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4月24日 星期一

2006/4/23 心念不空過,能滅諸有苦

下午在燒熱水時,不小心被燙傷,真的是非常痛!在擦藥時,突然想到,地獄的眾生隨時都被赤火折磨著,萬死萬生,無有休息。心裡突然覺得好痛好痛,就想到晚上在鐘偈時,一定要更努力的帶地獄眾生一起唱,願他們都有機會聽聞到佛法,離苦得樂,共成佛道!

這輩子有機會學佛真的真的好幸福,佛經上云:得人身者如爪上土。有機會得聞佛法更是珍貴難得!我一定要更努力,把握時時刻刻的心念,為成就眾生而努力!

2006年4月17日 星期一

大悲懺與天台教觀-知禮的《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于君方

香光莊嚴六十期/88年12月20日
大悲懺與天台教觀
知禮的《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
于君方 著
張譯心 譯


知禮為何把天台的架構加到《千手經》這樣一部密教的經典裡呢?

藉著提供密教儀式、天台宗的架構,知禮並非想要與密教對抗,反而是要更熟悉它。

由於把密教的儀式移置到完全中國的背景下,促使密教可以在中國生根。



知禮編寫懺儀的動機
  根據瑪利亞‧瑞絲哈比托( Maria Reis-Habito )的說法, 第一份顯示以誦持大悲咒作為懺悔的資料,是智覺禪師每日行門功課的記錄,智覺禪師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永明延壽( 904-976 )。 文沖在他重校編集的《智覺禪師自行錄》中,列舉了其師智覺禪師每日所做的一○八件佛事。其中,在第九項說到:

  常六時誦千手千眼大悲陀羅尼,普為一切法界眾生,懺六根所造一切障。

  在第七十項也提到大悲咒:

  初夜普為盡十方面眾生,擎爐焚香,念般若、大悲心陀羅尼,悉願諦了自心,圓

  明般若。(《卍續藏經》卷一一一,頁 155b, 161a; Reis-Habito 1991:43-44 )

  這些記錄非常有趣,因為它們是很重要的證據,證明延壽是個大悲咒的信受者,並將它運用在普遍的懺悔之中。既然智覺禪師在當地很活躍,並且於知禮( 960-1028 )十幾歲時仍健在,那麼,生在同一地區的知禮必曾耳聞其名。如此似乎也可以推論,智覺禪師的例子鼓舞了知禮對大悲咒的熱衷及信奉。

  但延壽並沒有制定誦大悲咒的固定儀式,反而是由知禮所完成。是什麼樣的動機,使得知禮把天台的架構加到《千手經》這樣一部密教的經典裡呢?雖然我並未找到知禮本人對此一問題的相關敘述,但我想就我們所知的當時朝廷對佛教的態度,提出可能的解釋。

  知禮所生的時代,正好是政府大規模贊助新經典翻譯的時候,當時宋太宗於太平興國三年( 978 )在太平興國寺建立三館(昭文館、史館、集賢院, 賜名為「崇文院」),二年之後,正式設立譯經院。 自唐憲宗元和五年( 810 )後,政府贊助佛經翻譯的計劃逐漸停擺,太宗此舉無疑是恢復唐代的先例。直到宋神宗元豐五年( 1082 )譯經院解散前,約有一百多年的時間,正是譯經事業蓬勃發展的時期,總共譯出二五九部經典,共七二七卷,僅次於唐代的數量。天息災,這一位外國譯經師所翻譯的《大乘莊嚴寶王經》,大大地提高了觀音成為「宇宙創造者」的地位。太宗也派遣中國僧人到西域求法,因此在十世紀後半葉的四十年到十一世紀的前半葉,中國與印度都有持續不斷的接觸。( Jan 1967:135; 黃 1990,1995 )

  冉雲華指出,許多新翻譯的經典都是密教的經典。選擇這類經典與皇室對於天息災及其他密教傳教士的偏愛,似乎造成中國僧人與他們的一些對立。華嚴宗、法相宗、律宗自唐代以來,一直受到皇室的護持,為了保護他們固有的權益,屬於這些宗派的僧人不可能坐視這種發展而不在乎。( Jan 1967:136-138; 140-142 )

  一位目睹了這種發展的律師—贊寧( 919-1001 ),在他為不空寫的傳記中,感歎後來的密教法師(他的同時代)缺乏能力, 於此,也可說間接表達了他的偏見。 (曹1990:149-151 )

  系曰:傳教令輪者,東夏以金剛智為始祖,不空為二祖,慧朗為三祖,已下宗承

  所損益可知也。自後岐分派別,咸曰:傳瑜伽大教,多則多矣,而少驗者何?亦

  猶羽嘉生應龍,應龍生鳳凰,鳳凰已降生庶鳥矣,欲無變革,其可得乎?(《大

  正藏》卷五十,頁 714a; 曹 149 )

  北宋時,天台宗與禪宗一開始並不受歡迎,因此密教並不會因皇室的偏愛而備受威脅,但知禮與他的師兄弟遵式( 964-1032 )會以彰揚觀音的密教典籍,作為編寫與增編懺儀的基礎,絕非偶然。他們提供天台宗的架構於密教儀式中,並非試著想要與密教對抗,反而是要更熟悉它。

  然而,由於他們把密教的修行方式—如持誦陀羅尼—移植到完全中國的背景下,促使密教可以在中國生根。因為,正如學者們所指出的,儘管皇室在唐代與宋代初年給予密教支持贊助,但密教並未廣泛地深入民間,它並未真正地被知識分子或一般人所接受。( Chou 1944-45:246; Jan,142 )因為如此,如果遵式與知禮不曾把密教的一些元素,加入到他們所編的懺儀中,那麼密教的儀軌可能早已完全從中國佛教中消失了。但在我們深入了解時,很重要的一點是,他們並沒有照密教本身原來的方式來保存密教,而是用天台的教理與修觀的方式,將之加以轉化( domesticated )。
知禮的自我犧牲與奉獻

〔受戒與求法〕
  知禮就如與他同時期的遵式一樣,篤信教理與修觀。他是浙江人,浙江是宋代天台佛教的中心。知禮與遵式二人是好友,他們的生平也有許多相似之處。

  知禮俗姓金,家住四明(今之寧波),其父一直未有子嗣,便與妻子一起向佛祈求。之後有一天,知禮之父夢見有一印度僧人與一個小男孩,僧人告訴他:「這是佛陀的兒子羅喉羅。」醒來之後,他的妻子便懷孕了,當知禮出生後,便命名為羅喉羅。他七歲喪母時哭泣不止,要求父親讓他出家。他十五歲時受具足戒,並開始研讀律藏;二十歲時開始研習天台教理,並禮寶雲為師。雖然知禮已出家為僧,但與父親之間親情的聯繫顯然仍很強烈,就在他到寶雲座下的第二年,他的父親夢見知禮跪在寶雲前,法師將水由瓶中倒入他的口中。從那時起,知禮對於天台的圓頓教理,一聽即能明瞭。從二十二歲起,他便常在寶雲那裡講經。

〔以手供佛與焚身供養《法華經》〕
  宋太宗雍熙元年( 984 ),遵式來到天台山,也在寶雲座下學習,知禮視他為好友,待他親如手足。十世紀時,一場大旱威脅了整個州,知禮與遵式為祈雨一同修持光明懺(據《金光明經》而來的懺儀)。(1) 知禮發願若三天內不降雨,則要自斷手臂供佛,不到三天,天降甘霖,當時的牧守蘇齊( 987-1035 )驚訝萬分,便記下這則奇蹟,並將它刻在石頭上傳予後人。( Getz 67 )

