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0月31日 星期五

比丘尼僧團的發展/星雲法師



 

前 言

五十多年前,我初到台灣的時候,見到比丘尼們一輩子在寺院裡清理灑掃,在家女性也總是躲在道場的廚房裡燒煮炊爨,心中頗不以為然,於是我開始訓練佛教婦女們從事各種佛教事業,發覺女眾具有耐煩細心的特質,做起事來絲毫不讓鬚眉。所以,初建佛光山的時候,我就喊出「四眾共有,僧信平等」的口號,我不但設立佛學院,讓有心學佛的男、女二眾都能入學就讀,而且訂出規章制度,讓比丘、比丘尼們都享有同等的權利義務,讓在家、出家的弟子們都有加入僧團,參與寺務的機會。

多年來為了提昇女眾的地位,雖然過去曾有同道譏稱我為「女性工作隊的隊長」,幸好今日女眾弟子們都很爭氣,例如目前佛光山許多學有專精的比丘尼在男眾佛學院授課,甚至在成功、師範、中山等大學任教,而且著作等等,辯才無礙。
在台灣首先發行的《佛光大辭典》,以及經過重新標點、分段、註釋的《佛光大藏經》,也都是由一群比丘尼一手編輯而成,受到海內外佛教界、學術界交相讚譽。目前擔任佛光山教育院院長慈惠法師,更於一九九二年第十八屆世界佛教徒友誼會中,經大會推選為世佛會副會長,這實在是全體比丘尼之光。因為過去世佛會的幹部大多數由南傳佛教國家的信眾擔任,歷年來一直是女性禁足之地,這次以南傳為主的大會卻主動提名,並一致通過慈惠法師當選為第一位比丘尼的世佛會副會長,可以說我奮鬥了幾十年,已經明顯提昇了女眾的地位。

然而遺憾的是,至今仍然有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優秀女眾,常礙於「八敬法」而不敢進入佛門,這實在是佛教的一大損失。例如我曾聽說英國有一位女博士教授說,如果佛教的「八敬法」還存在的話,她是絕對不會出家當比丘尼的。
我也曾遇到一位出家未久的男眾比丘跟我說,為什麼他到了佛光山,佛光山的長老尼慈惠法師、慈容法師等人,都不肯向他頂禮?我說:「非常慚愧,恭敬是要讓人發自內心對你的尊重,如果一個初學比丘,自己無學無德,對佛教也毫無建樹,只因為自己是男眾比丘,便要那些出家數十年的長老尼向你頂禮,隨你根據那一條戒律,我都說不出口,也做不到。」

我覺得,男女平等、兩性平權,這是時代的潮流。在現在這個女權高漲的時代裡,關於比丘尼八敬法的問題,佛教界實在不應該再意氣用事,應該平心靜氣,還給比丘尼與比丘一個同等的地位,所以我曾在印度菩提迦耶傳授戒法,讓南、北傳的佛教互和融和。

今天在「人間佛教與當代對話」的學術研討會中,我僅以「比丘尼僧團的發展」為題,分別從世界潮流的女性觀、佛教兩性教團的相處、歷代對佛教有貢獻的比丘尼,以及未來比丘尼努力的方向,希望能為比丘尼教團的未來發展提供意見,也希望全世界的佛教國家,都能恢復僧團原有的比丘尼教團,我想這是大家今後應該共同努力的目標。
 

一、世界潮流的女性觀

宇宙一切有情眾生,雖然有智愚賢劣、富貴貧賤的種種差異,但是究其性別不外為男女之別而已。其中,女性和每一個人都有至為密切的關係,每一個人不管你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是在母親的襁褓中長大的,沒有了母親,就沒有生命的誕生,因此生為女性的母親是一切生機的泉源。

提到女性,中國和西洋對於女性的看法,各有見仁見智的不同見解。西洋把女人看做是聖潔的靈、高超的神,女人如維納斯,是美的象徵、愛的代表;女人是安琪兒,是和平的天使。相反地,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女性狠毒如蛇蝎美人、妖媚如狐狸精、凶惡如母老虎,或說女人是敗國的禍水、是壞事的晦氣。總之,在中國過去男尊女卑、重男輕女的封建社會裡,女人被視為不祥之物,女人在社會上、家庭裡,可以說毫無地位。

然而,自古以來有不少的女子,無論能力、智慧等方面,不但不讓鬚眉,並且其中不乏超越男人的巾幗女豪,卻是不爭的事實。例如戰國時代趙太后的賢淑,唐朝武則天的掌理天下,漢朝繼承父兄遺志完成史書的班昭,宋朝與夫共抵金兵的梁紅玉等,都是一時的雋秀才女;他如英國的伊莉莎白女王、英國宰相柴契爾夫人、以色列的總理梅爾夫人、印度的甘地夫人等,也都是名聞國際的傑出女性。

此外,斯里蘭卡總理西麗瑪沃‧班達拉耐克夫人,是世界上第一位民選的女總理;巴拿馬總統米爾雅‧莫斯科索、冰島總統魏笛絲、印尼總統梅嘉娃蒂等,也都是女性;菲律賓更先後選出艾奎諾夫人與現任的艾諾育兩位女元首;甚至芬蘭第一位女總統哈洛能,她還是個單親媽媽呢!她們日理萬機、縱橫政壇,處事的果決明快,絕不遜於男人,因此從來沒人因為女子當權,就把她們看做第二等民族,而抹殺她們應有的榮耀與尊嚴。

在佛教的七眾弟子之中,也有女性的比丘尼、沙彌尼、優婆夷,她們在佛教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乃至明清時期民間宗教均有婦女參加,他們皆以兄弟姊妹相稱,在各個教派裡地位是平等的。如:明末的龍門教教祖為米奶奶,且歷代掌教者都是婦女,教徒也以女性居多;又如清代的大乘教教祖呂菩薩亦為女性。明清時,白蓮教的女首領唐賽兒、王聰兒率軍起義,寧死不降,受到後人的景仰。現在的媽祖,萬千的信徒,她不也是女人嗎?

