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2月13日 星期四

佛以四事稱大醫王




 在聯副上,看到一篇一位醫師作家寫的短文:當機」,很呼應印隆曾經跟吳主任醫師提到的:「醫師像是宗教師」的心得。

 證嚴上人說:「佛以四事稱大醫王」,因為病苦的人,他的痛苦,不一定是身體在痛苦。這個痛苦,有身、心,不同的病,不同的苦。因此,「妙手妙法妙人醫」,是指醫病之間流露那分感恩、尊重與愛,真正實現佛陀所說的「大醫王」精神。

 《維摩詰經》云:「為大醫王,善療眾病,應病與藥,令得服行,無量功德皆成就,「無量佛土皆嚴淨。」醫師發揮良能解除眾生病苦的磨難,仁心仁術的醫者典範不就在此刻成就?這正是「無量功德皆成就」。而「無量佛土皆莊嚴」是指佛的道場,其實在人人心中;而在醫院中最美的時刻就是醫病之間的愛與感恩,真情的互動,解除病者身心苦痛,使醫者的辛勞化為甘甜。此「無量佛土皆嚴淨」與「無量功德皆成就」,就是佛教常說的「嚴土熟生」-莊嚴淨土,成熟眾生,也就是自利利他的菩薩行。吳主任醫師曾說:他「把看診當作修行」,這就是大醫王的精神。祈願一切醫生都能有此慈悲願心,以慈與樂,以悲拔苦,讓診間當下成為道場,拔苦與樂,利益眾生!



法鼓山山門入口處的大石-「靈山勝境」正面







「靈山勝境」大石​​背正面法語​​:「嚴土熟生」--莊嚴十方國土,成熟大千眾生!
 




當機 

【聯合報林思偕】
2014.01.19 04:28 am



行醫之路,單調重複中實則暗藏珠璣。
電子病歷讓看病「標準化」。我把大部分的目光留給電腦,學習以既定模板書寫病歷,填充空格,像造一面網,篩去病人無病呻吟的雜訊;也像築一道牆,阻絕病人愁緒的入侵。一切都太有效率了。
但是,眼角餘光處,病人某個手勢,規避的眼神,欲言又止的靜默,仍不時帶給我疑惑與騷動。我意識到病人的某部分傷痛,電腦和我其實都不懂。
有一次門診電腦當機,速度變慢。藥方開了卻印不出來,病人望眼欲穿。我盯著螢幕不知所措,乾脆轉頭開始與他們閒聊,排解這難堪的停頓。
我意外發現病人對我知無不言。例如對抗疾病時的深層恐懼,例如疾病帶來的缺憾和不便。提醒了我醫院象牙塔外,複雜費解的人間萬象。他們如此真誠地侃侃而談,害我不再能板著臉照本宣科,也開始暢述自己對疾病的看法和主張,說出換了我是你會如何如何之類的話。
病人竟像領到藥般輕快欣喜。
這才豁然明白:原來病人會上門求醫,不全然是因為症狀本身,而是隨症狀一起被截斷的,某種心靈得以依託,尋常人生的美好規律。螢幕上病灶影像、白血球數量、腫瘤指標等拈之即來。但病人需要的是一種感覺被了解的人性連結。
電腦從嚴重的毀損中甦醒。大夥兒怨聲載道,我則因頓悟而竊喜。我要更常讓病人發聲,走進他們的生命經驗,重新描繪電腦記錄不來的疾病樣貌。天使藏在病人故事的細節裡。和病人一起辨識它,可以找到行醫的理由。

2014/01/19 聯合報】@ http://udn.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