  宋真宗大中祥符九年( 1016 ),當知禮五十七歲時,他發願修持法華懺三年,並於圓滿之時,焚身供養《法華經》以求往生淨土。真宗天禧元年( 1017 )初,他將弟子們叫到跟前說道:「半偈亡軀,一句投火,聖人之心,為法如是,吾不能捐捨身命,以誓發懈怠。」(《四明尊者教行錄》,《大正藏》卷四十六,頁 858a )他與其他十位僧人共同約定,一起完成這個計劃。但當他要自焚的消息傳開後,包括遵式、翰林學士楊億、駙馬都尉李遵勗等許多人,皆請求他不要這麼做。最後,他與其他十位僧人都答應了,於是當法華懺圓滿之後,以繼續修持三年大悲懺代替原先焚身供養的計劃。儘管知禮並沒有達成原本的誓願,但聽說他最後仍以燃三指供佛。(《大正藏》卷四十六,頁 858a )

  知禮為了解除旱災,準備以手供佛與後來想要焚身供養《法華經》的舉動,在當時並非特例,而是一種狂熱於信仰的普遍象徵,遵式也有同樣的決心實踐類似的苦行。學者們對於中國中世紀時,在宗教上為顯示自我奉獻的決心而自焚與自殘的行為,感到非常著迷與好奇。( Gernet 1960, Jan 1965 )在他們兩人之前的僧人,雖也有以自焚或犧牲自己身體的一部分以供養《法華經》的例子,但我想要指出的是,在知禮與遵式的例子中,他們的自我犧牲與奉獻不只是宣誓為法的奉獻,更有為了利益大眾的心願。這些當然是在許多佛本生故事與譬喻文學中,所提到的菩薩所行的典型事蹟。

〔柳本尊自我犧牲的崇高行誼〕
  另一個在時間與地理位置都更相近的例子,是柳本尊( 844-907 )自我犧牲的崇高行誼,他被趙智鳳( 1159-1249? )尊為密教五祖。在趙的努力傳布之下,柳的種種自我犧牲的苦行被刻在四川三處的崖壁上,在安岳的毘盧洞與寶頂山大佛灣 (2) 的二個地方都刻有描述柳自殘肢體的圖像與銘文,名為「十煉圖」。其中描繪柳於唐僖宗光啟二年( 886 )燒其左食指;在晉高祖天福二年( 937 )於左腳燃香;天福四年( 939 )挖出自己的左眼,並割下左耳;天福五年( 940 )的四個不同時間,分別在心上放置點燃的蠟燭,在手上拿了一束五枝的線香,切斷左臂,用塗上臘的布包住自己的生殖器,以火燃一天一夜;最後在天福六年( 941 )於雙膝上放了一把點燃的香。柳如此做的目的是宣誓解救眾生,他們其中某些名字並刻在石碑上。(《大足石刻研究》,頁 169-174; 490-492 )

  雖然我們無法得知知禮與遵式是否知道柳這個人,或者柳本尊的事蹟能否在歷史上得到確認,但犧牲自我肢體與為大眾謀福祉之間的關係,仍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此一現象也呈現了宋代佛教宗教儀式的另一個新型態。

  從上述可知,知禮就如他的好友,我們稱之為「懺主」的遵式一樣,對於天台宗懺儀的建立貢獻良多。自宋真宗咸平二年( 999 )起,他傾所有的心力,不是舉行拜懺法會,就是為大眾開示說法,從未離開過他的常住道場。他共舉行了五次為期二十一天的法華懺、二十次七天的金光明懺、五十次七天的彌陀懺、八次四十九天的請觀音懺與十次二十一天的大悲懺。除此之外,還包括了之前所提到的為期三年的法華懺與大悲懺。(3) 知禮對於懺悔儀式的強烈興趣,包括編寫大悲懺,這點可以從他在宋代天台宗山家派、山外派爭議上的哲學角度予以了解。

知禮《修懺要旨》的內容
  知禮是山家派的發言人,對他而言,「一念三千」是實相,真心與雜染無別,淨穢不二,人人皆具,不像同為天台宗的山外派與禪宗擁護者所強調的無明的本質如幻,知禮視惡與不淨為實有,並主張必須要去對治它們。因此,對他而言,修持懺法極為重要,因為他認為雜染一如智慧,最終都不能被除盡,然而,經由修行,雜染可以被轉化。我們可以看到在知禮的大悲懺中,主張雖然人無法完全斷惡,但藉由懺悔及觀想自己與觀音合而為一,便能增智除惡,兩者皆是人本性中所具有的,因此,藉由在儀式上的「扮演」觀音,我們終有行如菩薩的希望。

  宋真宗天禧五年( 1021 ),知禮六十二歲時,真宗要求他作三天三夜的法華懺以祈求國泰民安,而在太監總管俞清源的要求下,寫下《修懺要旨》,說明法華三昧十種修持順序的旨趣。大悲懺既是依此為雛型,那麼其中的說明對於我們了解他對懺悔儀式的看法,會有極大的幫助。所以,《修懺要旨》是一份相當重要的資料。

〔修習法華三昧儀的十種方法〕
  他首先例舉了修習法華三昧儀的十種方法:(一)嚴淨道場;(二)清淨身器;(三)三業供養;(四)奉請三寶;(五)讚歎三寶;(六)禮三寶;(七)懺悔六根與四悔法(勸請佛、隨喜功德、迴向功德、發願);(八)行道旋繞;(九)誦法華經;(十)坐禪與正觀實相。(《大正藏》卷四十六,頁 868a-870b )雖然他依循著智顗所制定的步驟,但也結合了坐禪與正觀實相於同一個步驟,因為他深信所有事儀是理觀的境(對象)。

〔天台的三種懺儀—作法懺、取相懺、無生懺〕
  知禮在論述一開始,即談到儀式中每一部分的意義與進行方法,也對每一部分加以解說,其中最長的論述是在第七與第十部分。依照天台的模式,知禮將三種懺儀區分為「作法懺」、「取相懺」與「無生懺」。第一種「作法懺」,是身、口所作的一切都要依於嚴謹的法度;第二種「取相懺」,是以定心運想,直至佛菩薩相在心中生起為止;第三種「無生懺」是最重要的一種,知禮的解釋如下:

   了我心自空,罪福無主,觀業實相,見罪本源,法界圓融,真如清淨,法雖三

   種,行在一時,寧可闕於前前,不得虧於後後。無生最要,取相尚寬,蓋妙觀

   之宗,是大乘之主,滅罪如翻大地,草木皆枯,顯德如照澄江,森羅盡現。以

   此理觀,導於事儀,則一禮一旋,罪消塵劫,一燈一水,福等虛空。故口說六

   根,懺時心存三種懺法,如是標心,方堪進行法華三昧儀。(《卍續藏經》卷

   一○○,頁 905a ) (4)

〔法華三昧儀的第七部分—發露懺悔〕
  知禮在第七與第十部分對於發露懺悔與正觀實相做了更多的解說。以下我引述相關的段落:

