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20日 星期三

印光大師文鈔09:甲二、正文--乙一、真為生死,發菩提心


《印光大師文鈔》選讀/淨界法師主講


好,我們再看甲二、正文。

前面是一個前言,我們等於是介紹說法主跟所說的法。這以下就正式說明淨土法門的修行內容,怎麼能夠保證今生往生極樂世界,要透過什麼方法,這有五個次第。

第一個就是「真為生死,發菩提心。」這是第一個次第,我們把科題解釋一下,什麼叫「真為生死,發菩提心」呢?這是說我們修淨土人的內心,要真為解脫三界的生死,真是為了解脫三界的生死,而發起無上的菩提心。換句話說,我們念佛人,你的因地發心要正確,你不要念佛而內心想到說,我下輩子要做什麼轉輪聖王、做大富長者,你不要這樣子,你這個因地的發願,跟彌陀沒辦法感應道交的。你應該要思惟生死的苦,厭棄三界的依報、正報,一心的要求得極樂世界的依報、正報,真正是為菩提道求生西方淨土,要改造自己的生命體,不要再使令這個有漏生命再相續了,就是這種心情。

我們分成三科:

甲二、正文

乙一、真為生死,發菩提心

丙一、厭離娑婆

丙二、欣求極樂

丙三、結示勸修今初

先思惟娑婆的苦,再思惟極樂世界的功德,第三結示勸修。看第一科「厭離娑婆」。厭離娑婆分兩科:

丁一、思惟苦諦

丁二、痛念無常

先看第一科,我們把這個文念一遍,大家請合掌。

丙一、厭離娑婆

丁一、思惟苦諦

念佛一法,乃背塵合覺,返本歸元之第一妙法。于在家人分上,更為親切。以在家人身在世網,事務多端,攝心參禪及靜室誦經等,或勢不能為,或力不暇及,唯念佛一法,最為方便。

早晚於佛前隨分隨力,禮拜持念,回向發願。除此之外,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穿衣吃飯,一切時,一切處皆好念。但于潔淨處,恭敬時,或出聲、或默念皆可。若至不潔淨處,或不恭敬時,但宜默念,不宜出聲,非此時處不可念也。睡時出聲念,不但不恭敬,又且傷氣,久則成病。默念功德,與常時一樣。所謂念茲在茲,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也。居士既能發露懺悔,于淨土法門,最易相應,所謂心淨則佛土淨也。然既知非,又肯發露懺悔,必須改過遷善,若不改過遷善,則所謂懺悔者,仍是空談,不得實益。

至謂欲心不貪外事,專念佛。不能專,要他專;不能念,要他念;不能一心,要他一心等。亦無奇特奧妙法則,但將一個「死」字,貼到額顱上,挂到眉毛上。心常念言:「我某人從無始來,直至今生,所作惡業,無量無邊,假使惡業有體相者,十方虛空不能容受。宿生何幸,今得人身,又聞佛法,若不一心念佛求生西方,一氣不來,定向地獄鑊湯、鑪炭、劍樹、刀山裡受苦,不知經幾多劫。縱出地獄,復墮餓鬼,腹大如海,咽細如針,長劫飢虛,喉中火然,不聞漿水之名,難得暫時之飽。從餓鬼出,復為畜生,或供人騎乘,或供人庖廚。縱得為人,愚癡無知,以造業為德能,以修善為桎梏,不數十年,又復墮落,經塵點劫,輪迴六道,雖欲出離,未由也已!」能如是念,如上所求,當下成辦。

復鄧伯誠居士書二

好,我們這一段經文分成四段來說明,先看第一段,第一段是個總標。「念佛一法,乃背塵合覺,返本歸元之第一妙法。」印光大師第一個先讚歎這個念佛法門,念佛法門是怎麼樣呢?是背塵合覺。就是我們在念佛的時候,一句彌陀念誦聽,在當下我們這一念心,就念念的離開了這個染污的六塵,這個「塵」,就是色聲香味觸法,因為它有染污我們內心的功能,所以叫做,這個塵是染污義。我們背棄了六塵幹什麼呢?「合覺」就是趣向於我們的覺性,就是講佛性,背塵合覺就是返本歸元,簡單講這個「本」跟「元」就是覺性。這是一個所有法門當中第一妙法,前面也說過「以其專仗佛力故」,因為冥冥當中有佛的大悲願力的加持,所以是第一妙法。

