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9日 星期六

慈舟大師 《金剛經中道了義疏》整理與筆記(二十)詳譯經文: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究竟無我分第十七

如小乘之人無我,大乘之法無我,不得謂之究竟無我。必於二空之我亦空,翻成一切法皆是佛法,始得謂之「究竟無我」。

 

爾時,須菩提白佛言:「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云何應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告須菩提:「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當生如是心:我應滅度一切眾生,滅度一切眾生已,而無有一眾生實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所以者何?須菩提!實無有法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者。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於然燈佛所,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不?」

「不也,世尊!如我解佛所說義,佛於然燈佛所,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佛言:「如是!如是!須菩提!實無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若有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者,然燈佛則不與我授記:『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以實無有法,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是故然燈佛與我授記,作是言:『汝於來世,當得作佛,號釋迦牟尼』。何以故?如來者,即諸法如義。若有人言:『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實無有法,佛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須菩提!如來所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於是中無實無虛,是故如來說一切法,皆是佛法。須菩提!所言一切法者,即非一切法,是故名一切法。須菩提!譬如人身長大。」

須菩提言:「世尊!如來說人身長大,即為非大身,是名大身。」

「須菩提!菩薩亦如是;若作是言:『我當滅度無量眾生』,即不名菩薩。何以故?須菩提!實無有法,名為菩薩。是故佛說一切法無我、無人、無眾生、無壽者。須菩提!若菩薩作是言:『我當莊嚴佛土』,是不名菩薩。何以故?如來說莊嚴佛土者,即非莊嚴,是名莊嚴。須菩提!若菩薩通達無我法者,如來說名真是菩薩。」

此分問詞,雖同第二分,然前以不解虛心而問。

今乃已解「無住」、「降心」,而疑此為能發心之法,不知「無住」即菩提心相,「降心」即菩提心用,故有此疑問。如云:「是否以上文所說『無住』、『降心』之法,為能發心之法耶?」蓋不知中道實相,本無能所,乃俱生法執,妄執無住、降心為能發心之法,菩提心為所發之心,即分別法執。

「佛告」下十四句,正明稱實相發心度生,皆無能所已。次四句乃以得果有能所否,反問當機。就其所答,知彼疑惑已除,故印許之。

以下佛恐餘人未解,故又推廣一切能所無能所。分二:先法說;又六:初二句,明得菩提無能所,次三句徵釋無能所。「如來」二字,約法身不變曰「如」,隨緣曰「來」。不變而隨緣,遍為十界依正之體。諸法為即體之相,體為即相之性,故似有能遍所遍,而實無能所,故曰「即諸法如義」。

三、「若有」句,出凡情。四、「實無」句,破凡情。五、四句結成中道實相。「無實」者,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真空故,不可以耳聞,不可以眼見。「無虛」者,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妙有故,眾生聞名不虛聞,見相不虛見,皆得度故。菩提既如是,一切法皆然。又無實故,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無虛故,一切法皆是佛法。

六、三句釋一切法皆中道實相,無能所對待。次喻明,以得大果報身無能所,喻得菩提無能所。首句佛一舉喻,當機即解,如文可知。佛恐仍有不解法喻皆無能所者,又借當機以度生嚴土不忘能所之菩薩為誡。

末二句,結成無能所對待,究竟無我,乃證一真不二之實相真我。

 

2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