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1日 星期一

回向:張瓊枝菩薩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回向:張瓊枝菩薩

眾罪消滅,善根增長,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蓮品高昇,發無上菩提心永不退轉,早成佛道!

 

 

金剛般若波羅密經講義總說(整理與筆記六)第6-7分

 

〈正信希有分第6

 

須菩提白佛言:「世尊!頗有眾生得聞如是言說章句,生實信不?」

佛告須菩提:「莫作是說。如來滅後,後五百歲,有持戒修福者,於此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不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善根,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章句,乃至一念生淨信者,須菩提!如來悉知、悉見,是諸眾生得如是無量福德。何以故?是諸眾生無復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何以故?是諸眾生若心取相,則為著我、人、眾生、壽者。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若取非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是故不應取法,不應取非法。以是義故,如來常說:『汝等比丘!知我說法如筏喻者,法尚應捨,何況非法。』」

 

佛既說「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致須菩提疑問,遂啟世尊曰,信如是也,頗有眾生得聞如是現在之言說,及將來流通之章句,能生起實在之信心不?

佛曉之,曰「莫作是說」,無論如來現在、及如來滅後後五百歲,如有持淨戒修福德者,於此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之章句,能生信心,以此為實。當知是人善根殊勝,不只於一佛、二佛、三、四、五佛而種之,已於無量千萬佛所種諸善根,聞是若見諸相非相之章句,由聞而知,由思而修,由修乃至一念相應而生淨信者,須菩提!應知是人即登六根清淨位,雖未達分證佛果,已去之不遠,而證相似佛位,則如來之清淨法身,現前一念悉知;如來之諸法實相,現前一念悉見。是諸一念淨信之眾生,得如是與佛相似之位,可謂無量福德矣!

何以故?是諸一念淨信之眾生,既知諸相非相,當然無復再起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之俱生我執,與無法相、亦無非法相之俱生法執矣。何以故?一相若起,諸相皆彰;若取一相,則四相皆起。以有能取之心,必有所取之相,能、所對待,即屬人、我之相;人、我緣起,即屬眾生之相;我、人、眾生相續不息,即壽者之相,故曰「即著我、人、眾生、壽者」。故以心外執取法相,有所取之相,必有能取之心,故曰:「若取法相,即著我、人、眾生、壽者」。何以故?乃徵起專在執取之非,莫說執法,縱其若取非法相,亦為四相之本,亦著我、人、眾生、壽者。於是結成諸相非相之義,曰「是故不應取法相,亦不應取非法相」也。

以是義故,豈只今日言之?如來常說此離相之法,謂汝等比丘,須知我所說之法,譬如舟筏渡人過河,到岸即應捨筏。說法亦復如是,本為明心見性,若得見性,「法尚應捨,何況非法?」則更應捨之!所謂無有一法當情也。噫!但能捨離諸法相,離相即曰見如來。

 

[筆記整理]

 

不應取法相,亦不應取非法相

人相、我相

有能取之心,必有所取之相,能、所對待,即屬人、我之相

一相若起,諸相皆彰;若取一相,則四相皆起

眾生之相

人、我緣起

壽者相

我、人、眾生相續不息

 

 

 

 

〈無得無說分第7

 

「須菩提!於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

須菩提言:「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何以故?如來所說法,皆不可取、不可說,非法、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賢聖皆以無為法而有差別。」

 

佛恐當機者及法會大眾,聞此諸相非相之義,誤認諸相非相即成如來之佛相,遂執所說之法以為佛法者,欲示諸相非相之所以然,免其誤會。遂呼須菩提而雙問之曰:「於意云何?如來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耶?如來有所說法耶?」須菩提已領佛意,遂雙答曰:「如我解佛所說義,無有定法名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亦無有定法如來可說。」由須菩提之答意,足以發明佛證之果、佛說之法,皆要離相。若離世間諸相即成佛相,若執佛相必成世間相矣!佛所證果要離相,佛所說法亦要離相,故雙答佛果及所說之法,皆無定法。

