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3日 星期六

印光大師文鈔10:痛念生死的苦,發菩提心




《印光大師文鈔》選讀

淨界法師主講

 

諸位法師、諸位同學、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請大家打開講義第九面,倒數第四行:所謂念玆在茲,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也。這一段是說明我們念佛人所成就的一個功德相上,是講到念佛的修因及證果。

在因地當中,印祖分成兩科:第一科是「早晚於佛前隨分隨力,禮拜持念,回向發願」這個是在佛堂當中早晚的定課,我們剛開始念佛的人,我們這一念散亂心的勢力是很強大的,所以你剛開始要把一切的工作、萬緣都放下,專心的念佛,一句彌陀念誦聽,十句成片三三四,以這一念的佛號,重複的來熏習我們這一念的妄想,使令我們在妄想當中,經過你一次一次的念佛,它能夠在我們這一念的煩惱心中,成就一種清淨的力量,就是在污泥當中,生出一朵小蓮花出來,這個是一種靜中修,先成就一種清淨的念力。

其次,「除此之外,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穿衣吃飯,一切時,一切處皆好念」,你依止在佛堂所栽培的念力,我們一個人不是沒事幹的,總有一些事情要做,這個時候或者是行、或者是住、或者是坐、或者是臥,乃至於語默動靜、穿衣吃飯,你只要有因緣,你就把你在念佛堂所栽培的那個念力,再把它提起來。你單獨的提你的佛號,這個就是「一切」。你的身體可能有工作,但是你的內心當中還是一樣,一句彌陀念誦聽。古人說:終日走街坊,心中念佛忙。你的身體是在行住坐臥,但是你的內心「心中念佛忙」,這當然都是要有前面的靜中修的基礎,這是動中修。

要修到什麼程度呢,「念茲在茲」,就是說我們念佛的目的,當然能夠斷煩惱最好,但起碼的標準要達到「念茲在茲」。什麼叫「念茲在茲」呢,其實印祖也解釋了,「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這個「造次」,就是很急遽、很匆忙的樣子,有緊急的情況發生了,乃至於「顛沛」,就是很狼狽困頓的樣子。這個意思就是說,我們這一念心,一切法因緣生,我們這一念心它是受熏習的,它受你的造作、你的業力來熏習,這句佛號經過你這樣子,重複的在心中一次一次的熏習,它就「由生轉熟」。

其次,那個煩惱的勢力,貪煩惱、瞋煩惱,它被你的佛號一次一次的折損以後,它「由熟轉生」,這個時候在你內心當中,煩惱雖然是在的,但是你的內心當中,佛號的力量是最大。

乃至於印光大師說:若或妄念一起,當下就要教它消滅。煩惱活動的時候,貪煩惱、瞋煩惱活動的時候,你過去在念佛堂,在平常念佛的勢力,你一提起來,佛號在心中一運轉,煩惱就不動,你有這種功德力。在所有的內心等流當中,佛號是最強大的等流性,這個時候要以祖師來說呢,「淨業成就,往生有分」。

這個就是一種功德消長,念茲在茲,這個時候你念佛起來都是有味道的,這個佛號有味道,不是我們剛開始覺得念起來好像沒什麼法喜,這個時候念起來,佛號散發出功德力,你能夠感覺得出來,你真的知道這是「萬德洪名」不可思議,你內心跟佛號的距離很接近,這個就是「念茲在茲」,這是一種功德相上,這是一種正修的因跟果。

我們再看第三段。「居士既能發露懺悔,于淨土法門,最易相應」。這個地方是一種助行,前面是一種正行。這個助行怎麼說呢,天台智者大師講「對治助開」。

就是說,天台宗修止觀有十個次弟:第一個是真正發心,乃至於專修止觀,這個專修止觀是一個正行,我們怎麼用功呢,就是由念住心,由慧觀察,修止修觀,修觀修止。但是我們從這一念散亂的顛倒心,要趣向於那種止觀雙運,那個清淨心,有些人很順利;但是有些人很多障礙。

