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20090207_以法為舟,以戒為師

 


(今年的1月18日,聖嚴師父即使在病痛中,仍慈悲出席農禪寺的祈福法會。)

 

        今天有人問印隆:「妳覺得 聖嚴師父圓寂了,會不會有什麼影響或變動?」印隆很堅定的回答:「不會!」為什麼呢?除了 師父就早交棒並是以僧團全體大眾共同選出的住持,而且法鼓山一項是:「以法為舟,以戒為師」,嚴謹遵循佛陀的教導,是依法不依人的。

        聖嚴師父是我們的精神領袖、精神導師,他的慈悲教化,提昇大眾的心靈層次;因此,即使肉身已滅去,但精神永存,法輪常轉。

        印隆又回答他,我是一個出家人,更要跟隨 師父的教導,好好做出家人應該做的事。或許我沒有那麼大的福德因緣,能夠成為一位影響全世界的大宗教家,但我只要秉持正確的發心,在修道之路永不退轉,能利益一位眾生,就是成就一位,也是能將佛法傳遞下去之路。

 

------------------------------------------------------------------------------------ 

《我見我思》悼聖嚴 談佛教

2009/02/05 中國時報 【晏山農】

 

己丑年伊始,不少聖花善果因風掉落,雖是因緣之必然,總讓人不勝唏噓、感懷不止。就中以法鼓山聖嚴法師的圓寂最值一談。一,同屬台灣佛教四大宗派(或者再加上靈鷲山系統,號稱台灣佛教五座山頭),共性何在?聖嚴法師的特異又是什麼?二,近廿年來,五大宗派於傳教、社會服務方面厥功甚偉;但也因信眾甚夥,組織尤其龐大,且都以單一宗師為皈依中心,組織與理念如何薪火相傳,殊值信眾留意,如今聖嚴法師圓寂,這一切都不該忌諱不語了。

向來台灣的佛教傳承極其駁雜,清治時期禪淨合一的佛教由閩南傳入,要不成為不問俗世的山林僧,要不就將往生送死視為主業,日治時期又有來自東瀛的佛教體系,以淨土真宗發展最佳;再者,揉雜著儒道釋教義的齋教(在家佛教)也在民間頗有勢力。直到國民政府渡海來台,標榜正信佛教的門派始有機緣於福爾摩沙佈施弘法。既曰正信,闡釋佛法的「人間性」就逐漸取代往生送死的「鬼神性」;不過五大宗派大多屬於禪宗臨濟宗一系,所以教義差別不似日本佛教那麼涇渭分明,所差者主要就在行事風格方面了。

簡言之,聖嚴法師是以學問僧姿態營造法鼓山成為深入淺出、理性自持的佛教門派,縱使義理的梳理還不夠原創──就我個人認知,倡言「人間佛教」的印順導師,於佛法要義的參悟,原創理念的提出,是戰後台灣第一人。但理性精神加上和現世大潮流貼近,諸如「環保心靈」的提倡就頗具意義。再者,聖嚴法師雖和諸權力菁英維持聯繫,卻能衡定自制,不似某些宗派領導人滿是政治風漬味。固然,倡導佛學教育為先的法鼓山系統,不可避免地較菁英取向;然而在價值崩解、人心憂貧的時代裡,反倒可能蔚為穩定社會的中流砥柱。

然而,隨著經濟起飛、政治解嚴,受黨國體制扶持的中國佛教會迅速萎縮,五大宗派和藏傳佛教在這二十多年時間裡,璀璨生花、信眾廣布。佛教大宗派以資本主義的行銷管理方式推廣佛法,固然引發傳統衛道者的貲議,然這是大勢所趨,未必是洪水猛獸。真正的焦點在於,五大宗派都以門派創立者為思想、行動的唯一中心,即使佛光山、法鼓山早已接班傳位,但外界仍視星雲、聖嚴為唯一表徵,人治精神非常濃郁。

如今聖嚴法師圓寂,五大宗派的傳承終究遇到了不可迴避的考驗。當然,由於法鼓山系統的理性精神最飽足,所以傳人只要循序漸進,法鼓山應可巍峨如昔,讓我們禱祝並拭目以待吧!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