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7日 星期一

當下放捨




 出家十餘年來,有時透過夢境,檢視自己六根攀緣六塵的問題是否有進步?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若是攀緣境界,則必會在八識田中種下一顆種子,等待造作身口意三業的時機。因此修行者最重要的,就是要觀照當下的起心動念。

 所謂「種子起現形,現形薰種子」──無明生起就會造惡,造惡形成種子,藏在八識田中,待因緣和合,種子就會現行(產生果報)。不信因果繼續造業,又產生新的識(種子),如此一來,無明、行、識三種循環不已。

 這幾年來因為有多次閉關及深入經藏的實修因緣,對於當下對於攀緣境界的觀照能力,的確是有比較進步一些。但是在過去所種下的種子,有時候仍舊會在夢裡顯露出來;當看到這些境界時,印隆就更警醒自己的起心動念。夢到比較多次的是在家時的工作情況,還有剛出家時的情景。可以體會到若不攝心,六根攀緣六塵的情況真的很嚴重。因為不明諸法實相,就會對這些緣起假合的境界「認真」了,起分別心了,起愛憎心了。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云:「有十緣,身三口四及意三。生死無始罪無窮,煩惱大海深無底。[1]造罪的緣由是因為十惡而使身口意三業造就無數的生死罪業與無明煩惱。無始至今,眾生隨生命之流,造作不少的惡業,若無時時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謹言慎行,就會犯下身口意惡業,這些諸業牽引我們流轉生死,無法超脫輪迴。這些業在日積月累之下,而形成一種障礙。造惡不知悔改、不去懺除,業力就會永遠存在,障礙我們修習所有的善法,心性也易受外界干擾而不得平靜自在。

 虛雲老和尚開示:「不僅白日要能作主,夜間睡覺也要如此」,即是指我們要時時攝心,不要攀緣虛妄塵境。

修行要在動用中修,不一定要坐下來閉起眼才算修行,要在四威儀中,以戒定慧三學,除貪嗔癡三毒,收攝六根如牧牛一樣,不許它犯人苗稼。美女在前,俗人的看法是前面一枝花,禪和子的看法是迷魂鬼子就是她。眼能如是不被色塵所轉,其餘五根都能不被塵轉,香不垂涎,臭不噁心,什麼眉毛長、牙齒短、張三李四、人我是非都不管。

拾得大士傳的彌勒菩薩偈曰:「老拙穿袖襖,淡飯腹中飽,補破好遮寒,萬事隨緣了。有人罵老拙,老拙自說好;有人打老拙,老拙自睡倒。涕唾在面上,隨他自幹了,我也省氣力,他也無煩惱。者樣波羅蜜,便是妙中寶,若知者消息,何愁道不了。也不論是非,也不把家辦,也不爭人我,也不是做好漢。跳出紅火坑,做個清 涼漢。悟得長生理,日月為鄰伴。」

這是一切處都修道,並不限於蒲團上才有道。若只有蒲團上的道,那就要應了四料簡的「陰境若現前,瞥爾隨他去」。人生在世,人與人之間總免不了說好說歹,打破此關就無煩惱。說我好的生歡喜心,就被歡喜魔所惑,三個好,送到老;說我不好的,是我的善知識,他使我知過必改、斷惡行善。

衣食住不離道,行住坐臥不離道,八萬細行不出四威儀中。古人為道不虛棄光陰,睡覺以圓木作枕,怕睡久不醒誤了辦道。不獨白日遇境隨緣要作得主,而且夜間睡覺也要作得主,睡如弓,要把身彎成弓一樣,右手作枕,左手作被,這就是吉祥臥。一睡醒就起來用功,不要滾過去滾過來,亂打妄想以至走精。妄想人人有,連念佛也是妄想,除妄想則要做到魔來魔斬、佛來佛斬,這才腳踏實地,不怕念起,只怕覺遲。如此用功,久久自然純熟。忙碌中,是非中,動靜中,十字街頭,都好參禪,不要只知忙於插秧,就把修行扔到一邊為要。



[1] 《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3CBETA, T3, no. 159, p. 303b25-b26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