譬如說,我們從這個地方要走到那個地方,有些人他很快就走過去了,中間什麼事也沒發生。有些人就發現了毒蛇、發現了老虎、乃至於有石頭把他擋住了,他根本走不過去。這個意思就是說,我們在念佛當中,有些人一句佛號他提起來很快就成片,中間什麼事情也沒發生,風平浪靜。有些人就不同,煩惱障、業障、報障,煩惱會障礙你,業力障礙你,你的果報體、這個地方痛那個地方痛障礙你,這怎麼回事呢,過去有重大的罪業。所以我們要「對治助開」,把這種障礙的因緣去掉,障礙佛號相續的因緣去掉。所以說要能夠「發露懺悔」,對於過去所造的罪要能夠發露懺悔。

為什麼呢?印祖講出一個道理:所謂心淨則佛土淨也。然既知非,又肯發露懺悔,必須改過遷善,若不改過遷善,則所謂懺悔者,仍是空談,不得實益先講出一個懺悔的意義,就是「心淨則佛土淨」。

因為我們往生極樂世界,那是一種清淨的功德,我們這一念心要有罪業就不容易相應,罪業是不能夠招感清淨功德的,不行!所以我們要怎麼樣呢,要能夠「發露懺悔」,什麼叫懺悔呢,「懺」就是止斷未來非;這個「悔」呢,恥心於往犯。

先解釋「悔」,悔就是恥心,羞恥對於過去所造的罪業,一種羞恥。這個「悔」是對望著過去,我們這一念心,去觀察我們在沒有學佛之前,或者已經學佛以後,我們也曾經有顛倒的時候,造的殺盜淫妄的罪業,這個罪業一造作以後,前一剎那造作,下一剎那就變成一個種子,被我們的心識給保存下來,保存在我們這一念心的某一世的心識當中。

那怎麼辦呢,已經造的怎麼辦呢,怎麼改變那個罪業的勢力呢,佛陀講「悔」,就是你思惟你過去的罪業,然後你深重的訶責自己,當然訶責是訶責那個煩惱,訶責能造業的煩惱,我不應該這樣子做的,我在佛前深重的訶責自己。罪業也是無自性的,它也是因緣生,它加上你這個訶責的因緣以後,它會從所謂的增長業,轉成不增長業。

唯識說,它從一種強大的識,能夠得果報的這個業力,轉成不能得果報的,它業力羸弱。這個地方要注意,要轉成不增長業必須要「斷相續心」!就是你過去造罪業,那個煩惱的等流,被你一訶責以後,它勢力被你消滅了,也就是說你一直貪煩惱、瞋煩惱,煩惱一訶責,它不活動。這樣子煩惱一停止以後,罪業也跟著轉,這個是「悔」,對望著過去罪業的一種羞恥訶責。

「懺」是對望著未來,止斷未來非。這個時候你在三寶面前,在你的上師面前發願,從今以後不再造作。過去的種種,譬如過去死;今日的種種,譬如今日生。這個時候你發願,以一種強大的願力,來做一種防非止惡的功能,這就是懺悔,這個是講懺悔的方法跟意義。

懺悔以後呢,必須改過遷善,這個地方提到的要能夠「斷相續心」,你相續心沒有斷,是不構成懺悔的!為什麼呢?「若不改過遷善,所謂懺悔者,仍是空談,不得實益。」你煩惱的相續心,你沒有把它訶責調伏,它的罪業還是在的,你懺悔不能折損它的業力,不行!所以這個地方要注意!真正的懺悔,是要「斷相續心」,你這樣子一懺悔以後,它的罪業就不構成障礙,雖然有業,但是不能構成業障,因為它的勢力薄弱,這是一個帶業往生的關鍵,它不能障礙你的佛號,沒辦法障礙,這個是講一種助行。

接著我們看第四段,這是我們這一科的正宗。就是「思惟苦諦」,怎麼來發起菩提心呢。

「至謂欲心不貪外事,專念佛。不能專,要他專;不能念,要他念;不能一心,要他一心等。這個是講的一個根本問題,就是我們想要一心,這個「欲」者希望,我們希望我們這一念心不貪外事,能夠專心念佛,不貪求世間五欲的境界,專心來憶念這個佛號。這件事情是很困難的,非常的困難,這件事情是深深的違背我們過去的習氣。

