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30日 星期日

20081123_2008大悲心水陸法會功德旛

 

因為水陸法會壇場除非是經過特別申請,否則是禁止拍照的。而在大殿旁豎立的這座功德旛,因為沒有禁止拍照,就成了許多人拍照的重點。


所謂的功德旛,全名為「啟建十方法界四聖六凡水陸普渡大齋勝會道場功德之旛」,俗稱「引魂旛」,但印隆覺得還是稱為「功德旛」最符合佛法。因為水陸法會所普施的對象,是遍及四聖六凡一切眾生的。而且以佛法來濟拔眾生,才能真正的眾生離苦得樂!

第一次看到這麼精美莊嚴的功德旛,真是讚嘆與感動!願佛法的光明,慈悲照耀一切眾生!


 

2008年11月29日 星期六

20081124_生病與看病因緣


  約半個月前,印隆開始出現奇怪的問題:先是全身無力,變成無法自行行走,需要有人攙扶;然後是頭腦昏沈,一直感到想睡;還有手痛的問題更加嚴重,以及變瘦。

  今日上午,已經嚴重到無法起床與上課,同學們下課後,聚集到印隆的寮房來,把印隆扶起;剛好有一位在慈濟做義診的醫師打電話來,說今天突然有空,可以帶印隆過去看一下。

  同學們很慈悲的把印隆帶過去了,在治療的過程中,其實也是昏昏沈沉的,只記得心中一直有非常強烈的悲傷感,然後不停的大哭,大約治療一個小時後,突然感覺眼前一陣清晰,也能自行行走了。

  醫生問印隆,是否有發了什麼願?的確,印隆有發了一些重願,特別是希望濟拔眾生的苦。他說這是一個階段,因為未來要行饒益眾生之事,所以現在必須經歷一些苦難。

  突然想到弘一大師所說的:「讓一切眾生的苦,都讓我來承擔吧!」印隆也很希望有像弘一大師般的大願大力,我希望能濟拔眾生之苦,更希望眾生都能照破無明,照見本性,離苦得安樂!

第二屆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




-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一)
-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二)
-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三)
-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四)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四)


祈願壇設在祈願觀音殿,展現法鼓山與水陸法會的核心精神,更是成就佛道的菩提心念:大慈悲




莊嚴的聖像。



寧靜,安祥的氛圍,讓每一位參訪者,深深地虔誠禮敬。



這是非常特別的一個展覽,也特別推薦!

在華嚴壇特展區內,有一小特別區域, 唯置一盆花,展現華嚴莊嚴世界海,由此可契入華嚴世界「一即一切,一切即一」之華藏重重無盡一真法界


記得繞著該透明柱子仔細看
從鏡中所顯現之意境花花世界(即華藏世界--重重無盡法界)

印隆特別找了一個角度拍下,希望讓大家感受到這種重重無盡的巧思。有機會來山上看特展,會更震撼唷!


 
出口處有一片祈願屏風,可以取一片菩提葉,寫下自己的心願,再綁在祈願屏風上。

祝福大家:好願必成,善願成就!

 

20081121_十方來,十方去,互相成就

 

  有格友看到印隆幫大家登記水陸法會的祈福祿位與超薦蓮位(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超薦與消災牌位 ),就問印隆會不會花很多錢?印隆回答他:

1. 所有的世間錢財,我們只有使用權,沒有擁有權。

2. 一切十方來,十方去,以此互相成就,也是報答四重恩的方式。

3. 感恩法鼓山慈悲舉辦這場殊勝的水陸法會,真的是冥陽兩利,能夠護持道場廣種福田,更要感恩這種機緣。

  心量愈大,給的愈多,其實會得到更多。懂得成就眾生,才是真正能成就自己。因為,眾生與我本無二。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三)


淨土壇的莊嚴聖像,極樂世界讓人志心信樂,好生嚮往!



總壇的意義,與
陳英善教授寫的法偈。



華嚴壇的意義與法偈。



法華壇的意義與法偈。



要進入祈願壇了,這幅祈願觀音像,接引眾生得到清涼無礙。


 

20081116_第100次的剃髮

 

 

  依佛制,出家人需於每月初九、十九、二十九日剃髮;另外有時在大型法會前,也會剃髮。

  自出家以來,印隆都有記錄剃髮的次數,作為警醒自己修行的方式。因為每一次的剃髮,都是提醒自己已經是落髮著壞衣的出家眾,要心心念念都在三寶與眾生上。

  今日是印隆第100次的剃髮,猶記得第一次自己剃髮的緊張,到現在自在又快速的情形,時間的磨練,不論是在外相或心態上,都逐漸生熟互轉。

  於剃髮時,心中需默念偈云:

   剃除鬚髮 當願眾生 遠離煩惱 究竟寂滅
  唵悉殿都漫多羅跋陀耶娑婆訶

   願生生世世都能成為三寶弟子,護持佛法,永不退轉,饒益眾生!

