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星期六

大陸學者方廣錩教授演講(二):「敦煌學」的新研究面向

 

關於敦煌遺書,目前有「避難說」及「廢棄說」兩種說法,方教授本身是立於「廢棄說」的說法;所謂的「廢棄說」,認為這些文獻在古代就已經是殘破的。
下面這一張投影片,是學者陳 寅(1890—1969))於1930年即提出 「敦煌學」為世界學術新朝流之洞見。


方教授提出了幾個從敦煌學可引申出的研究面向:例如「三階教」,在被當時的朝廷禁絕後,其相關資料也就散逸了;但是當敦煌遺書中,再度發現了許多有關三階教的資料,也提供了研究的珍貴史料。方教授說,或許中國的八宗,有可能因此就成為九宗了!
而關於禪宗的研究,甚至於可透過珍貴的史料文獻,可再探究禪宗的起源。方教授也提出了一個有趣的案例,從宗寶本的「不起」與敦煌本的「不去」之差異中,而方教授認為「不去」更貼近禪宗的精神。或許敦煌本的壇經,是更貼近六祖所傳下來的內容。


經典的校勘也是研究的重點之一,因為「寫經」的特點,就是具「流變性」;因為流變性而產生不同的譯本,譯本的譯本形成一個系統。
方教授都會舉一個簡單的實例,幫助與會者很快的就能明瞭與掌握重點;他的演講之所以會如此精彩,這是一個特色。
 


接下來方教授就要帶領大家進入敦煌遺書典藏的寶庫了!


目前的北京圖書館,是收藏最多敦煌遺書的地點。


關於「殘片部份」,居然是一個特殊的發現過程!原來這一部份的殘片,因戰亂而被遺忘了六十年;而在一次的文物搬遷中,被方教授親手所發現。相信他當時一定很感動,這......會不會因為方教授也可能是「乘願再來」,延續他過去的使命的原因呢?
有些「裱補紙」,本身也是文獻!在被新發現的三階教資料中,有部份就是從這些裱補紙中發現的,因緣就是如此神奇呀!




英國雖然號稱有「14144」份的敦煌遺書,但其中是包括殘片的。



法國對於殘片,不是如英國般另作編號,而是在原本的編號中,以A, B, C...來作次編號;所以雖然只有4000份,其實數量也很可觀。


 

東初老人:中印佛教交通史

 

  因為今天在寫一份關於佛典翻譯的報告,剛好找到這一份資料,是 東初老人(聖嚴師父的師父)於一九七二年五月所出版的:《中印佛教交通史》。內容非常好,提供想研究者參考。

全文網址:http://dongchu.ddbc.edu.tw/html/02/cwdc_03/cwdc_03010002.html#d1e27

拙著中印佛敎交通史,初版於五十七年出版,承讀者不棄,早於二年前既已售完。各方讀者要求再版,遲遲未能實現者;因我對印度歷史文化的知識,僅限於書籍上,而對印度國土尚未能作實際踏查,求得更進一步的了解!

仰仗三寳加被,終於一九七一年(民六十年)秋得遂多年來宿願,前往印度巡禮聖蹟。我於十月初由臺北飛抵印度,除朝拜聖地,參觀名勝,訪問賢達而外,從加爾各答到新德里,沿途所見所聞使我對印度風俗人情,以及佛敎諸多儀軌制度的來源,都獲得更深一層的認識。在鹿野苑中華佛寺,又發見戴季陶先生於民二十九年訪問印度時,所撰碑文,特地把它找回來,中印兩國文化悠遠流長,要以戴先生體認最為深刻。戴氏對中印文化溝通誓願宏深,及對兩國國民合作,拯救世界,安定亞洲,所作輝煌的貢獻,足為兩國人士永遠的楷模。

中印兩國文化,不唯源遠流長,同為安邦立國,世界大同,永垂萬代!方今世界人民正罹刼難之中,唯望兩國國民,共發救世救人之宏願,追隨兩國先聖先賢之遺蹟,繼往開來,創造亞洲七十年代新事業。從印度回程,經曼谷至星洲,晤見多年渴別的老友優曇法師、及常凱、廣義、演培、隆根、松年諸位法師,敘說往事,不勝愉快。旋到印尼訪問:印尼,是南洋各島與中國佛敎歷史關係最密切者,我國
P.010002
高僧最早至印尼者,則為法願法師(四一四),次為運期、智弘、會寧、玄逵、義淨等,多達三十餘人。我國佛敎若干經典,經印尼轉口而傳入。同時,我國諸多大乘經籍,又經彼岸、智弘、玄逵等携至印尼,於是印尼便與中國佛敎發生最密切的關係。