在各個宗教裡,說起來應以回教的婦女最沒有地位;佛教當初在印度雖然曾受到回教入侵的影響,婦女的地位卑下,但現在佛教的弘傳已經遍及全世界,應該不能再以回教的標準來看佛教的婦女。何況佛陀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眾生與佛尚且平等,男女何以不能平等呢?

所以,從佛教「眾生皆有佛性」的思想來看,女子也應當是被尊重的「唯我獨尊」的眾生。女眾的智慧、能力並不亞於男眾,應該參與政治、社會等各種公眾事務,積極擴大服務的機會與層面。女眾的熱心、慈心、誠心,平均起來更勝於男眾,應該發展其溫和、慈悲、細心、勤勞等特質,猶如觀世音菩薩,以慈悲、美麗來莊嚴世間。這個世間本來就是男人一半,女人一半,文明社會中,有修養的男眾應該尊重女權,倡導男女平等,因此女性要拒絕社會中存在傷害女性尊嚴的行業,如娼妓等色情行業。

總之,佛教主張:(一)女性應有平等權,(二)女性應有參與權,(三)女性應有自主權,(四)女性應有尊嚴權。佛教對女權的看法,本來就很符合時代的潮流,所以大家不能再以小乘佛教的主張,希望佛教走回頭路,這不僅有違佛陀本懷,而且不符合時代的潮流。

 

二、佛教兩性教團的相處

佛陀成道後第五年,淨飯王命終,大愛道率耶輸陀羅及五百釋迦族女,請求隨佛陀出家,為佛門有比丘尼之始。(《賢愚經》卷三)

比丘尼教團源自兩千六百年前佛陀親自組織成立,傳承至今日,法脈遍布各國,傑出尼眾輩出,或本份默默耕耘以利生,或承擔艱巨的弘法重任,比諸僧眾,各有特長,因此,比丘與比丘尼教團可以說如鳥之雙翼、人之雙足,缺一不可

然而二千多年來兩眾教團卻常因「八敬法」而時有爭論,部分男眾以佛制八敬法要求比丘尼理所當然應該「恭敬頂禮」比丘,並且不能「說比丘過」等等;反對八敬法的一方,則以八敬法不符合佛陀「隨開隨遮」的制戒原則,而質疑八敬法非佛制。

其實,暫且不論八敬法是否為佛制?先說有關「比丘尼不得說比丘過」一戒,根據《四分律》記載,有一次大愛道比丘尼曾向佛陀「說六群比丘過」,佛陀不僅沒有攔阻,反而將六群比丘訓誡了一頓。

另據《中阿含》說,大愛道比丘尼也曾向佛陀要求廢除「比丘尼必須禮敬比丘」之法,而改為讓比丘僧尼依受戒年歲序次,年少比丘要對長老比丘尼「稽首作禮,恭敬承事」。當時佛陀雖然沒有明白答應,但卻有一切隨順因緣的意思,所以佛陀曾藉優婆先那比丘尼「觀空入滅」一事來讚歎女眾的修行,也曾以「大愛道比丘尼已除女人諸習氣,是位有德丈夫,其聖德美行,堪為僧團大眾楷模」來讚歎大愛道是女中丈夫。

此外,根據南傳的《銅鍱律》記載,有一次六群比丘故意以泥漿塗抹比丘尼,佛陀知道後,隨即指示比丘尼以後不必再恭敬六群比丘。甚至《四分律》也記載著一位比丘退失道心,萌生退意,大愛道比丘尼獲悉此事,但礙於「比丘尼不得呵罵比丘」之敬法,而不敢加以訓斥。佛陀知道後,說:比丘尼是不可以毀謗比丘,但如果為了教導比丘持守增上戒等學問修行,則可以呵罵比丘。

其實,佛法本來就是「依法不依人」,在佛法之前,是法平等,無有高下。因此綜合上述,即使八敬法為佛陀所親制,也是為使女眾出家能為當時保守的印度社會所接受的權宜之法。因為當時比丘僧團已先成立,自不願放棄「地位優於女眾」之既得利益,因此佛陀制「八敬法」,以此減少來自比丘的反對聲浪。

再者,當時隨大愛道出家的女眾,大部分是王妃、公主等貴族,佛陀為預防出身貴族的比丘尼看不起非貴族的比丘,因而制戒。另一方面,由於比丘尼僧團剛成立,為了扶植及保護女眾教團,故要比丘僧擔負起教育尼眾的義務,同時基於女性在雲遊托缽乞食有諸多危險,因此制戒規定比丘尼不得遠離比丘僧團而居。

佛陀本為因應世俗悉檀而制戒攝僧,但因為佛滅之後,經典的結集與解釋,掌握在比丘手裡,因而出現對比丘尼不公的戒律內容,甚至說「女人是污穢」、「女人有五障」、「女人不能成佛」。其實淨穢在於一心,而非外在的身相,再說,佛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佛性無男女,為什麼我們要執相而求呢?