 

 

2008年11月28日 星期五

利用情緒作為禪修助緣的方法 詠給明珠多傑仁波切

 

開示:詠給明珠多傑仁波切
摘錄:《世界上最快樂的人》
錄入:噶瑪達哇卓瑪
校正:菩提法燈

 

    我們不需感到自己完全被情緒主宰,由於情緒大多很清晰且持續,

因此它們是比念頭更有用的禪修助緣。

我父親和老師們教我,情緒基本上分為三大類:正面情緒、負面情緒以及中性情緒。

    正面的情緒,諸如:愛、慈悲、友誼、忠誠等,可以強化我們的心智,

培養我們的信心,並提高我們幫助他人的能力。

有些佛典的英譯將這些情緒及相關行為統稱為【virtuous『善』】。

至少就我對西方聽眾的觀察而言,這樣的譯法看起來多少跟道德觀有些關連。

事實上,這些行為和情緒跟倫理道德一點關係也沒有。

我的一個學生英文造詣還不錯,他告訴我,由藏文【gewa】譯為英文的【virtue】,

其實比較接近【virtue】最早的意義,就療癒力而言是「具有效能的、有效的」。

    負面情緒,諸如:恐懼、嗔恨、悲傷、嫉妒、哀慟或羨慕等,

通常被譯為【不善】(non-virtuous,藏文mi-gewa);

這些情緒通常會削弱我們的心智,破壞我們的信心,也會增加我們的恐懼感。

    另外則是中性的情緒。中性的情緒基本上是非善非惡的反應,也就是非正面,

亦非負面的感受,就像我們對鉛筆、紙張或訂書針、拆針器的感受。

你可以試試看,要對鉛筆生起正面或負面的情緒可不容易!

    利用情緒作為禪修助緣的方法,端視你正在經歷的情緒類別而有所不同。

倘若你現在的感受是正面的、會強化心智的情緒,

那麼你就可以專注在那個感受和感受的對境上。

比如說,假使你感受到對小孩子的愛。

倘若你對遭遇苦難的人感到悲憫,

那麼你就可以專注在那個需要幫助的人和你的悲憫感受上。

如此一來,這個情緒的對境就會成為情緒本身的助緣,

而情緒本身同樣也成為一種助緣,讓你能夠專注在啟發情緒的那個對境上。

    相對而言,倘若我們一直專注在負面情緒的對境上,

通常就會在內心強化那個人、那個狀態,或那個事物「本身很壞」(bad in itself)的印象。

無論你多麼盡力試著生起慈悲心、信心或其他正面感受,

你的心幾乎還是會自動對那個對境生起這樣的負面情緒。

「哇!那個真的很壞,要想辦法除掉它,跟它拼了,或者三十六計走為上策!」

    而對負面情緒時,比較建設性的辦法跟禪修負面念頭的方法很像,

要把注意力安住在情緒本身,而不是安住在對境上。就這樣看著情緒,

不要用頭腦去分析,不要緊抓著這情緒,也不要阻擋它,只要觀看著它即可,

當你這樣做的時候,情緒就不會像一開始所感受的那麼巨大強烈了。

    我第一年閉關時,由於突然要跟許多人相處,這使我內心生起了恐懼和焦慮,

逼得我不得不跑回自己的房間獨自禪修,當時我所用的方法就跟這個差不多。

一旦開始單純地觀看自己的恐懼感之後,我便看清楚它們並非堅固無法拆解的,

並非我永遠也無法戰勝的怪物。

事實上,它們只不過是一連串小而短暫的生理感受和印象,

由於它們在覺性中跳進跳出的速度非常快,因而看起來好像很堅實完整。

(我稍後也發現,這就如同一堆快速旋轉的次原子微粒製造了看似無法分割且堅實的顯相一樣。)

這樣覺察我的恐懼感之後,

我開始想道:「嗯,太好玩了,這恐懼感根本沒有這麼巨大強烈啊!

