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1日 星期日

從misogynists比丘的心態悲憫眾生的苦

 

在昨天這一篇文章(女眾與男眾,同樣的可以修道解脫)中,提到了某位具代表性的misogynist比丘,也實在不知道他為何要如此厭惡女眾?尤其是出家女眾?除了言行上的貶抑外,之前達賴喇嘛來台尋求恢復藏傳比丘尼制度,據說也是他一手在阻擋,實在令人感到遺憾與不解。

而且以前在戒場時,真的親耳聽到他稱呼年紀大的比丘尼法師為「老太婆」,心中也是相當疑惑,因為他的母親在晚年也出家,難道他也是如此看待嗎?更甚者,此位misogynist比丘還自詡為天台傳人,怎麼從他身上都看不出來法華行者尊重(如常不輕菩薩的行誼)一切眾生的德行呢?

今日看到 昭慧法師在FB上的文章,令人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的啊!不禁也隨著 法師的解釋而莞爾一笑,以後不需隨他個人的境界問題而起舞,而是更要悲憫一切眾生的苦,誓願其能離苦得安樂!

 

釋昭慧

我對「音樂」的修道體會(延伸解讀)——misogynists比丘

  談到這裡,我對misogynists的答案,業已呼之欲出:男性僧侶容易產生「厭女癖」(misogyny),其實也正是出自類似的心理運轉機制。

  凡夫俗子都有其病,女性、男性、同志等等,莫不如此,誰也不必瞧不起誰。一般而言,男性慾重,而女性情重(當然也有例外)。兩者都不是罪,但倘若不向上提昇,都會增其生命苦迫。

  相對而言,情感還是可以昇華為無私利他的慈悲心,這也就是前次我之所以告訴你「情感是成佛的基礎」的學理根據。《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想必也有類似體會,因此才會借賈寶玉之口,說「女人是水做的,男人是土做的」。土當然比較渾濁,有待水的洗滌,這就是我前次在「談情說愛話清涼」一文所說的,.在世俗道途上,「情」是讓「欲」獲致節制的一種方法,它會讓人產生「任弱水三千,我但取一瓢而飲」的殷重心。

  那些misogynist比丘,表象上是正經八百地掄著道德大斧,流露出對「女態」的極度鄙夷與極度醜化,其實那只是為情欲之所繫縛的男性僧侶,面對「性」之致命吸引力,產生強力抗拒之時,所產生的極度恐懼與極度仇視。

  因此我曾經在一段文章中,嚴厲地警告那些misogynist比丘,倘若閣下怕受到情欲的誘惑,那你們就天天背誦「女人八十四態」罷!但你們憑什麼教那些常年當比丘們的「老媽子」,連唸佛都被勞務削減時間的尼眾,將剩餘的有限時間不拿來「念佛」,而拿來將那撈什子的「八十四態」唸唸有詞?(大意如此)

  我悲憫這些男性僧侶,理解他們在面對情欲時,那種戒慎恐懼的尷尬與苦難,但我必須扼止他們對女性的心靈殘害。「女人八十四態」的喃喃自語,對這些欲念深重的男性,容或可以成為「良藥」,但對女性而言,則絕對會是一幅令心智渾沌而信心低落的「毒藥」!

  因此我雖然對他們言詞峻厲,但倒不致於有任何仇視與敵意。這就是為什麼當我拜讀到你對某位misogynist比丘作出人肉搜索的跟帖時,忍不住笑到流眼淚的原因。

  唉!你真是太可愛也太搞笑的「好孩子」!

 

2 則留言:

  1. 這比丘還真厲害.隨便攪一下.就成巨濤大浪.佛教界還真脆弱.
     

    回覆刪除
    回覆
    1. 所以說寧動千江水,勿擾道人心!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