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智者大師的《金光明懺法》內容




智者大師依據曇無讖所譯《金光明經》,採其經文教義與實踐觀念編製成懺悔儀軌,稱為《金光明懺法》,又作《金光明三昧懺》,略稱《金光明懺》,收錄於《國清百錄》之中。[1]但由於《國清百錄》所收《金光明懺法》僅記載懺法流程,省略了修懺的具體方法及必要的注意事項,因此宋代天台宗的知禮法師及遵式法師,均有各自重治《金光明懺法》,對之增加了一些補充。

遵式法師則增補智者大師《金光明懺法》儀軌所省略的內容,制作了《金光明懺法補助儀》,具有詳細分明的「十法」分科組織,以重明散灑、誦咒,禪坐及歷事觀慧之修懺原則,並將五悔法門內容加入。[2]在道場設置上加人了部分密教成分,在唱誦偈文方面亦採用了義淨三藏所譯《金光明最勝王經》的內容,使儀軌組織分明,是一部相當完整的《金光明懺法》的補助資料。

知禮法師依《金光明最勝王經》編輯《金光明最勝懺儀》,則較遵式法師之編簡略,且多處與之雷同,其主要特色是提出五悔說,以及對於召請誦咒、撒食等儀軌,敘述較詳。有學者提出,其內容甚至與行霆法師《重編諸天傳》,[3]宗曉法師《金光明經照解》[4]所述知禮法師撰《金光明懺法》內容有所出人,很難斷定其為知禮法師原作。因此認為《金光明最勝懺法》極可能是南宋以後,天臺僧托知禮之名綜合諸類《金光明懺法》改編而成。

天台懺法在儀軌方面的共同點都要求先莊嚴道場,身心潔淨,其次設供禮佛稱名或誦持經咒,然後懺罪、行觀法。拜懺是除罪祈福、乃至修行證道的一種人人皆可行持的法門,然得益與否主要在於行者的用心。天台懺儀的制訂,在於通過禮敬、讚歎、懺悔等行事,輔以止觀之修習,達到懺罪、得定、發慧的效果,最終達至中道實相之證悟。故智者大師制定懺悔儀軌,是禪觀與懺悔的修持互融,以般若空觀乃至依法華圓頓思想,觀照罪業體性空寂,無有實體可得,證悟中道實相妙理,如此方可究竟懺罪清淨。懺悔修觀的殊勝,是因為能專心修持,深達法義,不生妄念而使心意清淨,則業惑消除,感得無量功德!修懺時一心專注,才能得到實際的受用,否則就會流於形式化而徒勞無功。

