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2月28日 星期一

三寶歌

 


【三寶歌】 

作詞/太虛大師 選譜/弘一大師 編曲/徐嘉良            ‧演唱/黃秀楨等八人 製作/胡福和

  (一)
 
  人天長夜,宇宙黮暗,誰啟以光明?
  三界火宅,眾苦煎迫,誰濟以安寧?
  大悲大智大雄力,南無佛陀耶!
  昭朗萬有,衽席群生,功德莫能名。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處。
  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
 
  (二)
 
  二諦總持,三學增上,恢恢法界身;
  淨德既圓,染患斯寂,蕩蕩涅槃城!
  眾緣性空唯識現,南無達摩耶!
  理無不彰,蔽無不解,煥乎其大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處。
  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
 
  (三)
 
  依淨律儀,成妙和合,靈山遺芳型;
  修行證果,弘法利世,焰續佛燈明。
  三乘聖賢何濟濟,南無僧伽耶!
  統理大眾,一切無礙,住持正法城。
 
  今乃知,唯此是,真正皈依處。
  盡形壽,獻身命,信受勤奉行。

 

三寶歌講解:http://www.budaedu.org.tw/ghosa/C011/T0646/

 

如何積聚福德/宗薩欽哲仁波切




了解福德

  西藏德格有一個小王國, 這個皇室的血脈在大約一個世代以前中斷了, 所以現在已經沒有德格皇室的後裔。大家都相信, 德格一位非常重要的國王曾是偉大的西藏上師蔣揚欽哲旺波的弟子。
  曾有預言說,當他們兩人舉辦大法會時, 蔣揚欽哲旺波應該要在法會當中把德格王痛打一頓。時至今日, 德格人甚至還會說,由於德格人沒有福報,所以那一天, 德格王的表現好到蔣揚欽哲旺波找不到打他的理由。 因為根據那個預言,如果蔣揚欽哲旺波在那天狠打了德格王, 德格王室就能持續的傳承下去。
  我之所以告訴你們這個故事,是因為這是了解「福德」 的另一種方式。「福德」的概念是非常廣大的。 在佛教的某些派別裡,比如聲聞乘, 他們沒有大乘佛教徒所討論的有關「佛性」的概念,他們只談「 福德」。
  我發現有關「福德」的詮釋混合了許多文化上的差異。有人問過我: 「累積福德不是很自私嗎?」這是很有意思的問題。 作為佛陀的追隨者,我們難道不是應該除去對任何事物的執著嗎? 我們怎麼會有積聚、儲存「定期存款」的這種心態呢? 我們怎麼能夠投資福德?

  在討論這些問題以前,我們先談談「福德」的重要性,它的功能, 以及它的作用。
  「福德」或藏文的「康亞」只是個名稱、標籤。剛才我提到, 許多人認為「運氣」只是必然會發生的偶然事件,但「福德」 不是如此。「福德」的道理其實是「業力」 原則最高且最細微的面向之一。
  如同我常講的,「業力」要比「空性」難教。你可以概括的說,「 業」就是因、緣、果。舉例來說,如果你種花,一旦把種子、肥料、 土壤、水分、時間和空間等所有這些因素湊在一塊兒, 假使又沒有任何障礙,花一定會綻放; 在這種層次上了解因果還算容易。不過, 一旦它涉及了某種隱含的因素,譬如你用同樣的種子種了十朵花── ─不只是一粒種子,而是十粒完全相同種類的種子─── 當其中一粒種子表現得不太一樣時,我們就必須更深入的探究。
  你對這些種子的照顧完全相同,可是這粒種子的表現就是不一樣, 因此你進一步探究:也許這粒種子的前二代種子, 因某個特殊事件而影響了它的基因。 當我們開始探索更多隱藏的因素, 有些人就從這裡開始變成宿命論者,有些人變成虛無主義者、 科學家、有神論者、無神論者等等。


福德可以被創造

  根據佛教的理論,福德是可以由你去創造、捏造、積聚的東西。
  假設你有兩個小孩,一個很懶惰,幾乎沒受什麼教育, 書又念得不好,家事也不行;而另一個則是恰恰相反。 可是他們長大後,你不抱任何希望的那個懶孩子,卻比較成功。 這種事情經常發生。如果你問佛教徒,他們會說這是福德使然; 或者他們可能會先說,這是業力的緣故。
  這麼說有點危險,因為許多人接著會想:「所以這就是我的命嗎? 我不能改變它嗎?」很多時候當人們聽到佛教徒對「業」的解釋, 他們的想法常是這樣。
  假設某人有六個鼻子,你不能說:「他無法擺脫他有六個鼻子的業。 」這不是佛教徒對「業」的詮釋。業力不是要這個人不斷的想:「 我擺脫不了這六個鼻子,我改變不了這種情況。」
  這一點很重要。「業」是你可以自己創造的;這意味著, 如果你想要再多一個鼻子,你可以作整型手術,尤其如果「七」 還是個幸運數字!了解「業」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


共同的福德

  我現在要講得再複雜一點。有個東西我們稱之為「共業」,或者「 共同的福德」。舉例來說, 我們不知道我們有何種福德或沒有何種福德, 所以某一位總統參選人會當選。我們都不知道。
  身為世界的公民與另一個國家的公民,我很關心這件事。 因為我還是認為,美國總統在這世界上扮演一個很重要的角色。 就連非美國人,也需有足夠的福德才能讓美國選出一個好總統。


福與非福

  當我們講到福德,我們討論的對象不單是一些很重大的事情, 它也可能是看似微不足道的俗事;這完全是相對的。
  譬如說你開車到某個地方並且順利抵達, 可是你卻沒有福氣把車停好,你到處找都找不到車位。 如果本來把車停好後,你的約會將帶給你一些美好的時光, 結果只因為找不到停車位而一切都毀了───這就是「缺乏福德」。
  不過,假設說,正當你一直找不到停車位,開車到處轉的時候, 你本來要進去的那棟大樓突然崩塌了───是因為你的「福德」, 所以找不到車位。


福德的相對性

  福德確實在每一件事情上都扮演了重要的角色:我們的人際關係、 經濟、政治、日常的世俗生活,甚至你說話的語調。 從許多方面來看,它也是非常相對的。
  從中古世紀到現在,我們也許可以說因為我們擁有好的福德, 所以我們有 iPhone這樣的手機;我們不必走老遠的路去跟某人講話, 打個電話就行了。
  不過從另一個觀點來看,像密勒日巴那樣的人應該會同意, 正因為我們缺乏福德,所以生在這樣物質主義的時代。


福德帶你接近實相

  佛法的參照點永遠是某件事情是否更接近實相真理,因此, 任何帶你更接近實相的,就是福德的行為;任何帶你遠離實相的, 就是缺乏福德。 它的範圍可以從看起來很小的事情一直到非常重要的事情。
  我現在是以佛教徒的身分來說,身為佛教徒,我們會說, 因為我們共同的福報,所以我們投生在一個仍有「佛、法、僧」 概念的時代和地點,或至少仍有「佛」的概念。 所謂缺乏福德可能小至當一個老師正要傳授深奧的教法時, 你打盹了半秒鐘,或者有人咳嗽,以致於你沒聽到。
  基本上,任何帶你趨近實相的行為或情境,就是「福德」。 那麼我們需要怎麼做呢?修行之道因而鋪展出來。 因為我們需要更接近實相,任何帶我們越接近實相的事, 我們要試著去作;任何帶我們遠離實相的事情,我們儘量避免。


