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13日 星期六

「齋天」原是《金光明懺》午前一座香的行法內容




 去年修持金光明關前(2015金光明關(20150304-0423),先對《金光明懺》做了研究,並於閉關時實踐;出關後並撰寫了一篇論文(金鼓妙音能滅諸苦──試論智者大師《金光明懺》的深義),其中有提到特別「齋天」。

 原本的《金光明懺》是有完整的十科儀軌,為事儀與理觀並重,但現代廣為流傳使用的《金光明懺齋天法儀》,其實是受到《供諸天科儀》很大的影響,偏重在對於諸天供養之「齋天」形式,失去了原本《金光明懺》的精神。《金光明懺》許多行法都是源於〈功德天品〉,[1]為重視功德天等天眾的懺法儀軌,或許這也是後來《金光明懺》演變成重視「齋天」的原因。

 「齋天」原是午前一座香的行法內容,但後來受到道教與民間信仰等影響,齋天供奉時間變成在清晨乃至於更早,但透過對於《金光明懺》的研究分析,時間應該是在早上至午供前的那段時間:

  第六、稱三寶及散灑方法

此散灑,應通名「奉供」,則攝三寶、諸天。若直云「散灑」,則局施諸神,於理不便。略如前說。
行者欲稱三寶,當合掌、低頭、鞠躬,平聲三稱云:
南無寶華瑠璃佛、南無金光明經、南無第一威德成就眾事大功德天
如是三稱已。次虔奉供養,專想面對,後陳辭句。餘時須除去飲食,并淨潔如法,復持、散擲等語,但云「香華」至「同圓種智」而止,便即禮佛
今我道場,敷設供養,然種種燈,燒種種香,奉種種飲食,淨潔如法,恭持奉供 諸佛世尊、大乘經典、菩薩賢聖一切三寶。又復別具香華、飲食,奉獻功德大天、大辯、四王、梵釋、天龍八部聖眾。復持飲食,散擲餘方,施諸神等。唯願三寶、天仙,憐愍於我及諸眾生,受此供養。以金光明力及諸佛威神,於一念間,顯現十方一切佛剎,如雲遍滿,如雨溥洽,廣作佛事,等熏眾生,發菩提心,同圓種智。
]此亦應隨意所陳,未必專誦此語。
作是語已,當持飲食,至道場外淨處,布散四方,先作是言:[2]
我今依教,供養大乘三寶及吉祥大天,持此種種飲食,散灑諸方,遍施諸神。願諸神明,威權自在,一念普集,各受法食,充足無乏,身力勇銳,守護堅強,知我所求。願當相與,迴此福利,普潤含生,果報自然,常受勝樂!
  [作是呪願竟,即便以食散擲四方,想無量鬼神悉來受食。爾時,或誦前呪,或但云南無室利摩訶提鼻耶,以食盡為度



 今日看到梁皇間,是從早上八點開始,一直到午供,於午前結束。心中很是訝異與歡喜,雖然不知道之前是否也是這樣的時間安排,但與印隆的研究相符,很是感恩!祈願能以正知正見的佛法研究與實踐,利益眾生!


[1] 二、清淨三業為依據〈功德天品〉:「若有欲得財寶增長,是人當於自所住處,應淨掃灑,洗浴其身,著鮮白衣,妙香塗身。」(CBETA, T16, no. 663, p. 345b2-b5);懺法說明修懺期間七日七夜,且啟建日要選用六齋日,為依據〈功德天品〉:「七日七夜,受持八戒,朝暮淨心。」(T16, no. 663, p. 345b15-b16);三、香華供養」也是依據〈功德天品〉之內容:「香華供養十方諸佛。」(T16, no. 663, p. 345b16);六、稱三寶名需至心三稱「寶華琉璃世尊、《金光明經》、功德天」之名,此是依據〈功德天品〉:「至心三稱彼佛寶華琉璃世尊名號,禮拜供養,燒香散華;亦當三稱《金光明經》,至誠發願。」(T16, no. 663, p. 345b2-b6);奉供散灑儀軌也是依據〈功德天品〉之內容:「別以香華種種美味,供施於我灑散諸方,當知是人即能聚集資財寶物。……我時慈念諸眾生故,多與資生所須之物。……別以香華、種種美味,供施於我,散灑諸方,爾時當說如是章句:『波利富樓那遮利……阿㝹婆羅尼。』是灌頂章句,必定吉祥真實不虛。」(T16, no. 663, p. 345a20-b15);七、禮敬三寶」為獻供散灑回到壇場後,應當一心禮敬三寶以及諸護法與鬼神眾,此是依據〈功德天品〉(T16, no. 663, p. 345b28-c6)。
[2] 此段為午前之法儀。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