圖表 1 智者大師《金光明懺法》與遵式法師之《金光明懺法補助儀》內容對照簡表

《金光明懺法》第五(直錄其事,觀慧別出餘文)[5]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補助正修十科事儀第六(理觀如上所指)[6]
第一嚴淨道場方法
莊嚴道場,別安唱經座、列幡華等,如上法。安功德天座在佛座左,道場若寬,更安大辯座、四天王座在右。諸座各燒香散華,盡力營果菜。又別飣一盤雜果菜,擬散洒諸方。[7]
若自住處、若阿蘭若處嚴治一室以為道場別安唱經座令與道場有陋。道場內須安釋迦像於像前安《金光明經》於佛左邊安功德天座準新經應畫吉祥天像。道場若寬更於右邊安大辯四天王座。準毘沙門呪法中於佛左畫吉祥天於佛右作我多聞天像。今道場更窄亦須安多聞天座為善以天女居彼勝園及表權實便故。懸繒旛蓋安施供具嚴好諸座淨掃其地香汁灌灑香泥塗治然種種諸香油燈於諸座散種種妙華及諸末香燒眾名香供養三寶備於己力所辦傾心盡意極於嚴淨。所以者何?行者內心敬重三寶超過三界。今欲奉請供養豈可輕心?若不能拔己資財供養大乘終不招賢感聖重罪不滅善根何由得生也?[8]
第二清淨三業方法
當日日洗浴,著新淨衣。經云:「七日七夜,應用六齋。」[9]
行人從初日終竟一期,日日以香湯沐浴,若至穢處,事訖即浴。縱一日都不至穢,亦須一浴。著淨潔衣、若大衣、諸新染等服,若無新,當取己衣勝者,重淨洗染,以為入道場衣,出入脫著,此可意知。行人終竟七日,專莫雜語及一切接對問訊。如索所須,但直語其事,不得因事,牽發餘說。行人終竟七日,專秉一心,念所修法,不得剎那念世雜事,宜在密防,勿令萌動如上三業。若飲食、若便利,一心護失,不得托事延緩,當直如事作爾。[10]
第三香華供養方法
建首初日,午時各執香罏,一人唱言:「一切恭敬 一心頂禮十方常住一切三寶!是諸眾等,各各互跪,嚴持香華,如法供養。心默供養訖,口說是言:「願此香華雲,遍滿十方界……如上法。[11]
(行者初入道場。至法座前。敷尼師壇。正身合掌倚立,應先慈念一切眾生,欲興救拔。次起殷重心,慚愧懇惻,存想三寶,畟塞虛空,應現道場。如是想已,五體投地,禮一切三寶,亦使影現一切佛前。)(作是禮已,音聲者首唱:)
一切恭敬 一心頂禮 十方常住三寶(心隨身口,一心頂禮,無分散意。了知此身如影不實,能禮所禮心無所得,一切眾生亦皆同入禮三寶海中。總禮三寶,一拜已互跪,手執香爐,口復唱云:)
是諸眾等 各各胡跪 嚴持香華 如法供養(至此停唱,以手擎華,默念供養。運想之辭,出法華補助儀,,須檢彼文,熟誦用之。運念已,唱云:)
願此香華雲 遍滿十方界 供養一切佛 尊法 諸菩薩 聲聞緣覺眾 及一切天仙 受用作佛事(供養已,一切恭敬)[12]
第四召請誦呪方法
作是說已,當召請:
一心奉請本師釋迦牟尼佛
一心奉請東方阿閦佛
一心奉請南方寶相佛
一心奉請西方無量壽佛
一心奉請北方微妙聲佛
一心奉請寶華瑠璃世尊
一心奉請寶勝佛
一心奉請無垢熾寶光明王相佛
一心奉請金炎光明佛
一心奉請金百光明照藏佛
一心奉請金山寶蓋佛
一心奉請金華炎光相佛
一心奉請大炬佛
一心奉請寶相佛
一心奉請金光明經中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
一心奉請大乘金光明海十二部經
一心奉請信相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金光明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金藏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常悲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法上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金光明經內及十方三世一切菩薩摩訶薩
一心奉請舍利弗一切聲聞、緣覺賢聖僧
一心奉請大梵尊天、三十三天、護世四王、金剛密迹、散脂、大辯、功德、訶利帝南、鬼子母等五百徒黨,一切皆是大菩薩,亦請此處地分鬼神(三遍召請) [13]
 (次當胡跪手執香爐燒眾名香一心召請三寶及功德天等起殷重心涕淚悲泣一一想至道場。其辭出補助儀應檢閱。口作是言:)
一心奉請 南無本師釋迦文佛 東方阿閦四佛世尊 寶華瑠璃寶勝佛等 盡金光明經中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三請已一禮下去準知)
一心奉請 南無大乘金光明海十二部經
一心奉請 南無信相菩薩 金光明菩薩 金藏菩薩 常悲法上盡金光明經內及十方三世一切菩薩聲聞緣覺賢聖僧
一心奉請 南無大梵尊天 三十三天 護世四王 金剛密迹 散脂大將 大辯天神 訶梨帝鬼子母等五百眷屬一切皆是大菩薩等。及此國內名山大川一切靈廟、某州地分屬內鬼神此所住處護伽藍神守正法者一切聖眾(從大梵下但三請不應禮拜白衣無妨)
一心奉請 南無第一威德成就眾事大功德天(行者應念此菩薩即是道場法門之主當殷勤三請希望來至。請已各放香爐即便合掌胡跪誦持本呪若七遍、若多遍。此呪正是召命天女及其徒屬切在精專一心致請必望下降果剋所求令不虛爾)
南無佛陀 南無達摩 南無僧伽 南無室利 摩訶提鼻耶 怛儞也他 波利富樓那 遮利 三曼陀 達舍尼 摩訶毘訶羅伽帝 三曼陀毘尼伽帝 摩訶迦利野 波禰波羅波禰 薩利嚩栗他 三曼陀修鉢梨帝 富隸那阿夜那達摩帝 摩訶毘鼓畢帝 摩訶彌勒帝 婁簸僧祇帝 醯帝簁 僧祇醯帝 三曼陀 阿咃 阿婆羅尼(遍數訖起一禮) [14]
第五讚歎述意方法
復述心建懺之意,隨智力所陳自在說。[15]
 (行者既咨請竟決定想一切三寶及諸天仙悉集道場如對目前。即自了知身口意業充滿法界面對法座稱讚三寶微妙功德口自宣偈而讚歎曰:)
佛面猶如淨滿月  亦如千日放光明
目淨修廣若青蓮  齒白齊密猶珂雪
佛德無邊如大海  無限妙寶積其中
智慧德水鎮常盈  百千勝定咸充滿
足下輪相皆嚴飾  轂網千輻悉齊平
手足縵網遍莊嚴  猶如鵝王相具足
佛身光耀等金山  清淨殊特無倫匹
亦如妙高功德滿  故我稽首佛山王
相好如空不可測  逾於千日放光明
皆如焰幻不思議  故我稽首心無著
(
讚已當述建懺之意任自智力所陳云云) [16]
第六稱三寶名及散灑方法
說竟,三稱寶華瑠璃世尊,《金光明經》,功德天。三稱竟,以雜盤食灑諸方,當說「波利富婁那」。以去至今,我所求皆得吉祥。[17]
 (此散灑應通名奉供,則攝三寶、諸天;若直云散灑,則局施諸神,於理不便,略如前說。行者欲稱三寶,當合掌低頭,鞠躬平聲三稱云:)
南無寶華瑠璃佛 南無金光明經 南無第一威德成就眾事大功德天(如是三稱已,次虔奉供養,專想面對,後陳辭句。餘時須除去飲食,并淨潔如法。復持散擲等語,但云香華同圓種智而止,便即禮佛)
今我道場,敷設供養,然種種燈,燒種種香,奉種種飲食,淨潔如法。恭持奉供諸佛世尊、大乘經典、菩薩賢聖一切三寶。又復別具香華飲食,奉獻功德大天、大辯四王、梵、釋、天龍八部聖眾。復持飲食散擲餘方,施諸神等。唯願三寶、天仙,憐愍於我及諸眾生,受此供養。以金光明力及諸佛威神,於一念間,顯現十方一切佛剎,如雲遍滿,如雨溥洽,廣作佛事,等熏眾生,發菩提心,同圓種智(此亦應隨意所陳,未必專誦此語。作是語已,當持飲食至道場外淨處布散四方,先作是言:)
我今依教,供養大乘三寶及吉祥大天,持此種種飲食,散灑諸方,遍施諸神。願諸神明,威權自在,一念普集,各受法食,充足無乏,身力勇銳,守護堅強,知我所求。願當相與迴此福利,普潤含生,果報自然,常受勝樂(作是呪願竟,即便以食散擲四方,想無量鬼神悉來受食。爾時或誦前呪,或但云南無室利摩訶提鼻耶,以食盡為度) [18]
第七禮敬三寶方法
上來所請三寶禮竟,三遍旋。旋竟,三自歸。自歸竟,方共坐食。[19]
 (灑散既竟還至道場應當一心正身威儀禮敬諸佛。禮佛之法隨所禮佛志心憶念:此佛法身猶如虛空應物現形如對目前受我禮拜。餘一一佛亦然應專一心不得散亂。爾時自知身心空寂無能禮所禮雖無有實非不影現一一佛前頭面頂禮法、僧亦然。當熟誦補助儀禮三寶各有辭句)
一心頂禮本師釋迦牟尼佛
一心頂禮東方阿閦佛
一心頂禮南方寶相佛
一心頂禮西方無量壽佛
一心頂禮北方微妙聲佛
一心頂禮寶華瑠璃佛
一心頂禮寶勝佛
一心頂禮無垢熾寶光明王相佛
一心頂禮金焰光明佛
一心頂禮金百光明照藏佛
一心頂禮金山寶蓋佛
一心頂禮金華焰光相佛
一心頂禮大炬佛
一心頂禮寶相佛
一心頂禮盡金光明經中及十方三世一切諸佛
一心頂禮大乘金光明海十二部經(三禮)
一心頂禮信相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金光明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金藏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常悲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法上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盡金光明經內及十方三世一切菩薩摩訶薩
一心頂禮舍利弗等一切聲聞緣覺賢聖僧[20]
第八修行五悔方法

