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6月26日 星期四

禪松法師留言與大家分享


  禪松法師留言與大家分享,謹轉錄於此:
2008/06/26 00:33:15
諸位印隆法師的格友吉祥如意:
       感恩法師如海的慈悲與菩提心,也感謝格友的回應與護持,一向本著有多少能力辦多少事的原則,隨分隨力地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的末學,今日卻因印隆法師的願力給撞響了!但這並非吾之初衷也!因為若以《華嚴經普賢行願品》上所說的法語來鞭策自已的話,想修此十大行願者必先已發菩提心,而此行願又是稱性之緣起也!自念我於過去無始劫中,由貪、瞋、癡發身、口、意所造的惡業無量無邊,若此惡業有體相者,盡虛空界不能容受。所幸,虛空界無盡、眾生界無盡、眾生業無盡、眾生煩惱無盡;我此懺悔也無有窮盡,念念相續無有間斷,身語意業也無有疲厭。《大智度論》說:正法滅失時,等於修行滅失。因此,願代一切眾生受無量苦,直至懺悔業障得到清淨,令一切眾生修行不失,方為堅守正法,令一切眾生獲得究竟的安樂。《佛遺教經》說:知足者,雖臥大地也很心安,不知足者,擁有宇宙,仍感遺憾。今日能遊心法海,真的十分感恩。想不到E世代巧遇印隆法師後,還為末學開了一扇天窗------那就是該感恩一群默默耕耘的隱形菩薩-----阿彌陀佛!
出家人安貧樂道是本分事!而今日被印隆法師誠摯的道情所感動,末學慚愧且感恩地接受格友的協助,尚有三個理由:一、為了上求佛道,下化眾生;我必須扮演好出家人開採法義的角色; 二、食存五觀中的每一條觀照,可藉此次因緣來砥礪心志;三、所謂的無緣大慈,同體大悲,在這次的因綠際會中,無非是份活教材。
最後再以維摩詰居士的觀行修法供養大眾:(此段有典故,有興趣者日後再探,茲節錄結論於后)「是財施若能稱法,皆法供養,況於深觀。---」作為諸位菩薩發心供養的標的!因為《華嚴經》說:「何以故?以諸如來尊重法故。----若諸菩薩行法供養,則得成就供養如來,如是修行是真供養故。」
敬頌    法悅
禪松   敬謝大眾

---------------------------------------------------------------------------

護持有心利益眾生的法師

分類:愛的福田
2008/06/25 11:19

  有一位慈悲的格友看到印隆於6月19日寫的這篇文章後,打電話給印隆,希望能護持這位法師。印隆聽了也很歡喜,今早與這位法師(禪松法師)請示後,她願意接受供養。
  禪松法師目前除了生活上比較清苦外,因為也繼續在進修中,教書的鐘點費不足以支付龐大的學費,請各位能發心,隨分隨力護持,感恩大家---郵政劃撥儲金帳號:19715850    戶名:林秀娟。
  另外,禪松法師的E-mail為:z28915286@hotmail.com,目前法師正在結夏安居中,以誦持<地藏經>的方式作修持。若格友有需要做回向的部份,可以直接跟法師聯絡。
  再次謝謝大家的慈悲護持!