至於說到女人不能成佛,觀諸大乘經典,佛陀為女人授記成佛的記載,不勝枚舉,如:《雜阿含經》中佛陀為五百比丘尼授第一果記、《海龍王經》中佛為寶錦女授記成佛、《菩薩處胎經》中也有女人得以「不捨身受身,現身得成佛道」之說,在此經中,佛陀甚至告訴諸菩薩摩訶薩:「法性純熟,無男無女,善權義說受女人身無佛記別。」

此外,《大寶積經》無畏德女為除舍利弗懷疑其能否轉女身,因而立下誓願:「若一切法非男非女,令我今者現丈夫身。」言畢,即轉女為男,佛為授記後又現比丘身,再回復女身,以示法無定相。同經又載,無垢施菩薩對目犍連尊者說:「不以女身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以男身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菩提無生,是以不可得。」

除此之外,在大乘諸經典中同樣說明無男女法、女身如幻化、法性一如、眾生皆能成佛的經典有:《佛說阿闍貰王女阿術達菩薩經》、《佛說月上女經》、《佛說大淨法門經》、《大莊嚴法門經》、《寶女所問經》、《佛說無垢賢女經》、《佛說須摩提菩薩經》、《順權方便經》、《佛說離垢施女經》、《大方等無想經》、《佛說長者法志妻經》、《佛說長者女菴提遮師子吼了義經》、《首楞嚴三昧經》、《諸佛要集經》等。甚至在《法華經》裡,舍利弗懷疑女身垢穢,不成法器,年僅八歲的龍女瞬間就在南方無垢世界轉女身成佛,可見眾生本具清淨智慧德相,人人皆得成佛,在佛教裡是不可以男女相來分別道德高低,也不可用年齡大小來衡量智慧的有無。只是世人總是要從外在的假相來分別、執著,其實《金剛經》說得最透澈︰「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可見外相並不一定重要,要緊的是男人和女人之間一定要互相尊重、互相幫助,這個世界才會變得融和、可愛! 

 

三、歷代對佛教有貢獻的比丘尼

在世界宗教的創始人當中,佛陀是建立女眾僧團制度的第一人。比丘尼教團的成立,為佛陀「四姓出家,同一釋姓」的平等精神做了最具體的註腳。因此,不只是在佛教史上具有特殊的意義,對於整個世界的宗教史、人類的文明史,也都具有非凡的價值。

在《雜阿含經》、《增一阿含經》、《律部》等諸多經論中,均載明佛陀時代比丘尼眾活躍的狀況以及弘法衛教的卓越風姿。在《佛說阿羅漢具德經》中,載有十五位大聲聞比丘尼眾,例如:法臘第一,威德攝眾的大愛道;智慧第一,辯才無礙的善相;神通第一,善德度眾的蓮華色;頭陀第一的缽吒左囉;天眼第一的蘇摩;多聞第一的輸婆羯哩摩囉;持律第一的訖哩舍;說法第一的達磨;褔德第一的耶輸陀羅等十五人。其他經典還載有精進第一的索那,宿命第一的妙賢,信心第一的芝伽羅摩多,禪定第一的難陀,觀空第一的優波仙那,慈濟第一的帕扎佳拉,教化第一的摩努呵利。

南傳《長老尼偈》則收有七十三位阿羅漢尼證果的詩偈及生平傳略,其中剎帝利王族后妃公主計二十四人,例如釋迦族公主難陀、精陀、梅陀,憍薩羅國王后烏比哩,舍利弗三個妹妹佳拉、烏帕佳拉、悉蘇帕佳拉均在其中。尤其阿拉沃卡國的賽拉小公主,剛滿七歲即聞法出家,七日後證阿羅漢果,佛陀破例為她授比丘尼戒。佛陀示教利喜的權巧方便,由此可見。

在阿育王時代,仁王化世,大法弘傳各國,王族多人出家,公主僧伽蜜多即是其中之一。後來王后阿努拉也想發心出家,使臣阿栗吒便到華氏城請阿育王派尼上座前往協助,僧伽蜜多乃帶領十一位上座尼,攜同阿育王供養的菩提樹分枝前來,阿努拉王后與五百女眷隨即出家受比丘尼戒,王為彼興建象樁寺。比丘尼在楞伽國發揮其教團的影響力,對於弘法教化多有建樹,備受世人景仰。

中國比丘尼教團創始於東晉時代,第一位比丘尼淨檢依止智山剃度,並求受十戒,約四十年後,曇摩竭多於泗河船上建立比丘尼戒壇,與另二十四人共受具足戒。淨檢所領導的尼教團,安居於洛陽宮城西門竹林寺,並且「蓄徒養眾,清雅有則;說法教化,如風靡草」,為世人所敬重,也使佛教在晉朝更加廣為流傳。

其後歷代名尼,從兩晉到唐宋元明清,以至現今,后妃公主等貴族階層或書香世家發出離心者眾多。這是由於佛法弘傳東土,首達宮廷王家之故。

兩晉七十年間尼眾教團初成,以曇備、智賢、惠湛、支妙音等較為有名,受到當代帝王崇敬。南北六朝一百五十年間,比丘尼教團發展快速,庵舍講堂小則納眾百人,多則千數以上。許多道場受到國主、高官護持,名尼輩出。隋唐宋以降,佛法逐漸普遍於各階層,識見超卓或奇節高行的比丘尼更廣見於經傳。例如:東晉安令首領眾第一;六朝法宣弘法震浙東;隋代覺先感化隋文帝信奉佛法,護持佛教;唐朝智首東度日本弘傳律法、法澄譯經傳千古、無盡藏預知惠能當為龍象、如願為禪律元匠;宋朝法珍斷臂募刻大藏經;元朝真淨為帝后師;清代有無為蕭山尼治病「隨物取與,煎服即癒」;並有傳慧創拈花社為禪宗女眾叢林,帶動江南比丘尼參禪之風等。

清末民初,因戰亂迭起,佛法傳承幾近覆沒,幸有高僧大德先後來台,乃有台灣佛教奇蹟之開展。及至近代,台灣比丘尼教團成為世界之冠,比丘尼眾弘化全球,開世紀之先風,復超卓於歷朝。一九九八年二月十五日至二十三日,佛光山在印度菩提迦耶舉行國際三壇大戒戒會,共有二十三個國家一百餘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女眾求受比丘尼具足大戒。其中,斯里蘭卡有四十位傑出女青年前來求戒。此為有史以來第一次世界佛教團結在佛陀成道處,共同寫下光輝的一頁。