  初修懺悔者,所謂發露眾罪也。何故爾耶?如草木之根,露之則枯,覆之則茂,

  故善根宜覆,則眾善皆生,罪根宜露,則眾罪皆滅。今對三寶,真實知見照我善

  惡之際,窮我本末之邊,故原始要終,從微至著,悉皆發露,更不覆藏。所謂逆

  順十心,通於迷悟兩派,故迷真造惡則有十心,逆涅槃流,順生死海,始從無始

  無明,起愛起見,終至作一闡提,撥因撥果,所以沉淪生死,無解脫期。

  今遇三寶勝緣,能生一念正信,先人後己,改往修來,故起十心,逆生死流,順

  涅槃道 (5),始則深信因果不亡,終則圓悟心性本寂,一一翻破上之十心,不明

  前之十心,則不知修懺之法,故欲行五悔,先運十心,故默想云云。

  想已當說六根罪過,然此六根懺文非人師所撰,乃聖語親宣,是釋迦本師說,普

  賢大士為三昧行者,示除障法門。蓋由洞見眾生起過之由、造罪之相,又知諸法

  本來寂滅,全體靈明,無相無為,無染無礙,互攝互具,互發互生,皆真皆如,

  非破非立,迷情昏動,觸事狂愚,以菩提涅槃為煩惱生死。是以大士示懺悔法,

  開解脫門,令了無明即明,知縛無縛,就茲妙理,懺此深愆。故懺眼根罪時,即

  見諸佛常色;次懺耳根罪時,即聞諸佛妙音;乃至懺悔意根,即悟剎那住處,三

  身一體,四德宛然。

  以要言之,一切罪相無非實相,十惡、五逆、四重、八邪,皆理毒之門,悉性染

  之本用。以此為能懺,即此為所觀,惑智本如,理事一際,能障所障皆泯,能懺

  所懺俱忘,終日加功,終日無作,是名無罪相懺悔,亦名大莊嚴懺悔,亦名最上

  第一懺悔,以此無生理觀為懺悔主,方用有作事儀為懺悔緣。(《大正藏》卷四
  十六,頁 869a-b )

〔法華三昧儀的第十部分—坐禪實相正觀法〕
  知禮稱法華三昧儀的最後一部分第十個步驟為「坐禪實相正觀法」,並且視它為整個儀式的目標。他指出這部分為「正修」,因為修習者應純用「理觀」,其中雖以「理」觀之,但事修本身才是修習者當下觀照的對象(事即理而心不偏,因為事理不二,心便能專注統一),事修絕對是修習者當下的觀照對象。那麼,如何觀呢?根據知禮的說法,有所謂的「觀門」:

  所謂捨外就內,簡色取心,不假別求,他法為境,唯觀當念,現今剎那,最促最

  微,且近且要,何必棄茲妄念,別想真如?

  當觀一念識心,德量無邊,體性常住,十方諸佛,一切眾生,過現未來虛空剎土

  ,遍攝無外,咸趣其中。如帝網之一珠,似大海之一浪,浪無別體,全水所成,

  水既無邊,浪亦無際;一珠雖小,影遍眾珠,眾珠之影皆入一珠,眾珠非多,一

  珠非少。現前一念,亦復如是,性徹三世,體遍十方,該攝不遺,出生無

  量。……

  今觀諸法即一心,一心即諸法,非一心生諸法,非一心含諸法,非前非後,無所

  無能。雖論諸法,法相本空,雖即一心,聖凡宛爾,即破即立,不有不無,境觀

  雙忘,待對斯絕,非言能議,非心可思。故強示云不可思議微妙觀也,此觀非滅

  罪之邊際,能顯理之淵源。(同上,頁 870a-b )

知禮《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的內容
  現在讓我們看看知禮大悲懺本中的一些細節。知禮在序中陳述,雖然在他小時候便能背誦大悲咒,但他並不知道其持法。後來,在修習天台禪觀之後,當他去檢視《千手經》時,他發現大悲咒其實有雙重的功能,透過慧觀可增長智慧,同時又可以達成事儀的需要。所以,最初他只是為個人而作《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大悲懺法》)。根據智顗的四種三昧行儀,這種方式是最後的一種—非行非坐三昧,或隨恣意三昧。

  此行儀共進行二十一天,包含十個部分:(一)嚴道場;(二)淨三業;(三)結界;(四)修供養;(五)請三寶諸天;(六)讚歎申誠;(七)作禮;(八)發願持咒;(九)懺悔;(十)修觀行。知禮參照智顗的《法華三昧懺》而編寫《大悲懺法》,但當我們以此十步驟與《法華三昧懺》比較時,我們會發現知禮以「作禮」與「發願持咒」代替《法華三昧懺》中的「行道旋繞」與「誦法華經」兩部分。

  就我們前面所了解的,知禮以「身行」、「觀想佛菩薩」與「觀想無生」來區分三種懺儀,而大悲懺也從這三種懺悔方式中抽取一些元素。我現在就擷取知禮版本中的一些段落來說明,以使我們對於這個儀式有更清楚的認識。

〔一、嚴道場〕
  《千手經》上說:「住於淨室,懸幡燃燈,香華飲食,以用供養。」《國清百錄》記載的《請觀音儀》中寫道:「當嚴飾道場,香泥塗地,懸諸幡蓋,安置佛像南向,觀音像別東向。」

  在這個儀式中,應該要安置千手千眼觀音菩薩像或四十手觀音像,若無,則六臂或四臂觀音亦可,若連這兩種也無,你可以用任何觀音的造像都行,如果你沒有任何觀音像,那麼安置釋迦牟尼佛像或勢至菩薩像也無妨。

  參與的十位行者須向西席地而坐,若地勢較低或土壤潮濕,可以放置矮床而坐。你必須盡全力每天供養,若無法做到,至少在第一天也要盡力布施供養。法會必須持續二十一天,不可縮短。

〔二、淨三業〕
  《千手經》與《法華三昧懺儀》中都要求行者必須沐浴、著淨衣,且要收攝身心,即使身體不髒,也必須每天沐浴一次。法會期間,不能小聲交談或應對問訊等。對於俗事一念也不能生起,但使自心依著經典的教導而思惟,當需要大小便利或飲食時,也要攝身心而不散失,辦完雜事之後,儘快回到道場,不可以藉機拖延。簡而言之,在身業方面,要清楚知道那些行為是被允許或禁止的;在口業方面,要知道何時該說話或靜默;在意業方面,要注意如何止息意念或觀照意念。

〔三、結界〕
  法會第一天,在未做正式禮拜之前,所有行者必須在修法處劃定一個界限。依經上的規定,在此「界」的邊緣上,可用加持過二十一遍大悲咒的刀、水、白芥子劃出界限,或以內心所想像的範圍為界,或用淨灰、五色線,加持二十一遍大悲咒後圍出四方界限。

〔四、修供養〕
  結界之後,站在千手千眼觀音像前作如是想:一切三寶、法界眾生與我的身心,無二無別。一切諸佛已經覺悟,而所有眾生仍在迷障之中,我為一切有情眾生向三寶祈求,希望能破除無明的障礙。作如是想後,所有人跪下,懺主供香,並誦偈:

  願此香華雲,遍滿十方界,

  一一諸佛土,無量香莊嚴,

  具足菩薩道,成就如來香。

〔五、請三寶諸天〕
  這時,拜懺者長跪供香,而作如是想:

  當念三寶,雖離障清淨而已,同體慈悲,護念群品,若能三業致請,必不□而來

  ,拔苦與樂。

  之後,開始奉請文:「一心奉請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世尊」,接下來依序奉請阿彌陀佛、千光王靜住佛、正法明如來、大悲咒、一切菩薩摩訶薩與《千手經》中所提到的諸神。
〔六、讚歎申誠〕

  在《千手經》中並沒有讚歎的偈文,下面這部分是依經略說讚歎:

  南無過去正法明如來,現前觀世音菩薩,成妙功德,具大慈悲,於一身心,現千

  手眼,照見法界,護持眾生,令發廣大道心,教持圓滿神咒,永離惡道,得生佛

  前。無間重愆,纏身惡疾,莫能救濟,悉使消除。三昧辯才,現生求願,皆令果

  遂,決定無疑,能使速獲三乘,早登佛地。威神之力,歎莫能窮,故我一心,歸

  命頂禮。

  在說完讚歎觀音的偈文之後,以最懇切的心,依自己的智力,如實地宣說。然而,所祈求的不應是增長自己的壽命,所發的心應是為利益一切有情眾生。只有誠心專注,才會有所感應,千萬不可輕率而行。

〔七、作禮〕
  行者應念三寶的體性是無緣慈悲,常要拔濟一切眾生。你必須深信,雖然肉眼無法看見諸佛菩薩,但祂們必定已在法會壇場。因此,應燒香供養、五體投地、禮敬三寶,但提及諸天鬼神時則無須如此。當提到大悲咒與觀音菩薩聖號時,各須禮拜三遍。

〔八、發願持咒〕
  接下來,「發願持咒」這一段是最長的,知禮完全以天台的教理來解釋它的修法。再來是發十大願與誦《千手經》中的大悲咒。這十大願是:

  願我速知一切法

  願我早得智慧眼

  願我速度一切眾

  願我早得善方便

  願我速乘般若船

  願我早得越苦海

  願我速得戒定道

  願我早登涅槃山

  願我速會無為舍

  願我早同法性身

  這是千手千眼觀音廣大而深遠的願望,它們包含了俗諦與真諦兩個層次,除非我們以天台的教法與禪觀來詮釋,否則無法領悟此弘誓之深。在經中,原本有十六願,前十願指出所要達到的目標,後六願則是:

  我若向刀山 刀山自摧折

  我若向火湯 火湯自消滅

  我若向地獄 地獄自枯竭

  我若向餓鬼 餓鬼自飽滿

  我若向修羅 惡心自調伏

  我若向畜生 自得大智慧

  這六願是說明要斷除的部分,前面的十願在於增長善,而後面的六願則是要摧毀惡。既然聞此咒能證得四果與十地,那麼此經明顯地是屬於方等部,此誓願可通四教 (6)與二乘,修習者須根據對天台教理的了解來發願。前十願皆以「南無大悲觀世音」起頭,應知大悲觀音即是我們的本性,現在因要回復此本性,所以必須稱本發願,而此誓願也正是由我們的本性所發而為力用的。

◎以「四弘誓願」解釋十願
  這十願的意義可依據二種義理來解釋。第一個是以大乘經典中的「四弘誓願」來解釋,第二個則可以天台的「十乘觀」來說明。

  四弘誓願建立在四諦之上,四諦中的苦、集二諦說明世間苦的因與果;滅、道二諦則闡述出世間樂的因與果。所有菩薩都是要救拔眾生脫離世間苦,予眾生出世間樂,這也就是何以會有四弘誓願的原因。當你發願「眾生無邊誓願度」,這是依苦諦而立;發願「煩惱無邊誓願斷」,則依集諦而立;發願「法門無盡誓願知」,是依道諦而立;發願「佛道無上誓願成」,則是依滅諦而立。

  但《千手經》中十願的次第卻稍有不同,原因在於它以滅苦為先,然而這些發願都兩兩相成,如知一切法而得智慧眼,以救度眾生;渡越苦海必須要乘方便船;登上山頂才能找到地方棲身。因此,初二願是依集諦而立。第一願,願知有如微塵般的一切諸法皆是法界。第二願,願得圓滿清淨的慧眼,若無此慧,則無法了知諸法實相。

  第三、四願則依於苦諦而立,必須先救沉溺的有情眾生,然後才有可能迅速得到善方便,若無方便之法,便無法普度一切眾生。

  第五、六、七、八願則依道諦而立,雖然解脫之道有無數方法,但都不出戒、定、慧三學。第五願,願求了知實相的般若慧,即是慧學;第六願,願求出世間的無上戒、定;第七、八兩願,則願戒、定二學成就,能入於三德。涅槃三學是道諦的開始,超越苦諦而證得滅諦是道諦的最終目標。

  第九、十兩願,則依滅諦而立。之後,便可以無為法安住其心,則無明寂滅,心行止息。最後一願,則願自己等同法性,回復本來的清淨法身,至此,便能達到永恆的寂靜了。

  其實,不只是這十願,縱使有百千願也不出這四弘誓願,若有願不依四諦而立,就是狂願。因此,雖然所有的發願都不離四弘誓願,但因觀音深切的慈悲與善巧的智慧,才將四願開展為十願。

◎以「十乘觀」解釋十願
  接下來,是以天台的「十乘觀」來了解這十願。為什麼經中要求在誦咒之前須先發此十願?為何經中在說示大悲咒後,以短短九句話來解釋此咒的「相狀形貌」?附加在咒之後的解釋包含十法,而此十法並無異於天台的「十乘觀」。(7) 這十願可以用十乘來解釋,怎麼說呢?

  第一願「願知一切法」,即是顯示不可思議的境界,若非一念三千,否則又怎能包含一切法?

  第二願「早得智慧眼」,就是透過止觀的成就而達到如佛眼般的智慧,若沒有這樣的智慧,妙境無法顯現。

  第三願「速度一切眾」,是發了極大的菩提心,願救拔一切眾生。

  第四願「早得善方便」,是為破除三惑 (8),唯有悉盡破除三惑,菩薩才能任運一切,普度眾生。

  第五願「速乘般若船」,是指能識知通暢(理至菩提涅槃)與阻塞(墮落生死煩惱),就如有船才能渡水,雖然原本阻礙不通,今卻因此能渡過。

  第六願「早得越苦海」,是指能有所修證,成就三十七道品。若非以無作心修成道品,便無法跨越二死海(因自然與外力助緣之故)。

  第七願「速得戒定道」,戒與定二者是成道的助力,以無作心修習戒、定,最能對治惡。

  第八願「早登涅槃山」,是指知道修證的次第,正如同登山必定由低至高,雖然說「觀」即是「理」,但在修道上仍然有次第性的階段,絕不可踰越。

  第九願「速會無為舍」,即不為褒揚與毀譽所動,成就安忍行。

  第十願「早同法性身」,即是捨離對法的執著,因為只有當我們不再執著「相似道」時,才能證得佛的法身。

  關於上述十願,雖然有修與證的區別,但我們應知現前的每一念本自圓成,因此,全性起修,即因成果。當我們發此十願時,便要以此來導正自己的心念。

  在前十願之後的六願全與破惡有關。前三者為破除地獄,其中第一與第二願分別破除刀、火兩種惡,第三個則是破除所有的地獄,接下來的三願則與破除三惡趣有關。因此,這六願皆屬於「對治悉檀」。這也就是為什麼說地獄會摧折、枯竭,餓鬼能飽滿,惡心能被調伏,畜生能得大智慧,就如六觀音降伏六道一樣 (9)。在這些誓願中,皆以「我」為稱謂,雖然這裡指的是修習的行者,但也可能是因為一切眾生本來便具足真常我性,一念千法,神咒與我兩者本體即是法界,也就是中道,舉一法即涵蓋所有一切法,但因人的迷惑愚痴,才會有「感應」這樣的說法。