我們這一念的心,「因緣所生法,我說皆是空」,從本性來說,我們每一個人這一念心都是清淨本然,周徧法界,離一切相。但是我們無量劫在生死中打滾,我們的身業、口業、意業,這種業力的熏習,就構成各式各樣的煩惱。

籠總來說,我們每一個人的煩惱,都是愛著世間的五欲樂,愛著財色名食睡,這個是我們內心的一種境界。我們有時候坐下來,憑良心講,內心當中的等流性,我們要放縱自己的心情,就是這種境界,愛著財色名食睡。但是我們要轉變,要把這種思想轉變,就是「發菩提心」,我們開始要厭棄三界的生死,追求無上的菩提,這就是要轉變的。

這個轉變,印祖講的一個原則就是「不能專,要他專;不能念,要他念;不能一心,要他一心」。你剛開始在對治那個煩惱的等流性,你一定要有一個鋼骨。所以修行人的個性,藕斷絲連的個性是沒辦法修行的!藕斷絲連是一個好人,你在世間能夠做好人,但是你面對煩惱的時候,你就是跟煩惱,想要斷他,但是又不忍心斷,這樣子你一輩子修沒辦法成就。

你看看祖師大德的傳記,看蕅益大師、印光大師、尊者阿迦曼傳、密勒日巴尊者傳,每一個祖師修行不同。但是有一個共同點,每一個祖師都是有鋼骨的,面對煩惱的時候,就是這種境界,「不能專,要他專;不能念,要他念;不能一心,要他一心」,煩惱不能斷,要他斷。

我們一定要訓練這一念心要有一個決斷力,就是精進。意思是說,一意斷惡修善,勇悍為性。什麼叫精進呢?當然每天拜很多佛也是精進。但是根本來說,你面對煩惱的時候能夠「勇悍為性」,若妄念一起,你當下就要叫它消滅,這個就是精進。你那個意志力,一點都不能動搖的,一點都沒有任何人情夾雜在你們內心,這是一個鋼骨,這是一個原則。

怎麼能成就這樣子呢,印祖就講出一個辦法。「亦無奇特奧妙法則,但將一個「死」字,貼到額顱上,挂到眉毛上。」要能夠成就這個鋼骨,印光大師說「死」字,所以印光大師的佛堂,他把一個佛像旁邊安一個「死」字。把這個死貼到額顱上、挂到眉毛上,這是譬喻把「死」這件事,情經常的放在眼前,提醒自己。這個死字是怎麼觀呢,下面就詳細說明。

「心常念言:「我某人從無始來,直至今生,所作惡業,無量無邊,假使惡業有體相者,十方虛空不能容受」這個就是一種智慧,天台宗五停心「愚癡眾生因緣觀」,愚癡,什麼叫做癡呢?簡單說就是無明,不能照見諸法的真諦跟俗諦的一種智慧。

要以佛法說,你是一個博士,但是你不了解因緣法,你是一個癡人。乃至於我們一個學佛人,我們要是正念不現前,一天過一天,特別我們要是出家久一點,業障也淡泊了,煩惱也不是很強烈,一天過一天,感覺到好像是風平浪靜,貪煩惱也不活動,瞋煩惱也不活動,但這個是什麼境界呢,癡煩惱的相應。因為我們內心當中沒有作因緣觀,就是我們這一念的寂靜心當中是怎麼回事,我們不知道。

佛陀在《阿含經》告訴阿難尊者說:阿難你看,你看那個大梵天王,當然大梵天王不是一個,有很多的大梵天王。大梵天王有時候入定,有時候出定,他是初禪。祂說那個大梵天王他入定的時候,他那一念寂靜的心當中,感覺什麼事都沒有,風平浪靜,但是以佛的眼睛來看這件事情,他那一念的寂靜心當中,積集了無量無邊的煩惱跟罪業在裡面。所以我們就是要作因緣觀,觀察過去、觀察現在、觀察未來。

