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

防非止惡,安心辦道(「地獄門前僧道多」的真相)




聖嚴法師在《學佛群疑》中,分享了二篇文章:〈「地獄門前僧道多」是真的嗎?〉與〈「此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是真的嗎?〉。這兩篇文章,對於在家及出家眾,都有很重要的觀念說明。

  「地獄門前僧道多」這句話,是在明朝之後出於齋教徒(白蓮教等之流)的杜撰,目的是為了侮辱佛道二教。他們在排斥他教及吸收信徒的利益衝突之下,與佛教出家僧侶及道教道士,採取敵視對立的態度,鼓吹俗人修行容易生天得道,渲染捏造出家修道的困難、黑暗、腐敗,通過市井間的口耳相傳成了一句「地獄門前僧道多」的流行語,來醜化僧道的形象。

另外有一句「此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的觀念,也是出於破壞三寶的陰謀,並非出於佛教。前面所說有心破壞佛教的齋教徒們,謠傳出家修道也不得道,既不得道而受信施,當然要變做牛馬來還債了。由此可知,這兩句話並非佛門用語,也不是道家用語,皆是附佛外道的貶低用詞。畏懼及鼓吹披毛戴角還的人,一定不是正信的佛教徒。

佛經中敘述到墮地獄的例子,早期是指犯了五逆重罪者(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並沒有強調凡是破戒便入地獄的觀念,這在原始佛教的《阿含經》及律中都沒有見過。受戒有防非止惡的功能,悔過有洗心安樂的功能。凡夫眾生在未成聖賢之前的修學階段,因為不清淨,所以要求戒,受戒是修行的起點,故有云「有戒可破是菩薩,無戒可犯是外道

罪有輕重,犯了極重的戒罪及性罪者下地獄,其他的輕罪,則隨類受報,生於人、鬼、異類群中,都有受報的機會。作惡、犯戒未必全下地獄,否則易使人產生誤解:不信佛不學佛還不至于下地獄,信佛學佛後反而容易下地獄,那還有多少人敢來信仰佛教而學佛修行呢?

《地藏經卷上觀眾生業緣品〉有云:「若有眾生偽作沙門,心非沙門,破用常住,欺誑白衣,違背戒律,種種造惡,如是等輩當墮無間地獄,千萬億劫求出無期。」[1]是要警醒不可以修道人的身分來騙取資財利養。也警惕修道者要持戒修行,慎勿放逸!若是貪求名聞利養,忘了當初出家度眾生的悲願,生活由儉入奢,增長貪、瞋、癡、慢,因而不樂修行,敗壞佛門,污穢淨地,絕對因果不昧,苦不堪言!

夢參老和尚說:「迷財、迷色,大家要看破。看破了之後,你才能夠解脫。財色是生死根本,你要想解脫,一定要看破財色。」(夢參老和尚:看破財色)近代高僧虛雲老和尚開示,引潙山禪師文說:「『自恨早不預修,年晚多諸過咎,臨行揮霍,怕怖樟惶,殼穿雀飛,識心隨業,如人負債,強者先牽,心緒多端,重處偏墜。』年輕修行不勇猛,不死心,不放下,在名利煩惱是非裡打滾,聽經、坐香、朝山、拜捨利,自己騙自己。」(虛雲老和尚:無貪利,無求名,無攀緣貴要之門,唯一心辦道

佛陀教導出家修行者,接受供養如同接受良藥,是為了療治色身飢渴之病,不應根據個人的好惡來接納或拒絕。如同蜜蜂採花蜜一般,只取其味,不損壞其顏色和香氣。若是要求過多,就會損害檀越施主的善心。檀越省吃儉用的發心布施,當我們在勤習道業之際,更要小心呵護心念,約束欲望,以感恩的心接受十方信施的護持。若是真發要修行的心、要利益眾生的心,龍天護法一定會護持安心辦道!


地獄思想,在釋迦世尊出生以前的印度就有了,而在佛教傳入之前的中國,也已有了人死之後下黃泉的說法。西方的基督教,也提到關于世界末日之時,不信基督,特別是不被基督寵愛的人,即入煉獄的情形。可見,地獄思想是人類宗教的共同信仰。不過對于地獄的描述和看法,因了地域、時代及文化背景的不同,而頗不一致。此由于各民族、各宗教的信念互異,所見地獄的景象也不一樣,在某一宗教認為可升天堂的人,在另一宗教竟又是要把他們收到地獄里去。

印度佛經裡所說的地獄,有八寒地獄、八熱地獄、各有十六游增地獄。八寒、八熱為根本地獄,十六游增稱為近邊地獄。尚有處于山間、樹下、空中的孤獨地獄,另有十八地獄之名。

佛教對于地獄的描述,初見于《雜阿含經》卷四十八,謂有大火赤紅的地獄。其詳細的分別敘述,乃見于《長阿含經》第十九、《立世阿毗曇論》、《雜阿毗曇心論》、《大毗婆沙論》、《俱舍論》、《涅槃經》、《瑜伽師地論》、《大智度論》等。

