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30日 星期日

「佛陀」傳記影片(二十)無記



        佛陀說法四十九年,有許多人來請益,但也有所謂的「問難者」。在本影片中有一段,是以阿闍世王來告知外道,佛陀不會去回答這類的問題,因為跟修行解脫沒有直接關係。

於經典中,則是有數次記載,如《雜阿含經》卷16·408中記載,佛陀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有很多比丘聚在一起討論世間有常等,佛陀告訴他們,這些論題「非義饒益,非法饒益,非梵行饒益,非智,非正覺,非正向涅槃」,與佛法的修學不相應。而鼓勵比丘們議論苦聖諦苦集聖諦苦滅聖諦苦滅道跡聖諦,助益熄滅離貪瞋癡,趣向解脫之道。

以及在《雜阿含經》卷34·962,佛陀在王舍城迦蘭陀竹園時,婆蹉種的外道出家修行者來拜見佛陀,並詢問這類世間有常等的問題,佛陀以「猶如有人於汝前然火」的譬喻,給予婆蹉種相同的建議。[1]

        於《中阿含經卷第60箭喻經第十中,佛陀在舍衛國時,對鬘童子的詢問,答以「猶如有人身被毒箭」的譬喻。[2]

佛陀對弟子或外道門徒所提出這類問題皆不正面答覆,因為佛陀認為這些問題,跟修行解脫沒有直接關係,所以不作答覆(不記答),為佛四記答中之捨置記答。這些問題稱作「無記,即對於外道以顛倒之見來問難的事,而佛則捨置不答[3]

       無記梵文अव्याकृतavyākta巴利語avyākata)是梵語的漢譯,指無法敘述或說明的見解,為超越經驗認知層次的問題。這些被稱為無記的問題,沒有正確解答、沒有益處,因此釋迦牟尼佛不予回答。在漢傳佛教中,有「十四無記的說法,此外又有「十二無記」[4]、「十三無記」[5]、「十六無記[6]。在巴利文三藏中,則稱「十無記[7]慧聰法師研究佛典(三藏)中與及教界大德的著作,認為可分為五種無記,比較後看起來,「十無記」比較忠於原始教法,其他的很可能是後來的大德所衍生出來的,但是「十六無記」所探討的比較深入圓滿。[8]
表格 1 五種無記內容
五種無記
出處

十無記
《中阿含經》卷六十《箭喻經》[9]
1.世有常,2.世無有常
3.世有底,4.世無底
5.命即是身,6.命異身異
7.如來終,8.如來不終,9.如來終不終,10.如來亦非終亦非不終
十二無記
《雜阿含經》卷三十四[10]
1.世間無常,2.常無常,3.非常非無常
4.有邊無邊,5.邊無邊,6.非有邊非無邊
7.是命是身,8.命異身異
9.如來有後死,10.無後死,11.有無後死,12.非一有非一無後死
十三無記
佛光《雜阿含經》三[11]
1.世間無常,2.常無常,3.非常非無常
4.有邊,5.無邊,6.邊無邊,7.非邊非無邊
8.命即是身,9.命異身異
10.如來有後死,11.無後死,12.有無後死,13.非有非無後死
十四無記
《大智度論》[12]
1.世界及我常,2.世界及我無常,3.世界及我亦有常亦無常,4.世界及我亦非有常亦非無常
5.世界及我有邊,6.無邊,7.亦有邊亦無邊,8.亦非有邊亦非無邊
9.死後有神去後世,10.無神去後世,11.亦有神去亦無神去,12.死後亦非有神去亦非無神去後世,13.是身是神,14.身異神異
十六無記
《佛學今詮》[13]
1.世界永恒,2.非永恒,3.即永恒又非永恒,4.即非永恒又非不永恒
5.世界是有限,6.無限,7.即有限又無限,8.非有限非無限
9.如來滅後存在,10.不存在,11.即存在又不存在
12.非存在亦非不存在,13.身心是一,14.是異,15.即一又異,16.非一非異