 (行者當自想,身對三寶法座,一心一意,為一切眾生修行懺悔。自憶先罪及今生所造,若不懺悔,當入阿鼻受極大苦。若有此罪,尚不得剎那覆藏,何況經久?滅障品云,有四種業難可滅除:一者於菩薩律儀犯極重罪,二者於大乘經心生誹謗,三者於自善根不能增長,四者貪著三有無出離心。有四對治能滅四罪:一者於十方佛至心親近說一切罪,二者為一切眾生勸請諸佛究深妙法,三者隨喜一切眾生所有功德,四者所有善根悉皆迴向無上菩提。文但有四悔,於理亦足;若開五悔者,但於迴向開出發願,上雖能迴向,更須加願樂。要制之法,對治心無決定,喜退之障。既知此已,起大慚愧,實有此罪,一心求滅。雖加苫到,不惜身命,慚愧等心,廣如懺悔品疏。普為之前辭,偈出補助儀,應熟誦使心念不滯,運想令成。默念已,唱云:) [21]
普為法界一切眾生 悉願斷除三障 歸命懺悔(起已一禮,當運逆順十心,具如補助儀。運十心已,專想對十方佛前,涕淚悲泣,燒眾名香,而作是言:)
我某甲歸命頂禮一切諸佛、現在十方已得道者,轉妙法輪誘接一切,為令眾生得清淨故、得安樂故。是諸世尊以真實慧、以真實眼、真實證明、真實平等,悉知悉見一切眾生善惡之業。我從無始,隨生死流,與一切眾生已造業障,為貪瞋癡之所纏縛。未識佛時、未識法時、未識僧時,不了善惡,為身口意得無量罪,以惡心故,出佛身血、誹謗正法、破和合僧、殺阿羅漢、殺害父母。十不善法,自作教他,見作隨喜。於諸眾生,橫生毀呰,斗稱欺誑,以偽為真,不淨飲食,施與眾生。生死六道所有父母,更相觸惱。塔物僧物、四方僧物,心生偷奪,自在而用。諸佛法律,不樂奉持。師長教示,不相隨順。三乘行人,喜生罵辱,令其退恨。見有勝己,便懷嫉妒,法施財施,而生障礙。無明所覆,邪見惑心,使惡增長。於諸佛所,而起惡言,法說非法,非法說法。如是眾罪,齊如諸佛,真實慧眼,真實見知,奉對懺悔,不敢覆藏。願我此生所有業障,皆得消除。所有惡報,未來不受。亦如過去諸大菩薩修菩提行,所有業障悉已懺悔,我之業障今亦懺悔。亦如現在未來諸大菩薩修菩提行,所有業障皆悉懺悔,我之業障今亦懺悔。已作之罪願乞消除,未起之惡更不敢造(懺悔已。歸命禮三寶) [22]
復次修勸請方法(行者應知,勸請能滅魔障及謗方等之罪。所得功德,如人以滿殑伽沙三千大千世界七寶,供養一切諸佛功德。既知是已,起殷重心,五體投地。口作是言:)
(某甲)歸命頂禮十方一切諸佛世尊,初成正覺未轉法輪,欲捨應身入涅槃者,我皆頂禮。是諸世尊勸轉法輪,請久住世,度脫安樂一切眾生(勸請已,歸命禮三寶) [23]
復次修隨喜方法(行者應知隨喜能破嫉妬之障增長自己無量善法。若人供養殑伽沙三千大千世界滿中阿羅漢盡其形壽以上妙四事而供養之如是功德千分不及隨喜一分功德。既如是已起殷重心五體投地燒眾名香而作是言:)
(某甲)歸命頂禮十方一切諸佛世尊我今隨喜一切眾生三業所修施戒心慧二乘菩薩賢聖善根十方諸佛證妙菩提法施一切所有功德我皆至誠隨喜讚歎(隨喜已歸命禮三寶) [24]
復次修迴向方法(行者應知修迴向行,能破著有及慳悋心,迴向少善,遍入三際。如滴水投海,如聲投角,則能遠遍。既知是已,起殷重心,五體投地,而作是言:)
(某甲)歸命頂禮十方一切諸佛世尊,願作證知!我從無始至於今日,三業所修一切諸善,施戒禪慧,乃至懺悔、勸請、隨喜,攝取現前,迴施法界,一切眾生同證菩提,如諸佛等(迴向已,歸命禮三寶) [25]
復次修發願方法(行者應知發願要期,應以菩提、涅槃二種果報而為所歸,能滅漏欲及退轉障。既知是已,當整威儀,起殷重心,五體投地,燒眾名香,而作是言:)
(某甲)歸命頂禮十方一切諸佛世尊,證我微誠,現前所願。願諸天八部增長威神,常來護持我此國土,風祥雨順,穀果豐成;聖帝仁王,慈臨無際;群臣官屬,常守尊榮;萬姓四民,永安富樂。佛法檀越、父母師僧、歷代冤親、法界含識,咸生正信,發菩提心,六度齊修,二嚴等備。復願我等眾聖冥加,常值大乘及善知識,開我佛慧,願行現前,荷負流通三世佛法,誘化一切,然無盡燈,普會眾生,同歸祕藏(發願已,歸命禮三寶) [26]
第九明旋遶自歸方法