積聚福德的三種訓練

  現在我要告訴各位三種積聚福德的方法。 這三個非常基本而重要的訓練藏文稱為「拉巴」, 我把它們的順序倒過來講。


一、 智慧的訓練
  第一個訓練是「拉巴西惹」───智慧的訓練, 智慧的訓練會幫助你們了解(我剛才所講的)無常及其他許多實相。 擁有智慧,你就更能體會、欣賞這些實相。為了累積智慧, 我們透過像是聞、思、修等方法來積聚一些因和緣。
  舉例來說,去參加討論實相的課程,在這裡, 我們不是指科學上的事實,或者什麼食物適合或不適合吃, 我們討論的不是這種事實。我們指的是能夠根除痛苦、 生起智慧的事實,那才是我們需要的───智慧的訓練。
  要訓練智慧,你必須習慣所謂「開放的心胸」,你必須慢慢的、 慢慢的放掉一切顧忌。如果你仍受文化、種族、某種思惟、 性別或像是佛教、印度教諸如此類的「教」或「主義」的束縛, 為了擁有智慧,你就必須超越這一切,你必須創造開放的態度。
  但這有點困難,你知道為什麼難嗎? 因為你要不斷對你自己下的結論保持懷疑的態度。我要說的是, 你必須在謙卑和自信之間找到平衡,而這兩者的平衡並不容易。
  當你研讀佛教哲學時,可能聽過:佛教是最批判、 最多疑的哲學系統,它是最無神論的哲學系統。 佛教分析辨理的目的與否定一切的虛無主義沒有一點關係, 否定一切不是佛教的目的。不過, 你真的必須試著超越所有文化上的束縛。這很難,因為所謂的「 客觀」其實還是「主觀」;你終將只選擇你信任的人,所以實際上, 作決定的人仍是你。
  我們來簡要的談一下智慧。典型的佛教智慧是:一切都是空性, 同時,外顯沒有任何障礙。
  我舉個例子,如果你看著鏡子,會看到你自己的臉在鏡子裡。 鏡子裡的臉並不真實存在,它不是你的第二張臉,它不是真實的。 但問題是,只有你的臉會反射在鏡子裡,當你看鏡子時, 你看到的只有你的臉,而不是一個杯子、一本書,或任何其他東西。 可能有人會想,假如這是幻覺, 那麼反映出來的東西就應該是一團混亂。可是,它卻井然有序。
  如果你移動你的臉,它也跟著動,這讓你忘了它是不真實的。 基本上,根據佛法,這就是一切事物(萬事萬物)運作的方式。 對你們來說,我坐在你們面前;對我來說,你們坐在我面前。 這就像鏡子裡的反射───空與顯同時存在。因為我們談到了智慧, 所以我提起這個例子。討論智慧並不容易。


二、 三摩地禪定的訓練

  第二個訓練是三摩地禪定。 禪定是累積福德的另一種訓練或另一種方法。禪定會帶你接近實相, 但不是所有類形的禪定都可以。我們講的不是欣賞夕陽的這種禪定。 近來,大家把欣賞落日餘暉、聆聽貝多芬伴隨鳥兒啁啾的音樂, 當作是禪定。
  只有以智慧為基礎的禪定,才能視為帶你接近實相的禪修;「 夕陽禪定」不會帶你趨近實相。在這裡我要小小顛覆你們。 現在我常聽到,很多人偷了佛教的這些點子:「不要回想過去, 不要臆測未來,安住在當下。」 他們卻沒有把功勞歸給佛陀或佛弟子們對「當下」的討論。
  各位知道嗎,就算你擅於不住過去、不住未來、安住當下, 假使你不了解空與顯,「當下禪定」就如同「夕陽禪定」 一樣沒有用;我是說真的。不過當然, 這樣的說法聽起來很有異國情調,很深奧。「安住當下」,哇, 聽起來很棒!當然囉!可是如果你不了解空與顯,它就完全沒用!
  為什麼要安住當下呢?而且,事實上根本沒有「當下」這個東西, 它完全是假的。首先,從究竟上來說,佛教徒不相信時間;「當下」 是時間,所以它也不存在。其實我會說,「夕陽禪定」還比較好, 至少它給你一點憂傷的感覺,你可能還能曬一身黑亮的皮膚。所以, 禪定的訓練必須有一個好的、完整的道路。
  要成為合格的創造福德的機器,禪定的訓練必須與第一個訓練─── 智慧的訓練───不相衝突。我之所以說這些, 是因為我們往往被禪修的種種儀式轉移了注意力, 以為那比了解智慧重要。我們喜歡那些規矩,比如身體坐直, 至少這是我們可以感知到。這裡順帶一提一些佛教典型的禪修。
  在眾多禪定的方法裡,有兩個是「止」和「觀」, 相信你們已經聽說過上千萬遍,所以我用幾句話作個概要的解釋。 基本上,「止」是個詭計,而「觀」是生意。為了要做生意, 你需要這些詭計;因此「止」和「觀」都是必要的。
  寂天大師剛出現在我腦海裡,所以我想我得提一下我想到了什麼。 根據那些偉大的大乘導師們,佛陀好比是個醫生, 我們如同生病的人,我們有情緒煩惱的疾病。 當你生了一般的疾病時,比如頭痛,就只有你受苦; 可是當你有情緒煩惱的疾病時,不只你受苦,你同時讓別人也受苦。 這其實是摘自寂天所說的話。
  對於一般的疾病,我們有許多藥物可用。當我到藥房買藥, 光是治療頭痛的藥就有很多,治療情緒煩惱的藥卻極為稀少; 事實上,只有佛陀才有。也許這話說得有點太過分。許多靈性修道, 比如印度教,也討論能去除這個情緒之病的藥方。 許多修道提到像是「愛你的鄰居」等方式, 但只有佛陀提到去除情緒煩惱的因,也就是去除我執。 這就是為什麼它如此的稀有。只有佛的教法能對治這種病, 禪定的訓練是佛所開的藥方。
  我最近才了解到,從佛教的觀點嚴格來看,當今人們所謂的「禪定」 ,多數根本不算是「三摩地」。大部分人以為,身體打直、 緩慢呼吸、不要移動,這就是禪定;那不一定是禪定, 那只是身體坐直。
  對於禪定,一個比較嚴謹的藏文用語是「釀札」。「釀」 的意思是平等,「札」是不打擾、不碰觸、順其自然。我對《 道德經》十分推崇, 它開頭短短幾句就說了許多關於順其自然的道理。一切事物皆平等, 沒有所謂的好、壞、對、錯、左、右,沒有這些;一切事物皆平等, 所以順其自然。不管你是坐直、倒立、躺下、在吊床上搖擺, 或在墨西哥度假勝地啜飲龍舌蘭酒,只要你可以做「釀札」─── 平等、順其自然,你就是真正在修禪定。


三、 戒律的訓練

  最後是第三個戒律的訓練,這點很重要。如同三摩地的訓練, 戒律的訓練也必須與智慧有關。如果你的戒律與智慧無關, 不論你做什麼───像繞行多次,用繩索將你的身體完全綑綁起來─ ──都不是我們這裡所談的戒律。
  我們討論的是福德,所以我講的是積聚福德的方法, 戒律和智慧不相衝突,這點很重要。彌勒菩薩說, 一個持戒的人心裡想:「噢,我的戒律持守得很好。 我凌晨四點鐘起床,不吃鴕鳥肉,我不殺蟑螂反而收養他們……」 如果你以此為傲,你守的戒律與智慧無關, 這種戒律會使你變得像清教徒似的嚴肅而拘謹。
  如果你變得嚴肅拘謹,你會有兩種「情結」。當你走在紐約蘇活區, 你會有優越情結,例如你看到妓女,你產生優越感, 因而瞧不起她們。當你在路上看到耆那教的僧侶, 你會產生自卑情結。自卑感不是謙卑,它基本上像是憤怒, 你會努力在耆那教僧侶的身上挑毛病。
  我們佛教徒常常做這種事,也許不該說我們, 實際上是我常常做這種事。我覺得耆那教那麼好, 不知道為什麼它沒能在這世界上興盛起來。 當我看見耆那教的出家人,我立即的反應是:「他們沒有智慧, 他們沒有空性和明覺。」 而不是去欣賞他們瑣碎而狂熱式的堅守非暴力原則。
  狂熱式的非暴力,你們聽過這種說法嗎?舊金山有耆那教的中心嗎? 你們應該上網查查。聽說美國東岸有他們的中心, 加州的這些比基尼可能對耆那教的僧侶來說多得難以招架。