「于在家人分上,更為親切。以在家人身在世網,事務多端,攝心參禪及靜室誦經等,或勢不能為,或力不暇及,唯念佛一法,最為方便。」在這個法門當中,特別是「在家人」特別的親切,特別的契機,怎麼說呢?「以在家人身在世網,事務多端」,在家人為了生存要工作的,工作在這個世間,這種塵網的境界,就像蜘蛛網一樣把你網住了,事務多端。懺公師父說萬丈紅塵事務多端,我們這一念心被這個萬丈紅塵七干擾、八干擾以後,一天工作完了,到佛堂,雖然想要攝心參禪,雖然想要靜室誦經,但是「勢不能為,或力不暇及」,要到佛堂的時候電話響了,事情又來了,這是外在的環境不允許;或者有什麼障礙,或者是有人護持,你有環境,但是力不暇及,你這一念心沒辦法集中,一坐下來不是昏沉就是打瞌睡,不是打瞌睡就是昏沉,所以力不暇及,怎麼辦呢?「唯念佛一法,最為方便」,這當然是對在家人來說。

不過我們看隋唐時代的出家人,跟我們現在的出家人,有點不太一樣。那個時候出家人是一心行道,現在的出家人外緣也是很多的,所以淨土法門,對我們這個末法時代的出家人也是很重要。

我剛出家的時候,我們當然都是從世間來到寺院出家的,從世間的塵勞來到清淨的僧團。我剛出家的時候,是民國七十六年四月來到佛學院,那個時候佛學院剛創辦,我那個時候學前教育三個月,我聽課的時候,老師講一個半小時,我聽不到十句,大部分都打妄想,很想聽,但是就是奇怪,一聽下去,就是那個粗重心干擾我;到了半年以後好一點。到二年級的時候,老師每一句話,我完全聽的清清楚楚,我一個半小時幾乎都是明靜而住,沒有昏沉、沒有掉舉;沒有掉舉、沒有昏沉,我這一念心完全跟著老師的法義在走。到第三年的時候,老師講什麼我馬上背起來,當下就背起來了,不必等到考試再去背,就是他一講,我就知道老師在講什麼,而且就把這個名相給背起來,把那個字給背下來,所以我們到三年級的時候,老師講什麼,我們下去馬上能夠背出來。這表示什麼?這個心,的確,僧團它有慢慢慢慢的寂靜的狀態,那個堪能性會增加。所以我現在能夠體會大家的心情,我們也是這樣過來的。

不過你現在的心粗重,就是要努力改造。你有在努力改造,你會進步快,你就是經常提起精神,訓練自己在一個所緣境專一安住、相續安住,這個心要訓練的,多拜懺、多打坐、誦經,以清淨的正法,來洗滌我們這一念心,淨化心情,它就能夠轉變。這個意思就是說,在家人身上,身在世網,事務多端,攝心參禪及靜室誦經等,或者是情勢上沒辦法,或者是我們心力沒辦法,所以只好靠念佛最為方便,因為這個念佛法門,它的所觀境簡單分明。這是一個總標。

這以下就正式說明念佛的方法。這個念佛方法有三段,第一段是講「靜中修」。「早晚於佛前隨分隨力,禮拜持念,回向發願。」或者是早課,或者是晚課,在佛前隨分隨力,隨你有多少時間,就做多少定課

做什麼定課呢?它有三個次第:第一個先禮拜。我們到了佛堂修淨土法門,先禮拜,身禮拜,口也讚歎、稱念佛名,意也觀想,就是善導大師說的三業專修:身禮拜、口稱名、意觀想。禮拜一段時間以後,你可以稍為經行一下,讓你氣順暢,身體也是一樣,從粗到細,經行也是一開始,走快一點;慢慢走慢一點,走到最慢的時候再坐下來,這個時候你身體不動,就你這一念的明了心來憶持佛號,就是持念佛名。持念佛名完了以後再回向,「願生西方淨土中,九品蓮花為父母,花開見佛悟無生,回入娑婆度有情」,把這個功德回向往生極樂世界,有三個次第。

不過這個地方要注意,「隨分隨力」,我們做定課,蕅益大師的意思,他說寧可少、不可草,你寧可在時間有限當中,你寧可念少一點,而念的清楚一點,不要為了趕數目念的含糊籠統,不要這樣,養成一個等流習慣不好,寧可念的少一點,念的清楚一點。印光大師他也有這個意思,後面會說明,這是要清楚分明。這是在「靜中修」,就是你的外緣完全放下的情況。但是我們凡夫,在這個世間也不是完全沒有事,在動中怎麼辦呢?要不要修呢?也應該修,怎麼修呢?