事實上,它還蠻沒有傷害性的,而且只是一堆短暫的感受,

顯現之後,停留一、兩秒鐘也就消失無蹤了。」


   
當然,這個過程並非一夜之間就發生的,

我花了好幾個星期時間讓自己完全沉浸在其中,

就像一個狂熱的科學家埋首在一個實驗當中一樣,而且我還得益於多年的訓練支撐。

    從這個體驗中,我對佛陀在幾世紀以前所教導的種種方法更生感佩之心,

因為這些方法竟然能夠幫助他根本不認識的人克服種種困難。

當我開始學到更多關於腦部構造與功能,以及現代物理學家對實相本質所闡述的洞見之後,

對於佛陀透過內審而發展出的禪修技巧,

以及科學透過客觀性的觀察獲知這些技巧為什麼有效的解釋,

兩者之間的相符一致著實令我訝異不已。

    不過,這些跟負面情緒有關的對境——無論是人、地或事件,

有時是如此清晰深刻,讓我們實在無法忽略它們的存在。

這種情況發生的時候,千萬不要試圖阻擋,而是要善加利用它們,

把你的注意力安住在色相、氣味、味道,或者先前學到禪修所用的對境上,

如此,情緒的對境本身就能成為強而有力的禪修助緣。

    這些方法在你開始直接面對本書第一部分所提及的根本煩惱時特別有用。

剛開始學習有關煩惱的課題時,我心想:

「糟了,我充滿缺點,我很愚癡,我有很深的貪著和嗔恨,我一輩子都得這樣痛苦下去了。」

不過,後來我聽到一個古老的諺語,也不知道是真是假,

內容大概是說:「孔雀會吃一種有毒的植物,利用其中的毒素增進羽毛的光彩艷麗。」

 由於童年時期曾被恐懼和焦慮逼得縮成一團,因此我很瞭解煩惱的強大威力。

有十三年的時間,我每天都覺得自己會死去,而且為了從恐懼中解脫,

有時也真的希望趕快一死百了。直到我去閉關,不得不正視這些煩惱時才知道,

愚癡、貪著和嗔恨其實都是禪修功課的生命素材,就像是孔雀吃的毒草一樣,

會轉變為強大加持的源泉。

    每一種煩惱都是智慧的基礎,倘若我們深陷煩惱之中,或者試圖壓抑這些煩惱,

最後就會作繭自縛,那些我們深恐會傷害自己的事物,

就會逐漸轉化為我們所能期待的最有力禪修助緣。

    煩惱不是敵人,而是我們的朋友。這是個令人難以接受的事實,

但每當你退縮、無法認同時,請想想孔雀的例子。毒草並不好吃,

但孔雀如果真的吞下它,就能轉毒草為炫麗的羽毛。

    在這個修持的最後一課,我們看到面對最可怕、最痛苦的經驗時,

可以運用什麼樣的禪修對治法。細查這些修持之後,我們就會知道,

任何使我們退縮、驚恐或脆弱的煩惱,也具有同等的力量,

能讓我們變得更強壯、更有信心、更開放,且更有能力接受自身佛性的無限可能性。

 

  【觀世音.噶瑪巴:www.karmapa-chinabbs.com】編輯整理

 

 


 

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杜撰 (佛道之爭)

 

偽作形容為「杜撰」,其典故居然是從佛道之爭的歷史而來呢!今日在查資料時,剛好看到相關資料,謹與大家分享。

------------------------------------------------------------------------------------------------------------

資料出處:

佛光叢書〈教史〉

第二篇 中國篇

http://web2.fgs.org.tw/books/booklist2.php?book_groupsid=634&book_groupskey=0&book_class2=633&num=1


◆最初東來的印度高僧


迦攝摩騰是中印度人,精通大小乘經典。竺法蘭也是中印度人,能夠誦出幾萬章的經論。他們隨著漢明帝的使者來到洛陽傳教,並受到明帝隆重歡迎。在那個時代,中國皇帝本來是盲目信仰神仙方術的,佛教的出現,令當時的人耳目一新。西域高僧迦攝摩騰與竺法蘭遠自西域而來的事,引起當時道士的惶恐不安,故有一場轟動的佛道比試。