我們與印尼隔絕很久,對印尼佛敎的情形,大都不甚明瞭,有許多人總以為印尼為回敎國家,已沒有佛敎可言。其實,現在印尼不但有佛敎,且有佛教會,還有七十多所分會、及居士會的組織,目前印尼至少有一千萬佛敎信徒,大小佛寺三百多所,這些都是我們向來所不知道的事。

本書再版,今又增訂四章節目。一、戴季陶先生之訪問印度,二、印度佛敎之復興,三、印尼之佛教。四、泰戈爾之來華訪問,都是一九七一年訪問印度印尼以後,所增訂的資料。

在抗戰期間,由戴先生倡導,中印兩國提携,已收到很大效果。今中印兩國處境,尤勝於三十年前的艱險。戴先生雖已逝世,但他的言論,仍不失為兩國提携的指南。希望兩國高人雅士,發揮相親相愛之友誼,發揚釋迦牟尼佛救人救世之精神。苟欲安定亞洲,實現世界和平,必要多多閱讀戴先生所提出的卓越的建議,藉以仰見戴先生之救人救世悲智宏願!

一九七二年五月東初序於北投

鑑真大和上傳(靜思文化)



  最近看到了一套靜思文化所書所出版的一套很好的影音書,是介紹鑑真大師東渡日本傳法的傳記。有一書二CD,光是看完那本文稿的傳記,就令人感動不已,更增道心與信念。
  鑑真大師為了將佛法東傳日本,饒益更多有情,他發願說:「為傳戒律,發願過海,遂不至日本國,本願不遂。」大師以長達十一年的時間,到了第六期才順利到達日本。終於能將戒律與佛法傳入,這種堅毅的精神,實在偉大!

2009年2月26日 星期四

大陸學者方廣錩教授演講(一):利他的研究精神與力量

   因為大陸學者方廣錩教授應國科會之邀請參加TELDAP國際會議,所以學校也請方教授蒞臨參訪與講學。方教授目前任職於上海師範大學法政院哲系,是著名的敦煌學佛教學者,著作也非常豐富,有《中國寫本大藏經研究》等二十多種,論文二百餘篇,以及主編《藏外佛教文獻》等。

  此次演講的主題是:《敦煌遺書與佛教研究》--新材料與新問題,二個鐘頭下來,印隆都覺得意猶未盡,連一向懶得動筆的印隆(只愛動手打電腦),筆記都抄了滿滿七大張,可知方教授的講演有多麼精彩!而在方教授的身上,印隆看到了真學者的研究熱情與利他的情懷,或許是這樣的精神,讓他講出的每一句話都充滿力量。


右邊就是方廣錩教授,左邊是杜正民副校長。


杜副校長以「百聞不如一見」為方教授的演講做了非常好的開場,並稱讚方教授也是電子佛典的先鋒,而且稱讚方教授真是一位無私利他的研究者,他將研究成果公佈在網路上,甚至於提供全文閱覽,真的很偉大也很特別。


方教授也自己作了一些簡短介紹,雖然我們都對他已經久仰盛名,但是這樣的簡介真好,可以照顧到每一位聽眾。方教授說他從1984年代的博士時期,就開始研究敦煌學了,至今也已經二十幾年了!


這是敦煌石窟的一景。


這是第十六窟,為一個大窟,右邊的小窟是藏經洞。


這是在第十七窟外,所供奉的「宏辯法師」的法相,是西元九世紀時,一位偉大的出家人,對於護法有非常大的貢獻。


此張投影片清楚說明了「敦煌學」的研究由來,是起於1925年8月的一位日本學者。


方教授提到,雖然後來有人提出「敦煌學轉型」的問題,但是方教授反對這樣的說法,並提出一些論點。他認為或許在文學上有許多部份已經被研究了,但是仍有95%以上甚至於更多的佛教資料尚未被研究出,因為這些精華資料都被收藏在大陸,而非在國外。由於當時斯因坦所收購的第一批敦煌遺書中,他本人並不懂漢文,其助手雖是漢堡但不懂佛經,所以都挑選非佛教的,所以未被帶走的佛教類資料,目前大都收藏在中國大陸的圖書館中。
而敦煌學在二十世紀成為顯學,也是因為敦煌遺書流散在世界各地的原因。



這個小個子是誰呢?「王道士」,就是不識敦煌寶藏,而將之賣給外國收購者。他的評價二極,有人說他是千古罪人,也有人說若不是他讓這些資料流出,可能早在戰亂中被損毀了。


這一位就是當時向王道士收購敦煌文物的斯坦因(M.A. Stein),可以看到當時的敦煌石窟中,是充滿了珍貴的歷史文物的。


利用一根蠟燭,居然一天可以檢視一千份的資料,也真的是很厲害!而方教授也非常幽默,他說:「怎麼不擔心文物被燒掉呢?」







 

人都會死,臨走的一刻知多少?您是否思考過?


