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31日 星期六

2015藥師關心得(三):有無梵唄的修懺差異





 閉關初三天在修懺法時,同時以佛光山的版本(搭配梵唄:藥師寶懺 佛光山)與《大藏經》版本(《消災延壽藥師懺法》)來做修持,發現兩者的內容並無差別,只是佛光山的藥師寶懺,可能是為了流通緣故,不像《大藏經》中的《消災延壽藥師懺法》,還有嚴淨壇場、宣疏,以及增加最後由主法法師帶領的發願迴向文。

 但是使用有梵唄的版本,我發現在禪觀上會有影響,因為梵唄的旋律會不斷地跑出來;若是單純的至心誦唸觀想,隨文入觀的效果就很好,因此第四天開始,就不再使用有梵唄的版本。

 這樣的經驗,讓我想起以前在齋戒學會禮懺拜佛的修持。因為印隆十多歲就進佛門,所以也參與了不少法會、佛七等。而就在參加齋戒學會後,因為午課是要禮『八十八佛大懺悔文』,悅眾學長只有用一支引磬,也不唱誦,只是單純地念誦與帶大家觀想。但當下卻覺得十分攝受,至今仍能憶念當時的感動!又有一次,聽到 夢參老和尚領眾修持的『地藏懺』音檔,也是沒有唱誦,也是單純地念誦。夢參老和尚也是非常注重禪觀的,或許回歸單純質樸,對收攝我們放逸習慣攀緣六塵的六根,會比較有幫助。

 至於有梵唄也是很好,可能是因為印隆較喜愛寂靜的緣故:以前在家時,就不聽音樂、也不喜看電視,看到有的同學要邊聽音樂邊讀書,還滿訝異的!因此有梵唄或無梵唄,就看各人所需要的方式。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