〔九、懺悔〕
  誦完大悲咒後,應當想到今天所發生的一切災障,都是因過去所造的業因而生。現世以至於過去世,什麼惡我們不曾造作?我們與一切有情眾生世世相逢,他們有的與我是敵人,有的是親人,有的是障礙我們的人,有的是使我們困惱的人,除非我們真心懺悔,否則無法解脫,道法也不能成就。因此,要披陳罪業,懇求三寶滅除我們的罪障。行者禮拜時,口誦兩段偈文,前段是列舉自己的一切罪障與其他傷及僧伽的重罪,另一段則祈請觀音加護,令消除罪障。

〔十、修觀行〕
◎咒的本體與九種心合為「十乘觀」
  行者禮懺之後,應離開壇場到另一處,於繩床上禪坐依經修觀。要注意經文上觀音被問及大悲咒「相狀形貌」的部分,這裡定義它是大慈大悲的心,也等於另八種心(平等心、無為心、無染心、空觀心、恭敬心、卑下心、無雜亂心、無上菩提心),這九種心屬於依境,菩提心藉此九境而發,而大悲咒是理境,這個很難說得詳盡。上根的人,一聽聞此咒語,便能得證,有的或證四果,或登十地。

  另一方面,這九種心是九種令菩提心生起的方法,它們只是依境,是為了中、下根基的人而說的,稱為「相貌」。理境如同車體,而相狀形貌則如車輪,所以咒的本體與九種心合為「十乘觀」。經文不斷催促著行者要對一切有情眾生發慈悲心,若不能依理,又怎能捨棄貪愛與妄見呢?因此,理境是慈悲之本,後八心是培養慈悲心的方法。整部經實際上是在「正明悲行」,由此可知,此經是屬於方等經之一。

◎大悲咒的「相狀形貌」—九種心
  以一念觀遍法界一切諸法,雖然就只是一念,千法展現無遺,世間一切皆是空、無常,但我們不應只執著於其中的一邊。若觀照到事物這樣的本質,卻也無法用言語、意識思想來表達,而要以心觀照這不可思議的境界。一旦了解了自己的心,便能知道一切眾生也與自己一樣,九界原具於一念之中,也就是無異於佛界。因此,一苦一切皆苦,我與眾生因沉溺於貪、瞋、痴而造身、口、意業,致使千萬劫以來隨業受報,因此要對自己與他人生起悲痛哀愍之心,生起深切的悲心,想要救拔一切出離痛苦。

  從另一方面來說,佛界也涵攝於一念之中,佛界與另九界沒有差別。因此,一樂一切樂,因我與諸有情只發小願,希求人天或二乘果,只滿足於微小的所得,而孳生苦痛。於今我對自己與眾生生起大慈悲,誓願常帶給人人喜樂,因這樣的心能給予終極的快樂,拔除一切苦迫,所以被稱之為「大慈悲心」。

  但儘管這樣的慈悲願力是普及一切的,然而,心仍會散亂,因此要透過不二止觀使其安於法性,使安止與觀照雙運平衡,這就稱為「平等心」。

  理境無法呈顯是因為被三惑所覆蓋,我們應去觀照此三惑體性是空,而法性原本清淨無染,無一物可立可破,這便稱為「無為心」。

  若執著此能觀的心,就會於通暢之處生起阻塞,能辨識通暢與阻塞,便稱為「無染心」。

  雖然諸法皆空,但要證得這樣的境界必須透過觀照道品,如果沒有正確的觀照,則無法證得位次。道與位次相生,便成「空觀心」。

  因惑障蔽理,而更孳生煩惱,真如無法顯現,須藉事修來助益開啟,見眾生與佛無異,稱為「恭敬心」。

  「卑下心」是指當我們的粗心止息時,表示已達到較深的境界,若知道還有圓滿果位可證,則上等的我慢才能袪除。

  遠離名、利、眷屬,才能達到三摩地(定),稱為「無雜亂心」。

  最後,實踐以上的九種方法,超越內在與外在的障礙,若生法執則不能向前,唯有離此法執才能登地證果,這樣稱為「無上菩提心」。制立十願之後,再呈顯「十乘觀」,希望行者能依此修習。倘若行者不能依觀而修習,應當斷除所有疑心,生起深信,只要依文誦持,現世必定能脫離苦難,若單單誦持,便能讓人得見妙境。

  由此可知,有許多方法可以下手,但希望所有的人,包括知識分子、一般民眾、僧人或在家人,都能信受大悲咒,精進修持大悲懺。因為如此去做,不但現世的災障消除,往生淨土之願必定達成。(《大正藏》卷四十六,頁 973a-978a )
大悲咒轉變成悟道的入口

  當我們研究知禮所寫的《千手眼大悲心咒行法》時,可以很清楚地看到,他不只採用了法華三昧懺的架構,也借用它整個懺儀的內容作為模式。就如我前面所指出的,雖然他以大悲咒代替法華三昧懺中「誦法華經」的部分,但毫無疑問地,儀式的整個架構仍建構在天台宗教觀並重的基礎上。知禮與在他之前的兩位天台大師智顗、湛然一樣,堅持儀式與理觀之間的調和,並主張儀式要完成三種懺悔之法的目的。
◎以天台理論詮釋大悲咒

  正如《大悲啟請》與其他在敦煌所發現的《千手經》手抄節錄本,知禮的版本與那些版本大致相似,都將十大願與誦大悲咒作為懺儀的中心主旨。不同的是,知禮完全將這些誓願以複雜的天台教理加以詮釋,這些誓願不再只是單純的信徒所發出的願望,而是通往修習十乘觀的入門。藉著把「九心」—大悲咒的「相狀形貌」注入天台的註釋,他讓儀式中的觀行成為整個儀式的中心,以這樣的方法,他等於把大悲咒由原本單純的神咒轉變成悟道的入口。

  根據知禮的說法,既然行者的現前一念與實相無差無別,而此實相也包括了一切諸佛、眾生、理、毒,那麼行者的所思所念便極為重要了。再進一步地由知禮的邏輯推知,雖然智與毒都是我們本性的一部分,但如果一個人能憶念觀音,懺悔罪障,那麼智增毒必滅,正如知禮所言「觀音即我本性」。由此,便可以完全理解為什麼懺儀對我們的精神轉變有強而力的作用,也可以明白知禮為什麼選擇以《千手經》編寫新懺儀的原因。

  《千手經》在宋代已非常受歡迎,而大悲咒更是如此,觀音至宋代也已被中國人民崇拜有六百年之久,還有什麼比以這樣一個人們熟悉的咒與敬愛的菩薩,來做為救贖與開悟的更好方法呢?但也因為如此,他成功地使得原本是密教的經典完全地「成熟化」( domesticated )了。

  知禮在文中,很清楚地表示,大悲懺有益於所有的人,不論是僧人或在家人、知識分子或一般普羅大眾都是如此。雖然他不斷強調止觀的重要性,但對於那些無法這麼做的人,他也提出了方便之道,只要能深信而懇切地誦持大悲咒,他確信仍有可能超脫此生的障礙而往生淨土,獲得心靈上的開展,甚至能親見菩薩。

◎誦持大悲咒可超脫此生的障礙
  根據收集到的證據顯示,知禮在世時,大悲咒已廣受歡迎,遵式更是深信不移的一位。舉例來說,當他在杭州下天竺寺蓋光明懺殿時,每架設一柱、蓋一瓦,必定親誦大悲咒七遍。(10)