佛法講因緣是講三世,就是我們先觀察過去,我們往過去的生命去觀察,怎麼樣觀察呢,「從無始來,直至今生」,我們過去有很多的生命,在人間得果報、在天上得果報,有種種的果報。

每一期的果報當然都造很多業,這個業是怎麼回事呢?「所作惡業,無量無邊」,大部分都是造惡業,而且業是無量無邊。就是現在我們這一念心,當然我們這一念心有八識,我們這一念心,不但是不斷的生起作用,也蘊藏我們過去的很多業力。

我們這一念心,感覺到現在好像什麼事也沒有,身體健康心情愉快。但是其實不同!我們要入這個因緣觀,哎呀!不得了!「所作惡業,無量無邊」,我們這一念心積集了過去生中所含攝的五逆十惡,種種的罪業在裡面。這些罪業有多少呢,講一個譬喻,「假使惡業有體相者,十方虛空不能容受」,當然業是沒有形相的,但是「假設」,假設這個業就像撫呎一樣,它占有一定的空間,假設把我們每一個人過去的惡業累積起來,十方的虛空不能容受。這件事情是這樣的,就是我們這一念風平浪靜的心中,它積集了無量無邊的罪業在裡面,我們要知道這件事,很多的罪業我們都還沒得果報,這是對望過去。

再看現在我們現在是怎麼回事呢。「宿生何幸,今得人身,又聞佛法」今生的因緣不錯,過去生當中,我們有五戒、十善的善業,在三寶當中也栽培了善根。

所以在整個修道當中,有兩種殊勝因緣:第一個、今得人身。在六道當中要能夠成就解脫,轉凡成聖,你一定是在「人身」是最好的,因為這個人的果報,眼耳鼻舌身意,那個意根,念力特別強。三惡道太苦惱了,心力不能集中;諸天的五欲樂太快樂了,他心力也不能集中。只有人的果報,他是苦樂參半,我們這一念心的念力強。其次「又聞佛法」。你的念力強,又有佛法住世。你出生的時候,最好是在正法時代,佛陀住世,見到佛陀為你說法,最好!或者是像法,但起碼要末法,就是你出世的時候佛陀滅度,阿羅漢聖人也滅度,但起碼還有比丘、比丘尼,穿著出家衣服的僧寶,他能夠弘傳佛陀的教法,使令我們覺悟諸法的真理,這個也是很重要。

瑜伽師地論》上說,成就聖道的兩種因緣:第一個、善得人身;第二個、生於聖處。這個殊勝的處所,就是要有佛法住世。現在呢,我們看看現在的因緣是不錯,又得到了人身,佛法正法過去了,像法過去了,至少語言文字還流傳下來,整個修行的理論方法,明明白白的都紀錄在經典裡面,這件事情還是有希望,「苦集滅道」,這個「道」路還是很清楚,很清楚一條路的。我們看看現在因緣的確是值得把握!

再看到未來,過去、現在、未來,未來是什麼因緣呢?「若不一心念佛求生西方」假設我們不把握今生的生命來好好的念佛,求生西方,以後會有什麼境界呢?這以下就說明了。

我們前面說過,我們這一念,人類的這一念心,苦集滅道,積集無量無邊的「集」諦,這個「集」就是煩惱跟罪業,「集」就是有招感性,有招感三惡道果報的特性,所以說我們要想,我今生要不解脫,這個事情就有很大的問題了。你看:

「一氣不來,定向地獄鑊湯、鑪炭、劍樹、刀山裡受苦,不知經幾多劫。」這個罪業它在我們心中,只要我們哪一生當中,臨命終的時候,起煩惱來滋潤它,它馬上就得果報了,就到地獄去得果報了。這以下印祖講出有四種地獄,前面兩種地獄是跟火、跟熱有關,後面兩種地獄是跟刀割有關,這個地獄的現狀,在《地藏經》、在《菩提道次第廣論》講的很詳細。我把它們兩個的內容簡單的說明。