------------------------------------------------------------------

20080619_遇到值得學習的善知識

分類:釋印隆日記
2008/06/20 22:38

  上次在法鼓的研究所筆試時,因為前一晚掛單在山上,印隆住的寮房共有三位出家人。當時另外二位看到印隆作的英文筆記,就分別留下資料,希望印隆將檔案寄給她們。
  考試完後,印隆就馬上將檔案寄給她們,在通信往來之間,才發現其中有一位已經是中華佛研所畢業的學長,而且是畢業快二十年了,天啊!那時候印隆才剛考上高中吧?看她的外表也是很年輕,一點都不像快五十歲的人;跟妙師父一樣,有修行有差。
  不曉得為什麼,就突然起了一個念頭,想供養她一次午齋,就跟這位法師約時間,也輾轉約了幾次,才確定是今天中午。
  我們有一見如故的感覺,簡單用完午齋後,她帶印隆到她所掛單的精舍,是在北投山上,環境簡單清幽,很有修行的感覺。看到門口貼了一張「結夏期間不接待訪客」的字條,印隆就很抱歉問是否有打擾到她了?她說她的確不接待訪客,但因為印隆算是她學弟,也覺得有緣,就破例與印隆見面。
  進入後先到佛堂禮拜,佛堂也非常莊嚴,除了西方三聖圖外,還有一尊金色的地藏王菩薩像。印隆一看就心生大歡喜,馬上禮拜,而當禮拜後,正想開口頂禮法師時,沒想到法師動作比印隆還快,說要向印隆接駕!印隆嚇死了,趕緊先拜下去,執弟子禮,因為她畢竟已是出家二十年的中座和尚尼,印隆只是個小新戒呀!但是她也跟印隆一起禮拜下去,真的是太謙虛了。
  因為現在是結夏期間,她發願誦一百部的<地藏經>回向給十方法界一切眾生,佛堂二旁也貼有消災及超渡的牌位,印隆就問她有在做法會嗎?她說沒有,這些牌位都是她聽到有人需要,就默默地為他們作功德回向。因為她是以教書為主,不作法會,所以沒有什麼信徒,也沒有弟子,算是自己清修。印隆突然發現我們兩個好像,她用傳統方式為眾生祈福,印隆用數位方式為眾生回向,都是希望十方法界一切眾生悉能離苦得樂。
  她生活的很簡單,其實也是因為經濟比較匱乏;通常走教育路線的出家人,因為不作佛事或法會的關係,大部份都沒有什麼收入,除非是有在一般學校擔任老師或教授,但這種情況過去比較少,因為過去的佛研所是沒有學位的,而過去的大學對宗教師也比較排斥,不像現在有比較多的教育發展空間。
  真的很佩服她二十年來的苦修,而且又那麼謙虛,如果印隆有能力,也一定會護持她的!
  很高興今天認識了一位善知識,或許過去生我們就結了善緣,時間到了,所以又相聚了。


  有一位慈悲的格友看到印隆於6月19日寫的這篇文章後,打電話給印隆,希望能護持這位法師。印隆聽了也很歡喜,今早與這位法師(禪松法師)請示後,她願意接受供養。
  禪松法師目前除了生活上比較清苦外,因為也繼續在進修中,教書的鐘點費不足以支付龐大的學費,請各位能發心,隨分隨力護持,感恩大家---郵政劃撥儲金帳號:19715850    戶名:林秀娟。
  另外,禪松法師的E-mail為:z28915286@hotmail.com,目前法師正在結夏安居中,以誦持<地藏經>的方式作修持。若格友有需要做回向的部份,可以直接跟法師聯絡。
  再次謝謝大家的慈悲護持!

