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智者大師對我國佛教的一大貢獻(2)--斌宗法師講述

 

智者大師所創立的天台宗,其特色就是五時八教,現在把它略說如下:

先說五時,次談八教。何謂五時?

五時是佛成道後於四十九年中,其應機說法的先後,總其次第分為五個時期,謂之五時。又五時有「通」、「別」兩種,通則五時可以互通,別則五時各別分限。現在先講別五時:

一、華嚴時:即說華嚴經(以萬行因華莊嚴一乘果德。晉譯六十卷,唐譯八十卷)之後,於七處八會所說的。世尊初成道時,為暢演一真法界妙理,現千丈廬舍那身(佛之報身,譯為淨滿,謂煩惱淨盡,福慧圓滿),為大機菩薩說自證法門,談華藏境界。可惜一類鈍根的小乘們多不領解,如聾若瞶,不見不聞,所謂有耳不聞圓頓教,有眼不見舍那身,徒負如來一片婆心。要之,直談大乘圓頓法門,令其頓超直趨直入,專被大乘利根菩薩機者,是為華嚴時。

二、阿含時:即說阿含經(阿含譯為無比法,謂世開一切諸法無可與比者)之時;又名鹿苑時。從所說之經立名,則稱為阿含時。從所說之處立名,則稱為鹿苑時;因為說阿含經,是在鹿苑故。說華嚴後的十二年中,佛為引誘一類小機,說了四阿含經(一、『增一阿含』五十一卷,明人天因果;二、『長阿含』二十二卷,破諸外道;三、『中阿含』六十卷,明真寂深義;四、『雜阿含』五十卷,明諸禪定),乃專談小乘法門,特為鈍根眾生。因為華嚴會上的小機不契大教,所以如來隱大現小,為實施權,先於鹿苑為五比丘(憍陳如、額鞞、跋提、十力迦葉、摩男俱利)等說四諦、十二因緣,繼而遊歷「十六大國說諸小乘法門——『四阿含經』;以及九部『修多羅』(十二部中除去「方廣」及「授記」,「無問自說」之三部,是為小乘之九部。若十二部中除去「因緣」,及「譬喻」,「論議」三部是為大乘之九部。但常言九部者,多指小乘也。詳明參照『涅槃經』第三)。要之,專談小乘教義,獨被一類鈍根眾生,令其由小轉大,超凡入聖,是為阿含時。

三、方等時:即說方等經之時。方等為一切大乘經之通稱。方是方廣,等為均等:謂「廣」說大小乘教,使其「均」等受益。又等即平等——倡導大乘真俗平等之理。說阿含後的八年中間,佛為普應群機,說『維摩詰經』『思益經』『解深密經』『金光明經』『大集經』等;讚揚大乘,彈訶小乘。雖云方等融談四教,實則意在唱導大乘法門,策進小機。因為小乘人得小為足,不肯進求上乘,所以如來於方等會上,借維摩等諸大士的互相酬唱,極力彈偏斥小,歎大褒圓,令其恥小慕大,回向上乘。要之,偏圓並陳,權實兼施,以引小入大為目的,是為方等時。

四、般若時:即說般若經之時。說方等後的二十二年中間,佛為蕩空破執,於四處十六會(一、王舍城靈鷲山七會;二、室羅筏城給孤獨園七會;三、他化自在天王摩尼寶藏殿一會;四、王舍城竹林苑中向白鷺池邊一會),說諸部般若(有十類八部之別,大般若共六百卷),開示真空實相,真俗圓融之理。諸小乘人因經過方等會上的種種彈斥,雖則心慕大乘而情執未銷,且故見未亡,不敢直下承當,對於淨佛國土,沒有好樂之心,於是如來特以般若而淘汰之。要之,破妄顯真,即色明空,令其掃除餘執,融通轉教,趨進中道實相之門,為法華會上授記作佛之本,是為般若時。

五、法華涅槃時:即說『法華經』與『涅槃經』之時。說般若後,於七年間,佛見眾生根機已成熟,為開權顯實(開除權小之執,顯示圓實之理),說法華經七卷,淳談圓滿法門,開示一乘因果。說法華後的三個月,於佛將臨涅槃的前一晝夜,為收拾群機,說『涅槃經』二卷,重示常住佛性。

法華乃如來四十年來最後之極談,由前彈斥(方等時),融會(般若時),至此根機已純熟,猶如長子堪承家業,太子當紹王位。乃於靈山會上直下開示佛之知見,二乘至此亦各蒙授記作佛。固知法華為開權顯實,會權歸實之究竟一乘教也。據此,則前四時是權設,今為實義,蓋前四時雖然亦明圓教,但是兼說前三教之權理,是對待之法,非法華時之純圓一實之教。要之,會三乘之權,歸一乘之實,所謂「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是為法華時。

