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8月1日 星期四

隆迅法師--一位大學校長跟夢老出家的心路歷程:幾生修得師徒緣


這是從夢參老和尚部落格所引用的文章,也推薦大家可以至
夢參老和尚部落格瀏覽閱讀,有很多關於 夢參老和尚的佳文。


一位大學校長跟夢老出家的心路歷程: 

幾生修得師徒緣(上) 

                     

                            釋隆迅  

初見夢老
 

我想了許久,才記起初見上人 夢參老和尚是在2000年的華梵。有一天,曉雲導師的皈依弟子 陳仁眷 教授說:「校長,你應該抽空去拜見 夢參老和尚,他是倓虛老和尚的學生,也是導師的師兄啊。」
 

1995年 我被華梵大學董事會遴選聘為校長後,與創辦人曉雲導師早有默契,就是等學校穩定後圓頂。導師常吩咐我,除了大學以外,也要關心蓮華學佛園和華梵佛學研究所。導師主張僧伽教育與社會教育「二部並進」,常說蓮園是華梵的根。但我是個嚴守分際之人,所謂「不在其位,不謀其政」。蓮園與華梵佛學研究所,雖然都是 曉雲導師所創設,但畢竟都有負責的法師。因此,除了兼課外,只有在導師特別囑咐,我才會出現。蓮園來了這樣一位大法師,我並不知道。 

 

                未出家前的馬校長 與夢老合影


塵沙掠影
 

記得第一次見夢老,就送上我的新書「塵沙掠影」,書中大部分描述我在德國留學時的點點滴滴,也有好幾篇談到了我的學佛經過。有兩篇文章是紀念我的皈依恩師樂 果老和尚的,樂老是倓虛老和尚的法弟,在香港,他與倓老、定西老被尊稱為東北三老,他們共同成立華南學佛院,振興香港的佛教,改變了社會上佛道不分的謬 誤。師父年輕時就認識樂老,當時樂老還沒有出家。 
 

另外,書中有一篇「萬佛城遊記」,是描述1978年我在德國攻讀 博士時,一次旅美的見聞。我在萬佛城小住,承宣化上人盛意款待,宣化上人也是師父的好友,文中提及智海老法師、誠明老法師都是師父的同鄉法友,真是無巧不成書,彷彿與師父的宿世師徒緣也漸漸有譜。 
 

師父看過「塵沙掠影」後,對我的求學生涯有了一定的瞭解,老人家一見我,就丟下一句「塵沙掠影」,沒有再多說下去,聽在我耳裡,彷彿別有深意。
 

阿忠現了出家相 法號仁智 
 

有一天,華梵護持委員來了不少人,老和尚帶著宏覺法師也來了,還為大眾作開示。茶鈙時,導師對夢老說:「華梵大學總務處有位職員,叫做謝進忠,他早想出家了。前幾天我對校長說,要把阿忠送到加拿大去,讓性空法師為他剃度,不料你來了,就給你做弟子啦!」導師是女眾,戒律不容許為男眾落髮,所以希望自己的師兄為阿忠圓頂。
 

夢老當下笑笑說:「好啊!」導師問道:「你看那一天給他剃度呢?」老和尚說:「就今天吧,今天是個好日子。」接著,導師吩咐阿忠去大殿念佛,在眾多護持委員的見證下,阿忠現了出家相,法號仁智。 
 

當儀式結束後,老和尚用他那雙銳利的眼睛撗掃全場,打量了我一眼,問道:「還有誰要一併絞了頭髮嗎?」我彷彿覺得他老看穿了我的心事,在暗示我,那一刻也觸動了我的菩提根。 
 

老師父的智慧,如同肚子裡吃螢火蟲,明亮得很 
 

曉雲導師生病那年,正值夢老來台,我前往禮座,悄悄告訴老和尚一個秘密:「師父啊!我在菩薩前做了三個揪,一個寫著馬上出家;一個是暫不出家;還有一個是以居士身修行。結果菩薩指示,暫不出家。」
 

老和尚微笑著說:「這種問題,你還要問菩薩嗎?你問我不就得了。」接著,分析我為什麼不能馬上出家,我驚訝地發現老師父的智慧,如同肚子裡吃螢火蟲,明亮得很呢!


