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等待《金光明經》經塔的成就因緣




 這一陣子在玉鼎老師的努力下,陸續完成部分金光明寶塔」的繪製,老師畫得十分莊嚴精緻,但是與印隆心中的寶塔還是有一段差距。在與玉鼎老師討論過後,我們決定先停止,等待《金光明經》經塔的成就因緣。

 在前幾日晚上時,印隆突然有一些感應與心得,此次金光明寶塔尚未成就的因緣,有很多原因,其中有一項很重要的,就是印隆必須再修持《金光明最勝懺儀》,也就是《金光明最勝王經》的閉關修法。

 《金光明經》梵名Suvarnaprabhāsottama-sūtra,最初漢譯為北涼玄始年間(412-427),為中天竺沙門曇無讖三藏法師所翻譯(史稱舊經)。而《金光明最勝王經》為唐代義淨三藏法師所翻譯,此經乃金光明經之別譯本,為金光明經之譯本中最後出而最完備者(史稱新經)。藏地開始信仰佛教為十三世紀,因此當時傳入藏地的金光明經,是《金光明最勝王經》。

 而這兩部經典,對於天台宗來講,都非常重要!在天台宗的實踐有重要地位,此經甚至於涉及宋代天台宗內部的論爭(天台分裂出山家與山外派)。而山家(正統)派的代表人物,分別是知禮大師與遵式大師,剛好這兩位都對Suvarnaprabhāsottama-sūtra有研究與修持,並制定懺法。

 在對於《金光明經》的懺法修池上,遵式法師則增補智者大師《金光明懺法》儀軌所省略的內容,制作了《金光明懺法補助儀》;知禮法師依《金光明最勝王經》編輯《金光明最勝懺儀》。 因此印隆必須要融合兩經的修持,才會圓滿,所以如法莊嚴的金光明經塔,在那時候才會出世。所以此次沒有呈現,是有其原因的。

 今年上半年,印隆將會修持《金光明經》,希望下半年能修持《金光明最勝王經》,方能圓滿Suvarnaprabhāsottama-sūtra的研究與實踐。
 
- 20141126-光明遠大 
- 20141202-累世的誓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