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7日 星期六

佛學研究與修行和現代出家人的本份

 

  因為下星期二要報告《妙玄》之「妙境」,所以這幾天都在研讀智者大師的《妙玄》。智者大師實在偉大,用自內證的境界而宣說如此殊勝的妙法,而也有後代祖師--湛然大師,將之詮釋輯成《釋籤》。

  為了更深入探討《妙玄》,印隆找了一些現代的論文資料,發現除了慧嶽老法師有相關著作之外,大都是在家學者的著作,其中尤以日本人為多。其實這樣的結果,不只是天台,幾乎遍及整個佛學領域,讓印隆不禁在想:漢地的佛學研究者及出家眾為什麼研究成就不如以往?

  其實,這是有歷史背景因素的,說來也是話長,不過也欣見台灣在幾位長老推動高等佛學教育的努力之下,已提昇相當的程度。而大陸在宗教政策開放之後,也急起直追,開始有了很大的進展。

  另一個問題是:佛學研究與修行。其實這是一個在現代佛學界一直被討論的問題,而大多數的人都認為佛學研究與修行是分開的。過去的印隆曾經也受到這樣的論調影響,所以一直不肯念研究所。後來因為一些因素的影響(20071209_為什麼要念研究所),而決定要再深入佛學研究。一年來也常在思考許多問題,尤其是當遇到有人遇到困難而向印隆提問時,印隆都會在想,我現在所學的是否能幫助到他?是否能利益眾生?

  有時,還是會不小心把「佛學研究與修行」分開了,其實這兩者應該是相輔相成的,重點是看「發心」。過去的祖師大德,不但有豐富的佛學著述問世以饒益有情,其本身的修行德行也是受人景仰;所以佛學研究與修行怎麼會是不同的道路呢?

  去年印隆一共參加了六場論文發表會,其中除了第八屆「印順導師思想之理論與實踐」學術會議 第二十屆全國佛學論文聯合發表會有比較多的出家法師外,其他幾乎都是在家學者教授。而在目前的高等佛學教育中,除了佛學院外,也大都是在家學者教授。目前印隆知道的法師教授,就只有以前台大的恆清法師,玄奘大學的昭慧法師,法鼓佛教學院的惠敏法師、果鏡法師、果暉法師、見弘法師。

  很希望佛教界能重現過去古德的風采與成就,出家人尤其需要努力,就像學校的高明道老師常常說出家人是「專業」(所以他每次點名都先點我們),常讓印隆覺得很慚愧。因為自己身受十方檀越護持,身負檀越的期望,不更努力怎麼可以呢?而印隆也相信,佛學研究與修行是不能分開的,也唯有以正知正見的佛法,才能真的幫助眾生離苦得樂。


 

1 則留言:

  1. 印隆師父:阿彌陀佛!

             師父謙卑之心及幫助眾生離苦得樂的大願,是末學學習的                 


             依規.感恩師父!


             祈願印隆師父  法體安康


             明淵  感恩合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