先講第一個、鑊湯地獄鑊湯地獄是怎麼回事呢,就是有地獄的獄卒,他拿一個大鍋子,然後裡面放很多油,還有火去燒鍋子,油燒的很滾燙。滾燙以後,我們地獄的罪人,獄卒就拿叉子叉到我們的身體,把這個身體丟到油鍋裡面去煮,經過一段時間以後,這個肉跟油鍋一接觸,就破裂,最後就剩下一堆白骨,就是死亡。死亡以後,獄卒就把這個白骨挑起來丟到地上,丟到地上以後,春風吹又生,一陣涼風吹過來,這個白骨由於過去的業力,它又長出來肉,這個時候我們又醒過來,醒過來呢,獄卒又拿叉子刺這個身體,又丟到油鍋裡面去,重複的萬死萬生這種境界。宗喀巴大師說,這個地獄的眾生,在一個期生命當中,只有在那一陣涼風吹過來的時候,有少許的快樂,其他都是在一個極大的痛苦當中,這個就是鑊湯地獄。

第二個、鑪炭地獄所以眾生業力的無邊,果報也各式各樣。這個果報,前面是油鍋炸;這個果報呢,它是先把這個鑪炭燒紅,燒紅以後,他就把這個人抓起來丟到鑪炭上,直接跟鑪炭接觸。當然也是血肉爆裂,然後就起火燃燒,最後剩一堆白骨。獄卒也是拿叉子把這個白骨拿起來,又丟到地上。也是春風吹又生,這個時候又長出肉,又醒過來,醒過來以後,獄卒又把你抓住,又丟到鑪炭上去。這一期生命當中,就是重複的受苦,其他什麼事都沒事幹,就是這樣子,一次一次的生死、死生,就是這種境界!這是屬於火燒地獄有關的。宗喀巴大師他講完這個火燒地獄,他說:你可以試試看,你拿手去碰燒紅的鍋子,你一碰你就覺得很痛,這個自然反應就很痛,但是那只是一剎那的痛,這個地獄呢,「經幾多劫」,你可以想想這件事情相當嚴重的。所以為什麼祖師大德修行特別的精進,就是他有智慧,他知道這件事情不解決,以後問題很大的。這個「生死事大」!就是說這件事情我要不解決,我這一念心無量無邊的罪業一發動起來,這可不是開玩笑的,這是講火燒地獄的境界。

其次、劍樹這個劍樹是怎麼回事呢,就是這個地獄的眾生,他過去的業力,他就發現他在山上得果報。得果報呢,這個山上很多樹,這個樹風一吹,樹葉掉下來,這個樹葉就像刀劍一樣,刺到他的身體。身體刺一刀,頭上刺一刀,腳上刺一刀,如是的輾轉,就把他給刺死。刺死以後,也是一樣,春風吹又生。生了以後醒過來,好像什麼事沒有,但是,還是一樣重複的身體輾轉的被刺,乃至於死亡,這個是劍樹地獄的境界。

第四個、刀山他這個地獄眾生是化生的,他沒有胎,他就是忽然間本無今有。你這一期生命結束,突然間你就在這個刀山裡面產生一個生命體,一個五蘊了。這個刀山的五蘊的果報,那個色心,他一出現的時候,就發現旁邊很多人,跟他一樣都是刀山。刀山當中很多的虎狼獅子在追,追你就恐怖,就跑,就跑到刀山去,你的身體被刀山殺傷,乃至於死亡。死亡,也是一樣春風吹又生。地獄的眾生,他那一期生命,他所發現的生命,就是生活在那個空間,重複的生,重複的死;重複的死,重複的生。這樣子經過多久呢?經過幾多劫,經過幾多劫。

在《宗鏡錄》上講到一件事,永明延壽大師說:有一個四禪的人。在經論上說入了四禪以後,他這一念心明靜而住。明靜而住,他突然起一個念頭說,我應該看看我過去生命是什麼境界,當然他四禪了,他這一念心一作意,他就看到過去的生命。過去在人得果報,在天得果報,他一次往前看。突然間看到有一生到地獄去,這個境界就是「鑊湯、鑪炭、劍樹、刀山」。他看到他過去在地獄受的苦,嚇的毛細孔出血,這種境界。