永平十四年(七一)元旦,正當五嶽各方道士循例向皇帝賀年的時候,以褚善信、費叔才等為首的道士六百九十人,藉機議論佛教與道教的是非。結論是:「皇上竟然摒棄了我國的道教,去遠求胡人的教法,這是萬萬不應該的。」於是,褚、費二人率領眾道士,各將自家所持道教經典帶出,一同上表向明帝請願,想與佛教一比高下真偽。明帝敕令尚書令宋庠,將佛道兩教人士引入長樂宮前,下詔宣告:「在元宵日當天,道士與佛教僧侶一起集合在白馬寺南門外比試,並先立東西兩壇焚經臺,以辨驗各自的神通本事。」

比試當天,先令佛道分據焚經台,在東西兩壇各示經典供置。褚善信等輩使出神通變化,有的騎草龍飛昇,有的在虛空中往來等,雖有奇異,但皆尋常所見。然而,神通才顯,卻見焚經臺下西壇的六百多卷道教經典,頃刻之間,忽然焚燒殆盡,褚善信等人也頓失神通,不能再飛昇往來,一時窘相盡出。當時有人從火中搶出《道德經》,因此後世的道教人士認為,只有《道德經》是真的,其餘全都是唐朝末年的道士杜光庭所撰。今日形容偽作為「杜撰」,就是來自這個典故。

再看東壇的情形,熊熊火燄化作紅舌燦蓮,悉數湧現在空中,因而佛像與佛經絲毫未損。又見空中綻放五色神光,寶花玉鬘由天上繽紛落下,天樂齊鳴。明帝與左右群臣看到如此的祥瑞景象,都讚歎不已。當此之際,迦攝摩騰與竺法蘭踴身虛空,為明帝說出偈頌:

   狐非獅子類,燈非日月明,
   池無巨海納,丘無嵩嶽榮。
   法雲垂世界,法雨潤群萌,
   顯通希有事,處處化群生。

太傅張衍對諸道士說:「既然你們道教經典經過比試,證明道教神通沒有靈驗,你們就應當皈依佛法了。」

道士褚善信與費叔才等人深感愧疚,都羞憤而死,其餘的道士,有的跳井身亡,有的上吊自殺,此外,還有司空劉峻等二百六十人、京師士庶張子尚等三百九十人、後宮陰夫人王倢等一百九十人、五嶽道士呂惠通等六百二十人,都紛紛脫去道袍,請求出家。明帝一一允許,並敕令在洛陽創建十所佛寺,其中七寺建於城外,安置比丘,三寺在城內,安置比丘尼,佛教從此流傳天下。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二)


這是很有人間比丘感的地藏王菩薩相。




法華壇用清澈的流水,讓人感受到佛音普潤一切眾生的無量慈悲!



有云:楞嚴開慧,法華成佛。
智慧德相本自具足,當下即是。



莊嚴的總壇聖像。



法器特區:展出法會使用到的相關法器。



六塵妙供特區:每一項供品都好用心、好有巧思!



各式共修用的經典與懺本。



這是上供區。

2008年11月21日 星期五

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特展(一)


在大悲心水陸法會開始前,山上有安排特展,非常殊勝莊嚴,歡迎大家回山來參觀。

這是入口處, 聖嚴師父所題的墨寶。






在入口左側,有純淨典雅的大悲燈。




這是活動主題海報。



準備要進入特展區,隧道的設計也好莊嚴呀!






經過隧道,第一個看見的就是慈悲的藥師佛。



藥師壇的主題,與 陳英善教授寫的佛法偈頌。



所有的法會儀軌,懺悔是第一重要的:懺悔、勸請、隨喜、發願、回向,是修行的依序。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一)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二)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三)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四)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五)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六)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七)

-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八)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20081110_「冷淡」的印隆

 

  今天有同學告知印隆,班上的男眾法師覺得印隆對他們的態度非常「冷淡」,不但不主動跟他們講話,連他們過來找印隆時,印隆的態度也非常「冷淡」。

  乍聽此言,讓印隆怔了一下,然後笑了出來,真是一場尷尬的誤會呀!

