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9日 星期六

學佛真好~對親人真正的愛



  今天是週末,山上一如往常,有許多來參訪的遊客及準備來參加共修法會的信眾,停車場也是停滿了車。印隆每次看到BMW的車子,都會想到先慈;因為先慈生前的夢想就是希望有一台BMW的白色三門跑車(跟她的愛犬小瑪一樣的顏色),然後可以載她的愛犬去兜風(不是載印隆,真是人不如狗...),只是這樣的願望始終未達成。

  如果印隆沒有學佛,可能會像一些民間信仰一樣,燒個紙紮的BMW的白色三門跑車給她吧!就像有人會買紙紮的樓房、跑車,甚至於還有iPOD一樣(蔡倫要是知道他想推廣紙張的想法--燒紙錢被如此發揚光大,一定會覺得現代人實在太強了!)印隆還看過東南亞國家(忘記那一國),有一條街都是賣紙紮品,其中居然還有泡麵、便當之類的,讓印隆很懷疑:「他們」有熱水可以泡泡麵嗎?

  真的很慶幸有因緣學佛,並且從正法的學習中,能夠有正知見及實踐。過去古德有許多以佛法來超渡、利益往生的親人之例,近代的持戒高僧廣化老和尚,就有一個以修行來超度母親的例子:

 我的母親在大陸死了,我把出家功德回向給她,我就親眼看到我母親升天,這是真真實實的事情,地點就在基隆大覺寺的七寶塔下面的地藏殿。殿內四週放置骨灰,中間供奉著地藏菩薩的金身。有一天晚上,我夢見我的母親死在監牢裡面,然後,她由監牢裡走出來,拉著我,很淒慘的說:“孩子!趕快來救救我呀!”我說:“媽!你怎麼會在這裡呢?”她說了很多話,人家如何的把她禁閉在這裡,還害死她,要我趕快去救她。我說:“好!您等等,我一定來救您。”身子一動,就醒來了。噩夢乍醒,坐在床上,我作此惡夢的時候,正在基隆大覺寺戒壇裡。


 第二天一早,我就為我母親立了一個超度往生的牌位,你們注意我寫牌位的手續:先合起掌來,念一卷“彌陀經”,二十一遍往生咒,念完了拿起筆來寫牌位,寫的時候,一筆一劃一聲佛號,寫完了,再念二十一遍往生咒,回向祈請佛菩薩保佑我的母親,超度她離苦得樂。我拿了五十塊錢連同牌位,請一位小沙彌幫忙送到功德堂去,然後我就去辦我的職事,也不知道他們將我母親的牌位供在什麼地方。那天晚上,我又作夢,夢見把母親從監牢裡拉出來,我捉住母親的手,從空中飛到台灣來。只記得在金門上空一步跨過台灣海峽,到了基隆大覺寺的上空,就降落在念佛堂的門口,然後把母親送上樓去,請她坐在右上方的屋角那裡,說:“你坐在這兒等著哦!我會來超度您的。”說完我就醒來了。
 

 隔天,我因為在戒壇裡擔任書記師的職事,白天沒有空過去看。到了傍晚時分,大家都在用藥石,我過午沒吃,就去念佛堂看看母親的牌位安置在何處?到了那裡一看,咦!正好就放在夢中的母親所坐的地方。面對靈位,一時悲從中來,不禁淚如雨下。于是就為母親誦了一卷《彌陀經》及二十一遍往生咒,至誠懇求佛力超薦她。念完了走出來,內心很是悶悶不樂。抬頭看到七寶塔,若在平時,我只拜拜就走了,那天卻不同,從進門的地平線那一間觀音殿起,我一見到觀世音菩薩就拜,心裡就只有一個念頭:請菩薩慈悲,超度我母親吧!接著上去是普賢殿、文殊殿、釋尊殿,我就一級一級的拜上去,祈請佛力超薦母親,然後又一間間的拜下來,心裡唯一的念頭,就是祈請佛菩薩超度我母親。

 回到地平線的觀音殿,本是想走出來的,剛好那時天色已黑了,忽然發現那邊牆角下有光,還從裡面吹出一陣陣的陰風來,淒淒慘慘的,這可把我嚇了一跳,難道是出了冤魂不成?要是真的有冤魂,我倒要過去看看!因此,我走過去,並且大聲的說:“喂!是不是有冤魂哪?有冤的來找我,我可以替你們伸冤!因為我以前在司法部的同事,現在很多當法官、檢察官的,我可以叫他們替你提起公訴,給你伸冤。”咦!陰風沒有了。低頭一看,原來地下有個洞,還有螺旋形樓梯,于是我就沿著一級一級的走下去,原來是個骨灰間,當中供奉地藏菩薩。我一見到地藏菩薩,就想起菩薩以前在因地時候超度母親的種種情形,于是我祈求地藏菩薩超度我母親說:“不為別的,只因為‘一子出家,七祖升天’,這是佛陀說的,佛不妄語。今晚我要求地藏菩薩您兌現給我看,我要親眼見到我母親升天,若不升天,我就跪在這裡不起來。”說過這些話。
 我就跪在地藏菩薩面前念召請咒,你們要注意,召請咒是很靈的,念咒時,左手結金剛拳印,插在腰上,右手打華印,口念“南無部部帝利伽哩哆o怛哆哦哆耶……”之咒語,召請她,這個召請咒我以前念的時候都很有感應的,所以我相信我把母親召請來了。然後又念地藏菩薩的“滅定業真言”,念的時候合掌,用心觀想梵文“紇哩”字,口念“缽 諭幽~娑婆訶……”,就這樣,把我母親的鬼道定業給消除了。接著又再為她念“滅業障真言”,結手印,觀想“紇哩”字在手印上放光,白色的光給她消業障。這三種咒一念完,我就跟地藏菩薩說:“地藏菩薩,我的事情做完了,接下來是你的事了,你一定要超度我母親,一天不超度,我就跪在地上一天不起來,兩天不超度,我就跪兩天不起來,七天不超度,我就跪在地上七天不起來,直到我母親超度升天為止。我要兌現,我不要在夢境中看到,我一定要親眼看到才行。”說完,我就跪在那裡念“南無地藏王菩薩!南無地藏王菩薩!”眼淚直流,邊哭邊念,不知道念了多久,我發覺地藏菩薩座下的水泥地上,升起一道清煙,起初還只是像香煙一般大,“咦!有煙,莫非是有感應了?”我心裡這麼想著,于是更加速的念:“地藏菩薩,地藏菩薩……”。