  另在《佛祖統紀》中的兩則例子,也提供了宋初大悲咒與大悲懺受歡迎程度的訊息。知禮的弟子慧才( 997-1083 ),致力修持大悲咒,當他年輕時,資質昏鈍,無法通達義理,於是他每每誦大悲咒以求能領悟天台的教義。之後有天他夢見一位印度僧人,身長數十尺,這位僧人脫下袈裟披在慧才身上,告訴他說:「慧才,一生都要記得我!」隔天早上,慧才於講堂聽課,豁然開朗。他晚年時,居住在杭州雷峰塔旁,每日單腳站立誦大悲咒一○八遍,也以同樣的方式又誦彌陀聖號一日一夜。(同上,卷四十九,頁 215b-c )

  至於修習大悲懺,則另有一個例子。與知禮同時的慧舟,與十位同參相伴,在宋仁宗天聖年間( 1023-1032 )修習三年的大悲懺。知禮曾在真宗天禧四年( 1020 )時,以馬拉松的方式完成大悲懺的修習,因此他極有可能鼓舞了慧舟去做同樣的事。慧舟又與十四位同參修習普賢行法,修懺一開始,他便在佛前起誓,若他在此次修習中有所成就,願焚身供養,而他真的這樣做了,僧人與在家人提供木材燃燒,慧舟寧靜而安詳地坐在火中。(同上,頁 216b )

◎大悲咒原在特殊場合中誦持,後成為定課的一部分
  在宋代,大悲懺法會舉行的頻繁與將誦持大悲咒作為定課的一部分,是否也與今天的情形相同呢?宗賾於徽宗崇寧二年( 1103 )所編的《禪苑清規》中(現存最早的清規)並沒有這麼說。其中有關大悲觀音的內容,是在《清規》第八卷〈一百二十問〉中的第二十一問:「千手千眼否?」這些問題是讓禪修者每天用來檢驗自己的( Y ?1989:101 ),同時它們也很可能指示行者有必要發願模倣觀音菩薩。(11)

  最早由德輝( 1142-1204 )編纂的《敕修百丈清規》中,特別強調在某些特殊的場合中誦持大悲咒。這部清規於元順帝至元四年( 1338 )修訂發行,提到大悲咒處如下:

  在禪院方丈示寂日與紀念開山歷代祖師的法會上,在為帝王祈福的儀式中(日本

  曹洞宗寺院現今每月十五日仍舉行此儀式),在祈雨的儀式及所有比丘與住持的

  喪禮中,都會持誦大悲咒。由此可見,《清規》勸告居士們集體念誦此咒,明白

  顯示出知道使用大悲咒的並不限於僧人,也是在家居士們的共識。

  ( Reis-Habito 1993:310 )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天台的僧院中,元順帝至正四年( 1347 )自慶所寫的《增修教苑清規》中也提到那些場合要誦持大悲咒。除此之外,當中還有一部分是有關修大悲懺的方法,規定如何在四月二十日舉行大悲懺(《卍續藏經》卷一○一,頁 101:751a)。從在特殊場合誦持大悲咒,直到清代將它納為《禪門日誦》所記載的每日定課之一,這整個轉變的過程是相當漸近且合理的。相同地,大悲懺法會的舉行,也從經常性到定期性地舉辦,做了上述的平行改變。

大悲觀音的流行
  宋代大悲咒與大悲懺因此而廣受歡迎,相繼地在其他作品中也提到大悲觀音。雪竇重顯( 980-1052 )編纂的《碧巖錄》是一部著名的宋代公案集,其中便有提到祂。在第八十九個公案中問道:「大悲菩薩用許多手眼作什麼?」而另一本由萬松行秀(1156-1236 或 1166-1246 )所編的公案集《從容庵錄》中,第五十四個公案也有相同的問題。(《大正藏》卷四十八,頁 261a-c )

  多手觀音每隻手掌中又各有一隻眼睛,這樣的造型令宋代的藝術家與詩人為之驚歎。如收藏在台灣故宮博物院的幾幅大悲觀音像與雕像,在宋代便極受歡迎。在北宋京城開封有一尊鐵鑄的觀音,另在成都有尊紫檀木所雕的觀音,雖然蘇舜欽( 1008-1048)與蘇東坡( 1036-1101 )都未親眼看過這兩尊造像,但它們卻都成為他們筆下的題材。蘇東坡在〈大悲閣記〉中寫道:

  吾將使世人左手運斤,而右手執削,目數飛雁,而耳節鳴鼓,首肯旁人,而足識

  梯級,雖有智者有所不暇矣!而況千手異執,而千目各視乎?

  及吾燕坐寂然,心念凝默,湛然如大明鏡,人鬼鳥獸雜陳乎吾前,色聲香味交遘

  乎吾體,心雖不起而物無不接,接必有道,即千手之出,千目之運,雖未可得見

  ,而理則見矣!

  但大悲懺之所以能日益盛行,實際上是以「代價」換來的。今天拜懺的儀式已比原先知禮的版本縮短簡化許多,儀式的重點在於誦持咒語與部分經文,其中包括十六願,但理觀的部分則完全刪除,為了使拜懺更實際、更有效用,拜懺的動機當然也隨之改變。原先知禮所設想的是希望以懺儀作為提昇個人心靈與開悟的工具,相對於此,拜懺後來成了帶來各種福報、利益的手段,包括孝子祈求過世的雙親有好的來生等。

  然而,再進一步來想,或許這樣的發展並非全然令人遺憾,如前所說,知禮肯定儀式所進行的各項行動與現前一念之間所呈顯的重要性,誰能說即使儀式中沒有禪坐,而參加的僧人或在家人,就不能在與觀音結合的一念之間得到短暫的轉變呢?我們能懷有這樣的期望,證明知禮已達到他的目的。因為知禮編寫出這麼一部大悲懺儀,使得各階層的中國民眾,都能與熟悉的千手千眼大悲觀世音菩薩結一份善緣。

【註釋】

(1) 光明懺最初的記載是出現在《國清百錄》中,知禮與遵式兩人都曾為此懺寫下懺本 ,知禮所著的是《金光明最勝懺儀》(《大正藏》 no. 1946 ),而遵式所作的是《金光明懺法補助儀》(《大正藏》 no. 1945 )。

(2) 在許多遊客與朝聖者都曾遊歷的名山寶頂山左側,有一個較不為人熟知的地點。前 者為「大寶頂」,後者為「小寶頂」,柳本尊的「十煉圖」便是描繪於這兩處。安琪拉‧郝渥德( Angela F. Howard )對這兩處已研究了相當長的時間,並準備以此發表專書。她認為「小寶頂」就如密教的曼荼羅,而且只開放給密教行者,它是建構「大寶頂」的模型。我感謝她與我分享她的這項發現。

(3) 有關知禮生平的參考資料出處有:宗曉的《四明教行錄》第一卷〈年譜〉;《卍續 藏經》第一百冊,頁 880-883 頁;《四明教行錄》第七卷;知禮弟子則全所著的〈四明法智尊者實錄〉;志磐所著的《佛祖統紀》第八卷。

(4) 知禮對此三種懺的看法與天台的傳統是一致的。在天台懺儀的基礎文本—《釋禪波 羅蜜次第法門》中,認為「作法懺」能增長戒,「取相懺」能增長定,而「無生懺」能增長慧。「作法懺」屬於小乘,「取相懺」與「無生懺」則歸屬於大乘。(《大正藏》卷四十六,頁 485c )