「何以故」三字,乃徵起之詞,佛果不可執取,佛說之法亦不可執說。以法即非法,而非法亦即非非法。所以者何?一切三賢四聖,皆以無為大法而有離相精粗之別。如凡夫執有法相,二乘聖人執非法相,三賢菩薩執非非法相。佛乃一法不執,名無為法,此之謂離相精粗之差別也。

 

[筆記整理]

 

佛果不可執取,佛說之法亦不可執說。以法即非法,而非法亦即非非法

離相精粗之別

凡夫

執有法相

二乘聖人

執非法相

三賢菩薩

執非非法相

一法不執,名無為法

 

回向:田源昌老菩薩

 

 

願以此功德  莊嚴佛淨土     回向:田源昌老菩薩

眾罪消滅,善根增長,蒙佛接引,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蓮品高昇,發無上菩提心永不退轉,早成佛道!

 


 

愛不止息─器官捐贈

 

  關於器官捐贈,大家的疑點還是很多,印隆自己當然也是不斷審視自己的發心,也已簽下器官捐贈卡並加註在健保卡中。在這兩次的住院因緣時,因為印隆所罹患的是重病,也隨時有往生的可能,醫護人員都會細心再度詢問:「如果真的遇到可以捐贈的時候,是否還願意捐贈?」當然這兩次的回答都是:「我願意!」不過在回答的當下,也的確是再次考驗自己的決心。

  等水陸法會忙到告一段落,印隆一定會開始來寫相關文章的,希望讓大家、也讓自己,能解除疑慮,歡喜捨身布施!

-------------------------------------------------------------------------------------------------------------------------------------

愛子器捐 媽媽:多了個老兒子

作者: 黃天如╱台北報導 | 中時電子報 – 2011年10月30日 下午1:13

中國時報【黃天如╱台北報導】

「看到器官受贈者健康地活著,我就感覺兒子其實沒有走!」六年前一場車禍,許慎慧失去了十八歲的小兒子,但透過器官捐贈,她與肝臟受贈者相認,從此多了一個四十八歲的「老兒子」,每年生日與母親節,還接到受贈者全家親手製做的卡片,心中備感安慰。

為了感念器官捐贈者的大愛,並鼓勵社會大眾響應器捐,衛生署昨天舉行「愛不止息─器官捐贈感恩大會」,邀請來自全省的器官捐贈者家屬、受贈者,以及醫院捐贈移植團隊共聚一堂,共同見證生命如何透過器捐而延續。

捐贈者家屬代表許慎慧說,九十四年底兒子蕭智謙剛考上大學,燦爛人生才要開始,他卻不慎摔車,送到醫院時昏迷指數只有三、瞳孔放大,急救幾天仍陷入腦死,最後捐出全身有用器官,幫助至少六個垂死的病人重生。

外表及個性跟自己最像的么兒走了,許慎慧夜夜不成眠,清明節前夕,她又因想念智謙而失眠,半夜獨自坐在客廳看電視,搖控器在手中轉啊轉,不知為何轉到大愛電視台,且現場醫師講述的竟正是兒子的故事,還請到原本只剩兩個月生命的肝臟受贈者分享心情。

雖然受贈者洪先生當時戴著口罩,但想到智謙的肝臟就在對方體內,許慎慧彷彿看到兒子又活生生站在面前,她在心中默許,「兒子啊,你要跟有緣人好好相處,有一天我們會再見面。」

牢牢記著受贈者的名字,幾個月後在慈濟舉辦的器捐感恩活動中,許慎慧見到了洪先生,難忍心中激動的她要求:「我可以摸摸我兒子嗎?」

洪生生默默掀起衣服,露出還貼著紗布的傷口。隔著紗布感受生命的溫度,許慎慧當場泣不成聲,「智謙,媽媽終於再見到你了。」

許慎慧說,雖然洪先生還比她大兩歲,但得知她對子女唯一的要求,就是每年她生日及母親節,一定要送上親手製做的卡片,六年來洪先生一家四口「遞補」智謙的位子,每年兩張卡片,從不遲到。