發誓受戒

  我們再回來談「戒律」。任何事都可以當作是戒律。 通常的建議是你自己規範自己,而不是別人強迫你, 不過你可以選擇去要求某個人給你戒律。你知道這稱為什麼嗎? 這就叫作「誓言」。
  誓言可以是任何事。它可以是個很可悲的誓言,像新年願望之類的; 也可以是吃完很大一份義大利麵之後,立即產生的罪惡感:「 從明天開始,我再也不吃義大利麵了。」但是到了明天,你又吃了, 然後你產生更多的罪惡感───一種「充滿罪惡感的誓言」。
  持有某種戒律來發展三摩地禪定,並進而發展智慧,這是必要的。 假使這個戒律的訓練還能利益他人,那更好, 在大乘佛教裡尤其如此。
  我要跟你們說,不要瞧不起微小的行為。 也許我們沒有能力發一個像是「不殺鴕鳥」的誓言, 但你有力量發誓,刷牙時把水龍頭關上而不浪費水─── 你可以發這種誓言。
  問題是,我們許多人認為這個誓言那麼微不足道。「 我們不要發那種誓言,我們要試著發些比較大的誓言, 比如不要有性行為。」那樣的誓言就很難了! 就算只是每個星期三不要有性行為都很難,有時你會忘記。
  不過老實告訴各位,我發現,連刷牙時關上水龍頭都並不容易。 我們許多人會認為這樣的小事和靈修的道路無關。關掉水龍頭? 這有何靈性可言?其實這個戒律算不算是靈修,完全在於你的動機, 端看你多有創意。
  如果你是菩薩,曾經受過菩薩戒,並且發過誓, 每一次刷牙的時候都要關掉水龍頭,這個行為就會利益眾生。 這不只能幫助他們證悟,也有益於生態環境,還能幫助人類。
  受戒或發誓是一個積聚福德資糧的好方式。比如說,現在, 你我沒有到處殺人。我們這樣沒有殺人已經過了多少年? 我們沒去殺人其實只是因為我們沒有那個膽量,沒有時間, 沒有力氣,也沒有理由去殺人。
  殺人要花很多時間,如果你殺人,就得花大量的時間在這件事情上─ ──之前、之後、和中間的過程。可是我們這樣有累積福德嗎? 沒有。我們沒有累積殺人的惡業,也沒有累積不殺人的善業; 我們只是懶惰。
  佛教積聚福德的方法非常巧妙, 一個簡單的行為就可以積聚大量的福德。 假設你一開始就發誓不殺人,一旦發了誓,即使你在睡覺, 因為你在睡覺時沒有殺任何人,所以你分分秒秒都在累積福德。 這是真的!所以如果你想要累積福德資糧,就得發誓。


其他積聚福德的方式

  其他積聚福德的方式包括:做大禮拜,以粉碎傲慢;做供養, 以對治慳吝;發露懺悔不端的行為,以摧毀我執藏匿或築巢之處; 隨喜他人善行,以對抗嫉妒;為了對抗錯誤的知見,我們做兩件事─ ──請上師轉法輪或開示,以及請上師住世;然後回向福德。 所以這應該回復了先前的問題:「積聚福德資糧是否太自私?」 答案是否定的,自私的「我」因為智慧已經消失了。
  我要以兩段話作結論。佛法的道路有兩項挑戰,第一個是, 有關實相的科學和哲學在智識上非常難理解;第二個是, 真正的相信───不是哲學討論的實相,而是實相本身─── 是如此簡單,簡單到讓我們難以信任。
  你們會有這兩項挑戰,第一個挑戰很容易,你可以閱讀書籍, 問有關佛法的問題,只要你能這樣做,你就會有進步。 第二個挑戰很困難,這個挑戰在於「簡單」。你不能閱讀書籍, 沒有人能教你,你越問就越糊塗;解決之道在於「福德」。 當你具足福德,甚至聽到嬰兒的哭鬧聲,你會去想「噢,這就是了。 」這整個世界也許會認為你是個白痴,但誰在乎呢?所謂「 什麼都不在乎」其實是對證悟一個相當好的描述。

 

20110228_法鼓山霧

 

  昨天才分享了法鼓的晴朗天空,今天一早又是霧濛濛的景象了,差別實在很大......

  每次看到山上的霧景,都會想到 聖嚴師父曾經講過的「冷」笑話:在法鼓山當年還在建設時, 師父常要來山上勘查進度。有一次他對侍者說:「走!我們到金山『開ㄨ\』去!」侍者就疑惑的請示 師父說:「要開悟為什麼要去金山呢?」師父回答說:「因為我們車子開過去時,『霧』就散『開』了......」

  其實,師父是話中有話啊!在師父的心中,就像《法華經》所講,一切諸法都能呈現實相之理,是「一色一香無非中道,翠玉黃花無非般若」。


感恩昨天有一位菩薩與印隆分享,山上櫻花已盛開的情形。山上種植有數百株的櫻花,每次到了賞櫻花的時節,印隆就會跟朋友說,來山上可以看櫻花、又可以參訪禮佛,身心安頓,多殊勝啊!

  只可惜印隆目前左腳還未恢復,還是走不太動。剛好看到後面小山坡的櫻花開了,好美!趕緊拍下來與大家分享。

印隆的相機用了五年了,所以解析度比較老舊,所以拍得沒有很好。最好的還是希望大家上山走一趟,親身體受櫻花之美,山景莊嚴~


 

 

2011年2月27日 星期日

晴朗的法鼓天空

 

  這兩天山上出現了難得的晴朗陽光,好想出去走走,但印隆仍舊行動不太方便,只好坐在宿舍的小陽台區,曬曬悶了好久的身體~

在陽台前坐了約一小時,眼前大樹充滿了翠綠的新芽,但也不斷掉落許多枯萎的葉子。緣起緣滅,世間常相......

好寬廣的法鼓天空啊!


這是學院與宿舍的後面一景~


 

2011年2月26日 星期六

完成論文章節初擬之大綱

 

  今日完成了論文章節初擬之大綱,待指導教授審閱通過後,即會開始進行各章節的撰寫。

  在初擬各章節大綱前,必須要將所收集到的文獻、參考資料等進行閱讀後,才能針對自己的研究動機與方向,將各章節的架構擬出。所以這二星期左右的時間,都是在消化相關資料。而愈是深入研究,愈是感動!深深感受到祖師大德制定懺法儀軌的悲心,印隆一定要好好研究與完成,願大家都重新建立起對經懺法會佛事的正知正見,願大家能以真實修行來利益眾生!

  在此,更要感恩大眾的成就恩德,在法鼓這三年的學習,乃至於出家修道這一條路上,蒙受太多太多人的護持。願與大眾同心協力,一起護持三寶,成就眾生!

