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7日 星期一

對於供養(拜座儀式感想)

 


  看到燄口法會上,功德主代大眾供養紅包的畫面,讓印隆想起以前在作法會時,信眾也是在佛事中間供養紅包。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在佛事中間供養紅包(因為以前印隆還是居士時,都是在法會前就供養),但是當時收到後,一律交回常住。而在出來念書後,因為沒有領常住的單金,所以師父允許印隆可以留下信眾的供養。一開始時也很怕自己會產生分別心或名利心,所以在收到後都會等好久才打開、或是跟其他的紅包混在一起,使無法分辨是誰供養的紅包。

Ps. 有格友提供他的研究資訊,原來 這樣的"儀式"俗稱為"拜座",多在施食佛事或大型佛事中才會出現,這並不等同於法會後的單金或花彩,而是額外的信眾供養。(感謝格友提供)

  記得曾經有格友告訴印隆,她很怕到寺院去,是因為曾經有不愉快的經驗,讓她認為到寺院就是一直要作供養。印隆只能說,她可能是剛好遇到了不良例子,許多正信道場與法師,並不會這樣對待信眾的。像印隆的妙師父,如果和信眾一齊外出購物,除非事前有先說好,否則她一定不會讓信眾付錢,免得讓信徒覺得,和師父出來就是要付錢的感覺。

  印隆自己也是,像在學校請在家眾同學幫忙買東西,一定會拿錢給同學。雖然同學也都很客氣,說要供養,不過印隆還是會堅持此原則,代買東西與供養的情況是不一樣的。

  不過追根究底的最好方式,就是減低物欲與惜福,如果自己不貪,就不會對他人造成困擾。而要常常警醒自己,十方檀越的護持是非常珍貴的,如果自己不好好修行,如何有德行來消受呢?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