  看到這一篇,引起深深的感觸。猶記得父親往生時,因為已二十多年了,當時社會上還沒有推廣安寧療護的觀念,一般都會都臨終者作所謂的「急救」,當時年紀尚輕的印隆,看著父親被電擊而彈起、又被施打強心針,卻只是再苟延殘喘十幾分鐘,心裡留下不可磨滅的傷痛,也認為對於臨終者的急救實在沒有必要,只是突增痛苦而已。因此,在印隆的母親重病昏迷時,身為長女的印隆,為母親簽下了「放棄急救意願書」,讓母親在人生最後的階段,是充滿了祥和的佛號,接引她安祥往生。
  真正的愛,不只是讓他好好的「生」,也讓他好好的「走」;不要因為個人的欲望,而施加不必要的痛苦於最愛的人身上。
---------------------------------------------------------------------------------

人都會死,臨走的一刻知多少?您是否思考過?

分類:生活資訊
2009/02/24 20:30

 
人都會死,

臨走的一刻知多少?

您是否思考過?


成大醫學院護理系副教授趙可式

發現很多人為了種種原因,

堅持要求醫師使出「十八般武藝」,

繼續急救明明只剩最後一口氣的親人,

使得患者受盡痛苦,含恨以終。

她昨天在台中市舉辦的安寧療護傳愛志工培訓班中,

講了多起實例。
趙可式說,
 有位七十三歲老太太得知自己罹患乳癌後, 清楚交代後事,然後安心地接受治療。 四年後,癌症復發,並轉移到肺臟、肝臟、腦部和骨骼, 她自知來日無多,不但簽下「不急救」的意願書, 並且交代兒孫在她往生之日,不要驚擾她, 只需安心念佛,送她上西方極樂世界。
沒想到,老太太瀕臨死亡前,
有個兒子聲稱在遺產問題尚未擺平,

兄弟姊妹還沒取得共識前,
醫師絕對不能讓她斷氣,

否則就要控告醫師有醫療疏失,

醫師只得依他之言全力搶救」,

經過多次電擊和心外按摩,
這位老太太死前幾乎已被震得「粉身碎骨」。

另一位篤信天主教的八十九歲老人樂天知命,
七十歲那年就寫好「生前預囑」
希望子女在他臨終前,
不要給他插管開洞,讓他安詳的返回天國。

然而,真的到了他病入膏肓,
多重器官衰竭之際,
子女擔心被鄰居批評不孝,
同時為了讓住美國的大哥見老爸最後一面,

硬是要求醫師救到底。

趙可式說,這名老人死前意識清楚,渾身沒穿衣褲,
插了十幾根管子,他沒辦法說話,幾度要自行拔掉管子, 護士只好綁住他的雙手,他又用腳踢表達心中的怨憤, 由於扯掉導尿管造成血尿,護士又綁住他的雙腳, 結果他被五花大綁地躺在加護病房,躺了兩星期,不斷流淚。
最後長子總算趕回台灣,
但是任憑所有子女聲聲呼喚, 老人轉頭閉眼,硬是連看都不看,
 在無聲的抗議下,
嚥下最後一口氣。

更離譜的是,有個老人已屆彌留狀態,
子女請相士算命,相士說老人如果在某月某日前死亡, 家道會衰敗,後人會貧窮,
子女拜託醫師無論如何不能讓老人死。
結果,這名老人經過十幾次急救,
光是強心針就打了一千多支,
護士打到手軟,拖過相士講的那一天,
子女終於同意醫護人員拔掉老人身上所有管子,
讓他安息。

趙可式說,這種人間悲劇不是個案,
全台各醫院每天都在上演。

有一名四十二歲婦人罹患卵巢癌,
癌細胞嚴重擴散,她丈夫懇求醫師非得救她一命不可,
因為「三個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
當她呼吸停止時,醫師努力替她施行心肺復甦術,
但急救無效。
她丈夫進入病房一看,
見愛妻滿臉滿枕頭都是血,

嘴裡插了一根很粗的管子,
口角沾著血,眼角的淚也沾溼了枕巾,
他抱著妻子狂喊「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當他獲悉是急救的結果,心中大慟,
連連捶胸哭嚎說「我對不起妳!我對不起妳!」



趙可式說,

她每次看到這種情形就感慨萬千,

甚至有的病人根本就已經死了,

只不過靠著人工呼吸器,

胸部仍有起伏,其實腳底板早就出現屍斑,

醫師往往宣布死亡不到一小時,屍臭就透出來了。


她表示,這種人間悲劇可以說是「四輸」:


病人方面不得善終;

家屬方面事後愧疚;

醫師方面在醫療糾紛的陰影下,


無奈為之,違反了醫界倫理;

社會方面,每年因此耗費的健保資源更是難以計數。

這種惡質文化還要讓它存在多久,值得國人深思

生離與死別    都是人生兩大傷心事
不捨    帶給雙方的只有傷心和遺憾 放手    是讓大家活得更好的作法


這篇文章

任誰看了都想痛罵那些自私的家人
人無法選擇生,唯有死亡的方式可以由自己選擇

「死也要死的有尊嚴」
...
所以說  想要愛一個人

這個""    真是值得深思


有時    自以為是的"" 卻剛好是一種""

 
人都會死,

臨走的一刻知多少?