        通常大乘經典都採用「十四無記」為通說,又作「十四不可記、「十四難,由四大類問題所組成的:(一)世界是否永存,(二)世界是否有邊際,(三)如來滅後是否存在,(四)身心是否合一。
表格 2 「十四無記」的內容
四大類問題
十四無記
現代解釋[14]
世界是否永存
()世間常
()世間無常
()世間亦常亦無常
()世間非常非無常
1.世界恆常存在嗎?
2.世界不恆常存在嗎?
3.世界既恆常又不恆常嗎?
4.世界既非恆常又非不恆常嗎?
世界是否有邊際
()世間有邊
()世間無邊
()世間亦有邊亦無邊
()世間非有邊非無邊
5.世界有邊際嗎?
6.世界無邊際嗎?
7.世界既有邊又無邊嗎?
8.世界既非有邊又非無邊嗎?
如來滅後是否存在
()如來死後有
()如來死後無
(十一)如來死後亦有亦非有
(十二)如來死後非有非非有
9.生命與自我是同一的嗎?
10.生命與自我不是同一的嗎?
11.如來死後還存在嗎?
12.如來死後不存在了嗎?
身心是否合一
(十三)命身一
(十四)命身異
13.如來死後既存在又不存在嗎?
14.如來死後既非存在又非不存在嗎?

四大類問題而發展出多種無記;而這「十四無記除第四大類問題(身心是否合一)發展出兩個問題外,其他三大類皆發展出四個問題,如此一共有十四個問題。這些問題,乃係總舉外道由「斷、常、一、異」等妄見所生起之邪執。前十二句,係針對「有、無」等而發之問句;後二句,則針對「一、異」而發。

        通常大乘經典都採用「十四無記」比較多,以下,比較大乘經典與原始佛教經典對於這些「無記」問題之記載

大智度論[15]
《雜阿含經·四〇八經》
《雜阿含經·九六二經》
《中阿含經·箭喻經》
世界及我常?
世間常
世有常
世界及我無常?
世間無常
世間無常
世無有常
世界及我亦有常亦無常?
世間有常無常
世間常無常

世界及我亦非有常亦非無常?
世間非有常非無常
世間非常非無常

世界及我有邊?
世間有邊
世間有邊
世有底
世界及我無邊?
世間無邊
世間無邊
世無底
世界及我亦有邊亦無邊?
世間有邊無邊
世間邊無邊

世界及我亦非有邊亦非無邊?
世間非有邊非無邊
世間非邊非無邊

死後有神去後世?
如來死後有
如來有後死
如來終
死後無神去後世?
如來死後無
如來無後死
如來不終
死後亦有神去亦無神去?
如來死後有無
如來有無後死
如來終不終
死後死後亦非有神去亦非無神去後世?
如來死後非有非無
如來非有非無後
如來亦非終亦非不終
是身是神?
是命是身
命即是身,是命是身
命即是身
身異神異?
命異身異
命異身異
為命異身異

佛陀是證得無上正等正覺圓滿的人格,且具一切種智者;在當時對某些眾生不解答十四無記的問題,是怕落入斷、常、偏、邪等見當中。因為這些問題的本身就是「顛倒之見」、是「戲論」、是「邪見」。佛曾告訴阿難說,若我若答「有我」,更增加他的邪見;若答「無我」,又增加他的痴惑。反過來我若答「有我」那是我生「常見」,若答「無我」那是我生「斷見」,所以我是離二邊而說緣起的。

佛法最可貴的是實踐,若修行者用太多精力去研究與自己無關的事,是鑽牛角尖自求煩惱。如《箭喻經》中所描述的情形:身上中了毒箭,要趕快想辦法把毒箭拔出來,不要浪費時間去了解,毒箭飛來的方向、材料、箭尾毛等。如此就叫本末倒置,失去與法相應的機會,這是愚痴的行為。[16]

對於此類無記的問題,佛陀一概置而不答。歸納原因有三種:()此等之事,皆為虛妄無實之事。()諸法既非「有常」,亦非「斷滅」。()此十四無記乃鬥諍法、無益之戲論,對修行無有用處,故不予置答。佛陀在《遺教經》中也說:「戲論者,其心則亂。說話要利己利人才說,否則皆是「戲論」。

佛陀/Buddha EP51 【諸法本無常 大林立教言】



參考資料:



