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7日 星期一

修習四無量心(二)性空法師

 

〔修習的下手處〕

四無量心既然如此重要,要如何培育修習呢?可以從日常生活及禪修二方面下手,從這兩方面開始,彼此相輔相成。這也是依照聞、思、修次第的學習──先從聽聞熏習來理解四無量心的意義、修習的目的等等;接著,時時以這四種心當作行為的準則與省思的課題;再來就是將其作為禪修的業處。有系統地、持續地修習,破除心的限制,將這四種特質深深地融入身心,變成自然的習慣。

 

以下將具體、有系統地說明慈、悲、喜、捨的修習方法。

       

總說慈悲觀

〔慈悲是佛道的根本〕  

四無量心中,慈悲常一起連用。慈心是培養無分別的愛,是四無量心的基礎,如果沒有無量的慈心,悲、喜、捨等無量心,也無法達到高的層次。慈心是給眾生快樂,而悲心是不忍眾生苦,二者雖然不同,但我們常把它們連在一起,變成一個味道。慈悲是菩薩最重要的德行,如經典中有「(菩薩)亦以大慈悲力故,於無量阿僧祇世生死中心不厭沒。以大慈悲力故,久應得涅槃而不取證。以是故,一切諸佛法中,慈悲為大。」(《大正》卷二五,頁256c)。因為「慈以功德難有故,悲以能成大業故」(《大正》卷二五,211c),所以經論常以種種文句讚歎慈悲,若無慈悲心就是自修自證的自了漢。

 

〔觀世音菩薩的法門〕

觀世音菩薩是大慈大悲的象徵,菩薩甘露遍灑,拔苦與樂。印度或西藏的觀世音菩薩是男性,在中國,觀世音菩薩多數轉變成女性。為什麼會轉變成女性呢?這其中有它隱含的象徵意義 ── 如同母親的愛。就像《慈經》中說:我們對待一切眾生,要如同母親對待自己唯一的孩子一般,永遠呵護自己的孩子,無微不至地關懷照顧。

在印度,觀世音菩薩是很厲害的大修行者,祂的造像與印度的大神濕婆很類似,因祂能吸入很多毒物,就像孔雀喜歡吃有毒的食物,當牠吃入有毒的東西後,牠的羽毛就會愈來愈光彩亮麗。而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就像大地承擔一切眾生的苦難,願意將眾生的苦水、毒素全部吸進,祂的身體卻會愈來愈發亮,轉變成好看的藍色,騎坐在老虎背上,威武有力。

所以觀世音菩薩有兩面,一是勇猛力士,像濕婆、馬哈嘎拉;一是仁慈柔和,像母親。印度、中國的觀音各展現不同的一面,我們學習做觀世音菩薩,這兩方面都要學,才能拔苦與樂。

 

〔以慈悲為修行的支持〕

四無量心的修行,特別是慈悲觀,應該變成我們修行的支持,慈悲心的修行和心的光明及身心輕安有密切的關係。不管我們修止還是修觀,光明和輕安是不能分開的,而修行的成就是靠身心的輕安和止觀的光明。有了它們,身和心的遠離才能成就,才能感覺斷修和樂修的快樂,發達所有修行的功德。       

慈悲心是很亮的心,很柔軟寬容的心,它能夠讓我們平和地面對生活上所發生的各種情況,緩和、紓解緊張跟不安,為自他帶來喜悅與希望。我們修習安般念或不淨觀時,有時會覺得枯燥、無趣,或者出現障礙,此時要修習慈悲觀來調和身心,突破困境。靠慈悲觀修行的支持,可對治修行過程中所有的障礙。


 

慈無量心的修習

〔第一階段的練習〕

◎ 以慈心觀為修行前方便

慈悲觀可以分為慈心觀和悲心觀,慈是與樂,悲是拔苦;慈對治瞋,悲對治害,二者雖然很類似,但仍要加以分別。慈心觀排在第一個,是最重要的。其修習方法可以分為對自己修慈、慈心禪定、擴大所緣三個階段,修任何法門,都可以用第一階段作為前方便。修行方法要很清楚,這個方法特別能利益一切眾生,是菩薩道的實踐。      