涅槃為如來最後之顧囑,是具談四教,然有二種不同:一、追說四教,如來恐怕法華會上有漏落之機,未預圓妙之旨,故追說以收拾之,俾其同歸一乘之實。但除收拾當時殘機之外,亦為末代鈍根眾生的重施方便,故云追說。二、追泯四教,泯者,滅也,除也。謂雖追說前四時所說教義,然而隨說隨除(開除權小),故云追泯。總之,「追說」為施權,「追泯」為顯實。也可說,追說是為實施權,追泯是廢權立實。因為佛陀在臨涅槃時,還有一類突來之眾,如須跋陀(是一位老梵志,年百二十歲)來求出家,佛陀先為之說權法,令得阿羅漢果,此為施權——追說;後為之說常住佛性,指歸三德秘藏,此為顯實——追泯;這也就是廢權立實的意旨。要之,重施教法,收拾餘機——追說、追泯,是為涅槃時。因為涅槃與法華皆明大乘究竟成佛之理,故合為一時。如來的度生一大事至此才算完畢,出世本懷,於玆始暢為旨趣。

玆當申明數語:方等與涅槃,雖說同是具談四教,但其內容有兩種不同的地方,學者不可不知!一、方等四教中之圓教,初後皆知常住佛性與涅槃一樣,別教初則不知而後方知。藏通二教則初後俱不知。至於涅槃的四教則初後俱知常住佛性,此一不同也。二、方等是針對「三藏」半字法門而說「通別圓」的滿字法門;涅槃乃用藏通別三教之權法助顯一實之理,此二不同也。以上為別五時——所謂:「阿含十二方等八(說阿含經十二年方等八年),二十二年般若談,法華涅槃共七年,華嚴最初三七日」的妙談。

上來所說別五時,是明如來施教之次第,此為一往之言,未可絕對肯定,其理由後面自有說明。因恐學人偏執誤會,故其次當明通五時。

通五時:謂五時所說教法,可以前後相通而不局於某時說某經。蓋如來說法,本無定時亦無定法,因眾生機宜各別,根性利鈍不等,故如來慈悲化物,莫不一一隨機隨時教化而攝受之。當知一座的說法,尚有大小頓漸偏圓之機,況一代言教,怎能各拘年限不使前後相融呢?如說華嚴頓教時,遇有漸教小機預會(參加)者,亦當為之方便開示,豈有棄而不度之理!或說阿含小教時,值有菩薩大機,又豈待至涅槃或法華會上方為攝取的呢?不然的話,是會發生不妥當的議論出來。須知這五時的分配,大概因為結集整理之時,為要使後來學者研究的方便起見,其間以文意教義相同者,依類結歸為別五時攝。因此,如果單明別五時,則對於一代時教,總覺得不能圓賅普攝(未盡穩妥之感),所以須要再明通五時而融洽之。

總之,別五時是明說法時期從一至五,次第隨宜,各時所說教義,其頓漸權實歷然無紊。換言之,它是就眾生根器,如來依次第先後而成熟之。所謂:初由華嚴之「擬宜」,次以阿含而「引誘」,繼以方等之「策進」(亦云彈訶),再以般若之「淘汰」,終以法華之「開顯」(亦云咐囑)為究竟。

所謂通五時,是明如來教化眾生的隨時應機施教,不限年月,不依次第的妙談。即不一定華嚴時就一概直談大乘圓頓之理,或在阿含時就一概專說小乘漸教法門。如知道這五時通別的道理,那麼,兩種四教歷時分明,沒有差錯。則不一味拘於「阿含十二方等八——法華涅槃共七年——」之說,以謬解如來說法之本旨。

復次,『涅槃經』「聖行品」中,有以一牛出五味次第成熟的譬喻,謂:最初由牛出乳,次由乳出酪,由酪出生酥,由生酥出熟酥,由熟酥成醍醐味。此味的成熟次第,正如釋尊以五時成熟眾生的根性一樣。一、華嚴時,為佛初成道時,對一類大機直談大乘圓頓法門,譬如從牛出乳,故華嚴時為乳味。二、阿含時,佛隱大現小,說華嚴後次說阿含經,如從乳出酪,故阿含時為酪味。三、方等時,為引小向大,說阿含後次說方等諸大乘經,如從酪出生酥,故方等時為生酥味。四、般若時,為除執、廢情,故說方等後次說般若,如從生酥出熟酥,故般若時為熟酥味。五、法華時,為開權顯實,故說般若後即說法華,如從熟酥成醍醐,故法華時為醍醐味(涅槃與法華同)。以上略說五時五味的內容完。

- 智者大師對我國佛教的一大貢獻(1)--斌宗法師講述 
        
 
        -
智者大師對我國佛教的一大貢獻(3)--斌宗法師講述 
        -
智者大師對我國佛教的一大貢獻(4完)--斌宗法師講述

 

智者大師所創立的天台宗,其特色就是五時八教,現在把它略說如下:

先說五時,次談八教。何謂五時?

