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女眾與男眾,同樣的可以修道解脫

 


一早在 昭慧師父的FB上看到 師父的分享與開示,寫得真是好!謹引用與大家分享。

這位misogynist比丘,也實在不知道他為何要如此厭惡女眾?尤其是出家女眾?除了言行上的貶抑外,之前達賴喇嘛來台尋求恢復藏傳比丘尼制度,據說也是他一手在阻擋,實在令人感到遺憾與不解。

印順法師有云:男與女,約信仰、德行、智慧,佛法中毫無差別。如在家的信眾,男子為優婆塞,女子即是優婆夷。出家眾,男子為沙彌、比丘,女子即為沙彌尼、比丘尼。女眾與男眾,同樣的可以修道解脫。依這道器的平等觀,生理差別的男女形相,毫無關係。如『雜含』(卷四五‧一一九九經)蘇摩尼所說:「心入於正受,女形復何為」!女眾有大慧大力的,當時實不在少數。但釋尊制戒攝僧,為世俗悉檀(智論卷一),即不能不受當時的──重男輕女的社會情形所限制。所以對女眾的出家,釋尊曾大費躊躇,不得不為他們定下敬法(中含瞿曇彌經)。女眾雖自成集團,而成為附屬於男眾的。釋尊答應了阿難的請求,准許女眾出家,這可見起初的審慎,即考慮怎樣才能使女眾出家,能適應現社會,不致障礙佛法的宏通。由於佛法多為比丘說,所以對於男女的性欲,偏重于呵責女色。如說:「女人梵行垢,女則累世間」(雜含卷三六‧一0一九經)。其實,如為女眾說法,不就是「男人梵行垢,男則累世間」嗎?二千多年的佛法,一直在男眾手裡。不能發揚佛法的男女平等精神,不能扶助女眾,提高女眾,反而多少傾向于重男 輕女,甚至鄙棄女眾,厭惡女眾,以為女眾不可教,這實在是對于佛法的歪曲!

  總之,佛法為全人類的佛法,不論貴賤、男女、老少、智愚,都為佛法所攝受,佛法普為一切人的依怙。

出處: 印順法師佛學著作集:妙雲集中編之一『佛法概論』第十三章 中道泛論

 

釋昭慧 

  深夜看到一則醒報新聞:「女性必聽! 澳總理演說一罵成名」。原來是吉拉德(Julia Gillard),澳洲第一位女性總理,用那濃厚的英國腔,以整整15分鐘,指著坐在她對面的反對派黨魁艾波特(Tony Abbott),以睥睨群雄之英姿,強烈抨擊並指控艾波特是性別歧視者,是misogyny(厭女癖),甚至指責艾波特曾多次對她性騷擾。在我點閱時,YouTube上已有1,939,966人(將近兩百萬人)點閱它!聽畢真是大快人心!

  佛門中不乏嚴重罹患misogyny的光頭俗漢,他們比那位被吉拉德所嚴重指控的艾波特更為可怕,他們對佛門女性的奴化教育十分成功,使得眾多佛門女性,心甘情願地成了自卑自貶的misogynists。十餘年來,面對著我「解構佛門男性沙文主義」的言行,那些關起山門做皇帝的misogynists,向來龜縮而不敢迎戰,近期竟在「限出家眾閱讀」的《僧伽》雜誌裡,刊登一篇患有misogyny的某位老尼師大作,她洋洋得意地自陳,她是如何「跪請」一名misogynist比丘,對尼眾姊妹施以性別歧視之洗腦教育的歷程。這種見不得人的反智言論,難怪只敢閃閃爍爍,「限出家眾閱讀」,而不敢公然面對普世價值的檢視。

  那位被「跪請」的比丘,據說在我於2001年公開宣告「廢除八敬法」時,竟然失控抓狂,暴怒地召集所有尼眾前來,命她們全部跪地匍匐,痛罵了她們足足一小時。她們被罵得一頭霧水,後來才知道,原來是當天我在台北宣稱「廢除八敬法」,竟讓她們在高雄還慘遭魚池之殃!

  這位如此粗鄙、狂暴、變態的misogynist比丘,實在需要被請進精神科,好好陪伴阿扁總統,但他竟然被misogynist老尼師奉為上賓,繼續打造更多的misogynists!

  前些天在澳洲演講,一位善良敦厚的佛門女性問我:「聽說女人比男人少修五百世?」於是我公開指責這種極端「反智」的洗腦言論,並要聽眾思量,倘若依此邏輯,那麼豈不連男性殺人魔,都還比善良女子多修了五百世?

  吉拉德真是太精彩了!佛門中男男女女的misogynists多矣,正欠缺像吉拉德這樣的「當頭棒喝」呢!

  以下是吉拉德的演講全文:http://www.brisbanetimes.com.au/opinion/political-news/transcript-of-julia-gillards-speech-20121010-27c36.html

 

- 佛教對於女性地位的看法如何?(聖嚴法師)

- 婦女與佛教~~依空法師

- 20081031-佛教女性態度的轉化

- 20101107-願早日恢復藏傳、南傳的比丘尼戒制度

- 20110204_大丈夫相

- 20110729_少修行五百年才會變成女生嗎?

- 20110803_關於男女眾出家次數的問題

- 捨八十四態成就大丈夫相(2007.11 慈雲雜誌)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