《雜阿含經》說:「因心,眾生有煩惱;因心,眾生有清淨。」而讓眾生清淨的最好方法是愛。愛有兩種:宗教的愛、有貪欲的愛。宗教的愛是沒有貪欲的愛、無分別的愛,是使心清淨、深入不分別的境界,最有力量的方法。不論修什麼法門,以慈心觀為前方便,很容易達到目標,實現沒有障礙的心,平平衡衡無分別。

 

◎對自己修慈悲

禪修 ──修習止觀,是佛陀最讚美的法,若沒有修習止觀,便不能到達無分別、無障礙的境界,不能得到修行真正的利益。從止觀修習慈悲觀,首先要以自己為所緣修習慈悲,能慈悲對待自己,才能慈悲地對待他人。若對自己的慈悲不明顯,便無法對他人修慈悲觀。你要能很明顯地以慈悲對待自己,才能對一切眾生修習慈悲。

因為我們愛自己比愛眾生還多,眾生都是愛自己,希望自己幸福快樂,不希望受到苦迫、傷害,所以我們也希望所有的眾生幸福快樂,不要受到傷害。一個連自己都不愛的人,也不能愛別人,什麼事情都做得出來。

對自己的慈悲要明顯,保持心的柔軟、放鬆,有身輕安、心輕安,如此才能利益眾生。如果我們緊張、不安,連自己的身心都無法調適,如何能利益他人?

       

◎自己的身體是實驗室

以自己為所緣修慈悲觀,然後才能擴大所緣至一切眾生,這個道理很重要,要清楚地瞭解這個道理。為什麼?在《雜阿含》及其他經典中,佛陀曾說這五尺的小小身體,是我們的世界,我教導這個世界的生、滅、以及滅的道──八支聖道、三十七覺分、四聖諦。如果對四聖諦等道理,只有聞、思,不算是真的瞭解,而是要用自己的身體去實踐、驗證才能算是真的瞭解。解脫只能靠自己的身體,不能靠別人的身體。自己的身體是我們的實驗室,除了這個實驗室外,沒有其他的實驗室可以檢驗佛陀所開示的法。解脫是從自己的身心開始!

第一階段很重要,瞭解第一階段才能瞭解身體的各種情況。雖然身體臭臭的,帶給我們許多麻煩,但它卻是我們的實驗室,所以要好好地瞭解修行方法,運用智慧修行,以自己的身心來做實驗求證。不然,坐在這裡做什麼?對自己、他人都無益。如果不瞭解這個道理,不管修什麼法,都很難進步。

 

◎ 威儀穩定

不管修止修觀,先從慈悲觀來調身心穩定開始,為什麼?因為這樣才能瞭解無量心。身心若不穩定,如何瞭解無量心?所以要先感到身體穩定、心穩定。可以透過修慈悲觀來感受身心的輕安,身體不輕安,便不會樂修樂斷,心就會樂在妄念、煩惱裡。此時的所緣,就是以慈悲的心來放鬆身體,要瞭解威儀與身、心及呼吸的關係。威儀與慈悲的修行連在一起,以慈悲心祝福自己,使自己感到身心的快樂。

佛陀教導我們四種威儀:站立、坐著、經行、躺臥,要瞭解站著時不是坐著,坐著時不是躺著,躺著時不是經行,我們是不斷地在變換著姿勢,所有的威儀都是無常。在四威儀中學習身體威儀穩定,身體威儀穩定會幫助我們調心穩定,在身心穩定的情況下,什麼活動都能做好,修行也能進入情況。

 

