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0月11日 星期四

侯吉諒:「禪與書法」




看到侯吉諒居士的最新一篇好文:「禪與書法」,謹推薦給大家。
文中提到他對於鈔經、書法禪等等觀點,滿有意思的,值得好好思維。如:
「現代教育多強調理解與啟發,但也因而偏廢記憶的必要。記憶是深度理解的基礎,對文字不能記憶在心,就不能隨時反芻文字的義涵,對精義玄奧的經典而言,記憶背誦、手抄默寫是不可忽略的必要途徑。」

「用毛筆抄經需要專注,因為專注讓身心安頓下來,身心安頓會產生類似打坐、禪修那種物我兩忘的境界,因而會引發一種常人無法理解的定靜生慧的能量,書法與修禪,當功夫到了相當深度,確實有類似的效果。也難怪許多人喜歡把禪和書法相提並論。」
「用禪來形容不容易說明、解釋的書法,確實滿方便的。然而缺點也是顯而易見──凡是說不清楚的,或者想要唬人的,只要和禪掛上勾,就玄之又玄起來。」
「一件技巧拙劣的書法,也可以被說得很有禪意。因為禪宗主張不必苦修,不要太多的清規戒律,不要任何繁複的表相,是一種從本質到外貌都極簡主義的宗教主張,而人們卻又可以從禪的領悟中「一超直入如來地」,這樣方便、超能的法門拿來說書法,實在是方便不過。」
「於是我們看到許多人動不動用禪說書法,有的人講到寫字之前,要打坐、平心、靜氣,以及放空世俗的牽掛與雜念,讓人覺得在寫字之時彷彿滿身佛光,已經達到一種超凡入聖的境界,而後才心無罣礙的下筆寫字。」
「然而在整個中國書法史上,有這種禪的境界與書法功力的,也不過就是弘一大師一人而已。但即使如此,弘一大師的書法,固然創造了他個人的特殊風格,但未必就有多麼高明的藝術價值。弘一大師的書法,畢竟是因人而重,而不在其書法造詣的高低。」

相關文章:
- 在字跡中轉化生命功課
- 寫經與修行(侯吉諒 )


[本站結緣訊息]
弘一大師《阿彌陀經》墨寶
弘一大師《藥師經》墨寶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