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5日 星期六

顯異惑眾




 昨日和吉良等同學,討論到顯異惑眾」之問題。印隆與大家分享,很感恩自己此生能成為正信三寶弟子,學佛是為了解脫煩惱、永離生死輪迴之苦,也願一切眾生皆如是!在面對生命順境或逆境,都能安然處之,平靜對待,無喜無憂。

 《佛遺教經》云:「當自端心,正念求度;不得包藏瑕疵,顯異惑眾;於四供養,知量知足,趣得供事,不應畜積。「顯異惑眾」的意思:,是顯露出來;,是奇怪的事情、異能異術的表現。用種種方法來迷惑人,標異現奇。

 在佛教來說,佛陀本懷是不允許弟子顯異惑眾的。於佛陀時代(原始佛教),已有多位弟子具足神通,但佛陀卻嚴命教誡佛弟子不得顯異惑眾,免得那些不信佛的人誤解為咒術變幻,不解佛教本懷,徒增毀謗,失去法身慧命。佛陀云:「我終不教諸比丘為婆羅門、長者、居士而現神足上人法也,我但教弟子於空閑處靜默思道,若有功德,當自覆藏;若有過失,當自發露。

 也曾有弟子請示佛陀,為何不用神通來傳講佛法,這樣不是可以影響更多人嗎?
 佛陀回答說明,之所以不用他心通、神足通來說法,而要以慧誡來說法,是為了讓聽法者能夠做到故。若修行佛法須要具備神通,則一般聽法之人如何能做到?若聽法之人做不到,那這佛法又有何用?只不過是絆倒人的石頭而已,因此在此之時的「顯異」,是為惡法。

 佛教承認有神通的事實,凡夫可得五通,出世的聖人有六通,佛有三明六通。[1]但一般外道得到了一些神鬼的感應,做作差遣鬼神或被鬼神所差遣之事,就以為自己得到了三明六道,其實是非常幼稚和危險的事。鬼神的力量,有載附於人的神經官能而出現、以及從耳根的耳語得到消息,屬於感應的範圍,但不是神通;但這樣可是附載式的感應,很容易被以為是他們自己修成的神通,因為不自覺有鬼神附體的感受。

 在這一段影片「熱線追蹤 2011-12-12 pt.1/5 靈修/雙修」中,說明靈修者若要透過某些大自然的磁場來提昇自己的靈力,若不小心跟某些鬼靈接觸,可能就會生惡靈纏身、走火入魔的問題。南華大學生死學副教授廖俊裕老師說,他看到有一些靈修者,修到最後到精神病院去了,因為產生幻聽、幻視等問題。

 神通不能違背因果,不能改變既成的事實,好顯神通者除了顯異惑眾之外,對於亂世的大局無補、對於混亂的社會無益、對於徬徨的人心無助!反而沈迷於神通現象越深的人,脫離正常的生活越遠。

 歷代祖師使用神通來傳播佛教的不多,甚至可以說很少,而他們如果在使用神通之後,大概會離開當地,或者捨報往生他界。如果常顯神通而不收斂,必然遭致殺身之禍、枉死之災和凶死之難;捨壽於非時,這都是由於違背因果,抗拒自然的結果。

 反觀許多人學佛拜佛,卻是為了祈福消災,忘了消除煩惱、解脫生死的佛教本懷,也是顯異惑眾的過患。業力不可思議,共業和別業,該受的仍然要受,我們能做的就是「諸惡莫作,種善奉行,自淨其意」。迷信鬼神的神通救濟,只有增加更多的困擾,損失更多的財產,消耗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應以具有正知正見,以正信的佛法努力於三學的修持,開發智慧與增上福德因緣,增進慈悲與智慧,才能真正解脫生死煩惱之大苦!



