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1月14日 星期四

善用其心,在日常生活中修行/夢參老法師




如果依華嚴的義,你如果沒法觀察的時候,這個方法你不懂得,你念念〈淨行品〉,多讀讀〈淨行品〉,使你的行,就是修行的法門,就叫行;在你修行的時候,你應該怎麼樣修行呢?就從你日常生活當中起,這一天所經歷的過程,聽課也好,吃飯穿衣也好,做些個雜物的事情,或者你大寮工作;可能我們在大寮工作的這些小師父們,他心裡頭有「唉呀!人家還能聽一聽,我連聽也不能聽,我一天就是做飯、燒火,我怎麼能成佛呢?」如果你這樣思想是成不了。
如果你把思想換一下,我這是做佛事。佛事,就是我做覺悟的事情。我們燒火怎麼覺悟?燒火,沒有燒火。你心裡另一個觀想,你燒火,把火當成智慧,什麼遇見火都化了;用你智慧火,化你的煩惱燄。用你智慧火,把你的煩惱燄就化掉了。你高高興興的工作,燒火做飯。把這個功德迴向,跟他們在課堂聽經的是一樣一樣的,跟那參禪打坐的是一樣一樣的
如果你不這樣想,那就變成煩惱。一年燒火,兩年燒火,三年燒火,燒了五、六年了,還進不了班,完了還讓我燒火。你要這樣想,那就煩惱了。那就煩惱的燄了,不是火燄了。
你想,這個事情做起來多好,用不著我修行了,他們吃我燒火做的飯,我就有一份。他們誰修行,都有我一份。這是功德。特別在常住當執事的,他的修行非得照經上講的打坐、參禪、念佛,打佛七,一天念上十幾個小時,這才叫修行。我頭幾天是打七,現在我來講《大乘起信論》,算不算修行?這是造業嗎?是在造業。造這業不同,是善業,不是惡業。業有兩種,有善,有惡。

我說這意思就是你善用其心。咱們講這個不覺,又始覺了,就是心的觀念。我們現在社會通俗叫認識論,看對這個事情怎麼認識的。
人家在那學佛經上班的,初級班,高級班,人家上來都有智慧了,人家都起觀照了。我在這燒火。燒火,有什麼觀照?燒了一年,還在這燒。從十幾歲燒到現在,燒到二十多歲了,還在燒火。這是你不會想。
佛法就是思惟,思惟就是觀照,觀照就是智慧。觀就是智慧。一切諸法,不論你幹哪一個法門,都是世間相。你認識這是世間相,我不做,別人也得做。
如果現在我們這好幾百人,沒人做飯了,誰吃?大家都餓肚子。那還行嗎?必須得有發心的。
所謂發心者,發什麼心呢?利益眾生的心,就是菩薩。從初地、二地、三地、四地、五地,到十地,他怎麼到的?他得發心利益眾生。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你把世間的覺悟覺到了,就是佛法。到你聽佛經或是聽什麼論最深處,你不能進入,怎麼辦?回來。回到什麼地方?回到最淺處的地方,從那最淺處你開始。那個我不懂。你找你懂得幹。你懂什麼?你懂什麼,你幹什麼。一樣的,幹什麼,不執著什麼,你不要執著它。吃飯並沒有吃飯,燒火也沒有燒火,這種意念能有嗎?修行就在你日常生活中,善用其心

這是文殊菩薩說的,不是我說的。我不會答《華嚴經》的〈淨行品〉,文殊菩薩答智首菩薩的問。像我們所提出這些問題,智首菩薩都問到了。
我們這裡頭好多道友們是讀《華嚴經》的,讀了好多年了吧?一天一卷。讀了這麼多年,有什麼領悟嗎?跟我們講這個《大乘起信論》結合到一起嗎?能不能結合到一起嗎?你讀的,讀的什麼?能不能結合到一起?
在你日常生活當中,從早到晚,上殿、過堂、聽課,一直到‧‧‧,都在法界之內,都在善用其心。你用沒用?到廁所屙屎撒尿都在行普賢行。
這個普賢行怎麼行?你到廁所是去棄貪瞋痴去了,把貪瞋痴就變成戒定慧了,知道吧?你把那〈淨行品〉一百四十願,你念念都做到,你成了。說我一百四十願悟不到,悟不到你可以觀想,到廁所就棄貪瞋痴去了。每回上廁所,我把貪瞋痴都丟到這裡頭。常時這樣想,貪瞋痴漸漸就丟了。人家不喜歡的。不喜歡什麼?貪瞋痴。人家貪,我不貪。

若是從文字上從教理上,這一步一步你感覺著困難,你可以從生活上吃飯、穿衣、睡覺。人家睡覺在做夢,你睡覺在修行,這兩個相差多遠!睡覺還修行?睡覺就是修行,看你怎麼做。你臨睡眠的時候,你心裡怎麼想的?當你一恢復知覺,馬上你智力恢復,你又怎麼觀的?如果你在睡覺時候作夢到了,你說我這是作夢,我認識你,這是在作夢。那你就是在生活當中,我認識你,這一天我都在作夢。管他,作夢嘛!好的,壞的,沒關係。我是作夢嘛!燒火,聽課,一樣的,平等平等。懂得這個道理就行了。

這個要離開文字,書本是給我們一個啟發,經典是給我們啟發。我們根據它這個道理,運用到我們日常生活當中去,這才真實的
並不是非得我在這坐兩個鐘頭。像我們打了七天佛七,一天念十三、四個小時,說這是修行。那我們不打了。不打了,就不修行了?一樣的。那個是把你心鍛鍊一下,完了把這個心用到日常生活當中去,這樣你能得到實際的收穫。不然你聽課聽老半天,說些什麼呢?什麼始覺不覺,弄得你糊里糊塗的,一會兒始覺,一會兒不覺,一會兒分證覺,一會兒隨分覺。覺就覺了嘛!不覺就不覺了嘛!這上是講次第的。所以你來判斷你功力到什麼地方了,起這麼個作用。

在日常生活當中,你可以跟你所學的結合起來,就叫自己認識自己。很難!恐怕我這麼說,誰都不接受,「唉呀!老和尚,你胡說八道,誰還不認識自己?」我說一個認識自己的都沒有。我說認識自己的本覺,不是認識自己的迷了,那個糊里糊塗,那叫不認識。
聽課呀!要會聽。聽課得學。你不會聽課。會聽課的,跟你自己生活結合起來,這叫會聽課的。
把我聽來的,我聽來就拿來用。用什麼?用在你的生活。你不用在生活當中去,那學它幹什麼呢?
特別是我們講的究竟覺,入了菩薩地了法身覺,咱們連邊也摸不到。法執,咱們連人我執的邊還沒沾到,一天就是我我、我的我的,你煩惱就從這上起來的。你觀觀吧!我們很煩惱,你找找,為什麼煩惱?煩惱從什麼地方起的?那煩惱又沒有了。沒有了,到什麼地方去了?一會兒又來了,又從什麼地方來的?咱們一天就是煩煩惱惱、煩煩惱惱,是不是這樣子?我說的對不對,你們做參考就是了。一定要跟你日常生活起心動念,你做一件事,不是給我自己做,都是給別人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