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6月19日 星期三

2013法華關心得(五)病苦為成就道業增上緣




2010年閉關後,原本以為此生可能沒有因緣再閉關了,但是心裡還是默默地發願;因為自2010年後,每兩天就要打一次針。沒想到因為去年檢查肝指數因為標高正常值十幾倍,只好先停止打針,反而成就了此次閉關因緣。

記得剛開始閉關時,內心有一個聲音詢問:「希望身體恢復健康、行動自如,還是開顯智慧?」我選擇了開顯智慧,當然若能兩者兼具是最好的!但若只能擇一,我希望開顯智慧,因為唯有智慧,方能真正利益眾生!

有力氣修行,真的是很幸福的事!因為生病若想要修行,實是需要付出更大的心力!印隆常因為身體的疼痛、以及舉步維艱,但我常警惕自己要正念修持,因為我知道因緣難得。

猶記得前三次發病住院,在接受治療時,想誦經禮佛,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有時更因過於疼痛不適,差點忘失正念。就像在地獄道的眾生,只有發出哀號苦痛,如何念三寶?旁生道只有食與性,如何念三寶?唯有離八難的珍貴人身,方能聞法修行;若是健康,更是助道因緣。想想在病房中,承受病苦的人們,有珍貴人身的您,要好好珍惜把握修行的福德因緣。

感恩修行一路上以來的逆增上緣,生命中的每一個過程都不可思議,安住當下,面對、接受、處理與放下。雖然自己得到此罕見重症,也是很好的因緣與示現,可以告訴大家,生命無常,也可以以身作則,讓病苦者了解身體的障礙並不會成為修行的障礙,反而是策勵精進的增上緣!

雖然自己的腳行動不方便,但幸能「心腳」不失,仍舊可行八正道!如阿那律尊者,肉眼雖瞎,但為「天眼第一」的大阿羅漢!

印隆很感恩有此次長時間的閉關因緣,也很感恩能順利完成,我會繼續努力的!

 

以下,分享一位格友善知識所分享的一位高僧行誼,與大家共勉之!

梭巴仁波切:http://www.fpmt.tw/e_news.php?id=2611

 

《隨師側寫》

日期:2013/2/16
作者:普賢法師
地點:台灣˙台中釋迦牟尼佛中心

仁波切中風至今已兩年了,而仁波切的生活形態其實沒有多大改變。仁波切當初中風時曾經在幾天當中,每一天情況愈顯惡化, 甚至是住院之後仍舊好幾天都有中風症狀,當時仁波切幾乎什麼事都沒辦法自己來,連稍微動一下都很困難。仁波切中風的程度算是嚴重的,他只能躺著,當時的情況不知道還能怎麼辦。但仁波切絲毫不在意自己的身體。仁波切不曾問過醫生自己的身體怎麼樣?或者自己該怎麼做?是不是有復原的可能?之後會不會沒事?仁波 切在他健康最危急的時刻卻完全不擔心身體,而是專注地為醫院其他病人修誦祈願文,甚至仁波切在住院後期還為這間基督教醫院募些捐款。

因此過去兩年來,仁波切的生活並沒有什麼改變。仁波切似乎毫不關心中風能不能復原這件事(但是仁波切身體在復原中)。這 一點對大部分人來說很難理解,會有像這種疑問:「為什麼您不會想要快點好起來以利益眾生呢?」事實上仁波切在中風之前就一直在利益眾生,他毫不在乎或關 世間的事,仁波切所做一切都是為了眾生。仁波切一點也不在意睡覺或任何世間受用,也沒有興趣「休息」。(仁波切對「休息」的定義是處在善所緣的止修)。我貼身與仁波切共處,看到了仁波切不受世間八風絲毫影響,也沒有愛我執,我在仁波切身上不曾看過世間八風及愛我執的徵象。

所以,其實仁波切的生活沒什麼改變,啊呀,倒是有一點不一樣,仁波切不再像以前咳嗽了,尤其是在傳法的時候!我愈是想, 愈去猜,絞盡腦汁想去明白,我就愈想到寂天菩薩以及菩薩勇士的行持。仁波切就是一位勇士,我想仁波切已經戰勝了內在真正的敵人,這也就是為何旁人有時很難 能領會或理解仁波切的作法,因為仁波切所做的一切都與世間法相背。仁波切不需趕去任何目的地,因為他早已到了那兒。如仁波切總會再三地說:「照顧好自己最好的方法就是去照顧別人。」

今天早上,仁波切自行拜了十二次大禮拜,得費很大的功夫才拜完。現在正逢15天神變月期間,所以仁波切竭盡所能把握每一 分鐘累積福德。幾天前開始修大威德金剛自入灌頂,到今天為止還沒有圓滿,這場自入灌頂一開始先做大禮拜,然後修上師薈供,這中間還做了很多其他的事,像修 法、為病患修供香,做了其他的事。那天一直到大約清晨三點結束,四點喝茶,再唸誦一些祈願文,用過早餐後短暫休息一下。

過去好幾天仁波切都去拜見卻殿仁波切,從卻殿仁波切處受洗塵祛病法會,仁波切也供養卻殿仁波切午餐。兩位仁波切安靜地坐在一起,感覺相當寧和平靜,偶爾交談一下,露出溫暖的笑顏。

至於今天,現在仁波切正在釋迦牟尼佛中心傳白財神灌頂,在大殿的人數可能有五百人左右。傳完白財神灌頂後再接著大威德金 剛自入灌頂。所以會這麼持續下去。目前仁波切的血壓和血糖正常,醫生對仁波切目前身體狀況似乎是滿意的。儘管仁波切沒興趣做復健運動,右腿跟右臂看起來有 慢慢地進步,右臂比右腿需要更長的時間,不過右臂似乎還是有進展。

仁波切住在這裡期間幾乎每天都做大禮拜,還從一樓爬樓梯到六樓僧寮。我們爬得都氣喘吁吁了,但仁波切遊刃有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