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6日 星期五

從「台灣漢傳佛教已經不公開對民眾講經了嗎?」一文之省思




 看到這一篇:台灣漢傳佛教已經不公開對民眾講經了嗎?」,心中真的很痛。文中所寫的,「收到一封佛教團體的年度活動表,發現其中有法會、禪修、花藝、念佛,卻沒有讀經、講經的活動,想當年,大法師每年都有一次對外的大型演講,動輒數千人、上萬人。」印隆也深有所感。

 在二十多年前,印隆參加 懺雲法師所舉辦的齋戒學會,每當週六下課後,坐著公車、火車好幾個小時才到目的地,報到後先簡單打掃一下,然後就集體受八關齋戒,過著二天一夜的解行並重生活。內容有研習佛法、禮懺念佛、法器學習、出坡勞務等,豐富又充實,大家都道心堅固,以法相會。

 這幾年也發現教界的變化,也和幾位護法居士談過,感覺舉辦與參與「活動」的情況愈來愈多,參與共修的比例好像與來愈少,也沒有像以前那樣的大型講經。可能也是因為媒體傳播的變化,透過網路取得資訊非常容易,加上大家也愈來愈忙碌,因此若要舉辦這樣的大型講經法會盛況,可能較不復見。

 在印隆認識的一些居士道友中,有許多都是非常用功的,他們會透過網路或電視等媒體聽經,也算是現代的一種學習方式。該文所說的狀況,的確是有,但是有一些聽經方式的變化,也需要考量。

 另外,該文另有提及:「台灣漢傳佛教已經不公開對民眾講經了嗎?還是沒市場需求呢?」這個問題的確要省思。對於住持三寶、弘揚正法的佛子們,一定要謹記誓願,切不可隨波逐流,但也非僵化不變,而是要懂得應機弘化。

 印隆自100年於研究所畢業後,因為罹患了MS-多發性硬化症,因為身體因素,就沒有再往博士班繼續就讀。不過畢業這四年來,除了101年擔任水陸法會網路共修執事較忙碌、以及7月時又發病住院的原因,每一年都固定撰寫一篇高品質的論文,也投稿至《中華佛學研究》而獲發表,去年還發表了二篇,其中一篇是到花蓮慈濟大學發表。並且自請辭執事後,這幾年也把握時間閉關了幾次,希望自己能解行並重,能把正知正見的佛法弘揚更廣。

 雖然不知道自己的身體未來會有什麼變化,也不知道無常何時來到,但我會一直努力下去。不論是在佛法的正見正解與實踐修持,或是對於眾生的關懷,都是印隆會持續努力的目標。只要有一盞燈持續發亮,就有傳燈的希望!此生既有緣成為一位漢傳佛教的出家人,我就有荷負如來家業的責任。這樣的誓願,來自於當初出家的心願──但願眾生得離苦,不願自己求安樂!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