在中國方面,現代比丘尼著名者甚多,如中國大陸有北大畢業出家弘律的通願;一生頭陀苦行,舍利大如橄欖的弘定。台灣有傳授三壇大戒的妙然、圓融;建設寺院、創辦佛學院的如學;為中國佛教開創國際化道路,在世界各國創建寺院的慈莊;肩挑教育、文化大任,創辦西來、南華、佛光、弘道等四所大學的慈惠;熱心慈善事業,擅長活動組織,負責國際佛光會推展委員會,在世界各國成立一百多個佛光協會的慈容;主編《佛光大辭典》的慈怡;創辦華梵大學的曉雲;授課於柏克萊大學的耶魯大學博士依法;分別在台灣大學、中興大學教書的恒清、慧嚴;日本駒澤大學博士達和;台灣師範大學博士依空;日本愛知大學博士依昱;倫敦牛津大學博士永有;創立香光比丘尼教團的悟因;創立慈濟功德會的證嚴;護法衛教熱心的昭慧等。以上均為有德碩學的比丘尼代表。

此外,世界各國現代傑出尼眾,諸如:西藏有住持男女二部僧團,地位僅次達賴、班禪的多吉‧菲格摩;泰國有法身寺蒙昆貼牟尼法師的嗣法門人詹孔那雍八戒女,教育出湯瑪猜優等法身寺一代住持;斯里蘭卡有被尊為「斯里蘭卡女性之光」的蘇達摩迦利,由於她的努力,使得西元一○一七年因教難而消失,此後一直因上座部比丘打壓而無法恢復的比丘尼僧團,得以再受持沙彌尼戒;新加坡有創辦女子佛學院的廣平;菲律賓有創辦第一個施診所嘉惠民眾數十萬的廣仁;韓國有全國比丘尼會教育部長的光雨;加拿大有杜登卓隆於美加弘法;美國有國際佛教婦女會創辦人卡瑪勒西卓摩;德國有阿雅克瑪在歐洲弘禪;日本有失去雙手的大石順教比丘尼,她以堅定的信心、不屈不撓的意志力,用自己的脖子,工整的寫了一部《心經》,日本人稱為「無手的心經」,並且視為國寶,倍受珍重!

總之,自有比丘尼教團伊始,不論古今中外,在教團中優秀的比丘尼,或者伸廣長舌,宣說妙諦;或者筆耕不輟,著述弘法;或者悲心濟拔沈溺;或者建寺安僧,使弘法利生的佛教事業增添無比的光彩。 

 

四、未來比丘尼努力的方向

自從佛陀創立比丘尼僧團,對於比丘尼與比丘相處的一些是是非非,一直未有定論,但佛光山教團成立三十多年來,我避開戒律的問題以外,實行叢林制度,所以二序大眾都能相安無事,彼此發揮最大的弘法功能。就如唐朝百丈懷海禪師,他也不去更改佛制,只是根據我國的風土民情,另行制訂一套叢林清規,為戒律的更改與否開闢一條新路,使得中國佛教能夠光大發展。

談到八敬法,其實佛所制戒也並非是僵硬不化的,所謂「小小戒可捨」,就如現今的漢傳佛教,關於飲食、衣服、持錢、持午等戒律,已經不同於佛陀所制,因此八敬法其實也不需要刻意去廢止,時間一久,自然會因為不適用而漸漸失傳。

當真如果有人硬要認為八敬法是佛所制戒不可改,以此來滿足比丘的優越感,其結果必將適得其反,反而更加彰顯比丘自己不能完全持戒的不足。因為一個有為的比丘應以學養、道德、修持來贏得敬重,而不是以八敬法來強迫別人對他的尊重。

因此,未來比丘尼所應努力的方向,茲提供四點意見如下:

(一)兩性平等化 未來比丘尼希望獲得敬重,應該從本身道德人格的提昇做起。例如:捨虛榮,去驕慢;有德學,能擔當;能講說,具慈悲;有大願,能力行。具足了以上四點,自然「兩性平等化」。

(二)發展事業化 過去女眾總是把心智、力量用在建寺、供養之上,現在的比丘尼要走出寺院,要跟男眾一樣,走上弘法、教書之路,為佛教創辦各種弘法事業,例如教育、文化、慈善等。所謂「發展事業化」,擁有自己的事業,自然受人尊敬。你看慈濟功德會的證嚴法師,她的慈濟事業受到舉世禮敬,為什麼比丘不能放她一馬呢?

(三)教團組織化 當兩眾教團能夠互尊互重,自然組織健全;有了組織,自然就有力量。在佛光山的教團,每年都要依學業、事業、道業等學習進步的情形,做序列等級的評鑑,從清淨士、學士、修士、開士等序級的晉升,都有一定的標準、程序,所以兩序大眾在此有制度、有組織的領導下,自然和合無諍。

(四)教育普及化 女眾比較細心、慈悲,在佛門修行比較容易有成就,但女眾的胸襟、思想、智慧,則略遜男眾,有待普及教育,讓每個女眾都能受教育,都能講說、著作,而不是靠少部分的人撐場面。因此,「教育普及化」是未來女眾僧團努力的重要課題。

總之,面對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佛教走向人間,佛法與生活的密不可分,正是佛教動員團結的時代,不但各國佛教界應及早更進一步的合作,儘速建立世界性的比丘、比丘尼教團,同時各國男女二眾教團亦應力求健全圓滿,四眾通力合作,共同推動世界的和平共處,使全人類同霑法益,共創幸福安樂的生活,共達世界平等和諧的境界。


