷取部分內容,在此並一起補足,以免有斷章取義之嫌):
佛涅槃後當有五亂:
一者、當來比丘,從白衣學法,世之一亂。
二者、白衣上坐,比丘處下,世之二亂。
三者、比丘說法,不行承受;白衣說法,以為無上,世之三亂。
四者、魔家比丘,自生現在,於世間以為真道諦,佛法正典自為不明,詐偽為信,世之四亂。
五者、當來比丘,畜養妻子、奴僕治生,但共諍訟,不承佛教,世之五亂。
世之五亂,今時屢見無識白衣,觸事不閑,詐為知法;房室不捨,然為師範,愚癡俗人,以用指南,虛棄功夫,終勤無益,未來生世,猶不免獄。故智度論云:有其盲人,自不見道,妄言見道,引他五百盲人,並墮糞坑,自處長津,焉能救溺![1]
 於《法苑珠林》中,先舉出末法時期的「五亂」,說明僧俗本位顛倒,不安其份的亂象;接著說明在此時期屢見「無識白衣」,沒有真正的實修功夫,也未捨俗情,卻想成為人天師範,實是「一盲引眾盲」的難以救渡之象。在此要注意的事,此亂象是出於出家人與在家眾,都沒有盡好自己的本分事,因此僧不僧、俗不俗,造成此種所謂「末法時期的亂象」。

 因此,針對本文一開始所說的「佛教傳教師」,若是在歸敬三寶的前提下,所做的宗教服務與貢獻,應是可以被接受與尊重的,因為這也是在弘傳佛法,就像佛光山的檀講師、法鼓山的佛學老師等,他們並不是屬於神職人員的宗教師,而是以護持佛法的身分來弘傳。宏印法師也認同這樣的方式,前提也是需歸敬三寶,在「三寶具足」的心態上,如法的弘傳佛教。



[1] 《法苑珠林》卷九十八「五濁部」,CBETA, T53, no. 2122, p. 1005c15-c27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