(5) 知禮在此處指出十種隨順輪迴的心:(一)無明與闇識;(二)惡友搧動;(三)於他善都無隨喜;(四)縱恣身、口、意三業,無惡不為;(五)惡心廣布;(六)惡心相續,晝夜不斷;(七)隱蓋過失,不欲人知;(八)不畏投生惡道;(九)無慚、無愧;(十)撥無因果。另有十種逆輪迴之心:(一)深信因果;(二)懇切生慚愧心;(三)怖畏投生惡道;(四)發露無覆;(五)斷相續惡;(六)發菩提心;(七)增善斷惡;(八)守護正法;(九)常念十方諸佛;(十)觀罪性空。見《摩訶止觀》第四卷。(《大正藏》卷四十六,頁 39c-40b)

(6) 智顗把佛法分為四類,分別為藏教、通教、別教、圓教。( Donner and Stevenson 14-16 )

(7)「 十乘觀」是:(一)觀不思議境;(二)發菩提心;(三)巧安止觀;(四)破法遍;(五)識通塞;(六)調適道品;(七)對治助開;(八)知道位次;(九)安忍;(十)離順道法愛。

(8) 「三惑」為天台特定的名相,涵蓋了會造成行者痛苦的「惑」—見思惑、塵沙惑與 無明惑。第一種惑普遍於所有人,後兩種惑則為菩薩所有。(一)見思惑:如身見、邊見等邪分別道理而起,謂之見惑。如貪欲、瞋恚等,倒想世間事物而起,謂之思惑。離此見、思二惑,即離三界,聲聞、緣覺以之為涅槃。(二)塵沙惑:為化道障,菩薩教化人之障也。菩薩教化人必通如塵如沙、無量無數之法門,人心性闇昧,不能達此塵沙無數之法門,自在教化,謂為塵沙之惑。……菩薩欲斷此劣慧,得所謂道種智,必於長劫之間學習無量之法門。(三)無明惑:障中道之惑,為障蔽中道實相理之惑,…… 根本無明也。 (《實用佛學辭典》,頁 234b-235a)

(9) 知禮解釋《請觀音經》的《六字章句》中,「六」表示輪迴的六道。他認為當行者持咒時,即是奉請「六觀音」,每一種化身各會在所屬的六道之一顯現,並解救其中的苦難眾生。根據史蒂文生的說法,此「六觀音」為:(一)大悲觀音:示現於地獄道;(二)大慈觀音:示現於餓鬼道;(三)師子無畏觀音:示現於畜生道;(四)天人丈夫觀音:示現於人道;(五)大光普照觀音:示現於阿修羅道;(六)大梵深遠觀音:示現於天道。

(10) 宗鑑,《釋門正統》,第五卷。(《卍續藏經》卷一三○,頁 834-838)

(11) 觀音在第三十四問中再度被提及:「普門示現否?」

【參考書目】

Chou Yi-liang. 1944-5. "Tantrism in China" Harvard Journal of Asiatic Studies. 8:241-332.

Gernet, Jacques. 1960. "Les Suicides Par Le Feu Chez Les Buddhistes Chinois du Ve au Xe Siecle." Melanges publies par l'Institute des Hautes Etudes Chinoises. II:527-558.

Getz, Dan. 1994. "Siming Zhili and Tiantai Pure Land in the Sung Dynasty". Ph.D. Diss.Yale University.

黃啟江,〈宋代的譯經潤文官與佛教〉,《故宮學術季刊》7,4(夏1990):13-32.

黃啟江,〈宋太宗與佛教〉,《故宮學術季刊》 12,2 (1995 一月 ):107-134.

Jan Yun-hua. 冉雲華 1966-7. "Buddhist Relations between India and China", History of Religions. 6,1(August):24-42; 6,3(January):135-168.

Jan Yun-hua. 冉雲華 1965. "Buddhist Self-Immolation in Medieval China." History of Religions. 4,4:243-26.

Reis-Habito, Maria Doorothea. 1993. Die Dharani des Groben Erbarmens des Bodhisattva Avalokitesvvara mit tausend H den und Augen: Ubersetzung und Untersuchung ihrer textlichen Grundlage sowei Erforschungihres Kultes in China. Nettetal: Steyler Verlag.

Reis-Habito, Maria Doorothea. 1991. "The Repentance Ritual of the Thousand-armed Guanyin", Studies in Central & East Asian Religions. Journal of the Seminar for Buddhist Studies. Copenhagen & Aarhus. 4 (Autum1991):42-51.

鄭僧一,《觀音—半個亞洲的信仰》,台北,慧炬出版社,一九八七。

曹仕邦,《中國佛教譯經師論集》,台北,東初出版社,一九九○。

Yu Chun -fang. 1989. " Ch'an Education in the Sung: Ideals and Procedures. " 57-104. In Neo-Confucian Education: The Formative Stage. Edited by Wm. Theodore de Bary and John W. Chaffee.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大足石刻研究》,劉長久、胡文和、李永翹編,成都:四川社會科學院,一九八。

佛門的五堂功課

常常聽到說佛門的「五堂功課」,可知”五堂功課”為何?
目前一般來狹義來說,早課、晚課、蒙山施食及早齋、午齋(二時臨齋),即是佛門的五堂功課。但廣義來講,所有的佛門修持都可說是五堂功課。

先從明代禪門課誦--《黃檗清規》當中就有記載禪門念誦情形:
1. 早堂(早課)誦《楞嚴咒》和《心經》,並有繞佛念佛修持。
2. 晚堂(晚課)誦《佛說阿彌陀經》、《蒙山施食》、《往生咒》、《心經》、《普賢警眾偈》。
3. 每月遇十四、三十羯磨夜誦念《彌陀經》,並跪念《八十八佛懺悔文》。

就其內容來說,可以說是現代禪門課誦的「五堂功課」(早課有兩堂:《楞嚴咒》為一堂,《大悲咒》及十小咒為一堂;晚課有三堂:《彌陀經》一堂,《大懺悔文》一堂,及《蒙山施食》一堂)的雛形。

另外兩堂功課是在齋堂(過堂),即早齋、午齋。食存五觀,念念正念,念念分明。

2006年4月16日 星期日

佛門的五堂功課





常常聽到說佛門的「五堂功課」,可知”五堂功課”為何?

目前一般來狹義來說,早課、晚課、蒙山施食及早齋、午齋(二時臨齋),即是佛門的五堂功課。但廣義來講,所有的佛門修持都可說是五堂功課。

先從明代禪門課誦--《黃檗清規》當中就有記載禪門念誦情形:

1. 早堂(早課)誦《楞嚴咒》和《心經》,並有繞佛念佛修持。
2.
晚堂(晚課)誦《佛說阿彌陀經》、《蒙山施食》、《往生咒》、《心經》、《普賢警眾偈》。

3.
 每月遇十四、三十羯磨夜誦念《彌陀經》,並跪念《八十八佛懺悔文》。  

其內容來說,可以說是現代禪門課誦的「五堂功課」早課有兩堂:《楞嚴咒》為一堂,《大悲咒》及十小咒為一堂;晚課有三堂:《彌陀經》一堂,《大懺悔文》一堂,及《蒙山施食》一堂的雛形。