五十多年前,我初到台灣的時候,見到比丘尼們一輩子在寺院裡清理灑掃,在家女性也總是躲在道場的廚房裡燒煮炊爨,心中頗不以為然,於是我開始訓練佛教婦女們從事各種佛教事業,發覺女眾具有耐煩細心的特質,做起事來絲毫不讓鬚眉。所以,初建佛光山的時候,我就喊出「四眾共有,僧信平等」的口號,我不但設立佛學院,讓有心學佛的男、女二眾都能入學就讀,而且訂出規章制度,讓比丘、比丘尼們都享有同等的權利義務,讓在家、出家的弟子們都有加入僧團,參與寺務的機會。

多年來為了提昇女眾的地位,雖然過去曾有同道譏稱我為「女性工作隊的隊長」,幸好今日女眾弟子們都很爭氣,例如目前佛光山許多學有專精的比丘尼在男眾佛學院授課,甚至在成功、師範、中山等大學任教,而且著作等等,辯才無礙。
在台灣首先發行的《佛光大辭典》,以及經過重新標點、分段、註釋的《佛光大藏經》,也都是由一群比丘尼一手編輯而成,受到海內外佛教界、學術界交相讚譽。目前擔任佛光山教育院院長慈惠法師,更於一九九二年第十八屆世界佛教徒友誼會中,經大會推選為世佛會副會長,這實在是全體比丘尼之光。因為過去世佛會的幹部大多數由南傳佛教國家的信眾擔任,歷年來一直是女性禁足之地,這次以南傳為主的大會卻主動提名,並一致通過慈惠法師當選為第一位比丘尼的世佛會副會長,可以說我奮鬥了幾十年,已經明顯提昇了女眾的地位。

然而遺憾的是,至今仍然有一些受過高等教育的優秀女眾,常礙於「八敬法」而不敢進入佛門,這實在是佛教的一大損失。例如我曾聽說英國有一位女博士教授說,如果佛教的「八敬法」還存在的話,她是絕對不會出家當比丘尼的。
我也曾遇到一位出家未久的男眾比丘跟我說,為什麼他到了佛光山,佛光山的長老尼慈惠法師、慈容法師等人,都不肯向他頂禮?我說:「非常慚愧,恭敬是要讓人發自內心對你的尊重,如果一個初學比丘,自己無學無德,對佛教也毫無建樹,只因為自己是男眾比丘,便要那些出家數十年的長老尼向你頂禮,隨你根據那一條戒律,我都說不出口,也做不到。」

我覺得,男女平等、兩性平權,這是時代的潮流。在現在這個女權高漲的時代裡,關於比丘尼八敬法的問題,佛教界實在不應該再意氣用事,應該平心靜氣,還給比丘尼與比丘一個同等的地位,所以我曾在印度菩提迦耶傳授戒法,讓南、北傳的佛教互和融和。

今天在「人間佛教與當代對話」的學術研討會中,我僅以「比丘尼僧團的發展」為題,分別從世界潮流的女性觀、佛教兩性教團的相處、歷代對佛教有貢獻的比丘尼,以及未來比丘尼努力的方向,希望能為比丘尼教團的未來發展提供意見,也希望全世界的佛教國家,都能恢復僧團原有的比丘尼教團,我想這是大家今後應該共同努力的目標。
 

一、世界潮流的女性觀

宇宙一切有情眾生,雖然有智愚賢劣、富貴貧賤的種種差異,但是究其性別不外為男女之別而已。其中,女性和每一個人都有至為密切的關係,每一個人不管你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是在母親的襁褓中長大的,沒有了母親,就沒有生命的誕生,因此生為女性的母親是一切生機的泉源。

提到女性,中國和西洋對於女性的看法,各有見仁見智的不同見解。西洋把女人看做是聖潔的靈、高超的神,女人如維納斯,是美的象徵、愛的代表;女人是安琪兒,是和平的天使。相反地,在中國人的心目中,女性狠毒如蛇蝎美人、妖媚如狐狸精、凶惡如母老虎,或說女人是敗國的禍水、是壞事的晦氣。總之,在中國過去男尊女卑、重男輕女的封建社會裡,女人被視為不祥之物,女人在社會上、家庭裡,可以說毫無地位。

然而,自古以來有不少的女子,無論能力、智慧等方面,不但不讓鬚眉,並且其中不乏超越男人的巾幗女豪,卻是不爭的事實。例如戰國時代趙太后的賢淑,唐朝武則天的掌理天下,漢朝繼承父兄遺志完成史書的班昭,宋朝與夫共抵金兵的梁紅玉等,都是一時的雋秀才女;他如英國的伊莉莎白女王、英國宰相柴契爾夫人、以色列的總理梅爾夫人、印度的甘地夫人等,也都是名聞國際的傑出女性。

此外,斯里蘭卡總理西麗瑪沃‧班達拉耐克夫人,是世界上第一位民選的女總理;巴拿馬總統米爾雅‧莫斯科索、冰島總統魏笛絲、印尼總統梅嘉娃蒂等,也都是女性;菲律賓更先後選出艾奎諾夫人與現任的艾諾育兩位女元首;甚至芬蘭第一位女總統哈洛能,她還是個單親媽媽呢!她們日理萬機、縱橫政壇,處事的果決明快,絕不遜於男人,因此從來沒人因為女子當權,就把她們看做第二等民族,而抹殺她們應有的榮耀與尊嚴。

在佛教的七眾弟子之中,也有女性的比丘尼、沙彌尼、優婆夷,她們在佛教中占有相當重要的地位;乃至明清時期民間宗教均有婦女參加,他們皆以兄弟姊妹相稱,在各個教派裡地位是平等的。如:明末的龍門教教祖為米奶奶,且歷代掌教者都是婦女,教徒也以女性居多;又如清代的大乘教教祖呂菩薩亦為女性。明清時,白蓮教的女首領唐賽兒、王聰兒率軍起義,寧死不降,受到後人的景仰。現在的媽祖,萬千的信徒,她不也是女人嗎?