[1] 有一次,一位名叫鬱低迦的外道出家修行者,到王舍城的迦蘭陀竹園拜訪佛陀。問訊寒暄後,外道鬱低迦問:
  「瞿曇!世間有邊嗎?」
  「鬱低迦!這是無記。」佛陀回答。
  「那麼,瞿曇!世間無邊嗎?」
  「鬱低迦!這也是無記。」
  「瞿曇!那,世間是常呢?還是無常?生命的本體是身體呢?還是與身體異離的?真我在死後是存在的呢?還是不存在?」
  「鬱低迦!這些都是無記。」
  「瞿曇!您說這些都是無記,那到底您的主張是什麼呢?」
  「鬱低迦!我以自己正覺的體證宣說,使眾生得以和我一樣,徹底地脫離憂苦煩惱,盡苦而正覺解脫。」
  「瞿曇!那您說說看,世間到底有多少比例的人,是走您所體證的這條路出離解脫的呢?是半數?或是三分之一?」
  到此,佛陀就沈默不回答了。縱然外道鬱低迦再三追問,佛陀都沈默以應,不予回答。
  這時,在旁邊的尊者阿難心想:不能讓鬱低迦這位修行人,錯以為他問倒了佛陀,錯以為佛陀害怕了答不出來!於是,尊者阿難就接下話題,回答說:
  「鬱低迦!就讓我打個比喻吧:譬如有一位國王,在邊境建了一座十分牢固的城堡,為了安全起見,只留有一道城門進出。城門有一位守門人,聰明黠慧,擅長辨認進出的人,能阻擋所有不應當入城的人。守門人知道,城堡的外牆十分堅固,連個縫隙都沒有,所有的人、畜,只能從這道門進出,沒有第二個進出的可能了。鬱低迦!世尊也是這樣,知道所有已經出離的解脫者,不論是過去、現在還是未來,都是走斷五蓋、修四念處、七覺支這條道路而成就的,至於人數的多少,到底是世間的半數或三分之一,那就不重要了,佛陀是不會在這方面用心的。」
本典故取自《增支部第一0集第九五經》、《雜阿含第九六五經》。
[2] 於《箭喻經》中,佛陀有云:「我不一向說此,此非義相應,非法相應,非梵行本,不趣智、不趣覺、不趣涅槃;是故我不一向說此。何等法我一向說耶,此義我一向說;苦苦、習(集)苦、滅苦、滅道跡,我一向說;以何等故,我一向說此,此是義相應,是法相應,是梵本行,趣智、趣覺、趣於涅槃,是故我一向說此。《大正藏》一冊 p805 中下。
[4] 十二無記之說,第一類問題「世界是否永存」與第二類問題「世界是否有邊際」,個別發展出三問題,少了二個問題而成「十二無記」。但要注意的是,它與「十三無記」是同一個《雜阿含經》的內容;然而「佛光阿含藏」,只把「十二無記」中的「有邊無邊」分開,成為「有邊」、「無邊」,如此才有「十三無記」的出現。
[5] 十三無記之說,是第一類「世界是否永存」,只發展出三個問題,而成為「十三無記」。
[6] 十六無記之說,是把四大類問題,都發展出四個問題來,而有「十六無記」的出現。
十無記之說,是把「如來滅後是否存在」發展為四個問題;其他三類主要問題,只發展出二個問題,共計十個無記。
[9] 《大正藏》一冊,p.804
[10] 《大正藏》二冊,p. 245中。
一日「耆那教」的出家人問佛,到底有沒「我」呢?連問三次,佛皆默然不答,這位行者只好離去;這時阿難問佛陀:您若不回答問題,反而讓他起邪慢,認為佛陀無能答覆問題。
佛告阿難說;我若答「有我」,更增加他的邪見;若答「無我」,又增加他的痴惑。反過來我若答「有我」那是我生「常見」,若答「無我」那是我生「斷見」,所以我是離二邊而說緣起的。
可知佛陀只要答覆一個問題,就會衍生更多問題。這位耆那教的出家人仍不死心,又來問佛陀:「像佛陀樣的聖人,死後會到那裡去?」
佛陀答:「一堆柴火燃燒起來,一直到滅掉為止」
「這火熄向何處?是熄向東或西、向北或向南?」耆那教出家人,不知所言,因為他的問題本身就有問題。
[11] 佛光《雜阿含經》三,p. 1428
[12] 《大智度論》第一冊,卷二,p. 41
 在《大乘義章》卷六中亦有提到「十四無記」;但它第三大類的問題,並非指「如來滅後是否存在」,而是跟《大智度論》一樣,只是指「人死後是否有神 (我)」來去的問題。
[13] 張澄基《佛學今詮》上冊,p. 135
[15] 大智度論卷二「十四難不答(大2574下)。
[16] 《大正藏》一冊,p. 804上。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