◎威儀的精髓在根律儀       

修習戒、定、慧遠離煩惱,遠離的條件就是威儀,而威儀的精髓在根律儀。中國禪堂習慣大家一起共修,常常一起修行了很多年,卻不知道隔壁的人是誰,這種遠離是非常寶貴的。能如此修習,就可以利益自他。根律儀是戒律的精髓,當有根律儀時,威儀就能穩定,威儀穩定,心就容易穩定,容易專注於所緣,定力便能增長,進而開展智慧。

 

◎調身體穩定平衡

找一個僻靜處,結跏趺坐,脊椎保持端正,平肩含胸,重心放在臀部三角骨上,身體穩穩地坐在墊子上,運用智慧在三角骨頭的接觸點上,調身體穩定平衡。身體的經驗會在接觸最明顯的地方開始。威儀穩定是靠脊椎、肌肉、經絡,要用定和智慧瞭解它們的關係。脊椎是身體的軸,脊椎直,身體就穩定且容易放鬆。記得表面大肌肉和深肌肉的關係,深肌肉雖然小,但是它調身體平衡的功能是很明顯的,當大肌肉放鬆時,深肌肉功能就會明顯,如此便可以靜坐很長的時間。

 

◎威儀、心、呼吸

心改變,呼吸就跟著改變。呼吸是心的窗戶,心改變會馬上反應在呼吸上,若威儀穩定,深呼吸即任運而生。威儀與心、呼吸是不能分開的。在心的訓練中,若能將呼吸與身、心連起來,會更容易進入情況。

 

◎ 徹底放鬆

修慈心觀時,第一要徹底地放鬆,慈心觀便是徹底放鬆的過程。不管學什麼法門,都要先學習放鬆,這是修行的基礎。佛教是緣起學,有緣起的瞭解才有佛法,沒有緣起的瞭解就沒有佛法。放鬆也是緣起,因此要瞭解什麼是放鬆的因緣、條件。放鬆的重要因緣是穩定的威儀,身體的威儀穩定,心也很容易穩定。如果身體的威儀不穩定,那心也不容易穩定,也不容易放鬆。

如果習慣這個方法,我們可以先從對自己放鬆開始,再慢慢地對別人。自己順法,也引導別人順法;如果我們的身心沒有順法、不穩定,怎麼能引導別人順法?自己緊張,別人也會緊張。

現在,觀想我們的身體像金字塔,脊椎在中間,身體的感覺很穩定。從下面接觸點三角骨往上掃,掃過身體的每一個部分,瞭解身體每一個情況。之前曾經說過身體是我們的世間,而五根和心的接觸,就是世間的經驗。

 

 

◎以四個願祝福自己

慈心觀的第一個階段──對自己修慈悲,要用四個願來祝福自己:       

 

願我沒有怨仇(aham avero homi)

願我沒有瞋恚(abyApajjo homi)

願我沒有痛苦(anIgho homi)

願我遍滿快樂(sukhI attAnam pariharAmi)

 

對自己身體每一部分散發慈悲,感到放鬆、輕安。若身體不舒服、有病痛的地方,如肩膀硬、膝蓋痛,就在那部位停留較長的時間,用智慧觀察它們,將慈悲、緩和、接納與包容送給它們,漸漸地也就能放鬆,達到全身徹底地放鬆、輕安。

放鬆後特別要注意脊椎是否挺直,脊椎直,心自然會有警覺,心有警覺才能專注業處,持續用功,出離煩惱;如心無警覺,便使不上力,容易昏沉。要感到威儀很穩定,呼吸是順定的呼吸,是深的呼吸。順定的呼吸和不順定的呼吸不一樣,要分別清楚,瞭解它們不同樣的感覺。修慈心觀或其他法門同樣要學這個道理,然後自然能夠運用身體的輕安來修心的輕安,心的輕安是定的條件。

要徹底地放鬆身體,注意身體是否很穩定,我們能感受到骨頭的硬、肌肉的軟,肌肉是掛在骨頭上。在這情況下覺得脊椎直,表面大肌肉放鬆,腰骨、頭與肩膀自然地提起來,不用刻意、用力。