「除此之外,行住坐臥,語默動靜,穿衣吃飯,一切時,一切處皆好念。」這個淨土法門的特色,行住坐臥,或者是語默動靜、穿衣吃飯,一切的時間,一切的空間都能夠念佛。怎麼念呢?「但于潔淨處,恭敬時,或出聲、或默念皆可。」如果這個環境是乾淨的地方,我們內心也是恭敬的狀態,你能夠出聲、也能夠默念都好。

出聲是比較能夠攝心,但是出聲久了以後傷氣,所以我看蕅益大師《靈峰宗論》的意思,他說你最好是出聲一枝香,默念一枝香。默念是養神,就嘴巴動的,默念是嘴巴要動叫默念,金剛持,默念一枝香,再出聲一枝香。這個動中修。

在《菩提道次第廣論》講出一個觀念,它說初學者修行法門,一開始我們的心比較粗重,不要太大段的時間。譬如說我念佛,我一開始就要求我自己念一個半小時,不要這樣,因為你的心沒辦法靜久,而你太過勉強,會使令你產生一種疲厭的心。疲厭的心生起的時候,你下次再念這個佛號的時候,會有問題!就是你本來是思惟佛號的功德,你內心有至誠歸依了,但是因為你念的太過分,你內心冥冥當中,你對佛號會有一種排斥的心情,好像說你吃一個好的菜,那你吃了太多,你下次再看到這個菜的時候,心情就有排斥的心情。所以宗喀巴大師勸我們說,你剛開始修,你寧可次數多一點,時間少一點,少量多餐。我發覺這個方法很好,所以會用功的人,他就是不同,他懺悔業障、積集資糧就是不同。

我舉一個例子,譬如說我們排班,我們不是一排班就馬上就開始,有些人早到,有些人晚到,有時候我們會早到。早到,我們這一念心幹什麼呢?打妄想?這個時候你就是提佛號,你經常訓練自己提佛號,你就是三分鐘、兩分鐘都好,一句彌陀念誦聽,十句成片三三四,你念它個一片、兩片都好。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這一念心短暫的專注是做的到,而你每天這樣子不斷的提佛號,提久了它就不同,這個佛號跟你的因緣就深,它在你心中的力量,就會慢慢增長,就像印刷一樣,你今天印刷,明天印刷,它的顏色就鮮明,你久久不印刷,它就模糊,這個就攝心嘛。所以你要會利用佛學院片段的時間修行,三年下來,你不要看這個片段的五分鐘、十分鐘,你三年下去就不得了。雖然我們應該把握大段的時間,八點半到九點半的拜佛,但是你不要忽略了片段時間,因為這個時間不容易昏沈,時間短,容易專注。所以講一切時、一切處皆好念,對的!看你會不會利用。或者出聲、或者默念都好,這個是在潔淨處恭敬時。

但是有時候我們到不潔淨的地方,譬如說廁所、浴室。或者是不恭敬的時候,譬如說我們躺在床上準備睡覺,但是還沒有睡著的時候,這怎麼辦呢?「但宜默念,不宜出聲」。這個時候不要出聲,嘴巴動就好,不是說此時處不可念,不是這樣的,而是說你睡時出聲念,不但不恭敬而且傷氣,久則成病。你在這個時候躺在床上,不但不恭敬,而且你時間久會傷氣,時間久就成病,你身體有病,就不容易再修行。

所以印光大師說「默念功德,與常時一樣」。不管是出聲念、默念都一樣,要緊的就是你是不是攝心專注、虔誠恭敬,就是這個心的問題。這個是「動中修」。我們在動中,你要經常提佛號,自己不必靠地鐘的引導,不必別人起腔,也不必大眾聲給我作對,都不必,我單獨的把佛號提起來試試看,單獨的提佛號。

「所謂念茲在茲,造次必于是,顛沛必于是也」。念佛就是念茲在茲,把佛號當做本命元辰,經常把它抓住、執持,不要失掉,乃至於在「造次」,「造次」就是在很匆忙的時候,你自己很匆忙的時候,匆忙的時候佛號能夠現前。「顛沛」就是很狼狽的時候,譬如說你病苦很嚴重的時候,佛號也能夠現前,這個就是念茲在茲不過你剛開始還是要在「靜中修」,你在靜中修,先成就念佛的力量,然後你在面對煩惱活動的時候,你才能夠轉念念佛,以佛號來取代妄想,你沒有靜中修的基礎,你在動中修就不相應。所以印祖他是先講到早晚課,再講到動中修,最後總結:念茲在茲。

好,我們今天先講到這裡。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