 

經懺法會佛事



  在之前分享了:不可思議的研究緣份 後,也有格友與印隆分享了一些關於「經懺法會佛事」的心得。其實像這樣的類似境遇,有滿多朋友或信眾都有與印隆討論過,印隆自己也有親身的經歷。

  有一位格友提到,之前他的親人往生,想請自己認識的出家法師幫忙做七,結果因為認識的幾個道場「沒有出外做經懺」而被婉拒。而該格友的家人就聽了葬儀社的話請了職業的誦經師來作,還說費用比較便宜!甚至於這位誦經師還說做七可以一天做完,大家比較省事......這誦經師不但抽菸嚼檳榔,還來主持經懺佛事,讓他心中非常感慨。

  他想,當時如果出家法師願意幫忙,在喪事過程中對家屬的開示是非常有用的,因為這時候的家屬都非常願意為了利益亡者,而把法師開示的話聽進去。但可惜因為一句「出家人不要趕經懺」的話,使得宣揚佛法、度化眾生的機會就失去了,而讓原本應該要好好做七的程序,變成一場買賣交易,讓這種誦經師出賣佛陀經教在賺錢。

  格友還有分享許多心得,都非常好,可以看出他是一位正信的佛教徒。

  印隆自己因為年少失怙,以此因緣接觸了佛教。當時為印隆先嚴舉辦佛事的師父,是帶領印隆深入佛法大海的第一位恩師。而這一座印隆第一個親近的寺院,其中有一位師父,帶領印隆圓滿出家心願~就是妙師父。印隆感受到若能在喪事作如法的儀式,不但能利益亡者及亡者的累劫冤親,更能讓亡者眷屬見聞到正信佛法,是冥陽兩利之事啊!因此在印隆出家後,非常積極的學習與參與相關的佛事。若有因緣輪到我主法時,一定會將開示佛法的時間加長,並帶領亡者的眷屬們念佛共修。而印隆也絕不在佛事當中收紅包,我會希望將來他們能以真正發心布施的心態,來供養與護持三寶,這樣對他們才會有真實利益。

  可惜在生病後,印隆目前的身體暫時無法再作佛事,所以現在將心力,投入於經懺佛事儀軌之研究,祈藉由正信佛法的弘步,來利益眾生。

  經懺法會佛事是中國大乘佛法的特色,以儀式來展現佛法的精神,是理事相融的修持,絕非是具有交易行為的心態。經懺法會佛事是能以緣「經」文作如理的「懺」儀與修行,是以「法」相「會」的共修,能成就「佛」道的「事」業如 聖嚴師父的期盼:願:闡揚漢傳佛教經懺法會的實踐精神,重現大乘懺法的本來面目!願盡形壽能弘傳正知正見的佛法,利益眾生!


結緣:弘一大師《心經》墨寶(已結緣圓滿)

 

感恩格友發心護持 弘一大師《心經》墨寶(抄經版)與大眾結法緣!


 

弘一大師《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墨寶流通緣起

 

  唐朝玄奘大師翻譯的《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全文僅二百六十字,卻蘊涵了六百卷《大般若經》菁華,為《大般若經》之精髓,故稱《心經》。而弘ㄧ大師的修持生活,外表物質樸實簡約,內在心靈富足自在。就像是《心經》的精神,言簡而意廣,充滿了度一切苦厄的慈悲與照見五蘊皆空的自在智慧。

  

  本次為恭祝二月十九日觀世音菩薩誕辰紀念日,恭印一千份與大眾結緣,普願出資及讀誦受持輾轉流通者:

願消三障諸煩惱 願得智慧真明了

普願罪障悉消除 世世常行菩薩道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上報四重恩 下濟三塗苦

若有見聞者 悉發菩提心

盡此一報身 同生極樂國

 


弘一大師《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墨寶設計為四折式,封面打開即為 弘一大師親繪的 觀世音菩薩聖像。


  本經書為弘一大師《般若波羅蜜多心經》墨寶真跡,莊嚴清涼!在抄寫的當下,更能體會大師的修行風範;願隨著臨摹大師的字跡中,轉化自己的心念,成就修行的涵養與道念。而在抄寫後,可將此《心經》珍藏、裱框供奉、與道友結緣等,極具典藏價值。

欲結緣的格友,請留下您的收件姓名、郵遞區號、地址、電話及索取本數,將會請發心格友直接寄給您。

 

2011年2月24日 星期四

不可思議的研究緣份

 


 

  今天開始撰寫碩士論文了,因為一些因素,印隆在上學期末請示指導教授英善老師後,更改了題目。原本是因為對於天台教觀運用於水陸法會的觀法,非常希望能進一步研究;以及離畢業的剩下時間不多,寫水陸法會的題目,對印隆來說可以比較快完成,但今日仔細思考與回顧這三年的研究與學習,彷彿有一條指引之線,串起了這三年的研究因緣。

  在碩一時,印隆做了有關「蒙山施食」及瑜伽焰口的相關研究,並於2009年「兩岸宗教儀式與地方社會」學術會議(蒙山施食儀的詮釋—分析兩種主要儀軌之意涵與 從5W1H探討信徒主觀感受 ) 發表。

  在碩二時,主要是對於《法華三昧懺儀》作研究與實踐,也於這一年協助山上進行水陸法會網路共修的工作。也由於參與此工作,讓印隆對於水陸法會有更深入及完整的認識。

  而於法鼓佛教學院這二年的課業,在指導教授陳英善老師的指導之下,印隆能從新對於天台教觀有了正確及更完整的了解。還有在果鏡法師的課程中,透過對於《佛祖統紀》、般舟三昧等的研究,讓印隆對於天台史學及天台淨土思想有了清楚的架構。

  而今日有緣作水陸法會儀軌之研究,突然感覺一切的因緣都是如此的不可思議與自然,環環相扣,彷彿一開始就注定要作此研究的。這份心中的感動,實在是難以言喻。

  或許是過去生所發的願為因,或許是今生所感召的願為緣。印隆一直對於法會懺儀有不同的感受,因為覺得經懺法會佛事不是如現在大家所想的那樣負面,是具有交易行為的心態,而是能以緣「經」文作如理的「懺」儀與修行,是以「法」相「會」的共修,能成就「佛」道的「事」業如 聖嚴師父的期盼:願:闡揚漢傳佛教經懺法會的實踐精神,重現大乘懺法的本來面目!也願以此研究,能弘傳正知正見的佛法,利益眾生!

 

回向小黑小菩薩

 


祈願小黑小菩薩,仗佛慈悲力,

往生人道善處乃至佛國淨土,永離生死輪迴之苦,

聽經聞法,發菩提心永不退轉,成就佛道!

 

20110222_殊勝的《法華經》,殊妙的《法華文句》


 

  這學期的天台專題,英善老師帶領我們研讀探討《法華文句》。《法華文句》是天台智者大師在南朝陳代禎明元年(587)於金陵光宅寺講說,由灌頂筆記,全稱《妙法蓮華經文句》,略稱《法華經文句》、《文句》、《妙句》,為法華三大部之一。

  《法華文句》係對於《法華經》之經文,作逐句之注釋。書中多運用天台宗獨創之釋經方法以解釋經文,稱為天台四釋:
 (一)因緣釋,就佛與眾生之說、聽因緣,以解釋經文,為一般佛教之解釋法。
 (二)約教釋,以五味八教解釋偏圓大小之教格。
 (三)本迹釋,分法華經為本門與迹門,而解釋其義旨之不同。
 (四)觀心釋,將經上所說之每一事件,攝於自己之心以觀實相之理。

  在前面的三堂課,英善老師會先帶領我們對於《法華文句》做整體的認識,這也是印隆最期待的地方。一則是教界或學界很少人開《法華文句》的課程(連老師也說,她已十年未開《法華文句》的課程了);另外則是印隆自己親近天台教學十多年,卻未能對《法華文句》有整體的認識與了解。而老師在今日上課時,特別提到「四意消文」中的「觀心釋」對於修行的重要,這也是印隆最想了解的部分!實在是太崇拜英善老師了,怎麼都知道印隆心中在想什麼呀!

  老師今天提到,經教的法義會影響修行。另外要如何分辨佛說?魔說?這些在《法華經》中都可以找到答案。

  另外老師也提到,以文獻上來看,《法華經》的成立約是在西元一世紀左右,此時正是部派佛教中,大、小乘問題爭論最嚴重的階段。其實一切的問題,都是來自於眾聲知我執、我見,而《法華經》的出現,就是為解決這些問題。

  憨山大師說:「不讀法華,不知如來救世之苦心」,《法華經》的一乘實相平等之理,是真正的悲心,能平等普度一切眾生!