 (行者行五悔已,當一心正身威儀,右遶法座,安詳除步,心念口稱三寶名字,如是三遍。爾時當了,音聲如響,身心性空,舉足下足,心無依倚。不住行相,而復了如影現,十方聲聞法界遍於法座。如是知已,唱云:)
南無佛、南無法、南無僧
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南無四方四佛、南無寶華瑠璃佛
南無大乘金光明經
南無信相菩薩、南無金光明菩薩、南無金藏菩薩、南無常悲菩薩、南無法上菩薩
南無第一威德成就眾事大功德天(如是三反旋遶唱,既竟,當至佛前,一心正念,迴上所作,不離三寶,願同眾生,入三寶海。當唱云:)
自歸於佛 當願眾生 體解大道 發無上心(一拜)
自歸於法 當願眾生 深入經藏 智慧如海(一拜)
自歸於僧 當願眾生 統理大眾 一切無礙 和南聖眾(一拜) [27]
第十明唱誦金光明典方法
此是午前方法,餘時如常,唯專唱誦金光明經也。[28]
行者上已禮旋竟,當就別座,唱誦是經。百錄令唯專唱誦,不明坐禪者,少異餘法,應如法華有相安樂行,不入三昧,但誦持故,亦見上妙色像。三昧儀云:若人本不習坐,但欲誦經懺悔,當於行坐之中,久誦經文,疲則暫息,息竟便誦,亦不乖行法。彼則通坐通誦,兩無所乖。今□彼誦,而不開坐,而亦於是典金光明中,而得見我釋迦牟尼。問:可通坐不?答:亦應無妨。品云:令心安住,正念思惟,是經深義,思惟通坐,是義明矣!且依百錄,當誦經時一心正念,使文句分明,音聲辯了,不寬不急,繫緣文句,如對文不異,不得謬誤。次應了知音聲性空,如空谷響。雖知空寂,而心歷歷,照諸句義,言辭辯了。運此法音,充遍法界,供養三寶,普熏眾生,令得同入金光明法性海中。但誦經,準法華儀,有二種人:一具足誦,二不具足誦。具足者,行人先曾通誦一部;不具足者,行人本不曾誦,今欲修行法,但令誦安樂行一品,極令精熟。今亦如是,不具足者,宜誦空品,於行懺時,唯專誦之。若禮佛竟,正當誦時,不拘遍數,隨意堪任。問:法華安樂行品,所行三昧,與品相應,今亦應誦功德天行法本品,而今誦空品者何?答:法華亦未必爾,故三昧儀云:若兼誦餘品亦得,但不得誦餘經典籍。今誦空品,亦無乖也,但正取意為論,豈不行人上懺悔滅惡,讚歎供養禮敬生善,須空導成。經云:一切種智而為根本,既不別令坐禪觀慧,故誦此品,擬觀最便,宜可思之。十科竟。[29]