在各個宗教裡,說起來應以回教的婦女最沒有地位;佛教當初在印度雖然曾受到回教入侵的影響,婦女的地位卑下,但現在佛教的弘傳已經遍及全世界,應該不能再以回教的標準來看佛教的婦女。何況佛陀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眾生與佛尚且平等,男女何以不能平等呢?

所以,從佛教「眾生皆有佛性」的思想來看,女子也應當是被尊重的「唯我獨尊」的眾生。女眾的智慧、能力並不亞於男眾,應該參與政治、社會等各種公眾事務,積極擴大服務的機會與層面。女眾的熱心、慈心、誠心,平均起來更勝於男眾,應該發展其溫和、慈悲、細心、勤勞等特質,猶如觀世音菩薩,以慈悲、美麗來莊嚴世間。這個世間本來就是男人一半,女人一半,文明社會中,有修養的男眾應該尊重女權,倡導男女平等,因此女性要拒絕社會中存在傷害女性尊嚴的行業,如娼妓等色情行業。

總之,佛教主張:(一)女性應有平等權,(二)女性應有參與權,(三)女性應有自主權,(四)女性應有尊嚴權。佛教對女權的看法,本來就很符合時代的潮流,所以大家不能再以小乘佛教的主張,希望佛教走回頭路,這不僅有違佛陀本懷,而且不符合時代的潮流。

 

二、佛教兩性教團的相處

佛陀成道後第五年,淨飯王命終,大愛道率耶輸陀羅及五百釋迦族女,請求隨佛陀出家,為佛門有比丘尼之始。(《賢愚經》卷三)

比丘尼教團源自兩千六百年前佛陀親自組織成立,傳承至今日,法脈遍布各國,傑出尼眾輩出,或本份默默耕耘以利生,或承擔艱巨的弘法重任,比諸僧眾,各有特長,因此,比丘與比丘尼教團可以說如鳥之雙翼、人之雙足,缺一不可

然而二千多年來兩眾教團卻常因「八敬法」而時有爭論,部分男眾以佛制八敬法要求比丘尼理所當然應該「恭敬頂禮」比丘,並且不能「說比丘過」等等;反對八敬法的一方,則以八敬法不符合佛陀「隨開隨遮」的制戒原則,而質疑八敬法非佛制。

其實,暫且不論八敬法是否為佛制?先說有關「比丘尼不得說比丘過」一戒,根據《四分律》記載,有一次大愛道比丘尼曾向佛陀「說六群比丘過」,佛陀不僅沒有攔阻,反而將六群比丘訓誡了一頓。

另據《中阿含》說,大愛道比丘尼也曾向佛陀要求廢除「比丘尼必須禮敬比丘」之法,而改為讓比丘僧尼依受戒年歲序次,年少比丘要對長老比丘尼「稽首作禮,恭敬承事」。當時佛陀雖然沒有明白答應,但卻有一切隨順因緣的意思,所以佛陀曾藉優婆先那比丘尼「觀空入滅」一事來讚歎女眾的修行,也曾以「大愛道比丘尼已除女人諸習氣,是位有德丈夫,其聖德美行,堪為僧團大眾楷模」來讚歎大愛道是女中丈夫。

此外,根據南傳的《銅鍱律》記載,有一次六群比丘故意以泥漿塗抹比丘尼,佛陀知道後,隨即指示比丘尼以後不必再恭敬六群比丘。甚至《四分律》也記載著一位比丘退失道心,萌生退意,大愛道比丘尼獲悉此事,但礙於「比丘尼不得呵罵比丘」之敬法,而不敢加以訓斥。佛陀知道後,說:比丘尼是不可以毀謗比丘,但如果為了教導比丘持守增上戒等學問修行,則可以呵罵比丘。

其實,佛法本來就是「依法不依人」,在佛法之前,是法平等,無有高下。因此綜合上述,即使八敬法為佛陀所親制,也是為使女眾出家能為當時保守的印度社會所接受的權宜之法。因為當時比丘僧團已先成立,自不願放棄「地位優於女眾」之既得利益,因此佛陀制「八敬法」,以此減少來自比丘的反對聲浪。

再者,當時隨大愛道出家的女眾,大部分是王妃、公主等貴族,佛陀為預防出身貴族的比丘尼看不起非貴族的比丘,因而制戒。另一方面,由於比丘尼僧團剛成立,為了扶植及保護女眾教團,故要比丘僧擔負起教育尼眾的義務,同時基於女性在雲遊托缽乞食有諸多危險,因此制戒規定比丘尼不得遠離比丘僧團而居。

佛陀本為因應世俗悉檀而制戒攝僧,但因為佛滅之後,經典的結集與解釋,掌握在比丘手裡,因而出現對比丘尼不公的戒律內容,甚至說「女人是污穢」、「女人有五障」、「女人不能成佛」。其實淨穢在於一心,而非外在的身相,再說,佛說一切眾生皆有佛性,佛性無男女,為什麼我們要執相而求呢?