 

2011年2月23日 星期三

結緣與結怨

 


 

「結緣」助成善業,化解惡因;

「結怨」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行門呈現的「妙法華」網站

 

  在印隆的行門呈現中,共有五大項的內容,其中有一個是「妙法華」網站的製做。此網站預定收錄所有關於法華及天台的資料,包括原典、相關著作及論文研究資料等。

  其實這個網站,不是為了形門呈現而作,就像是《法華三昧懺儀》的修持,也非是為了功課的目的。但是藉此因緣,可以有時間與機會將它好好的進行與完成,心中實在是覺得感恩又幸福。

  發現研究天台及法華的資料真的非常的多!而在整理資料的過程中,自己也學習到很多。這雖然看起來是一個比較屬於「解門」的網站,但是以智者大師所教導的精神,是要「解行並重」的。透過深入經藏、建立對法的正之正見,才能幫助修行的正道。

http://tw.myblog.yahoo.com/dhamma_lotus/

 

2011年2月22日 星期二

正確的見地是絕對必要的/宗薩欽哲仁波切

 


《三聯生活週刊》2011年第7期專訪

                                     宗薩欽哲仁波切

 

  「生命背後到底是什麼?我們常常不是向內思維, 反而用外在的事物,宗教、哲學,書籍,來回答這些內在的問題, 因而常常走到岔路。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對本刊記者說。

  感受一朵花,並非人生的全部目的。曾經,有一個學生問他, 人生目的是什麼?他說:
人生就是你身邊睡著一隻老虎, 你會恐懼、逃避,如果你不知道這一切是幻象就成問題。 你要騎在它上面,撫順它的毛,人生的目的是要和老虎睡覺。

  我們身外的一切現象,都在我們身內有相互對應的存在。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說,真正的朝聖,就是看到自己的心。 但普通人往往需要形式感的啟發, 他就經常會被問到有關前往佛教聖地朝聖的細節問題。 為了回應這些問題,他寫了《朝聖——到印度聖地做什麼》。 應該去哪兒,如何做,它不是給觀光客的旅遊指南, 更多是提供一種心靈上的指引。

  《人間是劇場》則是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在世界各地的講座(開示) 合集,涉及多方面內容。這是一本集中了 他思想精華的書,其中收錄有他對見地與禪定的詮釋、 對死亡的忠告或者講生命是什麼,以及對《金剛經》 詳細而徹底的講解等。
哲學意義上講,金剛代表各種 錯誤的見地他說,我們需要《金剛經》的要義來消滅自我, 而這部經的關鍵任務是摧毀所有的見地,是為能摧毀金剛的智慧。

  《佛教的見地與修道》 是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在中國出版的第一本書, 因為在市面上已經絕版了,這次重新出版發行。後來的《正見》 就是在這本書的基礎上寫就的普及型讀物,而《見地與修道》 則更為系統而深入。

  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1961年生於不丹。7歲時, 被認證為蔣揚確吉羅卓仁波切的轉世。 他從小接受了嚴格的宗教訓練與修行,同時興趣廣泛,成年後, 分別在倫敦大學亞非學院和紐約電影學院學過電影專業。 他給貝爾托魯奇的電影做過顧問,導演的兩部影片《 高山上的世界盃》、《旅行者與魔術師》,在國際上屢獲獎項。

  親近他的朋友告訴我,他和這個世界的很多人相反,生活中, 他喜歡把自己最好的一面藏起來,把不好的一面示人。 比如調皮諷刺,或者誇張自己的缺點,但在私下, 他是一個極為用功和有著很大的慈悲力量的人。

  人們喜歡拿各種問題請教他,他經常用
我們來回答, 把自己放入有所蔽障,或被各種概念弄昏了頭的人中間。 然而很多時候,那的確是我們的問題,卻並非是他的——這也是他對 這個世界的慈悲吧。

  採訪內容,宗薩蔣揚欽哲仁波切(以下用簡稱)以英語作答, 由姚仁喜翻譯。

 
 三聯生活週刊:你的書被很多中國知識分子喜愛,我想有一個原因, 就是書裡的邏輯和理性——相對以前的佛教經典書籍而言——更接近 我們習慣了的現代語言闡釋系統。您同意嗎? 通過您的書領會的佛教精義,對現代社會是一種解構,但當講到一 切皆空的時候,我又有一種新的被建構的感覺。 佛教是否也是一種建構呢?為什麼要相信您的說法呢?

  宗薩欽哲仁波切:事實上,原始佛教的教法,非常簡單且直截了當。 但是,像我們這種傳統的佛教社會, 歷經多年產生了多種文化的執著、禁忌與習慣, 於是就創造出了許多我所謂的花邊裝飾sidetrappi ngs)。但我們必須記住,這些都是必要的, 而且歷經數世紀以來都發揮了作用。它們也會改變, 我們今天認為是直截了當的東西,說不定在50年內, 就會被認為非常繁瑣複雜。 雖然我很想獨佔直截了當介紹佛教的功勞,但我必須很誠實地說, 所有功勞都應歸屬於佛陀本人,以及我的上師們。

  佛教是有一種解構的元素在裡面,但它並不解構現代或古老社會
—— 社會本身並不是問題,真正的問題是一直 把幻相誤認為真實;而直接地指出這種誤解, 可以被認為是一種解構。是的,解構只能用建構另一種系統來達成, 但是,如同佛陀清楚地說過,佛法的深奧在於我們終究也要把他所提供的道路解構掉。我們由此可以說, 佛教是一種消融的道路,雖然我們很需要解決我們的問題, 同時我們也需要記住:一旦目的達到,那個解決的 方法也需要被拋棄。

  所以,瞭解幻相為幻相是非常有價值的覺知。特別在今天這個時代, 各式各樣的承諾都不斷地強化這些幻相為真實,像民主啦、經濟啦、 健康啦、長壽啦、永恆的快樂等等。因此, 如果不能隨時檢驗事實真相,也要偶爾檢驗一下, 才能看清楚我們如何被這些承諾所欺騙, 以免將我們帶到無可反轉的失望。

  即使是
一切皆空這個宣言也只是一個宣言,而且如同佛陀所說, 當我們一旦開始使用言語,就沒有辦法表達實相或真諦。然而, 理解真諦是唯一能讓我們從非真實或幻相中解脫出來的辦法, 因此思索真諦是非常必要的。

  空性的哲學主要是經由邏輯所建立的,可是邏輯總有破洞, 而且不究竟。佛陀本人也說:
依法不依人。所以, 任何人都不應該因為有人說了就直接相信,當然這也包括我所說的。

  三聯生活週刊:你說過
現在的世界讓我們缺少與眾不同的運氣。 讓·鮑德里亞在《擬像與仿真》中提道:現代變革把我們生活的世 界變成了真實的荒漠。借影視和網絡, 文化產品得以被大批覆制,所有人都迅速接受同樣的信息。 包括對真和假,好和壞的人為構建的判斷。30年過去了,現在, 文化產品對這種統一的價值觀的複製變本加厲。如果電視很難關掉, 我們如何讓自己變得更美好?如果最終忘記與眾不同的想法, 很危險嗎?

  宗薩欽哲仁波切:正是這個原因,靈性之道在今天更有其必要性。 直到不太久以前,人類犯了一個錯誤,大家 想像:我們可以上月球了,我們的飛機無遠弗界,我們的船不會沉, 科學就是一切。科學似乎回答了人類所有的問題、目的、意義, 以及希望獲得快樂的目標。現在我們瞭解,雖然科學和技術帶給我們這麼多,特別是在健康、 醫學診斷等方面, 但是科學也可以說直接摧毀了我們的外在與內在世界。在生態上, 我們基本上是以一 種高速度的辦法在自殺;心理上,我們強烈地與自己疏離; 而類似悲心、慈愛、容忍等價值,幾乎是被拿來嘲諷用的
——我們從 來不準備給他人悲心、慈愛與容忍, 但當我們自己接受時,又非常珍惜它。

  因此靈性道路的信息與教法,特別是中國傳統上所有的儒、釋、道, 都已深藏在諸位的基因中、內在裡, 其實沒有必要從外面再帶進任何靈性的教法, 只需要將原有的加以培養、增強。

  當然,我們還是會被物質主義所包圍,尤其經由電視與互聯網。 在幾年內,我們每個人的腦袋裡都有個SIM卡,並不是不可能的。 但只要我們以對的動機來使用技術,就會讓我們有所收穫。

  至於忘記
與眾不同的想法,我不會說這是危險的, 可是跟許多人類的情緒一樣,它是矛盾的,我們都希望 特別、都希望被注意、被認識,可是同時我們又完全被名牌、潮流、 嗜好、俱樂部、價值觀、書中的主角等左右, 因為我們也希望歸屬於某個東西或某個人。如果有任何危險,就是失去我們的純真性。

  三聯生活週刊:佛教讓人們放下貪嗔痴。 但這需要有超級理性是不是? 似乎只有很智慧的學生才可以找到平衡。怎樣可以讓
放下成為一 種內在力量,同時不會像有的佛教徒一樣,變得對家庭,對工作, 缺乏責任感?