一位大學校長跟夢老出家的心路歷程 

幾生修得師徒緣(下)


年前,師父來了一趟台灣弘法,有幸投止在實修真修的老和尚座下,
走在菩提道上,自然是清凉自在、心安理得。


本文作者;釋隆迅

(德國阿亨工業大學理科博士,歷任成大化學系所教授、華梵大學校長,現任台南大學講座教授)                


     巧遇夢老九十大壽  

大陸開放觀光後,我就擬訂計畫,朝四大佛教名山。文殊師利菩薩號大智,位居眾菩薩之首,我是個讀書人,理應先往朝拜。因緣卻讓我在禮拜普陀、峨眉、九華後,才認識駐錫五台山的夢老。2002Sars肆虐,我原打算趁暑假朝山,打了個電話至廈門找師父:「老和尚,今年我去五台山看您老,可以嗎?」

 「甚麼?現在鬧非典,五台山封山了,我都不去了,你去幹啥?」 

直到2003年暑假,我才有機會初訪五台,七月雖然放假,但是校務工作是沒有假期的,我必須找好職務代理人才離開。我選定的日子,正巧老和尚九十大壽,原想一個人悄悄獨往,住在普壽寺、親近老和尚,請益佛法,然而,淨耀法師知道了,希望一同前往,還帶了四十多名信眾。

 

小時候,我聽過外公和姨媽追隨明印老和尚朝普陀、打千僧齋的往事,十分嚮往。這一趟朝山,我也準備參與供僧大會。曉雲導師和一些佛友,聽說我要去五台山供僧,都發心隨喜,總共募得五十三萬台幣,我把錢交給高逸科技公司董事長 高樹榮 先生,請他在大陸的朋友換成人民幣,帶到太原機場交給我。沉甸甸的紙鈔由舊報紙包著,連團員都不知道我背的是什麼東東,搶著要為我服務。可我一刻也不敢離 身,一到五台山,馬上交給老和尚,有緣參與了一場殊盛無比、為老和尚慶夀的供僧大會。

 

老和尚說;「你們來朝五台,文殊菩薩特別高興,祂去接你們,沒見到嗎?你們來,菩薩迎一千里,你們走時,菩薩還要送八百里呢!」老人家還歡喜的告訴我們:「這裡每天都有一萬尊菩薩常駐,所以說,踏一踏五台土,從此不受輪迴苦。」
 

曉雲導師示寂 辭去校長之職 

是 年十月,曉雲導師示寂,我心中認定因緣成熟,缷下了校務的擔子,辭去校長之職,隨即辦了離校手續。在華梵擔了十年校長,若繼續賴著不走,會造成新校長的壓 力。更重要的,我想到公立大學回回鍋,會享有比較優渥的退休。國立台南大學校長黃政傑校長誠意十足的登門拜訪,以講座教授的榮譽禮聘於我,還準備了景觀最 好的辦公室,我接了聘書後,就悄然到了五台。  

為了保持低調,寫給 師父的信是在抵達五台前一週才寄出,師父見我來,說:「你看,信到,人也到了。」其實是我故意安排的。

 

依止 夢參老和尚剃度出家 

2005年農曆425日 ,依止 師尊 夢參老和尚剃度,宏覺法師擔任阿闍黎。師父叮嚀道:「當智慧未開時,要遠遠避開世間名和利。地位愈高,名聲愈大,就愈危險。要徹底放下,放得愈乾淨,愈容易成就。

 

於是我在 佛菩薩前發願: 

「弟子馬道遜於 農曆四月二十五日 清晨七點,依止 上夢下參老和尚薙髮出家,法號隆迅。祈求諸佛菩薩慈力加被,自今日起,智慧增長,道心增長,清淨無垢,精進行持,常隨佛學,饒益有情,迴向淨土,早證菩提。」 


當日黃昏,禮拜素有「華北屋脊」之稱的北台,沿途積雪未退,冰風剌骨。我把剃除的頭髮埋進土裡,象徵埋葬過去一切。 


次日,還朝了佛母洞,爬上1580級石階,原擔心關節無法承受,但是一邊走,一邊念著佛號,居然一小時就來到洞口。此洞是大洞套小洞,僅能容一個人以一定姿態,爬進洞內。洞壁光滑清涼,有突出圓滑石頭,據說是五臟六腑,象徵佛母的肚子。進去後再爬出來,如被佛母重生。師父說:「進去佛母洞的必然會成佛呢!」
 

大象不行於牛迹  

回到台灣後,許多前輩們善意的給我許多意見,然而,與我所認識的佛法甚大差距,心裡難免感到困惑。我寫了封信給師父,陳述內心的不安。同時,對於每天功課的安排,也期待師父給我一些指導。 


關於修持方面,師父指示以金剛經為主,並持誦華嚴三品為日課。因我是發願求生淨土的,所以加誦彌陀經。至於心中疑問,師父一句「大象不行於牛迹,切記!切記!」解了我的心結。 


出 家前,除了金剛經、彌陀經以外,我還持誦普門品和地藏經,出家後,師父 囑我誦華嚴三品。為了不要讓功課太雜,就停誦普門品和地藏經。轉念一想,過去誦普門品和地藏經,都是求觀世音菩薩、地藏王菩薩慈力庇佑,如今現了出家相, 應該是學習菩薩,心心念念不捨眾生,發度化眾生的悲願,以淨行品和普賢十大願為指南,是為一切佛子之所宗。


年前,師父來了一趟台灣弘法,我也難得親近師父,有幸投止在實修真修的老和尚座下,走在菩提道上,自然是清凉自在、心安理得。 

這一份師徒緣,不知是幾生修得?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