------------------------------------------------------------------

20080619_遇到值得學習的善知識

分類:釋印隆日記
2008/06/20 22:38

  上次在法鼓的研究所筆試時,因為前一晚掛單在山上,印隆住的寮房共有三位出家人。當時另外二位看到印隆作的英文筆記,就分別留下資料,希望印隆將檔案寄給她們。
  考試完後,印隆就馬上將檔案寄給她們,在通信往來之間,才發現其中有一位已經是中華佛研所畢業的學長,而且是畢業快二十年了,天啊!那時候印隆才剛考上高中吧?看她的外表也是很年輕,一點都不像快五十歲的人;跟妙師父一樣,有修行有差。
  不曉得為什麼,就突然起了一個念頭,想供養她一次午齋,就跟這位法師約時間,也輾轉約了幾次,才確定是今天中午。
  我們有一見如故的感覺,簡單用完午齋後,她帶印隆到她所掛單的精舍,是在北投山上,環境簡單清幽,很有修行的感覺。看到門口貼了一張「結夏期間不接待訪客」的字條,印隆就很抱歉問是否有打擾到她了?她說她的確不接待訪客,但因為印隆算是她學弟,也覺得有緣,就破例與印隆見面。
  進入後先到佛堂禮拜,佛堂也非常莊嚴,除了西方三聖圖外,還有一尊金色的地藏王菩薩像。印隆一看就心生大歡喜,馬上禮拜,而當禮拜後,正想開口頂禮法師時,沒想到法師動作比印隆還快,說要向印隆接駕!印隆嚇死了,趕緊先拜下去,執弟子禮,因為她畢竟已是出家二十年的中座和尚尼,印隆只是個小新戒呀!但是她也跟印隆一起禮拜下去,真的是太謙虛了。
  因為現在是結夏期間,她發願誦一百部的<地藏經>回向給十方法界一切眾生,佛堂二旁也貼有消災及超渡的牌位,印隆就問她有在做法會嗎?她說沒有,這些牌位都是她聽到有人需要,就默默地為他們作功德回向。因為她是以教書為主,不作法會,所以沒有什麼信徒,也沒有弟子,算是自己清修。印隆突然發現我們兩個好像,她用傳統方式為眾生祈福,印隆用數位方式為眾生回向,都是希望十方法界一切眾生悉能離苦得樂。
  她生活的很簡單,其實也是因為經濟比較匱乏;通常走教育路線的出家人,因為不作佛事或法會的關係,大部份都沒有什麼收入,除非是有在一般學校擔任老師或教授,但這種情況過去比較少,因為過去的佛研所是沒有學位的,而過去的大學對宗教師也比較排斥,不像現在有比較多的教育發展空間。
  真的很佩服她二十年來的苦修,而且又那麼謙虛,如果印隆有能力,也一定會護持她的!
  很高興今天認識了一位善知識,或許過去生我們就結了善緣,時間到了,所以又相聚了。

  上次在法鼓的研究所筆試時,因為前一晚掛單在山上,印隆住的寮房共有三位出家人。當時另外二位看到印隆作的英文筆記,就分別留下資料,希望印隆將檔案寄給她們。
  考試完後,印隆就馬上將檔案寄給她們,在通信往來之間,才發現其中有一位已經是中華佛研所畢業的學長,而且是畢業快二十年了,天啊!那時候印隆才剛考上高中吧?看她的外表也是很年輕,一點都不像快五十歲的人;跟妙師父一樣,有修行有差。
  不曉得為什麼,就突然起了一個念頭,想供養她一次午齋,就跟這位法師約時間,也輾轉約了幾次,才確定是今天中午。
  我們有一見如故的感覺,簡單用完午齋後,她帶印隆到她所掛單的精舍,是在北投山上,環境簡單清幽,很有修行的感覺。看到門口貼了一張「結夏期間不接待訪客」的字條,印隆就很抱歉問是否有打擾到她了?她說她的確不接待訪客,但因為印隆算是她學弟,也覺得有緣,就破例與印隆見面。
  進入後先到佛堂禮拜,佛堂也非常莊嚴,除了西方三聖圖外,還有一尊金色的地藏王菩薩像。印隆一看就心生大歡喜,馬上禮拜,而當禮拜後,正想開口頂禮法師時,沒想到法師動作比印隆還快,說要向印隆接駕!印隆嚇死了,趕緊先拜下去,執弟子禮,因為她畢竟已是出家二十年的中座和尚尼,印隆只是個小新戒呀!但是她也跟印隆一起禮拜下去,真的是太謙虛了。
  因為現在是結夏期間,她發願誦一百部的<地藏經>回向給十方法界一切眾生,佛堂二旁也貼有消災及超渡的牌位,印隆就問她有在做法會嗎?她說沒有,這些牌位都是她聽到有人需要,就默默地為他們作功德回向。因為她是以教書為主,不作法會,所以沒有什麼信徒,也沒有弟子,算是自己清修。印隆突然發現我們兩個好像,她用傳統方式為眾生祈福,印隆用數位方式為眾生回向,都是希望十方法界一切眾生悉能離苦得樂。
  她生活的很簡單,其實也是因為經濟比較匱乏;通常走教育路線的出家人,因為不作佛事或法會的關係,大部份都沒有什麼收入,除非是有在一般學校擔任老師或教授,但這種情況過去比較少,因為過去的佛研所是沒有學位的,而過去的大學對宗教師也比較排斥,不像現在有比較多的教育發展空間。
  真的很佩服她二十年來的苦修,而且又那麼謙虛,如果印隆有能力,也一定會護持她的!
  很高興今天認識了一位善知識,或許過去生我們就結了善緣,時間到了,所以又相聚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