[1] 五通:一、能知過去世叫宿命通;二、能知未來世及現 在的遠處和細微處叫天眼通;三、能知他人的心念活動,叫做他心通;四、能用耳朵聽無遠弗屆的聲音叫天耳通;五、能飛行自在,有無變化,來無蹤、去無影,瞬息千里,取物如探囊等,這叫做神足通。此由於功力的深淺,使得所達範圍的大小和保持時間的長短有所不同,是屬於有為、有漏、有執著的,跟解脫道無關,當然,也不是菩薩道,所以聖人必須另得漏盡通。
 所謂漏盡,即去我執而證涅槃,小乘就是阿羅漢,大乘是初地乃至七地以上的菩薩。唯有佛得三明,即六通之中的天眼、宿命、漏盡的三通稱為明,那是因為唯有佛的神通力,是徹底、究竟、圓滿、無礙,是度眾生的方便, 不是異能異術的表現。
 神通有一定的修法,有的是以習定而發通,有的是以持咒而發通。修定得通,首先是注意力集中,心力增強,用心念把自己身體的官能接通宇宙的磁力和電波,再對於波長的選擇性和接收力的訓練、溝通到達某一種程度,自 然產生神通的功用。這都是在物質範圍之內,沒有物質的條件,神通無法表現,也無從訓練。故以基礎的道理而言,唯物論者也能練成神通。
 關於用咒力達成神通的目的,則是以特定的某一種或幾種咒語來感通鬼神或差遣鬼神,被鬼神所役使或役使鬼神。咒的力量,我們在另一篇中已介紹,是代表特定鬼神的符號和威力,所以,有感應特定鬼神的作用。
 這兩種比較,前者如定力退失,則通力也退失;後者如鬼神遠離或犯了禁忌,通力也會退失。鬼神的力量,可以用兩種方式來表現︰一是載附於人的神經官能而出現;一種是從耳根的耳語得到消息。附載式的神通和傳話式的神通,實際屬於感應的範圍,還沒有到達神通的程度;可是附載式的感應,很容易被以為是他們自己修成的神通,因為不自覺有鬼神附體的感受。
 佛世時代,佛不許弟子濫用神通,阿羅漢的弟子們, 也並不是都有神通。相反的,若用神通,雖能感化眾生於一時,不能攝化眾生於長久。而且,善用神通如比丘之中的大目犍連,比丘尼之中的蓮花色,分別為羅漢、羅漢尼的神通第一,結果,大目犍連死於鹿杖外道的亂棒,蓮花色死於提婆達多的鐵拳。故歷代祖師從印度到中國,使用神通來傳播佛教的不多,甚至可以說很少,這些人,如果在使用神通之後,大概會離開當地,或者捨報往生他界。如果常顯神通而不收斂,必然遭致殺身之禍、枉死之災和凶死之難;捨壽於非時,這都是由於 違背因果,抗拒自然的結果。
 如眾人所知,西藏地處高原,崇山峻嶺之中,潛修密行,苦修禪定,精練神通之士不少,其中有人能夠呼風喚雨、灑豆成兵,以飛劍殺人於千里之外;可是西藏的佛教史上,也有過幾次的法難,也就是佛法遭受惡王的摧毀和消滅之時,神通即失效。
 又據說臺灣本島,現在也有不少已得所謂三明六通的異能之士,可是臺灣本島,幾乎年年都有颱風、地震、水患,以及擾亂大眾安寧的黑社會流氓、地痞、強盜、土匪,那些具有神通的人士為何變成了無能無力而不問不聞?
 可見得業力不可思議,共業和別業,該受的仍然要受,迷信鬼神的神通救濟,只有增加更多的困擾,損失更多的財產,消耗更多的時間和精力;所以怪力亂神是孔子所不語,識者所不取。在今天社會文明、知識普㧢的時代,凡事應以正信的佛法,從事於智慧的開發和努力,不應迷信所謂神通的奇蹪,因為,那實際上不過是鬼神現象的幻術罷了。(參:聖嚴法師《學佛知津》〈神通的境界與功用〉)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