我們要是驚嚇,我們嚇的毛細孔出冷汗,這很嚴重,但是《宗鏡錄》上說,這個修禪定的人,在禪定當中看到過去地獄的果報,他嚇的毛細孔出血,這種境界!所以生死這件事情是很嚴重的

因為我們這一念心當中,宗喀巴大師說:已作地獄業,云何安穩住?他說你儘量懈怠,修行是很苦沒錯,但是你想一想,你這一念心很多問題、很多危機,儲存在你的心中,已作地獄業,云何安穩住?你敢這樣子安穩住,好不容易得到一個人身,你今生有機會能夠往生極樂世界,把這個三界的生死解決的,但是你這樣子空過,你看看!這件事很嚴重的!已作地獄業,云何安穩住?不應該安穩住的,這個是我們觀察,我們有可能到地獄去的一種境界。

「縱出地獄,復墮餓鬼」。好不容易把這個地獄的罪業給消滅,消滅以後,第二個重的罪業又得果報了,得什麼果報呢?得一個餓鬼的果報,餓鬼道是什麼果報呢?「腹大如海,咽細如針」,這個是他的身相,這個餓鬼道過去慳貪的業力,就是腹部很大,肚子凸出來,喉嚨像針一樣的細,這個是講身形。他內心的感受是怎麼回事呢?「長劫飢虛,喉中火然」他得不到飲食,所以飢渴虛弱,他也得不到水,所以喉中火然,這個喉嚨就像火一樣,長時間燃燒。

我過去曾經有斷食的經驗,有過一天、三天乃至於七天,最多的是七天,畢竟我們有時候以種種的苦行為助道,來訓練自己的意志力。這個七天的斷食,第一天過去,第二天也過去,到第三天的時候,你那個飢餓的境界就不得了!它累積。所以我們有時候飯都吃的飽飽的,好像思惟苦諦,我們對身心的苦,一點感覺都沒有,但是因緣所生法,你這個飲食的因緣一結束以後,你的心就會變化,那個苦的感受就會出現,就是「長劫飢虛,喉中火然」。

我過去讀這個「度日如年」,沒什麼感覺,但是你要能夠斷食幾天以後,你會發覺這一天是很難過的,好像這個時間,一秒鐘要過去都很難,是這種境界。但是我有時候想,我就斷食七天,餓鬼道幾劫的時間沒有吃飯、沒有喝水。尤其是這個水,我們沒有吃飯,能夠維持很久;這個水,你要三十六個小時不喝水,你身體就受不了,我就斷過三十六小時的水。你斷過三十六個小時都不喝水,你的喉嚨馬上腫起來,就像有一顆小球塞住喉嚨一樣,而且是發紅的,就有點這種境界,「喉中火然」,你感覺到好像有什麼東西在燒你的喉嚨,三十六個小時,一天半就這種境界了。所以我們要能夠斷食幾天,你要來放大蒙山,你內心會很認真,你知道這個餓鬼道是個苦惱的境界,為什麼呢?因為他是他業力的支持,他不死亡,他五蘊的果報「色受想行識」,有他強大的慳貪業力在支持他不死。但是他那個飢餓是累積的,他今天沒吃飯,明天又沒吃飯;今天沒喝水,明天也沒喝水,這種需求飲食的心是不斷增加的。

所以我過去在福嚴佛學院,有同學要跟我學蒙山,我規定他們:你先斷食一天,我再教你蒙山。因為你斷食一天以後,你學蒙山的心情就不同,你會對這個餓鬼道眾生起大悲心,你會很認真。這當然是我們思惟自己,我們過去有無量的罪業,我今生不了生死,這個罪業會引導我到餓鬼道得果報。餓鬼道是什麼境界呢?長劫飢虛,喉中火然,不聞漿水之名,難得暫時之飽。」不要說吃到這個漿水,連這個水的名稱都聽不到,難得暫時之飽,的確是苦惱的境界。