 

◎內樂遍滿

四個願中,最重要的是第四個願pariharAmi,pari 是遍、圓滿;harAmi 是我帶的意思。每一個語文有它的邏輯、特色,有時中文的翻譯不太清楚,看巴利文、梵文就容易瞭解,雖然大翻譯家玄奘、鳩摩羅什,翻譯得很好,不過有時因為語言的隔礙,就會不易瞭解。

帶快樂到身體裡面,將快樂投入身體的每一個部分,內樂遍滿,沒有例外。如果能感到內樂遍滿,那時便會對身體有問題、不舒服的地方感到愈來愈清楚,我們再用願祝福它,送給它們慈悲,這是調自己舒服、輕安的好方法。

有輕安就能夠有定,有定就得以照見諸法實相,解脫一切苦,佛陀教導我們這個課程,慈悲觀的過程可以讓我們的身心產生順定和觀的情況,這在三藏許多經典中都有記載。

要真的感受到這種快樂,不是用想的,而是要自己感覺到的,如此才能對外在的所緣修慈心觀。止觀行者是內樂遍滿的,所以阿羅漢、佛陀的微笑很放鬆、很舒服。這不是想像出來的,他們是真的很快樂。

當真的感到內的快樂時,再調自己的身體和心順著這內的快樂。內樂是輕安的因緣,輕安是定的因緣,定是慧的因緣,由戒、定、慧三無漏學,轉凡成聖,這是佛陀的教導。

 

◎習慣輕安

不管念佛、安般念或其他法門,都可以運用這智慧徹底地放鬆,感到身體放鬆,順輕安、定、觀,再來修習個人的止和觀的業處,這樣才能專注業處,出離所有的煩惱;如果沒有這些的條件,身心不穩定,無法出離煩惱,修行就不容易進步。要特別注意,必須習慣這種輕安,不但修行止觀時,做事、辦活動,也都要習慣並保持這種心態。

      

◎以慈心觀利益自他

體會慈心觀能放鬆身心,瞭解慈心觀如何先利益自己,然後才可以利益他人;如果不能瞭解慈心觀,如何能利益自己?在雜念、煩惱中,連度自己都沒辦法,怎麼利益眾生?

不論修習那種法門,或修止修觀,都可以先做第一階段,短時間練習放鬆身體,調柔自己的心後,再專注修習的業處。在修止時,樂受較明顯;修觀時,苦受較明顯。像修觀呼吸時,前幾分鐘先修慈心觀,再將注意力放在鼻孔周圍的觸點,覺知呼吸的進出。要特別留意,此時不要去注意身體的感覺,因為感覺屬受念處,不是安般念的業處,此時感覺會變成障礙,因為當心有定時,注意感覺,感覺會變得很明顯,它就會成為干擾。只要將注意力放在呼吸或所修的業處,不讓心離開業處。

 

◎以正念正知加深定

我們要有決心,只注意呼吸,不注意感覺,或其他身心現象。漸漸地,定力增加,便能進入禪那,成就安般念的修行。如果身體的感覺明顯,造成無法注意所緣,或所緣模糊時,也不要丟掉念與定,這時,應加強擇法、輕安、喜等三覺支,令心覺知所緣。慢慢體會身體威儀、心和呼吸的關係,用「尋」思惟呼吸,以智慧觀察呼吸的入出、長短,持續努力不間斷,保持覺知,不斷地練習,習慣自然地作意所緣。因為「定」就是不迷惑於所緣,定能讓身心敏感,若能瞭解執著在定的麻煩,自然就不會執著在定了。連續不斷地運用正知正念,就能加深定的功夫。

 

 

內容轉載於『香光莊嚴第七十七期/93年3月20日』

http://www.gaya.org.tw/magazine/2005/77/77md2.ht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