五時是佛成道後於四十九年中,其應機說法的先後,總其次第分為五個時期,謂之五時。又五時有「通」、「別」兩種,通則五時可以互通,別則五時各別分限。現在先講別五時:

一、華嚴時:即說華嚴經(以萬行因華莊嚴一乘果德。晉譯六十卷,唐譯八十卷)之後,於七處八會所說的。世尊初成道時,為暢演一真法界妙理,現千丈廬舍那身(佛之報身,譯為淨滿,謂煩惱淨盡,福慧圓滿),為大機菩薩說自證法門,談華藏境界。可惜一類鈍根的小乘們多不領解,如聾若瞶,不見不聞,所謂有耳不聞圓頓教,有眼不見舍那身,徒負如來一片婆心。要之,直談大乘圓頓法門,令其頓超直趨直入,專被大乘利根菩薩機者,是為華嚴時。

二、阿含時:即說阿含經(阿含譯為無比法,謂世開一切諸法無可與比者)之時;又名鹿苑時。從所說之經立名,則稱為阿含時。從所說之處立名,則稱為鹿苑時;因為說阿含經,是在鹿苑故。說華嚴後的十二年中,佛為引誘一類小機,說了四阿含經(一、『增一阿含』五十一卷,明人天因果;二、『長阿含』二十二卷,破諸外道;三、『中阿含』六十卷,明真寂深義;四、『雜阿含』五十卷,明諸禪定),乃專談小乘法門,特為鈍根眾生。因為華嚴會上的小機不契大教,所以如來隱大現小,為實施權,先於鹿苑為五比丘(憍陳如、額鞞、跋提、十力迦葉、摩男俱利)等說四諦、十二因緣,繼而遊歷「十六大國說諸小乘法門——『四阿含經』;以及九部『修多羅』(十二部中除去「方廣」及「授記」,「無問自說」之三部,是為小乘之九部。若十二部中除去「因緣」,及「譬喻」,「論議」三部是為大乘之九部。但常言九部者,多指小乘也。詳明參照『涅槃經』第三)。要之,專談小乘教義,獨被一類鈍根眾生,令其由小轉大,超凡入聖,是為阿含時。

三、方等時:即說方等經之時。方等為一切大乘經之通稱。方是方廣,等為均等:謂「廣」說大小乘教,使其「均」等受益。又等即平等——倡導大乘真俗平等之理。說阿含後的八年中間,佛為普應群機,說『維摩詰經』『思益經』『解深密經』『金光明經』『大集經』等;讚揚大乘,彈訶小乘。雖云方等融談四教,實則意在唱導大乘法門,策進小機。因為小乘人得小為足,不肯進求上乘,所以如來於方等會上,借維摩等諸大士的互相酬唱,極力彈偏斥小,歎大褒圓,令其恥小慕大,回向上乘。要之,偏圓並陳,權實兼施,以引小入大為目的,是為方等時。

四、般若時:即說般若經之時。說方等後的二十二年中間,佛為蕩空破執,於四處十六會(一、王舍城靈鷲山七會;二、室羅筏城給孤獨園七會;三、他化自在天王摩尼寶藏殿一會;四、王舍城竹林苑中向白鷺池邊一會),說諸部般若(有十類八部之別,大般若共六百卷),開示真空實相,真俗圓融之理。諸小乘人因經過方等會上的種種彈斥,雖則心慕大乘而情執未銷,且故見未亡,不敢直下承當,對於淨佛國土,沒有好樂之心,於是如來特以般若而淘汰之。要之,破妄顯真,即色明空,令其掃除餘執,融通轉教,趨進中道實相之門,為法華會上授記作佛之本,是為般若時。

五、法華涅槃時:即說『法華經』與『涅槃經』之時。說般若後,於七年間,佛見眾生根機已成熟,為開權顯實(開除權小之執,顯示圓實之理),說法華經七卷,淳談圓滿法門,開示一乘因果。說法華後的三個月,於佛將臨涅槃的前一晝夜,為收拾群機,說『涅槃經』二卷,重示常住佛性。

法華乃如來四十年來最後之極談,由前彈斥(方等時),融會(般若時),至此根機已純熟,猶如長子堪承家業,太子當紹王位。乃於靈山會上直下開示佛之知見,二乘至此亦各蒙授記作佛。固知法華為開權顯實,會權歸實之究竟一乘教也。據此,則前四時是權設,今為實義,蓋前四時雖然亦明圓教,但是兼說前三教之權理,是對待之法,非法華時之純圓一實之教。要之,會三乘之權,歸一乘之實,所謂「正直捨方便,但說無上道」,是為法華時。

