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3月21日 星期二

2006/3/21 我的菩薩媽媽


〔2005/10/2,於母親的告別式上對母親的感念文〕

當您於中秋節後的凌晨二點閉上了雙眼,安祥的嚥下最後一口氣時,我知道,媽咪您從此已解脫病苦,被觀世音菩薩接引至佛國淨土。

雖然最後愛媽您的癌細胞已大量轉移到腦部,但我知道,您一直都是非常清醒的。因為在最後的二天,您仍可以叫出大姨及李阿姨、朱阿姨的名字,而且在看到師父時,還能夠合掌、眼角還流下感恩的眼淚。女兒相信,您已經能了悟無常之理,安心的隨佛菩薩到佛國淨土精進修行。

在二十年前父親過世後,我們就一直相依唯命,感情濃密的像合在一體的人。我們常常一起到真光禪寺、以及其他寺院,參與法會或精進佛七,或是到寺院裡幫忙,那一段日子,是我一輩子最幸福歡喜的日子。

即使在我大學畢業後,您也成就我去佛學院就讀,從佛學院畢業後,您又栽培我擁有資訊的專長,讓我在社會上能得到好的工作。您一直默默支持我做任何我想要做的事,讓我的人生充滿了美好的回憶。

親愛的菩薩媽媽,在我的心中,您就是真真實實的大菩薩,您的示現讓我懂得什麼是無條件的愛、還有感恩的心。您教導我要隨喜做一切能利益眾生的事,幫助一切需要幫助的人。親愛的菩薩媽媽,您的心地是那麼柔軟,讓剛強的我,終於能體悟到慈悲的真義。

親愛的的菩薩媽媽,您真的很有福報,師父們為您舉辦了最清淨如法的佛事,還有師父的開示,都是要幫助您離苦得樂,往生極樂淨土。您的廣結善緣,讓後事安排的非常順利,感恩一切師兄師姐的幫忙與關懷。

親愛的菩薩媽媽,未來的日子裡,阿財會聽大姨的話,好好的工作以及生活。至於您的愛妹,將以此生奉獻給眾生,不論出家在家,我所行皆要以利益眾生為念,願將一切功德,回向給您。我也發願如地藏王菩薩一樣,化身百千萬億,為眾生的離苦得樂而努力;我發願如藥師如來,為眾生的身心靈健康而努力;我發願如觀世音菩薩,那裡有苦我就往那裡去!唯有讓眾生好,我們才能好,因為我們與眾生本無差別,這是您讓我體悟到的慈悲心念,唯有照見世間無常苦空之理,方能發願為利益眾生真實修行。

親愛的菩薩媽媽,請您不用再罣礙,安心的隨佛菩薩到佛國淨土!我和阿財都會把自己照顧的很好,大姨等也一直幫助我們,讓我們能無憂慮的生活下去。您看,今天有這麼多師兄師姐、您的親朋好友、我的好朋友都來給您祝福,相信您一定很高興,也請您保佑大家,健康快樂、心想事成!

一定要看破紅塵之後才能學佛嗎?(摘自《學佛群疑》/聖嚴法師)

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問題。「紅塵」二字並不是佛學的名詞,實出於中國文學的辭彙。它的意思是形容飛揚的塵埃,或是繁華的生活景象。

   東漢班固的〈西都賦〉,有「闐城溢郭,旁流百塵,紅塵四合,煙雲相連。」這是形容西都長安,人多、事多、錢多,豪華熱鬧。在盧照鄰的詩〈長安古意〉中,有「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期紅塵暗天起。」宋朝程顥的〈秋月〉詩中有「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在曹雪芹的《紅樓夢》第一回中也說「有城回閶門,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可見紅塵二字都是指世俗的、官場的、富貴人間的繁華景象。

   「看破紅塵」這句話亦非佛家所用,而是中國古來的文學家,受到道家自然無為的影響,以及後來隱遁之士厭倦官場虛幻的富貴生涯,嚮往山林的田園生活,而經常使用的辭彙。所以,看破紅塵就是從煙雲似地繁華生活隱退到自由、簡樸、自然的林野或山野生活環境中。
   佛教在中國常常受到誤會,一般人常把逃避現實,隱遁於山林的風氣和現 象,歸之於佛教的信仰以及學佛的結果。其實佛法中,不講紅塵,也沒有講看破紅塵,只有講到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相對的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六塵是外境,六根是內境,必須加上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識,才能產生身心現象。心為外境所轉,也就是被六塵所動,就會以六根造作善惡、好壞等的行為,佛法稱此為造業。其可以造惡業,也可以造善業。造惡業下墮地獄、餓鬼、畜生的三惡道;造善業則還生為人,或生天界,享受人天的福報。但是不論下墮或上昇,都是在世間的輪迴生死苦海之中。欲解脫,則必須認識六塵是虛幻的、不實的、多變的。《金剛經》把它形容為如夢、如幻、如泡、如影。能夠徹悟六塵世界的虛幻不實,當下就是解脫自在。若身心處於六塵世間,而不為六塵世間所困擾、誘惑,就不會起煩惱,稱為解脫之人。