  宗薩欽哲仁波切:如同我們所知,貪嗔痴並不是無中生有的。 我們所有蔽障情緒或迷惑,事實上是長久以來所 建構、積累的習性,然而,由於這麼久了, 我們都不將它們看成習性,而認為那就是我們很大的一部分。 可是換句話說,我們也可以由此學到某些東西,因為這代表情緒是我們累積的習慣。如果我們能夠成為情緒化、易怒、 消沉或忌妒的專家,同樣的邏輯, 我們也可以訓練自己變成另一個樣子, 佛法就是拿來訓練這另外一個樣 子的工具。同時,我們也知道,不管我們的情緒有多頑固、多強大, 它們都不是漫無章法或無中生有的,而是有因緣而來。 事實上這告訴我們,如果能夠操控我們情緒,能夠瞭解它們如何影響我們的因與緣, 我們就能將它們連根拔起。

  很重要的是要記住,佛教與佛教徒是不一樣的, 就如同民主與民主黨員是不同的。佛教徒也是人,只因為成了 佛教徒,你的見地與行止並不會在一夜間就完全符合佛教。很不幸, 佛教這條道路,常被大家以佛教徒的表現來評斷。因此佛陀一再地說
來,來看,而不是 來,來加入!因此,聽聞、思維、批評、分析佛教, 是非常重要的,特別是如果你真想要尋求一條道路, 而在開始的時候,尋求可能比找到還要重要。

  三聯生活週刊:
11·15上海大火以後,在頭七, 很多年輕人走上街頭獻花。 這個細節令人感動是因為你以為現在的年輕人都忘記了, 但實際上有些根深蒂固的善念還是一代代地傳了下來。但之後, 他們又回到現代城市生活的焦慮中。你有什麼話對他們說呢?

  宗薩欽哲仁波切:紀念或感懷他人的悲劇,常是令人非常感動的。 我覺得,憶念某人的悲劇與不幸,正是慈悲 心的種子,可是我們有的都不夠,只有當它來到身邊, 我們才會如此感受。事實上,它隨時都在發生:不管是在洪都拉斯、 老撾或墨西哥,而不只是在你的鄰近;光是看到一個非常年輕的女孩,必須出賣身體才能維生, 或才能養活她的兄弟姐妹
——不要忘記她們, 即使我們可能什麼都不能做——只要記得她們,而且感到沮喪悲 傷,不見得實質上對她們有任何幫助, 但人們若是有這種願望就好了。如果20%的人類可以這樣做, 這個世界就會不同。

  仁慈、悲心與同情心是最珍貴的人類價值, 如果這些想法出現在你心裡,不要跟自己說:
這只是一個想法而已 ,我又沒真正做什麼事情。不要這樣想, 你應該高興自己會這樣想。

  三聯生活週刊:你說過:
人們處於飢餓狀態,他們持續緊張著, 不管擁有什麼都嫌不夠。諷刺的是,這種緊張感有助於經濟。一個 廣告人說:我的神聖職責就是讓你垂涎欲滴, 在我們這一行沒有人希望你幸福,因為幸福的人不消費。而我們相 信GDP,因為從小就被教育說國家要強大, 否則世界列強就會欺負我們。你是否有解決這一系列矛盾的答案呢?

  宗薩欽哲仁波切:我沒有答案,我只提出問題, 我認為提出問題是重要的。有時候我甚至跟朋友們開玩笑說, 如果世界上有10%的人成為真正的佛教徒,世界經濟就會崩盤, 因為世界上會缺少10%的 貪婪,這就足夠直接讓市場經濟迎來災難。當然, 一個人或一個國家的力量,在目前是以你擁有多少來評斷的, 例如你有多少的儲蓄等。但我們必須理解,也許這是一種非常短視的看法。如果你相信每個人終會死亡, 而自己死亡以後什麼也不存在, 那麼我們就不必真正去關心這個世界將會發生什麼問題。但是, 即使你不是佛教 徒因而不相信有
來世,作為一個人類,我們必須想到下一代, 我們國家、家庭、社會的下一代。因此,以長期的觀點思考, 我們必須捫心自問:目前對於經濟力量的定義是不是一個健康的定義?是不是一個具有證悟觀點的定義? 這是我們要認真詢問的問題。因為目前我們在做的, 可能就在為下一代種下貧困的種子,他們會 失去我們所擁有的一切。

  如同我早先說的,這一類問題與懷疑必須被提出來,我要說的是, 作為人類,我們應該有一種更高、更廣大的視野, 而這視野不只是為了個人,而是為了人類、為了各種動物,基本上, 為了整個地球的所有居住者。

  三聯生活週刊:在《朝聖》中, 你提到印度保持了一種自然的生活方式。2000多年前, 莊子也曾經說
寧願拖著尾巴在泥地裡打滾,也不想去朝中做官。 這些和你所強調的無為是一回事嗎?

  宗薩欽哲仁波切:我不是說以自然的方式生活, 而是說直到目前為止,印度對於一些非短視、非物質生活的價 值觀,都還相當重視。印度一直到現在, 都未輕易掉入一些現代生活的陷阱裡,令人傷心的是,它也在改變, 已經開始有一些失去這種韌性的徵象出現了。所有的這些價值觀,我們可以從它比較強調內在發展,而非外在發展看出來。

  普遍說,我想現代世界的過去兩個世紀可能走迷路了, 認為物質的發展是絕對必要的。這可能與歷經兩次毀滅 性的世界大戰,以及其他原因有關。可是我們這個世紀有責任, 因為相對地說,我們有機會、有辦法來仔細關注, 並計劃更好的未來。我們幾乎可以這麼說,如果現在不做,我們就永遠也不會做了。

  三聯生活週刊:我聽到說,你的新電影是講一個孟買的女人, 大意是她要離婚,和情人在一起,類似
寶萊塢的情節。 什麼動機讓你想拍這樣一個故事呢?

  宗薩欽哲仁波切:我拍電影沒有任何深奧的靈性動機, 也沒有任何利他的動機,這純粹只是我對創作與表現的愛好而已。 也許有些人會在我的電影裡找到一些信息,如果是這樣子, 我會認為它是個紅利。

  電影的概要是一個年輕的女生,開始時很天真, 結果跟一個她不應該結合的人在一起而懷孕了, 這個事件可能會讓她自己與小孩的生命都遭到威脅, 因此她就試圖做任何事情去拯救那新生兒的生命。在這部電影裡, 我想結合印度的古典舞蹈與音樂,因為Bharatanatyam 舞蹈是全世界僅存的最古老的舞蹈之一,而我一直都很喜歡。 同時這部電影也在說,我們平常如此重視所謂的
真實,但是幻 想是一樣重要的;雖然我們認為理性的心是很重要的, 可是在某些時候,盲目的崇拜與盲目的愛,可能也相當令人滿足。

  三聯生活週刊:普通人能在當下生活中修習禪定嗎? 如果有時生活不是那麼有趣,怎麼辦呢?