  因為印隆對於嚴持戒律的要求,即使是每天一起上課的同學,也是如此;畢竟學生的身份是一時的,出家人的身份是一輩子的,印隆時時謹記。

  不只是對於男眾法師如此,對於女眾法師也是,只要是戒臘比印隆高的,印隆一定恭敬對待,絕不因為生活上的熟悉,而失去應有的分寸。

  法身慧命還是最重要的,相信以戒為師,才能真正饒益眾生!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超薦與消災牌位


以下是印隆代為登記於今年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超薦與消災牌位,各位如果有需要可留言給印隆,或是自行上網登記:

- 功德項目:http://shuilu.ddm.org.tw/donate03.asp

- 線上護持捐款:https://www.ddm.org.tw/donate/items0.asp?aitemid=76&atypeid=2

<消災祿位>

釋慧嶽
王淑芬
釋圓哲
釋道俊
釋慈妙
釋昭慧
釋恆繼
釋自立
許維新
施秀萍
陳劍民
施秀伴
許雅量
許雅文
蔡建華
施蔡註治
陳彬偉
薛寶絨
劉劍鋒 
陳鄭勤 
陳寶珠  
陳寶月  
陳炎山
陳袖凌
陳又禔
林美容
林許秀珠
林玉玲
林建佑
劉蕭玉霞
陳永財
李蘭鳳
鍾美娟
常道
張李仲仁
莊秀華
黃美惠  
劉慧貞  
柯珮如  
陳彤恩  
江彗菱   
楊振惠  
蔡佩瑾   
紀春華
張雁舒   
宋湘羚
楊宗誌
陳淑娟
張瑞倫
梁嘉容
張靜怡(卡布)
陳天慧
黃文都閤家
隆深(黃淑芬)
黃郁蒨
盧培川
沈碧忍
盧蕙馨
林建德
陳仙香
陳鍔文
陳黃玉子
黎牧文
黎范秀羽
陳聰俊
李玲姿
陳衍安
陳衍達
陳國順
張林鳳
陳胤樺
丘廖玲
涂闊 涂發昌 黃富妹 涂素娟 涂素玲
賴光風 , 賴聖詠闔家玲
釋淨寶

 

<超薦蓮位>

陽上報恩人(超薦者(蓮位代碼))
施秀萍 (施公純坤先生(蓮位代碼:8))
施秀萍 (吳母烏沉女士(蓮位代碼:8))
許維新 (許公書普先生(蓮位代碼:8))
許維新 (許母陳烏惜女士(蓮位代碼:8))
施秀萍 (本宅地基主(蓮位代碼:7))
施秀萍 ((蓮位代碼:2))
施秀萍 (法界內五音一切男女孤魂(蓮位代碼:8))  
許維新 ((蓮位代碼:7))
許維新 ((蓮位代碼:2)) 0
許維新 (法界內五音一切男女孤魂(蓮位代碼:8)) 
丘淑芳,楊金寶 (證緣(蓮位代碼:2)) 
丘淑芳 (丘春照(蓮位代碼:8))
李蘭鳳 (累劫冤親債主(蓮位代碼:2))  
陳永財 (陳勇助(蓮位代碼:8))
陳永財 (蕭瑞香(蓮位代碼:8))
陳永財 (陳氏歷代祖先暨累劫冤親債(蓮位代碼:3) )
妙音 (詹金色(蓮位代碼:8))
妙音 (三惡道眾生(蓮位代碼:8))
鍾美娟 (鍾欽梅(蓮位代碼:8))
鍾美娟 (十方法界一切眾生(蓮位代碼:4))
涂闊 (十方法界一切眾生(蓮位代碼:4))
賴聖詠 (賴氏歷代祖先暨累劫冤親債主 & 十方法界一切眾生(蓮位代碼:8)) 
釋淨寶(蓮位: 高詹固)
釋印隆 (累劫冤親債主(蓮位代碼:2))
釋印隆 (川緬受災眾生(蓮位代碼:8))
釋印隆 (十方法界一切眾生(蓮位代碼:4) )
釋印隆 (陳勇助(蓮位代碼:3)) 
釋印隆 (蕭瑞香(蓮位代碼:3))

 

2008年11月17日 星期一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八)

 

到11/20時,法鼓山有辦水陸特展,歡迎大家來參觀。





信三寶尊,念六道苦;如此發心,是名施主!

能夠讓六道眾生離苦得樂,就是真正的施主,也是菩薩!

 

2008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說明(七)


 

所有的儀軌,都是由智者大師所撰的<法華三昧懺>發展而來,這次法鼓山大悲心水陸法會,也將二個很重要的要點加入,更增修行的意義:

1. 前方便
2. 回歸正常作息

 

壇壇都是好壇,壇壇都殊勝,都是互融互攝的。只是因為眾生根性與因緣的不同,而有相應修持法門之差別而已。





在每一壇,都有安排法師開示,佛事一定要說法,讓大眾心開意解,否則就會成為"音聲佛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