http://tw.news.yahoo.com/%E6%84%9B%E5%AD%90%E5%99%A8%E6%8D%90-%E5%AA%BD%E5%AA%BD-%E5%A4%9A%E4%BA%86%E5%80%8B%E8%80%81%E5%85%92%E5%AD%90-213000402.html;_ylt=AogJUXocLy9holtugKOGek.VBdF_;_ylu=X3oDMTQ2YmpyYW5qBG1pdANTZWN0aW9uTGlzdCBGUCBIZWFsdGgEcGtnAzg1OTlhMjI3LWQwMTYtMzU2Mi1hMmEwLTY5NmY1ZDZmNjViNQRwb3MDNQRzZWMDTWVkaWFTZWN0aW9uTGlzdAR2ZXIDZWUwMGFmYTgtMDJiNS0xMWUxLWE1ODYtNzhlN2QxNjJiY2Ew;_ylg=X3oDMTFqNDJvbDk5BGludGwDdHcEbGFuZwN6aC1oYW50LXR3BHBzdGFpZAMEcHN0Y2F0AwRwdANzZWN0aW9ucw--;_ylv=3

 

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金剛般若波羅密經講義總說(整理與筆記五)第3-5分

 

〈大乘正宗分第3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溼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數無量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此先略答第二問題:降伏退心,須要脫離分別諸相;諸相雖多,總不出十二類眾生,賅括已盡。故告須菩提與發心諸菩薩,及大道心多勝行菩薩曰:應如是降伏其退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皆由妄想而成。

按《楞嚴經》,「若卵生」者,卵惟想生,如魚鳥龜蛇之類,因飛沈亂想、和合氣成。「若胎生」者,胎因情有,如人畜龍仙之類,因橫豎亂想、愛情滋染而有。「若溼生」者,溼因合感,如含蠢蠕動之類,乃翻覆亂想所成。「若化生」者,化以離應,如轉蛻飛行之類,此屬新故亂想所成。「若有色」者,休咎精明,有色之可見者,乃精耀亂想所成。「若無色」者,空散消沉,無色之可見者,乃陰隱妄想所成。「若有想」者,神鬼精靈,乃罔象虛無妄想所成。「若無想」者,精神化為土木,為枯槁妄想所成。「若非有想」者,如蒲蘆等,異質相成,因合妄而有。「若非無想」者,如土梟等,負塊為兒,子成父母,俱遭其食,此因怨害妄想而有。略去非有色、非無色二類,類推可知,總屬妄想非實。故須離此諸相,度化一切眾生,無非令其明了如是而已。

 

[筆記整理]

諸相雖多,總不出十二類眾生

卵生

卵惟想生

如魚鳥龜蛇之類

因飛沈亂想、和合氣成

總屬妄想非實

胎生

胎因情有

如人畜龍仙之類

因橫豎亂想、愛情滋染而有

溼生

溼因合感

如含蠢蠕動之類

乃翻覆亂想所成

化生

化以離應

如轉蛻飛行之類

此屬新故亂想所成

有色

休咎精明

有色之可見者

乃精耀亂想所成

無色

空散消沉

無色之可見者

乃陰隱妄想所成

有想

 

神鬼精靈

乃罔象虛無妄想所成

無想

精神化為土木

 

為枯槁妄想所成

非有想

異質相成

如蒲蘆等

因合妄而有

非無想

 

如土梟等,負塊為兒,子成父母,俱遭其食

此因怨害妄想而有

非有色

 

 

 

非無色

 

 

 

 

「涅槃」者,譯滅度,義謂滅盡妄想,度脫諸相。「無餘」者,乃為滅度妄想諸相無餘也。總而言之,我既發菩提心,我應使一切眾生入無餘之滅度中,雖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乃分內之事。以真諦審之,緣生無性,當體即空,故曰:「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若有所度之眾生,即屬「人相」;能度之菩薩,即屬「我相」;人、我之別,即屬「眾生相」;以此我、人、眾生成常見,即屬「壽者相」。若有四相,不能解脫,根本上即非發菩提心之菩薩,則不足論其退矣。是故欲降退心,先須解脫一切眾生種種分別之相。此第三分,乃如來略答降心竟。

 

 

 

〈妙行無住分第4

 

「復次,須菩提!菩薩於法應無所住行於布施:所謂不住色布施,不住聲、香、味、觸、法布施。須菩提!菩薩應如是布施,不住於相。何以故?若菩薩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須菩提!於意云何?東方虛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南、西、北方,四維,上下虛空,可思量不?」

「不也,世尊!」

「須菩提!菩薩無住相布施,福德亦復如是不可思量。須菩提!菩薩但應如所教住。」

 

此答第一問:應以何法,能常住菩提心?