  宗薩欽哲仁波切:特別在今天, 禪定已經變成一個非常普遍廣泛的字眼。如果你談的是佛教, 禪定是強化覺知 的工具。在佛教哲學裡,人類受苦的基本原因是因為我們沒有覺性, 我們永遠在散亂中,而由於這種散亂,我們變得非常執著或神經質, 因此我們匆忙地尋求各種解答,這些解答反過來又成為我們新的執著。因而, 應當讓我們解脫的東西反過來又桎梏我們。在佛教裡, 具有覺知是最重要的事情,而我們所談的,是一種很簡單的 活在當下的覺知,不管你是在品嚐一口好茶、在刷牙、在散步, 或在超市裡買菜,在當下鮮活現前。而發展這種習性, 不掉入期待與恐懼陷阱裡,就是開展這種覺性的好的開始。當然,最終我們需要去發展最深奧的覺知, 那就是對真諦的覺知,對究竟真理的覺知。

  三聯生活週刊:見地有多重要? 一個人必須嘗試或建構他自己的見地,這很重要嗎?

  宗薩欽哲仁波切:不論我們是否在尋找,我們都有某種見地, 我們都被制約而有見地。舉例說,我們可能被制約的一種見地,認為 BMW是個好車,而且整個工業都強迫我們去思考BMW就是個好車 。根據這種見地,我們就會有各種各樣的反應,比如說: 想要擁有一輛因而努力去工作賺錢、工作得很辛苦, 而且很可能最後終於得到一輛。然後我們就需要去保養它、保護它、 保險它,甚至對有些人,這車被刮傷了一點, 就會造成很大的痛苦和焦慮,這一切都是根據於BMW是個好車的見 地而來的。相同的,我們還有很多不同的見地,舉例說, 又瘦又高是現代人美貌的形象,但我聽說在古代的中國, 以當時的見地而言,肥胖才是美麗的形象。

  有些見地可以維持很久,有些就不行。如果見地是錯的, 無可置疑地就會引導我們到痛苦;如果見地是對的, 顯然它會帶我們到快樂,或至少不會帶我們去受苦, 所以有個正確的見地是絕對必要的。有許多見地提供給我們, 像是科學的見地、物理學的見地、生物學的見地、政治家的見地等,佛教的見地只是其中一種而已。 我們必須去分析它、檢討它, 如果你覺得佛教的見地可以讓我們從短暫與長久的痛苦中解脫出來, 那麼你就可以在 日常生活裡應用這種見地,那就叫修行與禪定。

 

終於完成「如何修持《法華三昧懺儀》」的初稿

 

  昨日終於完成「如何修持《法華三昧懺儀》」的初稿,共十萬多的字、一百六十頁,花了印隆快二個月的時間。不禁讓印隆想到當初要來考法鼓佛教學院時,也是寫了八萬四千字的研究計畫。不過當時身體很好,而且心無旁騖,所以只花了七天就完成了,跟現在差很多......

  今天上天台課程前,謹將此書呈與指導教授英善老師審閱;待修正後,應該很快就可以進行行門呈現的口試了。

  之前原本有想將此書作出版,但印隆覺得還可以再寫得更完整一些,尤其是正修三昧的內容。所以此書會先是以畢業的行門呈現所用,待將來印隆有空時,將禪觀的內容寫得更完整後,再與大家分享。

 

2011年2月21日 星期一

厭離行

   今天在上淨土專題課程時,我們討論到《淨土十疑論》的第十疑,其中有說到「厭離行」--欲決定生西方者,具有二種行,定得生彼。一者厭離行,二者欣願行。

  印隆突然想到「咪咪師父」(http://www.supervr.net/catbbs/topic.cgi?forum=14&topic=6586),不曉得大家知道或還有印象嗎?


  之前剛好有聽到一位靈鷲山的法師提過,這位「咪咪師父」曾經到過靈鷲山拜見心道法師,牠告訴心道法師,牠前一世是天人,在五衰相現準備要往生時,剛好看到一隻漂亮的白色波斯貓,心裡就動了一下念頭;沒想到因為動了此念頭,剛好牠投胎的因緣到來,就便成了此貓身。

  牠很難過,因為牠還記得前世的事情,之前願意上綜藝節目或是為「信徒」解答一些問題,是為了要報答牠此世養育牠的主人,但是現在牠想要好好修行了~(印象中這位「咪咪師父」好像也是一下子就不見在媒體上了)。

  發出離心、厭離心真的很重要,也為有真正發心要出離,才能出離三界生死輪迴之苦!否則即使曾經是享有大福報之天人,仍有墮畜生的可能。而且,下一世又會是什麼呢?

  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 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

第十疑
問:今欲決定求生西方,未知作何行業,以何為種子,得生彼國?又凡夫俗人皆有妻子,未知不斷淫欲得生彼否?

答:欲決定生西方者,具有二種行,定得生彼。一者厭離行,二者欣願行。
言厭離行者,凡夫無始已來為五欲纏縛,輪迴五道備受眾苦,不起心厭離五欲未有出期。為此常觀此身膿血屎尿,一切惡露不淨臭穢。

故涅槃經云:「如是身城,愚癡羅剎止住其中,誰有智者當樂此身?」又經云:「此身眾苦所集,一切皆不淨,扼縛癰瘡等根本無義利,上至諸天身皆亦如是。」

行者若行若坐,若睡若覺,常觀此身唯苦無樂深生厭離。縱使妻房不能頓斷,漸漸生厭作七種不淨觀。一者觀此淫欲身從貪愛煩惱生,即是種子不淨。二者父母交會之時赤白和合,即是受生不淨。三者母胎中在生藏下居熟藏上,即是住處不淨。四者在母胎時唯食母血,即是食 不淨。

五者日月滿足頭向產門,膿血俱出臭穢狼藉,即是初生不淨。六者薄皮覆土,其內膿血遍一切處,即是舉體不淨。七者乃至死後膨脹爛壞,骨肉縱橫狐狼食 ,即是究竟不淨。

自身既爾他身亦然,所愛境界男女身等,深生厭離常觀不淨。若能如此觀身不淨之者,淫欲煩惱漸漸滅少。又作十想等觀,廣如經說。

又發願,願我永離三界雜食,臭穢膿血不淨,耽荒五欲男女等身,願得淨土法性生身。此謂厭離行。

二明欣願行者,復有二種,一者先明求往生之意,二者觀彼淨土莊嚴等事欣心願求。明往生意者,所以求生淨土,為欲救拔一切眾生苦故。即自思忖,我今無力,若在惡世煩惱境強,自為業縛淪溺三塗動經劫數,如此輪轉無始已來未曾休息,何時能得救苦眾生?

為此求生淨生親近諸佛,若證無生忍,方能於惡世中救苦眾生。故往生論云:「言發菩提心者,正是願作佛心。願作佛心者,則是度眾生心。度眾生心者,則是攝眾生生佛國心。」

又願生淨土須具二行,一者必須遠離三種障菩提門法。二者須得三種順菩提門法。何者為三種障菩提法?一者依智慧門,不求自樂,遠離我心貪著自身故。二者依慈悲門,拔一切眾生苦,遠離無安眾生心故。三者依方便門,當憐愍一切眾生欲與其樂,遠離恭敬供養自身心故。

若能遠三種菩提障,則得三種順菩提法。一者無染清淨心,不為自身求諸樂故。菩提是無染清淨處,若為自身求樂,即染身心障菩提門,是故無染清淨心,是順菩提門。

二者安清淨心,為拔眾生苦故。菩提心是安隱一切眾生清淨處,若不作心拔一切眾生,令離生死苦,即違菩提門。是故安清淨心,是順菩提門。

三者樂清淨心,欲令一切眾生得大菩提涅槃故。菩提涅槃是畢竟常樂處,若不作心令一切眾生得畢竟常樂,即遮菩提門。

此菩提因何而得?要因生淨土常不離佛,得無生忍已,於生死國中救苦眾生。悲智內融定而常用自在無礙,即菩提心。此是願生之意。

二、明欣心願求者,希心起想緣彌陀佛,若法身若報身等。金色光明八萬四千相,一一相中八萬四千好,一一好放八萬四千光明,常照法界攝取念佛眾生。又觀彼淨土七寶莊嚴妙樂等,備如無量壽經十六觀等。常行念佛三昧,及施戒修等一切善行,悉已回施一切眾生,同生彼國,決定得生。此渭欣願門也。