您是否思考過?


成大醫學院護理系副教授趙可式

發現很多人為了種種原因,

堅持要求醫師使出「十八般武藝」,

繼續急救明明只剩最後一口氣的親人,

使得患者受盡痛苦,含恨以終。

她昨天在台中市舉辦的安寧療護傳愛志工培訓班中,

講了多起實例。
趙可式說,
 有位七十三歲老太太得知自己罹患乳癌後, 清楚交代後事,然後安心地接受治療。 四年後,癌症復發,並轉移到肺臟、肝臟、腦部和骨骼, 她自知來日無多,不但簽下「不急救」的意願書, 並且交代兒孫在她往生之日,不要驚擾她, 只需安心念佛,送她上西方極樂世界。
沒想到,老太太瀕臨死亡前,
有個兒子聲稱在遺產問題尚未擺平,

兄弟姊妹還沒取得共識前,
醫師絕對不能讓她斷氣,

否則就要控告醫師有醫療疏失,

醫師只得依他之言全力搶救」,

經過多次電擊和心外按摩,
這位老太太死前幾乎已被震得「粉身碎骨」。

另一位篤信天主教的八十九歲老人樂天知命,
七十歲那年就寫好「生前預囑」
希望子女在他臨終前,
不要給他插管開洞,讓他安詳的返回天國。

然而,真的到了他病入膏肓,
多重器官衰竭之際,
子女擔心被鄰居批評不孝,
同時為了讓住美國的大哥見老爸最後一面,

硬是要求醫師救到底。

趙可式說,這名老人死前意識清楚,渾身沒穿衣褲,
插了十幾根管子,他沒辦法說話,幾度要自行拔掉管子, 護士只好綁住他的雙手,他又用腳踢表達心中的怨憤, 由於扯掉導尿管造成血尿,護士又綁住他的雙腳, 結果他被五花大綁地躺在加護病房,躺了兩星期,不斷流淚。
最後長子總算趕回台灣,
但是任憑所有子女聲聲呼喚, 老人轉頭閉眼,硬是連看都不看,
 在無聲的抗議下,
嚥下最後一口氣。

更離譜的是,有個老人已屆彌留狀態,
子女請相士算命,相士說老人如果在某月某日前死亡, 家道會衰敗,後人會貧窮,
子女拜託醫師無論如何不能讓老人死。
結果,這名老人經過十幾次急救,
光是強心針就打了一千多支,
護士打到手軟,拖過相士講的那一天,
子女終於同意醫護人員拔掉老人身上所有管子,
讓他安息。

趙可式說,這種人間悲劇不是個案,
全台各醫院每天都在上演。

有一名四十二歲婦人罹患卵巢癌,
癌細胞嚴重擴散,她丈夫懇求醫師非得救她一命不可,
因為「三個孩子還小,不能沒有媽媽」。
當她呼吸停止時,醫師努力替她施行心肺復甦術,
但急救無效。
她丈夫進入病房一看,
見愛妻滿臉滿枕頭都是血,

嘴裡插了一根很粗的管子,
口角沾著血,眼角的淚也沾溼了枕巾,
他抱著妻子狂喊「你們對她做了什麼?」 當他獲悉是急救的結果,心中大慟,
連連捶胸哭嚎說「我對不起妳!我對不起妳!」



趙可式說,

她每次看到這種情形就感慨萬千,

甚至有的病人根本就已經死了,

只不過靠著人工呼吸器,

胸部仍有起伏,其實腳底板早就出現屍斑,

醫師往往宣布死亡不到一小時,屍臭就透出來了。


她表示,這種人間悲劇可以說是「四輸」:


病人方面不得善終;

家屬方面事後愧疚;

醫師方面在醫療糾紛的陰影下,


無奈為之,違反了醫界倫理;

社會方面,每年因此耗費的健保資源更是難以計數。

這種惡質文化還要讓它存在多久,值得國人深思

生離與死別    都是人生兩大傷心事
不捨    帶給雙方的只有傷心和遺憾 放手    是讓大家活得更好的作法


這篇文章

任誰看了都想痛罵那些自私的家人
人無法選擇生,唯有死亡的方式可以由自己選擇

「死也要死的有尊嚴」
...
所以說  想要愛一個人

這個""    真是值得深思


有時    自以為是的"" 卻剛好是一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