「復次」者,又次答之義。佛呼須菩提而告之曰,既發菩提心,應行菩提道。菩提者,佛果也;菩薩道者,佛因也,以因方能尅果。

「菩薩」者,具自覺、覺他之義,所行菩薩道者,乃六道萬行是。「法」者,乃色、聲、香、味、觸、法六塵是。自覺者,乃覺悟非六度不能度脫六蔽,度六蔽者:一、布施,度慳貪之蔽;二、持戒,度汙染之蔽;三、忍辱,度瞋患之蔽;四、精進,度懈怠之蔽;五、禪定,度散亂之蔽;六、智慧,度愚癡之蔽。此六蔽由六塵所生,若住一塵,則六蔽叢生,故曰菩薩於六塵之相應無所住,行於六度布施。若欲度六蔽,復住六塵之相,則反助六蔽之因,如水灌漏雨巵,永無平滿之時,故曰應無所住行於布施,乃耳提面命,不住於相。

又徵起不住相布施,其福德不可思量,繼恐聽者等諸泛言,不知注意,遂乎尊者而告之曰,其不可思量之福德,於汝心意之中以為如何?汝觀東方虛空可思量不?答言本不可思量,故曰:「不也,世尊!」又曰豈只東方一邊之虛空,不可思量而已哉!乃如十方之虛空亦皆不可思量菩薩無住相布施之福德亦復如是十方虛空之不可思量也。既知無住布施有如是之福德則菩薩欲菩提心常住無有別法但應如是所教無住之法而住之爾。

 

[筆記整理]

六度度脫六蔽

六度

六蔽

此六蔽由六塵所生,若住一塵,則六蔽叢生,故曰菩薩於六塵之相應無所住,行於六度布施

布施

度慳貪之蔽

持戒

度汙染之蔽

忍辱

度瞋患之蔽

精進

度懈怠之蔽

禪定

度散亂之蔽

智慧

度愚癡之蔽

 

 

 

〈如理實見分第5

 

「須菩提!於意云何?可以身相見如來不?」

「不也,世尊!不可以身相得見如來。何以故?如來所說身相,即非身相。」

佛告須菩提:「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

 

前文佛已略言,降心須離相,不降而自降;住心須無住,不住而自住。但不知當機與大眾,能否究竟領會?故測驗之曰:「可以身相見如來不?」意謂可以現在之丈六身、三十二相,為見究竟之如來不?須菩提雖領離相之義,而未究竟,故答曰:「不也,世尊!」意謂不可以現在之丈六身、三十二相,為見究竟之如來。又自解釋曰:「何以故?」如來所說之身相,乃指究竟之清淨法身、諸法實相而言非謂此應化之丈六身、比丘相也。如來聞其所答雖非究竟已有入處欲導其深入故先縱之曰:凡所有相皆是虛妄固也但無此身相及亦有亦無乃至非有非無種種諸相亦須非之離之即是親見清淨法身、諸法實相之如來也。

佛有三身以法身為究竟法身乃一切眾生本具之性理毗盧遮那佛者是。若眾生發菩提心由因剋果謂之圓滿報身乃華嚴會上名盧舍那佛者是。再以果上行因全體起用應機化導者謂之百千萬億應化身」,乃中印度大權示現之釋迦牟尼佛者是。毗盧遮那譯華言曰遍照一切處義謂豎窮三際、橫遍十方。盧舍那譯華言曰淨滿義謂清淨圓滿無復染汙。釋迦牟尼譯華言曰能仁寂默義謂寂然不動感而遂通。

 

[筆記整理]

佛三身

法身

乃一切眾生本具之性理

毗盧遮那佛

圓滿報身

眾生發菩提心,由因剋果

華嚴會上,名盧舍那佛

百千萬億應化身

果上行因,全體起用,應機化導

中印度大權示現之釋迦牟尼佛

 

佛三身

譯華言

義謂

毗盧遮那

遍照一切處

豎窮三際、橫遍十方

盧舍那

淨滿

清淨圓滿,無復染汙

應化身(釋迦牟尼)

能仁寂默

寂然不動,感而遂通

 

2011年10月29日 星期六

為204廠爆炸案的傷者祈福

 


 

祈願這些盡忠職守的菩薩能安然度過難關!

