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6日 星期一

感恩兩位日文課的老師

 

  因為轉組到漢傳佛教組,必須要修二年的日文。我們的日文老師分別是藍碧珠老師及楊德輝老師。

  藍碧珠老師的課是在每周六的上午,共四堂課,遇假日都不放假,甚至於連颱風天都來上課,而且藍老師在法鼓教日文已經二十年了,真是二十年如一日!藍老師是發心來為我們上課,都不拿鐘點費,而且教的很好;雖然上她的課壓力有點大,因為進度很快,並且是週週考試,但我們都非常感恩她。

  楊德輝老師則是一個月來幫我們上一次文法課,他有許多日文著作,都是由英德出版社出版,如我們用的課本「迷你日語文法手冊」,就是他的著作,內容寫的非常好。老師將相關著作都讓我們免費索取,因為他覺得我們學生比較沒有錢,所以他不但出力教我們,也出錢讓我們讀許多好書,老師對佛教也非常護持,幾乎都是免費上課,真的很感謝老師。

  昨天第一次上到楊老師的課,才知道他已經教了三十年了,現在有一些他的學生都成為教授甚至於院長呢!老師的年紀跟印隆的先嚴差不多,印隆的先嚴以前也是在大學教英文,也有出版教科書。記得當時他用打字機(以前還沒有電腦),一字一字的將內容完成,當時小學的印隆還有幫忙校對,很能感受到身為老師的那種對於學生的愛護及教學的熱忱。

  法鼓佛教學院很重視語文能力的培養,也為我們找了非常多的好老師。能在英文能力之外,再加學第二外國語言,實在是福報,一定要好好學好,才不負學校栽培與十方信眾的護持之恩。

  現在是研二,功課壓力較大,所以今年只努力英文與日文兩個語文。希望研三時,能有時間好好學習藏文。

 

  

4 則留言:

  1. 請問印隆小師父:
              妳在研究所所修的日文,在妳還未上研究所時是否就已經會日文了,還是進入研究所才開始研讀?那梵文、巴利文是否也是如此?
                                                                                                                                                      感恩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仁者:阿彌陀佛!

      我在大學有學過,不過只是基礎。梵文、巴利文我在研究所前也沒有學過,是進研究所才學,不過我是學梵文、藏文。

      另外,不適合稱呼出家眾為"小師父",應以XX法師或XX師父較為恰當。

      刪除
  2. 印隆師父:
      感謝您的提醒,剛剛有看到您寫的一篇文章--在家居士怎樣正確稱呼出家人,真的有感抱歉。因我有一師父--悟善法師,在他身邊的出家人我們都稱為小師父,所以我才會如此稱呼您,真是抱歉。
      再請問印隆師父,您在研究所所學的梵文和藏文都是從基礎開始教的嗎?會不會很困難ㄚ?還是您又從大學重新選修基礎。
     
                                                                         感恩       合十

    回覆刪除
    回覆
    1. 仁者:阿彌陀佛!

      因為不適合有大小之分,這是增長我們生死分別之習性。雖然有時也會聽到有尊稱XX為大法師之類的,但那是一種尊稱,至於大小,末學建議就毋須多加一筆,直接用一稱的稱謂就好囉!

      另外,末學覺得語文的學習,是用功加上常使用,當然有一點點天份也會有幫助,最重要的是用功。
      法鼓佛教學院對語言文獻非常要求(所以我們也是有點被要求出來的 :P ),英日文都只是基礎語言,其他文獻語言(梵巴藏)則看個人研究所需。

      還有,您怎麼會問到這方面的問題呢?是有考慮要學習文獻語言嗎?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