中國民間相信人死之後,經過十殿閻王的審理問案,每一殿都設置不同的地獄和刑罰。此在印度傳來的佛經中並無根據,而是出于中國民間傳說的《十王經》,據說是由成都大聖慈寺的藏川傳出;道教也傳有十殿之說,並有一百三十八所地獄。類此信仰的源流,總不外乎出于感夢、扶乩、降靈、死而複活者等所輾轉流布,其閻王之名雖淵源于早期印度的梨俱吠陀,但他是住于天上,是司理死亡的神,漸漸地,閻王降住地府。至于衍生出十殿之說,乃是後期中國人的信仰了,此與君主時代的司法程式有關,各級首長,兼理各級法院的職責,十殿閻王問案,一如人間的知縣、知府、尚書,乃至皇上親審。所見地獄景象,也以各人所熟悉的人間環境為樣本,中國古人所知的地獄中,沒有非洲的黑人及歐美的白人。由于時、地、風俗、信仰的不同,所見地獄也不同,佛說:「萬法唯識,三界唯心。地獄在眾生心內,實有其事,又不必盡同,既不可否定地獄的存在,也不必拘泥、執著于諸種有關地獄傳說的必然。

佛經中敘述到墮地獄的例子也不少,早期是指犯了殺父、殺母、殺阿羅漢、出佛身血、破和合僧的五逆罪者,會墮地獄,例如佛的堂弟提婆達多及其伴黨,墮入地獄,漸漸演變成為凡是做錯了事,不論輕重,都要下地獄之說。而在比丘及比丘尼律所見犯戒、破戒的過失,僅有數條極重過失為不可悔。所謂不可悔,是指失去戒體而被逐出僧團,再受國法死刑的制裁者;可悔則有對眾人、對數人、對一人懺悔,及對自己良心的責心懺悔。而僧尼律中處處都說:「犯過者當懺悔,懺悔則安樂,又有說:「有戒可破是菩薩,無戒可犯是外道。並沒有強調凡是破戒便入地獄的觀念。

罪過又可分成戒罪和性罪,所謂性罪,是指造惡行為的本身就是罪,不論受戒不受戒,犯了過必須受報;戒罪則是在受戒之後,增加持戒功德,倘若犯戒,便在性罪之外另加戒罪。所謂戒罪者,是指持戒有功德,犯戒有罪報,持戒是對一切眾生,所以功德無量;犯戒只能對少數眾生,所以破戒的罪過再大也不及持戒的功德之多。

受戒有約束的功能,悔過有洗心的功能。罪有輕重,犯了極重的戒罪及性罪者下地獄,其他的輕罪,則隨類受報,生于人、鬼、異類群中,都有受報的機會。由此可知作惡、犯戒未必全下地獄。雖有一部晚出的《日連問經》,強調事事都可能下地獄,這在早期的《阿含經》及律中尚沒有見過,否則易于使人誤會:不信佛不學佛還不至于下地獄,信佛學佛後反而容易下地獄,那還有多少人敢來信仰佛教而學佛修行呢?

所謂「地獄門前僧道多這句話,既非佛家語,也非道家語,而是在明朝之後,從一些齋教的乩壇、靈媒的口中傳出。齋教徒眾都是在家人,他們剽竊儒、釋、道三家的若幹名詞和觀念,似是而非地組成新興宗教和秘密結社之民間信仰,因為他們是在家人的宗教組識,所以,在排斥他教及吸收信徒的利益衝突之下,不得不跟出家的僧侶及道士,採取敵視對立的態度,因而傳出「道降火宅的口號,鼓吹俗人修行容易生天得道,渲染捏造出家修道者的困難、黑暗、腐敗,宣揚僧道都下地獄的觀念。他們在通過市井間的口耳相傳,便成了一句「地獄門前僧道多的流行語,既可醜化僧道的形象,也可嚇阻優秀的俗人出家為僧道。然其既非出于佛經,自可不必介意。不過必須指出,這句口號乃是出于齋教徒的杜撰故事,目的是為了侮辱佛道二教。

像民國九年雲南昆明西邊洱源縣的幾個齋教乩壇所著的《洞冥寶記》中,就極力指控僧侶不守清規,捏造和尚墮地獄、受刑罰的故事。此見于中央研究院的宋光宇為一貫道護航而寫的《天道鉤沈》三十頁。宋氏雖未承認是一貫道的信徒,而該書凡是涉及佛教的和尚之處,便採攻擊、辱罵、尖酸刻薄的態度,否定出家修行者的道德價值,而一味地引述強調在家齋教徒如先天、龍華、一貫道等所謂道親之間的利樂,雖然引用了不少資料,但都缺少理性的抉擇,乃是出于一種情結的表現。從他的那本書中,可以領略到傳教師的狂熱氣,卻無法想像他是一位中央研究院的學者。