回向204廠爆炸案的傷者菩薩:

消災延壽,眾障消除,早日康復,離苦得安樂!

 

 

204廠爆炸案 4傷患使用葉克膜 積極搶救仍未脫險境

2011年10月29日 18:42

  • 三軍總醫院29日上午召開臨時記者會,外科部主任蔡建松表示,將全力搶救204廠工安事故燒燙傷患。(圖/軍聞社提供)

記者王志堅/綜合報導

軍備局生產製造中心第204廠所屬點火頭廠房(再連營區),28日上午發生嚴重工安意外事故,國防部為了解肇事原因,已成立專案調查小組,納編中科院、監察官、工安官及相關聯參等進行調查。經初步研判,為工作人員於拆解、分離彈體上蓋過程時,因藥劑間摩擦生熱而點燃閃光劑造成爆燃,全案已委請專業法人團體 (中華民國火藥學會)進一步調查與確認事故原因。

國防部軍事發言人室29日發布新聞稿表示,馬總統對於本案至表關切,指示必須對8位傷者提供最妥善的醫護照顧;行政院長吳敦義29日上午親至三軍總醫院探慰傷患家屬及致贈慰問金;國防部長高華柱在28日及29日中午兩次前往三軍總醫院,慰問傷患與家屬,並指示三軍總醫院,對於事故受傷同仁除由該醫院提供完善醫療照護,並將成立跨醫院之醫療團隊支援聯合會診,不計任何代價全力救治。

三軍總醫院外科部主任蔡建松表示,自接獲軍備局204廠工安事故燒燙傷患,立刻啟動包括外科部、重症外科、整形外科、腎臟內科、胸腔內、外科、骨科部、感染科、營養、社工等醫療團隊,並且立即為其中7名傷患進行燒傷焦痂切開手術,以及骨折復位與外固定手術,並轉入加護中心積極治療。

蔡建松指出,28日晚間起三總陸續為其中五位傷患因橫紋肌溶解症,以及急性腎衰竭進行連續性腎臟透析治療,其中兩位傷患於29日凌晨因心肺衰竭進行心肺復甦術及裝設葉克膜;另兩位因呼吸狀況不穩定也裝設了葉克膜,目前共有四位傷患裝設葉克膜體外維生系統進行治療;現在傷患病況尚未脫離險境,正積極全力搶救中。

另外,軍備局第204廠採每位受傷同仁編組2員看護方式,分別照料膳宿、聯絡及心輔等相關事宜,務求盡心妥適。針對工安事故,204廠深感痛心與遺憾,將儘速完成工安事故調查作業。


 

至法光佛研所領獎

 

  今天是法光佛學研究所「佛教教學發展的創新與薪傳」佛學教育研討會議程 暨 頒發「第一屆如學禪師佛教文化博碩士學位論文獎學金」,很感恩印隆的論文有被審核通過(2011年「如學禪師佛教文化博碩士論文獎學金」 ),因此今日也是去領獎的歡喜感恩日。

  果加菩薩很慈悲,一早就來接印隆。因為昨日打針,全身疼痛僵硬,比平常走路更為吃力。還好有果加菩薩的細心協助,讓印隆在整個路程上順利許多。

  這是法光寺的山門。法光寺位於台北市光復北路60巷20號,就在博仁醫院附近。環境清幽。該寺由如學法師創辦「法光佛學文化研究所」,爲佛教界培養優秀的弘法人才。寺內並設有圖書館供信眾與學生使用。


古早味的法光寺~


可愛的小沙彌~


日本僧人的塑像,僧袋上還有寫「法光寺」。感覺好像創辦人 如學禪師哦!如學禪師是第一位台灣僧人至日本留學受高等教育的法師,可以參考:如學禪師大事記

 

在法光寺旁,即是佛教知名的高等學府--法光佛教文化研究所,目前已轉型為社會教育,有興趣者可參考:法光Fakuang佛學成人教育部落格


今天來參與的人好多,整場都坐滿了人!