另外兩堂功課是在齋堂(過堂),即早齋、午齋。食存五觀,念念正念,念念分明。



2006年4月15日 星期六

2006/4/14 閻羅王您抓錯人了吧

由於母親的往生,讓我重新(或是說有更深的體悟)面對人生的意義,
我學佛二十年,卻一直懵懵懂懂,終於因母親的因緣,至今才知道什麼叫做”發心”,什麼叫做”慈悲”。

在動念做任何一件事情之前,你的”發心”是非常重要的,
因為你發什麼樣的心,就會引導你去達成什麼樣的果報(結果)。

所謂: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自己求安樂

這是我的一位好友傳給我的文章,因為非常有感觸,所以與大家分享。請您能撥冗看完,相信對您會有所助益。


 --------〔閻羅王您抓錯人了吧〕------------------------------------------------------ 

有一對夫妻,在生時也禮敬佛菩薩,也常布施,參加法會,聽聽弘法,也皈依三寶,逢人也稱讚學佛很好,有大福報,可以往生淨土。 這一對夫妻也認為這一生就算沒開悟, 
 
也應可以往生淨土,而且而且,他們認為絕對不會下地獄,就算要下地獄,也是那些沒學佛而造殺業的眾生先下去才對,實在輪不到他們(的確,他們很少造殺業)。

所以,在生時堅信如此,於是心想這樣就很好了,一生蠻平順,也沒什麼煩惱,也沒有不順,事事心想事成,因此心裏更放心,有這麼好的福報,學佛真的很好。

萬萬沒想到先生晚年生了痛苦不堪的大病,半身不遂,一切行動都要太太幫忙,生活大小事都要太太打理,剛開始夫妻都信相偉大慈悲的佛菩薩,一定會保佑他們,病一定會好轉,先生會康復才對。但是日子一天天過去,先生的病也沒有起色,有一天太太終於心生懷疑,心想我這樣信佛,尤其自從先生生病以後,拜佛更虔誠,這一輩子也這麼相信佛菩薩,也常做布施。難道佛菩薩不知道我的祈求嗎?怎麼沒讓我的先生好起來呢? 
 
不久夫妻雙雙過世,但是並沒有如他們預期的,往生淨土? 相反的,被「抓」到戒備森嚴的閻羅殿,夫妻見到閻羅王,一時轉不過來,心中還納悶,我們應該到淨土才對,怎麼到這裏來了呢?所以見到閻羅王,也不等閻羅王開口,便說:「我們是學佛人,平 時念佛,我們應該到淨土才對,怎麼會到這裏來呢?是不是抓錯人了呢?」 

閻羅王也相當尊重修行人,世間修行有成的修行人,閻羅王都知道,平常帶到這裏的人,很少提自己會念佛,所以今天有人一來便開口自己念佛,為了慎重起見,再查了一次。

等查完之後,閻羅王氣定神閒的回答:「他們沒有抓錯人,你們的確要帶到這裏。」

先生不解的問:「我在生時也禮敬佛菩薩也常布施,也皈依三寶,逢人也稱讚學佛很好,難道沒有功德嗎?為什麼會被抓到這裏呢?」

閻羅王回說:「你雖然學佛,但是心態是求福報,所以功德很少。」

先生問:「我也常布施啊!」

閻羅王:「雖然你有布施,但是布施的福報在你活的時候也用完了。」

先生再問:「我也皈依某某大師了啊!」

閻羅王:「雖然你有皈依,但是因為你不精進修行,所以因果和業障和沒皈依以前差不多,可能不知不覺中還多造了些。」

先生再問:「我吃素不殺生。」

閻羅王:「雖然你吃素不殺生,但是因為你不明而亂批評,罵人,造了許多口業,這些口業,比一般人還多了很多。」

先生繼續問:「我也皈依某道場了。」

閻羅王:「雖然你常到這個道場,但是你的行為,並沒有改進多少,也不是真正在修行,那個道場其他修行者,大部分都有成就,有的開悟,有的證果,有的往生淨土,很受我們敬重,我可以告訴你們,這個道場其他修行人的成就。」

閻羅王就把這個道場的修行人的成就,一一說給他們聽,這些人他們都認識,有成就菩薩,有成就阿羅漢,有往生淨土,也有的升天為天人。 念了半天,就是沒有他們的名字,倒是有幾個平常看起來修得不怎麼樣,也往生了淨土,有幾個自認為修得很好的人,卻沒聽到。

閻羅王接著說:「雖然你到這個道場,但是你的行為,已從這個道場除名,所以你並不算皈依這個道場,你們護持這個道場的福報,就是你們生前生活平順,心想事成,求子得子,求長壽得長壽,求健康得健康,不過你們在生前就用完了,所以晚年你生了大病,就是你自已該受的因果成熟所致。」

 先生再問:「這個道場不是還有一些人修得很好,怎麼也沒聽到呢?」

閻羅王看了看,想了一下才說:「雖然這個道場有些人修得不錯,但是這些人開始心生驕傲,開始批評其他修行人, 被魔所攝走入魔道而不自知,言行違背佛法之後,名字就被這個道場除名了,將來也是要到我這裏來報到。」
 
先生再問:「我太太為什麼也被除名呢?為什麼也被帶到這裏呢?」

閻羅王說:「各人因果各人了,你太太的問題,雖然生前也布施造福,但不是真心修行,她還有個錯誤觀念,認為先生代表修行就可以了,只要先生修行有成,她也可以連帶『得道升天』,所以知道修行,但未認真修行,她個人的因果還是她自己要了才行, 她倒沒有被除名,但是這個錯誤觀念,讓她這一生算是白走一趟了。」

閻羅王接著說:「你太太還有一個問題,就是生前曾起念懷疑佛菩薩,在你生病的時侯,因為求菩薩保佑你康復,但你生病沒有起色,她便懷疑佛菩薩不知道她的祈求,怎 麼沒讓你好起來,後來便懈怠禮佛,信心不堅,你死後,她也只是偶而禮佛,大部分精神還是放在家庭。」

先生最後歎氣道:「我們會有什麼下場呢?」

閻羅王說:「你下輩子轉為一個窮人,一生皆窮困, 但是也容易剌激你精進修行,不 要像這輩子不精進,你太太下輩子轉為富人所養的貓,因為她的癡業使然,但是她還有一些福報可享,享完 後再入輪迴,但是會去那裏,還得看她的造化。

2006年4月14日 星期五

2006/4/14 用柴火燒熱水

 今天要跟大家分享在寺院用柴火燒熱水的生活。自去年十月第一次住到寺院裡,師父告訴我,在寺院是用柴火燒熱水的。這對我們這種住在都市裡的六年級生應該是很新鮮的體驗吧!但因為我在佛光山佛學院時,也是要用柴火煮飯,所以覺得還好啦,只是當時因為學院一餐要煮八百多人的飯,用的柴火很多,不可能自己砍,是外面送進來的。但是現在在寺裡,所有的柴火都是要自己去撿拾的ㄛ!有時候是去山上,有時候到河床去找,拖回來後再鋸成一段段使用。所以在寺裡水是用山上流下的泉水,火是用大自然流下的枯木或乾竹,都不用另外花錢,非常節檢。

與大家分享照片 -- 這是放鋸好的柴火的架子:


下一張則是熱水爐,柴火就是放在下面的洞洞燒:

滿有趣的生活吧! 師父說,修行人就是要懂得現有因緣的東西,做最佳的利用,不要一直向外攀緣。才能夠懂得心內求法的真實觀照功夫!

2006年4月11日 星期二

2006/4/11 今天第一次用電鋸

因為寺裡是用柴火燒熱水使用,所以平常我們都要去山上或河床上揀拾一些乾掉的枯柴或竹子回來使用。但揀回來時是好長一條,需要再鋸成一段段後再劈開方能使用,真的很像古老的叢林寺院生活。

以前師父只讓我劈柴而已,未讓我使用過電鋸,今天終於在我不斷的要求下,教我使用了!使用電鋸真的不容易,除了要小心不要傷到自己外,更要小心不傷到柴上的小眾生,在鋸或燒之前都要不段的抖動及檢查是否有小蟲在上面。

透過這樣的日常生活,讓我更能體會到:佛法在世間,不離世間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