   可見,佛法所謂的六塵,是指身心所處的環境。繁華的富貴生涯,固然是屬於六塵,隱退的自然生涯,也沒有離開六塵,因此,禪宗有言「大隱隱於巿廛,小隱隱於山林」。這也就是說,心有所執,身有所繫,不管生活在什麼環境,都不自在。山野的狂風、暴雨、惡獸、猛禽、毒蟲,或所謂窮山、惡水、潑婦、刁民,都會引起你的煩惱;如果心無罣礙,處於皇宮、華廈和居於洞窟、茅舍是一樣的,何必要去分別。

   通常都說看破紅塵就是落髮為僧,那可能是指仕途失意、事業失敗、婚姻離散、家庭破碎,已經沒有東山再起的信心和勇氣,在窮途末路,心灰意冷之餘,就到佛門中找一條茍安偷生之路,所謂︰伴著青磬紅魚,了此殘生。這景象是非常消極、悲觀,甚至悲慘的!佛門中的確有這種人,但這絕對不是進入佛門學佛者的通途和正途。

   進入佛門,成為佛教徒,也並不等於出家。佛教徒分為在家與出家兩大類,出家只是少數,在家才是佛教徒的多數。出家是全部生命的投入,所謂將此身心施予三寶和施予眾生︰施予三寶是為求法;施予眾生是為度眾。施予三寶乃為弘揚佛法、續佛慧命;施予眾生則可攝化、救濟苦海的眾生。能夠難捨能捨,難忍能忍,才是出家的正確目的。從難捨能捨而言,是放下名利、物欲;就難忍能忍而言,是承擔如來的家業和眾生的苦難,故所謂看破紅塵實與出家的宗旨無關。

   至於出家學佛,可以包括社會的一切階層,且絕不為逃避現實,乃在和睦人間、淨化人間,也就是佛化人間。如果學佛之後要離開人間,離群索居,那就違背了佛化人間的旨趣。在家學佛,在五戒、十善的生活原則下,對於家庭、社會、國家都應盡責盡分。所以學佛之後的在家人,他會更積極於人間的生活以及分內的責任。這也就是大乘佛教將菩薩的形相分為出家、在家兩類的原因;出家 菩薩是無牽無掛的比丘相,在家菩薩是福德莊嚴的天人相。

   如果以看破紅塵的本意而言,是屬於消極的,而學佛卻是積極的。我們可以把人間的生活形態和心態,分為三類︰第一,絕對的多數是屬於戀世型的,對於任何事物都放不下,爭名奪利、飲食男女、醉生夢死,苦惱終生而不知生為何來,死向何去?活著的時候放不下,要死的時候捨不得,所以佛稱他們為可憐憫者。第二類人是厭世者,他們或是憤世嫉俗,或懷才不遇;或是消極、悲觀,對於生命抱著無可奈何的態度。因此,前者會變成玩世不恭,或退出人間社會的大舞臺,而過隱遁的生活;後者若不自殺而死,也會逃避現實,抑鬱以終。第三類,是屬於放得下、提得起的人。他們見到人間的疾苦,世事的危脆,以悲天憫人的懷抱,拯救世間眾生於水深火熱之中,即使跋山涉水,乃至於赴湯蹈火,亦在所不辭。這就是被後世稱為賢者和聖人的型範。

   以佛教的觀點看,第一類人是凡夫根性;第二類人,類似小乘根性;第三類人,類似大乘根性。不過,若以佛法化導,第一類人雖是凡夫,也能夠漸漸獲得智慧,洞察世間現象,為人們減少煩惱,為社會減少災難。第二類的小乘根性,則至少不會憤世嫉俗,或者尋短自殺,而會積極修行,早求出離生死苦海。進而也能為人間留下自我奮發,自我救濟的模範和典型。第三類大乘根性者,則能由於佛法的化導,而賦予無限的生命、無窮的悲願,生生世世發菩提心,行菩薩道,佛化人間,成就佛國淨土;不僅度人,也要度盡一切眾生。他們不會因阻撓而失望,也不會因便利而狂熱;時時努力於因緣的促成,默默地耕耘,成功不必在我,卻永遠精進不懈,像這樣的學佛態度,當然與看破紅塵的觀念了不相關。   
摘自《學佛群疑》/聖嚴法師