至於說到女人不能成佛,觀諸大乘經典,佛陀為女人授記成佛的記載,不勝枚舉,如:《雜阿含經》中佛陀為五百比丘尼授第一果記、《海龍王經》中佛為寶錦女授記成佛、《菩薩處胎經》中也有女人得以「不捨身受身,現身得成佛道」之說,在此經中,佛陀甚至告訴諸菩薩摩訶薩:「法性純熟,無男無女,善權義說受女人身無佛記別。」

此外,《大寶積經》無畏德女為除舍利弗懷疑其能否轉女身,因而立下誓願:「若一切法非男非女,令我今者現丈夫身。」言畢,即轉女為男,佛為授記後又現比丘身,再回復女身,以示法無定相。同經又載,無垢施菩薩對目犍連尊者說:「不以女身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不以男身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所以者何?菩提無生,是以不可得。」

除此之外,在大乘諸經典中同樣說明無男女法、女身如幻化、法性一如、眾生皆能成佛的經典有:《佛說阿闍貰王女阿術達菩薩經》、《佛說月上女經》、《佛說大淨法門經》、《大莊嚴法門經》、《寶女所問經》、《佛說無垢賢女經》、《佛說須摩提菩薩經》、《順權方便經》、《佛說離垢施女經》、《大方等無想經》、《佛說長者法志妻經》、《佛說長者女菴提遮師子吼了義經》、《首楞嚴三昧經》、《諸佛要集經》等。甚至在《法華經》裡,舍利弗懷疑女身垢穢,不成法器,年僅八歲的龍女瞬間就在南方無垢世界轉女身成佛,可見眾生本具清淨智慧德相,人人皆得成佛,在佛教裡是不可以男女相來分別道德高低,也不可用年齡大小來衡量智慧的有無。只是世人總是要從外在的假相來分別、執著,其實《金剛經》說得最透澈︰「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則見如來。」可見外相並不一定重要,要緊的是男人和女人之間一定要互相尊重、互相幫助,這個世界才會變得融和、可愛! 

 

三、歷代對佛教有貢獻的比丘尼

在世界宗教的創始人當中,佛陀是建立女眾僧團制度的第一人。比丘尼教團的成立,為佛陀「四姓出家,同一釋姓」的平等精神做了最具體的註腳。因此,不只是在佛教史上具有特殊的意義,對於整個世界的宗教史、人類的文明史,也都具有非凡的價值。

在《雜阿含經》、《增一阿含經》、《律部》等諸多經論中,均載明佛陀時代比丘尼眾活躍的狀況以及弘法衛教的卓越風姿。在《佛說阿羅漢具德經》中,載有十五位大聲聞比丘尼眾,例如:法臘第一,威德攝眾的大愛道;智慧第一,辯才無礙的善相;神通第一,善德度眾的蓮華色;頭陀第一的缽吒左囉;天眼第一的蘇摩;多聞第一的輸婆羯哩摩囉;持律第一的訖哩舍;說法第一的達磨;褔德第一的耶輸陀羅等十五人。其他經典還載有精進第一的索那,宿命第一的妙賢,信心第一的芝伽羅摩多,禪定第一的難陀,觀空第一的優波仙那,慈濟第一的帕扎佳拉,教化第一的摩努呵利。

南傳《長老尼偈》則收有七十三位阿羅漢尼證果的詩偈及生平傳略,其中剎帝利王族后妃公主計二十四人,例如釋迦族公主難陀、精陀、梅陀,憍薩羅國王后烏比哩,舍利弗三個妹妹佳拉、烏帕佳拉、悉蘇帕佳拉均在其中。尤其阿拉沃卡國的賽拉小公主,剛滿七歲即聞法出家,七日後證阿羅漢果,佛陀破例為她授比丘尼戒。佛陀示教利喜的權巧方便,由此可見。

在阿育王時代,仁王化世,大法弘傳各國,王族多人出家,公主僧伽蜜多即是其中之一。後來王后阿努拉也想發心出家,使臣阿栗吒便到華氏城請阿育王派尼上座前往協助,僧伽蜜多乃帶領十一位上座尼,攜同阿育王供養的菩提樹分枝前來,阿努拉王后與五百女眷隨即出家受比丘尼戒,王為彼興建象樁寺。比丘尼在楞伽國發揮其教團的影響力,對於弘法教化多有建樹,備受世人景仰。

中國比丘尼教團創始於東晉時代,第一位比丘尼淨檢依止智山剃度,並求受十戒,約四十年後,曇摩竭多於泗河船上建立比丘尼戒壇,與另二十四人共受具足戒。淨檢所領導的尼教團,安居於洛陽宮城西門竹林寺,並且「蓄徒養眾,清雅有則;說法教化,如風靡草」,為世人所敬重,也使佛教在晉朝更加廣為流傳。

其後歷代名尼,從兩晉到唐宋元明清,以至現今,后妃公主等貴族階層或書香世家發出離心者眾多。這是由於佛法弘傳東土,首達宮廷王家之故。

兩晉七十年間尼眾教團初成,以曇備、智賢、惠湛、支妙音等較為有名,受到當代帝王崇敬。南北六朝一百五十年間,比丘尼教團發展快速,庵舍講堂小則納眾百人,多則千數以上。許多道場受到國主、高官護持,名尼輩出。隋唐宋以降,佛法逐漸普遍於各階層,識見超卓或奇節高行的比丘尼更廣見於經傳。例如:東晉安令首領眾第一;六朝法宣弘法震浙東;隋代覺先感化隋文帝信奉佛法,護持佛教;唐朝智首東度日本弘傳律法、法澄譯經傳千古、無盡藏預知惠能當為龍象、如願為禪律元匠;宋朝法珍斷臂募刻大藏經;元朝真淨為帝后師;清代有無為蕭山尼治病「隨物取與,煎服即癒」;並有傳慧創拈花社為禪宗女眾叢林,帶動江南比丘尼參禪之風等。

清末民初,因戰亂迭起,佛法傳承幾近覆沒,幸有高僧大德先後來台,乃有台灣佛教奇蹟之開展。及至近代,台灣比丘尼教團成為世界之冠,比丘尼眾弘化全球,開世紀之先風,復超卓於歷朝。一九九八年二月十五日至二十三日,佛光山在印度菩提迦耶舉行國際三壇大戒戒會,共有二十三個國家一百餘位來自世界各地的女眾求受比丘尼具足大戒。其中,斯里蘭卡有四十位傑出女青年前來求戒。此為有史以來第一次世界佛教團結在佛陀成道處,共同寫下光輝的一頁。

