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8日 星期五

20140808-天台醫學論文完成



頂禮天台歷代祖師


 今日終於把天台醫學論文完成了,等英文摘要完成,就要寄出投稿了。此次的論文,算是這幾年來,難度相當高的一篇,感覺甚至比碩士論文還有挑戰性。只要是因為此次論文涉及醫學內容(主要是中國傳統醫學),並旁涉印度醫學思想、道教醫學思想、民間療法等等,而重點還是要回歸到佛教醫學,以及天台智者大師的「觀病患境」。

 因為印隆不是學醫的,所以在寫這篇論文前,花了相當多的時間,閱讀相關中醫典籍以及中醫史,還有道教醫學思想(在魏晉南北朝時期,中醫與道醫相互崛起並互相影響);也將當代有關天台醫學及佛教醫學相關學術研究結果,做了評介分析,因此在資料準備的前行上,就花了相當多的時間與精力,但幫助真的很大,特別是對於中國傳統醫學觀念的建立,奠定了基礎。

 接者是爬梳智者大師的四部止觀著述,將有關醫學思想的內容整理出來,並一一查詢對照相關思想的引用出處。這一方面也花了相當多的時間,一方面是要彙整智者大師的醫學思想,一方面是要論證思想來源,也花了不小的功夫。但我終於能完整的釐清智者大師的醫學思想來源,也解除了多年來的疑惑。

 而在「觀病患境」部分,其實是印隆最想要深入的部分,但印隆的兩位指導教授,希望要抓住一個重點就好,不建議在此篇論文中引申太多,因為這是學報論文,並非碩論或博論。感恩老師幫忙抓住,不然印隆真的會把重點分散了。

 此次論文,請求了二位指導教授指導:一位是印隆一直以來的師長──陳英善教授,一位是吳炫璋主任醫師,他本身也是慈大後中醫學系的教授。

 英善老師對於印隆的指導,不只是論文上的,更注重在觀念、實踐面上的修持。老師認為,唯有觀念正確了,寫出來的論證才會正確。老師從不看堆疊起來的文字,他會一針見血地看出論述架構是否正確,有時候看起來很少的一段文字,卻是一個關鍵點,若觀念錯誤,也會造成整篇論文的失敗。印隆最最佩服英善老師的,就是他的這番解行並重的功力!每次被老師指導的過程中,雖然有點辛苦(其實我覺得老師更辛苦,超佩服老師的細心與耐心),但成長非常多,尤其是在修行上,這也是為何在研究所畢業後,印隆仍堅持一年至少要寫一篇論文的原因之一,因為想獲得老師的指導,找出自己的問題。

 印隆曾經因為對某些自稱是天台的學人之行誼相當失望,那種失望之大,居然可以讓我生起不想再碰觸天台教義之心!或許是法緣未盡,在97年考上研究所後,與陳英善教授相逢。透過對法義的真實理解與實踐,現今的我已不會再動搖,也誓願做一個珍惜眾生慧命的法華行者!

 另一位指導教授,即是現在幫印隆治療疾病的吳炫璋主任醫師,他本身也是慈大後中醫學系的教授。在中醫思想上,吳醫師幫助印隆很多,也讓印隆更加佩服他的文筆與學術功力。吳醫師除了是一位術德兼備的好醫師外,也是熱心教學的好老師,十分難得!

 看到吳醫師幫印隆寫的推薦函中,提到「身在病榻,仍不斷地在學習相關內容。後因末學為其診治的因緣,其請求指導此篇論文中有關於中國醫學的部分。在與其交流的過程中,末學深刻瞭解釋印隆法師具備很好的學術研究潛能與過人之毅力,此篇論文的文獻背景查詢非常完整,關於中醫的部分所引述與比較也至為正確。未來進一步學習從中醫的角度深入探討天台醫學與中醫關於生理與病理診治的思路,是該生未來也許可以朝向博士班努力的方向。」很感恩吳主任醫師的推薦與鼓勵!

 吳主任醫師也曾經與印隆分享,他發現大陸很重視佛教醫學的研究。印隆也是覺得佛教醫學是很有研究價值的主題,不論是理論或是應用,對於病苦眾生一定會有大助益。

 印隆在學術上的努力,不是為了學位,而是因為當今時代,在學術環境中會擁有比較充足的資源可以利用與學習。而不論身在何處的因緣,印隆都不會忘記當初的誓願--願眾生離苦得安樂!感恩佛菩薩的指引以及一切善因緣的安排,讓印隆得以親近善知識老師學習。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