2006年3月20日 星期一

一定要看破紅塵之後才能學佛嗎?(摘自《學佛群疑》/聖嚴法師)




 這是一個似是而非的問題。「紅塵」二字並不是佛學的名詞,實出於中國文學的辭彙。它的意思是形容飛揚的塵埃,或是繁華的生活景象。

   東漢班固的〈西都賦〉,有「闐城溢郭,旁流百塵,紅塵四合,煙雲相連。」這是形容西都長安,人多、事多、錢多,豪華熱鬧。在盧照鄰的詩〈長安古意〉中,有「弱柳青槐拂地垂,佳期紅塵暗天起。」宋朝程顥的〈秋月〉詩中有「隔斷紅塵三十里,白雲紅葉兩悠悠。」在曹雪芹的《紅樓夢》第一回中也說「有城回閶門,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可見紅塵二字都是指世俗的、官場的、富貴人間的繁華景象。

   「看破紅塵」這句話亦非佛家所用,而是中國古來的文學家,受到道家自然無為的影響,以及後來隱遁之士厭倦官場虛幻的富貴生涯,嚮往山林的田園生活,而經常使用的辭彙。所以,看破紅塵就是從煙雲似地繁華生活隱退到自由、簡樸、自然的林野或山野生活環境中。

   佛教在中國常常受到誤會,一般人常把逃避現實,隱遁於山林的風氣和現 象,歸之於佛教的信仰以及學佛的結果。其實佛法中,不講紅塵,也沒有講看破紅塵,只有講到與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相對的色、聲、香、味、觸、法等六塵。六塵是外境,六根是內境,必須加上眼、耳、鼻、舌、身、意的六識,才能產生身心現象。心為外境所轉,也就是被六塵所動,就會以六根造作善惡、好壞等的行為,佛法稱此為造業。其可以造惡業,也可以造善業。造惡業下墮地獄、餓鬼、畜生的三惡道;造善業則還生為人,或生天界,享受人天的福報。但是不論下墮或上昇,都是在世間的輪迴生死苦海之中。欲解脫,則必須認識六塵是虛幻的、不實的、多變的。《金剛經》把它形容為如夢、如幻、如泡、如影。能夠徹悟六塵世界的虛幻不實,當下就是解脫自在。若身心處於六塵世間,而不為六塵世間所困擾、誘惑,就不會起煩惱,稱為解脫之人。

   可見,佛法所謂的六塵,是指身心所處的環境。繁華的富貴生涯,固然是屬於六塵,隱退的自然生涯,也沒有離開六塵,因此,禪宗有言「大隱隱於巿廛,小隱隱於山林」。這也就是說,心有所執,身有所繫,不管生活在什麼環境,都不自在。山野的狂風、暴雨、惡獸、猛禽、毒蟲,或所謂窮山、惡水、潑婦、刁民,都會引起你的煩惱;如果心無罣礙,處於皇宮、華廈和居於洞窟、茅舍是一樣的,何必要去分別。

   通常都說看破紅塵就是落髮為僧,那可能是指仕途失意、事業失敗、婚姻離散、家庭破碎,已經沒有東山再起的信心和勇氣,在窮途末路,心灰意冷之餘,就到佛門中找一條茍安偷生之路,所謂︰伴著青磬紅魚,了此殘生。這景象是非常消極、悲觀,甚至悲慘的!佛門中的確有這種人,但這絕對不是進入佛門學佛者的通途和正途。

   進入佛門,成為佛教徒,也並不等於出家。佛教徒分為在家與出家兩大類,出家只是少數,在家才是佛教徒的多數。出家是全部生命的投入,所謂將此身心施予三寶和施予眾生︰施予三寶是為求法;施予眾生是為度眾。施予三寶乃為弘揚佛法、續佛慧命;施予眾生則可攝化、救濟苦海的眾生。能夠難捨能捨,難忍能忍,才是出家的正確目的。從難捨能捨而言,是放下名利、物欲;就難忍能忍而言,是承擔如來的家業和眾生的苦難,故所謂看破紅塵實與出家的宗旨無關。