淨土十疑論

(原文‧白話釋‧提要)

隋天臺智者大師說


2011年2月20日 星期日

孺慕之情


  這是在97年,剛考進法鼓佛教學院時,於創辦人時間,全體碩一學生和師長們,與 聖嚴師父合拍的大合照,也成了我們最珍貴的回憶。


師父手上拿的是「孺慕集」,是我們寫給 師父的感恩與祝福話語。

  雖然沒有機會,可以從 師父手上拿到畢業證書,但是相信我們若能順利完成學業,將來能為佛教、為眾生貢獻,就是報答 師父栽培我們的最好方式!剩下的這幾個月,印隆會用感恩的心,就像我們對 師父的孺慕之情,將學業好好完成。也願以此心意,報答我生生世世的父母,願一切眾生都能離苦得安樂!

 

 

「氣」的相貌

 


 

豁達的人氣博,放蕩的人氣散;
儉約的人氣固,吝嗇的人氣縮;
謹慎的人氣定,拘牽的人氣滯;
簡默的人氣和,深險的人氣沉;
坦白的人氣真,粗野的人氣陋;
鎮靜的人氣凝,空疏的人氣囂;
忠厚的人氣寬,顢頇的人氣鈍;
精明的人氣清,刻薄的人氣促。

明天要開學了

 


 

  明天要開學了(雖然一點都沒有過寒假的感覺,整個寒假都在寫作業......),這也是印隆在法鼓佛教學院當學生的最後一個學期。其實除了日文佛典研讀的課程外,印隆的學分都已經修完了,但這學期還是修了許多課程,如陳英善教授的天台專題、果鏡法師的淨土專題、廖本聖教授的藏文佛典及中觀課程,還是非常「充實」呀!

  到三月底前,印隆會超級忙錄,因為要完成行門畢業呈現、論文企畫案口試,還有一次天台專題的課堂報告,所以這一陣子比較不能回覆大家在blog及fb上的訊息,還請大家見諒哦!

 

2011年2月19日 星期六

檢查自己的心

 


 

榮耀來到時,要「檢查自己的心」,否則我慢的高牆會隔絕自己的視野;

煩惱臨頭時,要「檢查自己的心」,否則瞋怒的火燄會焚毀自己的功德;

外境紛亂時,要「檢查自己的心」,否則貪欲的洪流會淹沒自己的意志;

得失憂患時,要「檢查自己的心」,否則疑嫉的邪風會吹垮自己的信心。

 

惜福從身教默默做起


 

  這一陣子剛好有機會跟果慨法師及果樞法師各用了一次午齋,發現兩位法師都十分惜福呢!因為我們是到常楷菩薩的古逸堂用小火鍋,兩位法師都把湯及料吃光光,連沾醬都吃的一滴不剩!印隆就問老師說,怎麼連沾醬都有辦法吃完呀?果慨老師回答說,她在一開始就會算好要加湯的份量,所以就不會太鹹,可以吃光光。這一點還真是厲害,印隆學起來了!

  昨天也剛好在FB上,與一位以前佛學院的居士同學討論關於惜福的問題。同學說,她實在有些受不了家人對於飯菜沒吃完而倒掉的行為,印隆就笑說,好像我們佛學院出身的都會有這樣的感受。

  過去印隆還在家時,對於無法惜福的情況,剛開始也覺得有些惋惜,但訴說多次,他人也不一定能夠理解。後來轉化方式,比如說說惜福的因果故事,或是在朋友剛好吃完時,給與大力稱讚等。若真的還是有遇到無法用完的情況,就務必做好回收的工作,是回收而不是吃不完倒掉的心態。另外,若自己能一直保持吃得很乾淨的行誼,久而久之也一定會感動到他人。

  惜福從身教作起;相信默默的行誼,必能感動他人、影響對方。而慈悲的惜福,不是為了自己的福報,而是為了眾生的幸福!佛陀是福慧兩足尊,因為具足福德因緣,才能利益眾生離苦得安樂!

  以下謹節錄弘一大師與「惜福」的行誼:

  弘一大師的「惜福」思想,是「我們即使有十分福氣,也只好享受三分,所餘的可以留到以後去享受。」弘一大師有一年在廈門南普陀寺給出家人作開示時,勸他們「發大心」,以各人自己的福氣,「佈施一切眾生,共同享受,那就更好了。」

  何謂「惜福」?惜是愛惜,福是福氣。弘一大師認為,我們縱有福氣,也要加以愛惜,切不可把它浪費。為什麼呢?「末法時代,人的福氣是很微薄的,若不愛惜,將這很薄的福享盡了,就要受莫大的痛苦,古人所說‘樂極生悲’,就是這意思啊!」

  弘一大師小時候,看見父親請人寫了一副大對聯,錄清朝劉文定公的句子,高高地掛在大廳的抱柱上。上聯是,“惜食,惜衣,非為惜財緣惜福”。他哥哥時常教他念這句子,念熟了,以後凡穿衣或飲食,都十分注意,就是一粒米飯,也不敢隨意糟蹋掉。

  弘一大師的母親也常常教他,身上所穿的衣服要時時小心,不可損壞或污染。他母親和哥哥怕他不愛惜衣食,損失福報以致短命而死,所以常常這樣叮囑著他。

  弘一大師五歲沒了父親。七歲練習寫字,拿整張的紙瞎寫。他母親看到,正顏厲色地說:“孩子,你要知道呀,你父親在世時,莫說這樣大的整張的紙不肯糟蹋,就連寸把長的紙條,也不肯隨便丟掉哩!”

  弘一大師所受的家庭教育,深深地印在他腦裏,後來年紀大了,也沒有一時不愛惜衣食。出家以後,一直還保守著愛惜衣食的習慣。

  他腳上穿的一雙黃鞋子,還是一九二○年在杭州時候,一位打念佛七的出家人送給他的。他每晚用的棉被面子,還是出家以前所用的。他有一把洋傘,是1911年買的。這些生活用具,破爛了,就請人用針線縫縫,當新的一樣使用。

  除了所穿的小衫褲和羅漢草鞋一類東西,須五六年一換之外,他的一切衣物,大都是在家時候或是初出家時候製的。

  常有人給弘一大師送好的衣服或珍貴物品,他大半都轉送別人。他說,「因為我知道我的福薄,好的東西是沒有膽量受用的。又如吃東西,只生病時候吃一些好的,除此以外,從不敢隨便亂買好的東西吃。」

  惜福並非弘一大師一個人的主張,淨土宗祖師印光大師也是這樣。弘一大師與印光大師有交往和書信往來。弘一大師親口說,有人送印光法師白木耳等補品,印光法師自己總不願意吃,轉送到觀宗寺去供養諦閑法師。別人問印光法師:「法師,你為什麼不吃好的補品?」印光法師回答說:「我福氣很薄,不堪消受。」

2011年2月18日 星期五

無益於眾生者,戒之莫為

 


 

開口動舌無益於人,戒之莫言;

舉心動念無益於人,戒之莫起;

舉足動步無益於人,戒之莫行;

舉手動力無益於人,戒之莫為。

 

2011年2月17日 星期四

清.雲閒沈荃拜手識

 


 

勿謂一念可欺也,須知有天地鬼神之鑑察;
勿謂一言可輕也,須知有前後左右之竊聽;
勿謂一事可忽也,須知有身家性命之關係;
勿謂一時可逞也,須知有禍福子孫之報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