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9日 星期三

恆持精進之心



 

  昨天是法鼓山小隊輔培訓開始報到的日子,有一位還在念大學的格友小菩薩也有報名,在報到之前,小菩薩和送她來山的哥哥一起先來找印隆聊聊。

  我們聊得滿多的,最令印隆印象深刻的有兩段談話。一是哥哥菩薩談到如何才能把心都融攝在一切日常生活中,而不是把做功課的修行只是當成一種日常生活的例行工作而已?因為他覺得自己還是會有所謂的休閒娛樂想法,例如看看電視等。

  其實印隆覺得,在家和出家的生活本來就不一樣,在家居士不需要強迫自己過出家的生活,出家眾也不應該過在家居士的生活。在戒律上來說,所謂的「不得歌舞唱伎及往觀聽」之戒律,是針對出家眾所制定的,這也有其制戒的因緣(以下
選譯自北傳《四分律》卷十八之內容):

        那時佛陀還住在古印度羅閱城耆闍崛山中。那時羅閱城中的人民正在舉行節日慶典大會,會中並以各種伎藝雜耍及音樂演奏來助興。

  那時難陀跋難陀二比丘也來到此處乞食,因為他們兩個長得非常的帥,所以眾人都聚集圍觀他們英姿。

  後來有人覺得這樣不妥,便提議:「你們這樣子光看沙門釋子,不太好吧?!你們何不供給飲食供養,然後再瞻看?」

  眾人覺得有理,便供給飲食。

  難陀、跋難陀二釋子比丘吃完飯後竟留在該處欣賞表演及音樂,直到傍晚時分才回到耆闍崛山。所有比丘對這兩個人的行蹤感到很好奇,便追問他們:「你們兩個為何到傍晚才回來?」
  
難陀與跋難陀便將上情具實向所有比丘說明。
  .........(中略)

  僧團中有少欲知足、行頭陀、樂學戒、知慚愧的大長老,聽說此事,便責怪難陀、跋難陀、及迦留陀夷等三人的惡行,便將此事向世尊報告。
  
世尊知悉後便以此因緣集合比丘僧,當眾嚴厲訶責這三名比丘:「你們的所做所為,皆不符合威儀、不符合沙門法、不符合淨行、不符合隨順行。你們三人怎麼可以在夜間乞食及觀看伎樂?!」
  
世尊訶責這三名比丘後,便當眾宣告:「從今天起,不得觀看伎樂,凡是故意前往觀看伎樂者,犯突吉羅!為僧團的十種利益乃至正法久住的緣故,從今天開始正式與比丘立下此戒!」


  出家眾受十方供養,當以專心辦道,方能堪受與報答十方檀越的布施供養。而在家居士平日工作繁忙,有時候透過一些合理的娛樂作為紓壓,並非不可,最重要是要能過五戒十善的生活,但印隆還有進一步的想法,繼續與他分享。

  如果能夠恆持精進的做功課,總有一天,待福德資糧因緣成熟時,必能對佛法有所體悟。不論是小悟、大悟,只要開始有真正的悟道,必能體會緣起和合的道理,就能夠清清楚楚,不會再執著塵境。那樣的法喜是勝過一切的五欲之樂,此時心心念念都會安住在佛法中,不為境轉。

 

  另外則是小菩薩問到,她有一些朋友不太敢去道場,因為怕被強迫捐款。其實印隆聽到類似的話已經好多次了,自己還在家時也遇過這樣的問題。

  關於這一點,印隆無法做任何評論,我只能要求自己,一定要少欲知足,才不會讓信眾起煩惱。因此在出家後,印隆有做了一些方法訓練自己;例如在剛出家開始收到紅包時,都會收起來好一陣子後才打開,為的就是不讓自己生分別心與貪欲心。我不要因為信眾供養的多寡,而影響我對信眾的態度。這樣的訓練還滿有效的,經過了幾年之後,對於自己的心念已有八成的掌握。但我知道還不足,必須再更嚴格的要求自己。

  少欲知足,時時繫念眾生的法身慧命。印隆也謹以此要求自己,願我能給與大眾正知正見,願我能善護眾生的法身慧命。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