   至於出家學佛,可以包括社會的一切階層,且絕不為逃避現實,乃在和睦人間、淨化人間,也就是佛化人間。如果學佛之後要離開人間,離群索居,那就違背了佛化人間的旨趣。在家學佛,在五戒、十善的生活原則下,對於家庭、社會、國家都應盡責盡分。所以學佛之後的在家人,他會更積極於人間的生活以及分內的責任。這也就是大乘佛教將菩薩的形相分為出家、在家兩類的原因;出家 菩薩是無牽無掛的比丘相,在家菩薩是福德莊嚴的天人相。

   如果以看破紅塵的本意而言,是屬於消極的,而學佛卻是積極的。我們可以把人間的生活形態和心態,分為三類︰第一,絕對的多數是屬於戀世型的,對於任何事物都放不下,爭名奪利、飲食男女、醉生夢死,苦惱終生而不知生為何來,死向何去?活著的時候放不下,要死的時候捨不得,所以佛稱他們為可憐憫者。第二類人是厭世者,他們或是憤世嫉俗,或懷才不遇;或是消極、悲觀,對於生命抱著無可奈何的態度。因此,前者會變成玩世不恭,或退出人間社會的大舞臺,而過隱遁的生活;後者若不自殺而死,也會逃避現實,抑鬱以終。第三類,是屬於放得下、提得起的人。他們見到人間的疾苦,世事的危脆,以悲天憫人的懷抱,拯救世間眾生於水深火熱之中,即使跋山涉水,乃至於赴湯蹈火,亦在所不辭。這就是被後世稱為賢者和聖人的型範。

   以佛教的觀點看,第一類人是凡夫根性;第二類人,類似小乘根性;第三類人,類似大乘根性。不過,若以佛法化導,第一類人雖是凡夫,也能夠漸漸獲得智慧,洞察世間現象,為人們減少煩惱,為社會減少災難。第二類的小乘根性,則至少不會憤世嫉俗,或者尋短自殺,而會積極修行,早求出離生死苦海。進而也能為人間留下自我奮發,自我救濟的模範和典型。第三類大乘根性者,則能由於佛法的化導,而賦予無限的生命、無窮的悲願,生生世世發菩提心,行菩薩道,佛化人間,成就佛國淨土;不僅度人,也要度盡一切眾生。他們不會因阻撓而失望,也不會因便利而狂熱;時時努力於因緣的促成,默默地耕耘,成功不必在我,卻永遠精進不懈,像這樣的學佛態度,當然與看破紅塵的觀念了不相關。   

摘自《學佛群疑》/聖嚴法師

聞鐘聲,煩惱輕

猶記得二十年前初親近寺院,最喜歡的就是清晨與夜晚的「晨鐘幕鼓」。在擊鐘前,必須先默念一段文字並做觀想:
聞鐘聲,煩惱輕
智慧長,菩提生
離地獄,出火坑
願成佛,度眾生!
傳說在敲打這一百零八下的鐘聲時,地獄眾生可暫免刑苦,一同聆聽眾生,願成佛道。所以我一直一直都最喜歡這個鐘聲,希望地獄眾生能得離苦,因為所有眾生在無始劫來都曾是我的親人,今日我有幸能聽聞佛法,得清淨妙樂,也祈願所有眾生也都能一起聽聞佛法,不再受流轉生死之苦。

2006年3月19日 星期日

2006/3/19 聞鐘聲,煩惱輕

百八鐘


猶記得二十年前初親近寺院,最喜歡的就是清晨與夜晚的「晨鐘幕鼓」。在擊鐘前,必須先默念一段文字並做觀想:
聞鐘聲,煩惱輕
智慧長,菩提生
離地獄,出火坑
願成佛,度眾生!

傳說在敲打這一百零八下的鐘聲時,地獄眾生可暫免刑苦,一同聆聽眾生,願成佛道。所以我一直一直都最喜歡這個鐘聲,希望地獄眾生能得離苦,因為所有眾生在無始劫來都曾是我的親人,今日我有幸能聽聞佛法,得清淨妙樂,也祈願所有眾生也都能一起聽聞佛法,不再受流轉生死之苦。

2006年3月1日 星期三

禮拜觀音求開智慧

悉發菩提心
蓮花遍地生
弟子心矇矓
禮拜觀世音
求聰明 拜智慧
南無大慈大悲救苦救難觀世音菩薩(三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