和兩位好久不見的學長合照,她們兩位也是得獎者。特別要說一下這個名牌,原來是一位格友幫忙製作的呢!


莊嚴的主題背景,主辦單位真的很有心!


首先由法光佛研所蕭金松所長開幕致詞。


接著是法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 禪光法師,為大眾說明「台灣佛學教育的經驗傳承與發展—如學禪師與法光佛教文化研究所」。


接著就是頒發獎學金,首先從博士發起,一共有三位。


這一位比丘尼法師也是博士,看起來好年輕,真是優秀!

這一位是恬智學長,以前在學院時,她也會幫印隆打針,是一位人緣很好的小甜甜菩薩!


所有得獎者合照。

 

  今天有三場很棒的研討會,都是知名的學者教授,印隆本來想留下聽,也想跟好久不見的老師們問候。但是身體實在太虛弱,剛好又看到一位山上的學長及法師過來找位置坐,印隆就把位置讓給她們,先告假回去了。

  深入經藏是一件很殊勝的事,也唯有深入經藏,解行並重,才能提升人的品質,建設人間淨土。很感恩這三年在法鼓佛教學院的學習,印隆成長很多。願自己在佛學研究上的努力,能對正知正見佛法的弘揚,盡一份心力!






 

大修行者能代眾生消業嗎?/聖嚴法師

 

是的,有人作 如此說,大修行者能代替有緣的眾生受報。比如有人說,虛雲老和尚遭受雲門事件,拷問毒打,遍體鱗傷,幾乎致死,是代全大陸的中國人受難。又有說某某大喇嘛 或轉世者因害某種痛苦的疾病死亡,是為了替代全人類消業。或者某某大修行者,以種種苦行,如冬天雪中臥,夏天烈日下坐;或用其他的人為方式,來折磨肉體, 為了祈求某些人或人類大眾的平安、健康。其實這都是似是而非的見解,不是佛法的正見。

佛法所講的因果,是眾生共同的,各自造作不同的別業受別報,多人造作相同的共業受共報;造惡業受苦報,造善業受福報。例如眾人都吃飯眾人都能飽,眾人不吃飯眾人皆饑餓;一人吃飯不能使得眾人皆飽,一人不吃飯也與眾人的饑飽無關。所以說,各人生死各人了,各人罪業各人消,正如《地藏經》說:「父子至親,歧路各別,縱然 相逢,無肯代受。」

大修行者的修行力量,的確能夠影響其他的人:在某地有一大修行人,那地方的大眾都會受到益處;某時出了一大修行人,那一時代的人都會受到幫助,那是大修行者行持力的感 應及其言行的感化,使得大眾趨善避惡,使得鬼神調柔護持;但這也是由於當時、當地眾生的福德所感,而有大修行者出現,不是大修行者能代眾生消業。

如果大修行者 也發生災難、惡疾,那有兩種可能:一是聖人示現凡夫相,視同凡夫,受災受難,是為了能接近凡夫大眾,感動凡夫眾生;二是因為大修行者本身的業報所感,最後身的佛及羅漢還要受報,何況是一般凡夫階段的大修行者。有的是因精進修行,使天魔恐懼,或往昔的冤家債主現生於神鬼道中者發愁,唯恐大修行人,出離生死之 後,不再受其控制,無法索取所欠的債務,因此而有種種的大魔難、大疾病,紛紛降臨。也有由於大修行力,使得應墮地獄、畜牲、餓鬼的罪報,而以人間的災難、 疾病來抵償,稱為重罪輕報。所以大修行者的災難、疾病都是好現象,不過不是為了代眾生消業障。