須知:凡有人事,就有弊端,僧中難保沒有破戒、犯戒的人,釋迦制戒就是為了防範、制裁、處理這些事件。儒家說:「人非聖賢,孰能無過。出家的凡夫,在未修成聖賢之前的修學階段,因為不清淨,所以要求戒,受戒是修行的起點,跌倒了再爬起來,犯了戒再懺悔,乃是正常的事。齋教徒們,自己不願受出家戒的約束,反而詆毀出家人持戒不嚴,並且誇張出家人的犯戒罪行,其存心是顯而易見的。


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問題。了道是了什麼道?為什麼要披毛戴角還?上焉者,有人道、天道、聲聞道、菩薩道與佛道;下焉者有地獄道、餓鬼道、畜生道。因為高下不等,不得籠統地說「了道」二字即可。當然,通常說的了道,是指出生死、離三界,這又分成易行道和難行道。

如果是易行道,任何人只要發願求生西方阿彌陀佛的極樂淨土,就能橫出三界。難行道是經過三大阿僧祇劫的難行能行、難捨能捨、難忍能忍的菩薩道,方能成佛。歷第一大阿僧祇劫滿,才能出離三界,這是一般菩薩成佛的通途。我們沒有發現初發心菩薩,對於修行的前途,產生懷疑的記載,只要信心堅固,願心正確,終極的目標不變,就不必畏懼不墮,更不必畏懼披毛戴角的生死現象。

諸佛菩薩在修行過程中,往往是適應眾生需要而示現不同的身分和形相,所以,在《本生譚》中,記載釋迦世尊在因地時,曾為種種的動物,已度種種動物中眾生;中國禪宗史上的南泉普願禪師,也說死後到山下村莊裡做水牯牛。因此,作為一個真正的修行人,只知當下努力修行,至於是否能夠出離三界,應該是採取只顧耕耘,不問收穫的態度。

畏懼披毛戴角還的人,他是不敢修行的。鼓吹此生不了道,就要披毛戴角還的人,一定不是正信的佛教徒,更不能體認到大乘佛法的襟懷。這種觀念阻止許多人出家修行,也使許多已經出家的人感到沮喪和失望,更使得許多出家人變成自私自利,急於自了,不能夠產生利益眾生、淨化社會的願望,所以,佛教被人指為消極、逃避、悲觀。最初這種「此生不了道,披毛戴角還」的觀念,本不出於佛教,乃是出於破壞三寶的陰謀。因為即使在佛世,也沒有要求所有的出家僧眾必須即身成就,因此,正常的佛道,是不戀生死,也不畏生死的。

前面所說有心破壞佛教的齋教徒們,自己不出家,故說道降火宅,而不降僧中,出家修道也不得道,既不得道而受信施,當然要變做牛馬來還債了。其實出家僧尼的生活,多較常人清苦,照顧信徒,服務寺廟,而取得微分的生活所需,還要他們來生變成牛馬抵償嗎?除了站在敵視僧尼的立場之外,對此說法,實在找不出更好的理論根據。故也可說,這跟「地獄門前僧道多」的流言,同樣的惡毒!事實上,佛在世時,制定比丘托鉢,稱為「化緣」,以托鉢的形象,與在家的信眾接觸,並為他們祝願,就是代佛宣化,就是報答信施。出家的形象本身就能使人產生離欲、離苦的作用,何況再用佛法化導,其功德豈能與用勞力生產來求取生活所需的方式同日而語。

以宗教的立場而言,縱然出家人住於寺院而不與世俗接觸,也未能即身成就,只要每日課誦不斷,為社會、國家、人類、世界眾生的幸福祝願,已經功德無量。所以在《出家功德經》裡說,一天出家也有無限的功德,何況是發了終生出家的弘願之人,因此,出家修行是多生多劫的事,不是臨渴掘井式的急就行為,沒有必要在一生之中急求自了。

如果此生不了生死,尚有兩條路可走︰一是以彌陀的本誓願力,求生西方;一是以自己的願力,累劫修行。只要信心堅固,願力不退,就可保證在修行的道上,一路前進,縱然由於初發心的緣故,有時會信心不足、願心無力、修行不得要領,只要發願修行,嚮往出離,出家也比在家牽掛更少,障礙更小。縱然不能夠保證未來生中永不墮三塗惡道,也不會比在家身分者墮落的機會更多。




[1] 實叉難陀(652~710年)譯。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