[1] 隋.灌頂,《國清百錄》卷1,《大正藏》46冊,第1934號,頁796上。
[2]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百錄事儀,文雖甚約,細尋其意,開為十科,但闕五悔一爾。云何為十?一者嚴治淨室,二者清淨三業,三者香華供養,四者召請持呪,五者讚歎述意,六者稱名奉供,七者禮敬三寶,八者修行五悔,九者旋繞自歸,十者唱誦經典。與百錄開合,銓次略異,對尋可了。但五悔今依滅業障品安之,但云述建懺意,略無讚歎。今準餘行法,用新經四王安之。方等法華,皆有坐禪,此文但令唱誦,信有深意,弗敢移易?若爾,不安五悔,亦有意耶?答:此應不例,但是文略。或云專誦至懺悔品便為悔者,亦應不爾。合部滅障品,一一悔前,皆具敬儀,然後陳露,知須別安也。CBETA, T46, no. 1945, p. 957c03-c15
[3] 《卍續藏》88冊,第1658經。
[4] 《卍續藏》20冊,第361經。
[5]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a4-b21
[6]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59a4-961c16
[7]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a5-a8
[8]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59a5-a20
[9]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a9
[10]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59a21-b2
[11]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a9-a14
[12]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59b3-b13
[13]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a14-b14
[14]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59b14-c13
[15]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b15
[16]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59c14-c26
[17]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b15-b18
[18]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59c27-960a19
[19]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b4-c13
[20]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0a20-b20
[21]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0b21-b29
[22]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0c1-c27
[23]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0c28-961a4
[24]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1a5-a12
[25]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1a13-a19
[26]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1a20-b2
[27]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1b3-b6
[28] 《國清百錄》卷1CBETA, T46, no. 1934, p. 796b20-b21
[29] 《金光明懺法補助儀》CBETA, T46, no. 1945, p. 961b17-c1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