至於代受果報、代消業障的觀念,是沿襲神教的思想而來。比如,耶穌基督是代世人贖罪而死於十字架上;中國的民間信仰也相信菩薩能夠代眾生消業障,比如,相信藥師佛既 號稱「消災延壽」,必能代眾生消業,或認為地藏菩薩入地獄度眾生,也就是為了代眾生消業;更有人為了父母及親人的消災、延壽,而有發願自己吃素、出家,或 者減壽、借壽等的信仰,這些觀念和做法雖出自一片好心,但和根本佛法的因果律卻不相應。

我們只能以行善、持戒以及大修持的功德力量回向眾生,使眾生獲益;就像是用鏡子接受到陽光,折射至黑暗的所在,使得本是黑暗之處,也能得到光明一樣。可是如果是盲者, 還是看不到光明的;能見到光明的,還是因為他有眼睛,那便是說本具善根的人,才能得到大修行者的幫忙。所以,佛教對於非理性的苦行以及借壽等的迷信行為, 不予贊成。

有人認為修行人或者是通靈的靈媒,能夠為人消業、治病、趕鬼、驅魔,這在民間信仰的層次,的確受到肯定。但是佛說定業不可轉該受的果報,必須接受民間信仰的宗教力量,雖也能夠有若干的功效,但是不能夠解決根本問題。

用咒術力或修 行者的心力,可為他人的業障做一時的阻擋,但是如果阻擋太多,或勉強阻擋,施術者或修行者的本身就會受到反擊而致疾病,甚至死亡;那好像是用三合板去阻擋 山洪爆發,必定也將被洪流沖走,這不是代眾生消業,那是他自己造業而受到果報。因他違背因果,雖存心做好事而使人家暫時不受報,事實上卻是天網恢恢,疏而 不漏,決沒有造了惡業,而能不受惡報的道理;違背自然,即是違背因果。

不論以咒術的神王之力或修行者的心力助人,必須基於相對的原則,那就是受助者的善根以及心向的轉變,加上修行者的咒力或心力才能產生正面的效果,那叫感應道交這還是在合理的原則下,所產生的效果,不是代為消業。

 

**********************************************************

懺悔要懺在心裡

有位女居士因為吸毒被關,出獄後來向我學禪,她邊哭邊向佛發誓說,如在吸毒就不是人。

結果她後來就把禪堂當成菸毒勒戒所,只要毒癮一犯就來打禪七。看她幾次這樣來來去去不是辦法,我於是勸她,懺悔應該是每天要做的事,這樣才能斷除壞習慣,如果只在犯錯後才懺悔,不過是求安心罷了。

....詳全文

 

 

金剛般若波羅密經講義總說(整理與筆記四)第2-3分

 


 

〈善現起請分第2

 

時,長老須菩提在大眾中,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而白佛言:「希有,世尊!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世尊!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云何住?云何降伏其心?」

佛言:「善哉!善哉!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善男子、善女人,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

「唯然世尊,願樂欲聞。」

 

「時」者,謂佛敷座而坐之時。「長老」謂德、臘俱高,為僧眾之長老者也。「須菩提」,華言空生,為佛弟子,於常隨眾中隨佛二十餘年,今在大眾之中,一眼覷透佛之本懷。「即從座起,偏袒右肩,右膝著地,合掌恭敬」,具請法之儀式,乃對佛言道:「希有,世尊!」此一句讚言,是一經發起之本。

如來之本懷,唯欲眾生共成佛道。自成道說《華嚴經》,度脫大乘善根成熟者雖廣,唯小乘根性於此法會,不見不聞,若聾若啞。佛本同體悲心,不棄小根,至鹿苑度憍陳如、五比丘等,說《阿含經》、生滅四諦法門,俯就眾生,純權無實,諸弟子等以出世禪定,多證阿羅漢道。經十二年之久,始說方等經,俾其囘小向大,對三權教說一實教。四教並談八年之久,方說般若經,付囑諸弟子,轉教菩薩,發菩提心,度化眾生。諸弟子等不知利人即是自利,故時有退習者,而如來隨時俯就之婆心,無人領會。突有須菩提機緣成熟,在佛穿衣吃飯、出入往還之間,一眼覷破佛家大法,原來如是,豈有些許外事,眾生自擾擾耳。遂讚曰:「希有,世尊!」謂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不過轉轉教化發菩提心,度化眾生,淨信如是而已。若善男子、善女人體佛本懷,發菩提心者,應用何法,常住不退?一旦退習,應用何法,降伏退心?佛俯就眾生三十餘年之久,未得暢其本懷,今得須菩提一言道出,欣慰之至,故讚許之曰:「善哉!善哉!」意謂善知我心,善於請問,乃善之尤善者也。遂呼之曰:「須菩提,如汝所說,如來善護念諸菩薩,善付囑諸菩薩,汝今諦聽,當為汝說。」此聞其知心之言,故重述而深許之曰:「善男子、善女人發菩提心者,應如是住,如是降伏其心。」此正許其問端,就端開示之際,被須菩提應聲:「唯然世尊,願樂欲聞。」一言隔斷,故佛又重告須菩提云云。