涅槃為如來最後之顧囑,是具談四教,然有二種不同:一、追說四教,如來恐怕法華會上有漏落之機,未預圓妙之旨,故追說以收拾之,俾其同歸一乘之實。但除收拾當時殘機之外,亦為末代鈍根眾生的重施方便,故云追說。二、追泯四教,泯者,滅也,除也。謂雖追說前四時所說教義,然而隨說隨除(開除權小),故云追泯。總之,「追說」為施權,「追泯」為顯實。也可說,追說是為實施權,追泯是廢權立實。因為佛陀在臨涅槃時,還有一類突來之眾,如須跋陀(是一位老梵志,年百二十歲)來求出家,佛陀先為之說權法,令得阿羅漢果,此為施權——追說;後為之說常住佛性,指歸三德秘藏,此為顯實——追泯;這也就是廢權立實的意旨。要之,重施教法,收拾餘機——追說、追泯,是為涅槃時。因為涅槃與法華皆明大乘究竟成佛之理,故合為一時。如來的度生一大事至此才算完畢,出世本懷,於玆始暢為旨趣。

玆當申明數語:方等與涅槃,雖說同是具談四教,但其內容有兩種不同的地方,學者不可不知!一、方等四教中之圓教,初後皆知常住佛性與涅槃一樣,別教初則不知而後方知。藏通二教則初後俱不知。至於涅槃的四教則初後俱知常住佛性,此一不同也。二、方等是針對「三藏」半字法門而說「通別圓」的滿字法門;涅槃乃用藏通別三教之權法助顯一實之理,此二不同也。以上為別五時——所謂:「阿含十二方等八(說阿含經十二年方等八年),二十二年般若談,法華涅槃共七年,華嚴最初三七日」的妙談。

上來所說別五時,是明如來施教之次第,此為一往之言,未可絕對肯定,其理由後面自有說明。因恐學人偏執誤會,故其次當明通五時。

通五時:謂五時所說教法,可以前後相通而不局於某時說某經。蓋如來說法,本無定時亦無定法,因眾生機宜各別,根性利鈍不等,故如來慈悲化物,莫不一一隨機隨時教化而攝受之。當知一座的說法,尚有大小頓漸偏圓之機,況一代言教,怎能各拘年限不使前後相融呢?如說華嚴頓教時,遇有漸教小機預會(參加)者,亦當為之方便開示,豈有棄而不度之理!或說阿含小教時,值有菩薩大機,又豈待至涅槃或法華會上方為攝取的呢?不然的話,是會發生不妥當的議論出來。須知這五時的分配,大概因為結集整理之時,為要使後來學者研究的方便起見,其間以文意教義相同者,依類結歸為別五時攝。因此,如果單明別五時,則對於一代時教,總覺得不能圓賅普攝(未盡穩妥之感),所以須要再明通五時而融洽之。

總之,別五時是明說法時期從一至五,次第隨宜,各時所說教義,其頓漸權實歷然無紊。換言之,它是就眾生根器,如來依次第先後而成熟之。所謂:初由華嚴之「擬宜」,次以阿含而「引誘」,繼以方等之「策進」(亦云彈訶),再以般若之「淘汰」,終以法華之「開顯」(亦云咐囑)為究竟。

所謂通五時,是明如來教化眾生的隨時應機施教,不限年月,不依次第的妙談。即不一定華嚴時就一概直談大乘圓頓之理,或在阿含時就一概專說小乘漸教法門。如知道這五時通別的道理,那麼,兩種四教歷時分明,沒有差錯。則不一味拘於「阿含十二方等八——法華涅槃共七年——」之說,以謬解如來說法之本旨。

復次,『涅槃經』「聖行品」中,有以一牛出五味次第成熟的譬喻,謂:最初由牛出乳,次由乳出酪,由酪出生酥,由生酥出熟酥,由熟酥成醍醐味。此味的成熟次第,正如釋尊以五時成熟眾生的根性一樣。一、華嚴時,為佛初成道時,對一類大機直談大乘圓頓法門,譬如從牛出乳,故華嚴時為乳味。二、阿含時,佛隱大現小,說華嚴後次說阿含經,如從乳出酪,故阿含時為酪味。三、方等時,為引小向大,說阿含後次說方等諸大乘經,如從酪出生酥,故方等時為生酥味。四、般若時,為除執、廢情,故說方等後次說般若,如從生酥出熟酥,故般若時為熟酥味。五、法華時,為開權顯實,故說般若後即說法華,如從熟酥成醍醐,故法華時為醍醐味(涅槃與法華同)。以上略說五時五味的內容完。

- 智者大師對我國佛教的一大貢獻(1)--斌宗法師講述 
        
 
        -
智者大師對我國佛教的一大貢獻(3)--斌宗法師講述 
        -
智者大師對我國佛教的一大貢獻(4完)--斌宗法師講述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