 那道清煙慢慢地往上升,衝破了底層的水泥屋頂,開了一個洞,一層一層的直升上去。經過第二層、第三層還是一樣沒有變化,到了第四層,這道煙就化成了蓮華形狀,到了第五層,蓮華上面坐著一個人,竟然是母親在家時候老太太的樣子,到了第六層,母親已經變成天人的模樣了,到了第七層,更莊嚴了,宛如民間在拜的媽祖娘娘了,有鳳冠霞披,手上拿了一個玉圭。轉眼之間,蓮花座已經升到塔尖了,在那兒打轉。于是我向地藏菩薩祈求:“地藏菩薩,快!快!快!快給我消息,印證蓮花座上那個人是我母親。”剛說完,咦!蓮花座上那個人忽然回過頭來,喊了一聲:“元哪!”(我的俗名)“媽!”我立即回答。她笑笑,欣然化為一道清煙,上升雲霄,終于消失天際。我回過頭來望著地藏菩薩的法相,感激涕零地說:“地藏菩薩,謝謝您,將我的母親超度升天了。”我終于親眼看到我的母親升天了,憑什麼?就憑我出家。那為什麼這麼多人出家,母親還是不能升天呢?這就要你試問自己有沒有犯戒呀?假如出了家,受戒犯戒,下地獄都有餘,你沒有把你父母一起拉下地獄已經算是好的了,還想要叨你出家福蔭生天,這有可能嗎?如果出家,嚴持淨戒,念佛修行,父母一定叨你的出家功德升天無疑的。古往今來,這種事蹟很多,我把我自己親身的經驗告訴大家,並不是在吹噓,只是為了證明佛陀的話沒有虛妄。我是個凡夫,都可以憑借出家修行的功德,把母親超薦升天了。

 也希望你們都能這麼想,這麼發願:為了出家不能侍奉父母,今後要嚴持淨戒、努力修道,以此出家修道。功德回向給父母。如果真能這樣,那比什麼都好。所謂“大孝釋迦尊,累劫報親恩”,這才是真正的大報恩德啊!

  印隆自己也有一次感應,即三壇大戒要出堂時,有一位有「第三隻眼」的戒兄,來告訴印隆,印隆的先嚴要她代為轉達之事(該位戒兄並不知印隆的爸爸已往生,中間的過程就不再此細談了,只能說整個過程很特別)。印隆的先嚴已往生二十年,但因為當時往生的因緣並不好,做了急救(電擊、打強心針)、又用一般民俗的喪葬處理(當時印隆年紀小,也還沒有真正學佛),可能起瞋念而墮入惡道。因為此次印隆受大戒時,戒場有為戒子設功德堂,以此受戒的功德回向給父母。因此因緣,印隆的先嚴被召請而來,他請求戒兄代為轉告印隆,他需要印隆好好的修行,他才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印隆當時也非常震撼,也發願要好好修行,不只是為了報答此世的父母,更是為了一切在生死輪迴中苦難的眾生。

  有人或許會問:「那為什麼有祖先要求要燒紙錢,能說燒紙紮物沒用嗎?」當然有「用」,不過這都是「一切唯心造」,還是在三界生死之中,滿足一個欲望,還會有另一個欲望,永遠都無法真正「滿足」。唯有佛法,才能真正的究竟利益眾生。就像佛門的晚課之蒙山施食,或是大蒙山施食,或是放燄口,會先以觀想與咒語等(身口意三密)來變出食物濟度眾生後,即為他們皈依說法,助其早日解脫三惡道業報之身,往生三善道乃至佛國淨土。

  真正的愛,不是滿足無明的欲望,因為無法真正滿足。而是要以智慧,給眾生真正有用的。正信的佛教,是能以正知見的智慧之光,引導眾生出離生死輪迴之苦,得到究竟解脫之樂。

1 則留言:

  1. 師父^^你好
        我是住在土 城的小小王^^你寄來的結緣品我收到,我會好好的珍惜
                 ^^希望師父身體健康,每天開開心心的。
                        感恩的弟子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