 

 

 

〈大乘正宗分第3

 

佛告須菩提:「諸菩薩摩訶薩應如是降伏其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若卵生、若胎生、若溼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若非無想,我皆令入無餘涅槃而滅度之。如是滅度無數無量無邊眾生,實無眾生得滅度者。何以故?須菩提!若菩薩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即非菩薩。」

 

此先略答第二問題:降伏退心,須要脫離分別諸相;諸相雖多,總不出十二類眾生,賅括已盡。故告須菩提與發心諸菩薩,及大道心多勝行菩薩曰:應如是降伏其退心,所有一切眾生之類,皆由妄想而成。

按《楞嚴經》,「若卵生」者,卵惟想生,如魚鳥龜蛇之類,因飛沈亂想、和合氣成。「若胎生」者,胎因情有,如人畜龍仙之類,因橫豎亂想、愛情滋染而有。「若溼生」者,溼因合感,如含蠢蠕動之類,乃翻覆亂想所成。「若化生」者,化以離應,如轉蛻飛行之類,此屬新故亂想所成。「若有色」者,休咎精明,有色之可見者,乃精耀亂想所成。「若無色」者,空散消沉,無色之可見者,乃陰隱妄想所成。「若有想」者,神鬼精靈,乃罔象虛無妄想所成。「若無想」者,精神化為土木,為枯槁妄想所成。「若非有想」者,如蒲蘆等,異質相成,因合妄而有。「若非無想」者,如土梟等,負塊為兒,子成父母,俱遭其食,此因怨害妄想而有。略去非有色、非無色二類,類推可知,總屬妄想非實。故須離此諸相,度化一切眾生,無非令其明了如是而已。

 

[筆記整理]

諸相雖多,總不出十二類眾生

卵生

卵惟想生

如魚鳥龜蛇之類

因飛沈亂想、和合氣成

總屬妄想非實

胎生

胎因情有

如人畜龍仙之類

因橫豎亂想、愛情滋染而有

溼生

溼因合感

如含蠢蠕動之類

乃翻覆亂想所成

化生

化以離應

如轉蛻飛行之類

此屬新故亂想所成

有色

休咎精明

有色之可見者

乃精耀亂想所成

無色

空散消沉

無色之可見者

乃陰隱妄想所成

有想

 

神鬼精靈

乃罔象虛無妄想所成

無想

精神化為土木

 

為枯槁妄想所成

非有想

異質相成

如蒲蘆等

因合妄而有

非無想

 

如土梟等,負塊為兒,子成父母,俱遭其食

此因怨害妄想而有

非有色

 

 

 

非無色

 

 

 

 

 

「涅槃」者,譯滅度,義謂滅盡妄想,度脫諸相。「無餘」者,乃為滅度妄想諸相無餘也。總而言之,我既發菩提心,我應使一切眾生入無餘之滅度中,雖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乃分內之事。以真諦審之,緣生無性,當體即空,故曰:「實無眾生得滅度者。」

若有所度之眾生,即屬「人相」;能度之菩薩,即屬「我相」;人、我之別,即屬「眾生相」;以此我、人、眾生成常見,即屬「壽者相」。若有四相,不能解脫,根本上即非發菩提心之菩薩,則不足論其退矣。是故欲降退心,先須解脫一切眾生種種分別之相。此第三分,乃如來略答降心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