「從餓鬼出,復為畜生,或供人騎乘,或供人庖廚」。餓鬼道的罪業,經過幾劫以後消失掉了。消失掉以後,第三個重的罪業,就使令我們在畜生道得果報。畜生道呢,「供人騎乘」,就是被人家騎過來、騎過去的,生命當中一點都沒有自由,主人要到哪裡,你就跟著到哪裡,這還好一點;再差一點呢,「供人庖廚」,這個庖即是廚,就是把牠宰割,把牠煮來吃了。我們現在在殺畜生,有時候是很殘忍的,那個吃法為了貪圖口欲,有時候是活生生的拿來煎的,不是先把牠殺死的,所以這個也是很嚴重,現在畜生的罪比過去的罪重。這是講畜生道,得不到自由,而且有殺身之禍,這個是畜生道。

「縱得為人,愚癡無知,以造業為德能,以修善為桎梏,不數十年,又復墮落」好不容易,次第的把三惡道的罪業都消失了。消失以後,好不容易我們在過去的那一生當中,有栽培一個五戒、十善的業力,它現行了,做人。但是愚癡無知,到三惡道去不但是受苦,還有一個很大的問題,就是你在三惡道當中,你不能夠遇到三寶。

不遇到三寶,在佛法來說,這件事情是很嚴重的,就是愚癡無知,你不會有智慧,這個智慧不會自己生出來的,不是說你受苦就能夠出生智慧,沒有這回事情。出生智慧有三種因緣:聞所成慧、思所成慧、修所成慧。要聽聞正法、如理思惟,才能夠生起智慧。所以你在三惡道當中,你受大的苦,結果白白受苦了。

譬如說,我們修行也是很苦,三點半起床,但是就不同,我們這種苦,它在苦當中不斷的懺除罪障,積集資糧,福德資糧、智慧資糧,那個功德力不斷增勝。這個吃苦是能夠療苦,這種苦是能夠療苦,這個有代價的

但是在三惡道的苦,白白受大的苦。結果出來以後,智慧不但不增長,長時間離開三寶,所以從畜生道出來的人,看起來就是特別愚癡,你跟他講因果,他不相信,第六意識特別暗鈍。因為他長時間受苦,使令第六意識特別暗鈍。所以「以造業為德能,以修善為桎梏」,你要他造惡業,他很自然、很習慣;你要他修一點善法,他感到很勉強。桎梏,桎者手銬,梏者腳鐐,扣住手跟扣住腳的,你要他布施、持戒,要他來道場裡面拜拜佛,他好像是要他的命一樣,很困難、很困難的因為他在長時間沒有跟佛法栽培善根,離開佛法太遠了。所以說這種情況再相續下去,「不數十年,又復墮落」!糟糕,得到人身以後,他又去造業;造業以後,又到三惡道去。

「經塵點劫,輪迴六道,雖欲出離,未由也已!」這個生命就是這樣子的,得一個人身,人身當中呢,愚癡。這個人身,世間人就是:我要我今生得到最高的享受,什麼事都能幹,他也不看看過去,也不看未來的,即時行樂就好。即時行樂的思想,使令他今生為了自己得到很大快樂,就造很大罪業。得到罪業以後,就到三惡道去了。這就像輪子輪胎一樣,就是這樣子不斷的輪迴。想要出離,一點辦法都沒有!這個因緣就是這樣。因為你沒有創造一個出離的因緣,沒有這種因緣,當然沒有這種事情出現。

所以印祖告訴我們,「能如是念,如上所求,當下成辦」。這個智慧,你這一念心要好好運用它,就是我們當然主要是念佛,念完佛以後,你想一想「愚癡眾生因緣觀」,想想過去所造的罪業,都蘊藏在我這一念的第八識的心中。這個罪業它是怎麼樣呢?集者,招感性也,就是一個定時炸彈,在我們這一念心。已作地獄業,云何安穩住?我這一念心隨時發動出來,不得了!到地獄去、到餓鬼去、到畜生道去了。你這樣子想一想,你就會下定決心,生死事大無常迅速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你會下定決心,今生要了生死,你會精進,因為這件事情不處理是很嚴重的!這個地方是蕅益大師講的痛念生死的苦,發菩提心。當然這個要重複的思惟,你思惟的越多次,印象越深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