在中國方面,現代比丘尼著名者甚多,如中國大陸有北大畢業出家弘律的通願;一生頭陀苦行,舍利大如橄欖的弘定。台灣有傳授三壇大戒的妙然、圓融;建設寺院、創辦佛學院的如學;為中國佛教開創國際化道路,在世界各國創建寺院的慈莊;肩挑教育、文化大任,創辦西來、南華、佛光、弘道等四所大學的慈惠;熱心慈善事業,擅長活動組織,負責國際佛光會推展委員會,在世界各國成立一百多個佛光協會的慈容;主編《佛光大辭典》的慈怡;創辦華梵大學的曉雲;授課於柏克萊大學的耶魯大學博士依法;分別在台灣大學、中興大學教書的恒清、慧嚴;日本駒澤大學博士達和;台灣師範大學博士依空;日本愛知大學博士依昱;倫敦牛津大學博士永有;創立香光比丘尼教團的悟因;創立慈濟功德會的證嚴;護法衛教熱心的昭慧等。以上均為有德碩學的比丘尼代表。

此外,世界各國現代傑出尼眾,諸如:西藏有住持男女二部僧團,地位僅次達賴、班禪的多吉‧菲格摩;泰國有法身寺蒙昆貼牟尼法師的嗣法門人詹孔那雍八戒女,教育出湯瑪猜優等法身寺一代住持;斯里蘭卡有被尊為「斯里蘭卡女性之光」的蘇達摩迦利,由於她的努力,使得西元一○一七年因教難而消失,此後一直因上座部比丘打壓而無法恢復的比丘尼僧團,得以再受持沙彌尼戒;新加坡有創辦女子佛學院的廣平;菲律賓有創辦第一個施診所嘉惠民眾數十萬的廣仁;韓國有全國比丘尼會教育部長的光雨;加拿大有杜登卓隆於美加弘法;美國有國際佛教婦女會創辦人卡瑪勒西卓摩;德國有阿雅克瑪在歐洲弘禪;日本有失去雙手的大石順教比丘尼,她以堅定的信心、不屈不撓的意志力,用自己的脖子,工整的寫了一部《心經》,日本人稱為「無手的心經」,並且視為國寶,倍受珍重!

總之,自有比丘尼教團伊始,不論古今中外,在教團中優秀的比丘尼,或者伸廣長舌,宣說妙諦;或者筆耕不輟,著述弘法;或者悲心濟拔沈溺;或者建寺安僧,使弘法利生的佛教事業增添無比的光彩。 

 

四、未來比丘尼努力的方向

自從佛陀創立比丘尼僧團,對於比丘尼與比丘相處的一些是是非非,一直未有定論,但佛光山教團成立三十多年來,我避開戒律的問題以外,實行叢林制度,所以二序大眾都能相安無事,彼此發揮最大的弘法功能。就如唐朝百丈懷海禪師,他也不去更改佛制,只是根據我國的風土民情,另行制訂一套叢林清規,為戒律的更改與否開闢一條新路,使得中國佛教能夠光大發展。

談到八敬法,其實佛所制戒也並非是僵硬不化的,所謂「小小戒可捨」,就如現今的漢傳佛教,關於飲食、衣服、持錢、持午等戒律,已經不同於佛陀所制,因此八敬法其實也不需要刻意去廢止,時間一久,自然會因為不適用而漸漸失傳。

當真如果有人硬要認為八敬法是佛所制戒不可改,以此來滿足比丘的優越感,其結果必將適得其反,反而更加彰顯比丘自己不能完全持戒的不足。因為一個有為的比丘應以學養、道德、修持來贏得敬重,而不是以八敬法來強迫別人對他的尊重。

因此,未來比丘尼所應努力的方向,茲提供四點意見如下:

(一)兩性平等化 未來比丘尼希望獲得敬重,應該從本身道德人格的提昇做起。例如:捨虛榮,去驕慢;有德學,能擔當;能講說,具慈悲;有大願,能力行。具足了以上四點,自然「兩性平等化」。

(二)發展事業化 過去女眾總是把心智、力量用在建寺、供養之上,現在的比丘尼要走出寺院,要跟男眾一樣,走上弘法、教書之路,為佛教創辦各種弘法事業,例如教育、文化、慈善等。所謂「發展事業化」,擁有自己的事業,自然受人尊敬。你看慈濟功德會的證嚴法師,她的慈濟事業受到舉世禮敬,為什麼比丘不能放她一馬呢?

(三)教團組織化 當兩眾教團能夠互尊互重,自然組織健全;有了組織,自然就有力量。在佛光山的教團,每年都要依學業、事業、道業等學習進步的情形,做序列等級的評鑑,從清淨士、學士、修士、開士等序級的晉升,都有一定的標準、程序,所以兩序大眾在此有制度、有組織的領導下,自然和合無諍。

(四)教育普及化 女眾比較細心、慈悲,在佛門修行比較容易有成就,但女眾的胸襟、思想、智慧,則略遜男眾,有待普及教育,讓每個女眾都能受教育,都能講說、著作,而不是靠少部分的人撐場面。因此,「教育普及化」是未來女眾僧團努力的重要課題。

總之,面對二十一世紀的今日,佛教走向人間,佛法與生活的密不可分,正是佛教動員團結的時代,不但各國佛教界應及早更進一步的合作,儘速建立世界性的比丘、比丘尼教團,同時各國男女二眾教團亦應力求健全圓滿,四眾通力合作,共同推動世界的和平共處,使全人類同霑法益,共創幸福安樂的生活,共達世界平等和諧的境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