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17日 星期日

懺公師父教拜佛

  先教拜佛要緊,拜佛,我最近也忙啊,我看見好多老參同學,也不太標準,現在我起來就教一教。

      拜佛有用拜墩,像佛前臥香爐底下哪個叫香爐圍,那個像桌布像桌圍子一樣,再下面就叫拜墩,有哪個作得很大拜墩,我參考尤其很顯明就是密宗,磕大頭,顯宗有用拜墩拜的,有用拜墊拜的;人多了還有長條的拜墩,一個人用一個人的拜墩,我一看,還是覺得最低下一點,在地下拜,地下拜呀,不能説用到地板上,有點圪這個膝蓋,就用棉花墊子較比最好,不必一定説是不用墊子而在地板上拜,因為圪這個膝蓋,他心裏也是打妄想,越拜越疼的話,打妄想,就是有一個墊子。大體這個墊 子能有一尺六乃至一尺八的四方,棉花能有一斤四兩就夠厚的了,也不要太薄,也不要太厚;不過我這些年來,我因為我膝蓋受過風濕病,我要拜這個墊子太低了, 就是很吃力,我就漸漸的墊子就教它厚起來了,連穿這個褲子從四十多歲就感覺著膝蓋冷,我在四十年前受過風濕病,這個膝蓋感覺著怕風了,那時候是三十六歲受 的,漸漸,四十歲以後漸漸怕風怕風,我就作上套褲裏面添上,外面看不出來,在裏面添,以後在裏面添不行,以至於就在普通的褲子外面添上衛生褲、毛線褲,所 以拜佛,不得已我就用拜墊,像○○師比我還老年,他拜佛更需要高一點,現在我開始拜給大家看。把這個席子拿給我,我用這個席子拜著給大家看,較比還清楚分明。
        我們處世為人需要知道我們的地位,需要知道我們的地位,我們拜佛的時候,也把這個位置,説是立場,我站的這個地方,怎麼樣好;這個席子最初我作是一領,以後 因為出門不方便,還這個席子大體這樣作著,三尺寬較比好,我以後就添上一尺半,再添三尺,這樣。我們站的時候,儘量在這個席子的最後的邊緣,而不要超出席 子,也不要留一大塊,在席子最後的邊緣,恰好這樣,站八字;我們一般學校體操站,都是這樣站,站八字;佛門講行住坐臥,住就是站立是八字,八字好站,站得穩這樣;至於多寬,都隨自己的意思,不過也不要太寬,大體像我這樣子,就夠寬了,後跟當然需要離得近一點,窄一點。

       合掌,要是想多拜八十八佛或者是拜四十八拜,較比金剛合掌,好合,怎麼叫金剛合掌呢?安定啊,穩啊,它不松,不動,所以就像金剛一樣,那麼,心裏頭至誠懇切再唸佛啊,那像金剛般若,能破煩惱而不被煩惱所破。
     金剛合掌也是,我們合起來萬法歸一,這時候心裏歸作一心,較比心裏穩,而不搖動,所以叫金剛般若,金剛,兩個字叫金剛合掌,合到第一道指紋,稍稍要豎立一點,不要叫倒,要豎立,這樣,豎立一點,連大拇指頭、小指頭,合整齊才好。

       這開始漸漸往下拜,漸漸往下拜,我披這個袈裟就稍稍摟一摟,這樣摟一摟,漸漸往下拜,手放在墊子一半,席子一半;我看總務學員長○○拜佛,尤其是人長得魁梧,那麼,這個席子一半兒,手一半兒,更需要這更好,好按,好放;為的什麼,席子一半兒,墊子一半兒,這時候再往前拜,往前就是滑,不 用這麼往前,你要放在墊子上,就得往前這樣,你席子一半兒,墊子一半兒,這時候就往前滑,兩手往前滑,較不吃力,心裏頭較比容易歸一,滑到相當程度,兩手 膝蓋自然就落在墊子上,落地。這時候,再不要往前滑了,這時候需要膝蓋落地,腳就翻過來,腳翻過來,臀部就落在兩個腳中間,腳翻過來是倒的人字形,而不是 八字,七八九這個八字,是倒的人字形,兩個腳指頭,腳尖兒,大拇指頭、二拇指頭是相接觸的,跟、腳跟兒放寬就像倒的人字形;這個手再往前滑,滑,這時候都 已經翻過來了,膝蓋落地了,這時候手就往前滑,滑,這兩肱啊,北方俗語叫做胳膊腕子,這是胳膊,這是腕,胳膊腕子,這也是上胳膊,這是下面胳膊,這總是全 部是胳膊,像那個各自各自、各種各種,那個各添個月,膊,是像那個博是改個,也是月,胳膊;這是腕子,普通説兩肱,往前這個胳膊腕子,兩肱就往旁,那麼, 兩個膝蓋開開是為的再往下拜,腹部是落在兩個大腿中間,要是膝蓋不開開,這個啊腹部就在大腿的上邊,那麼,能頂著這個腹部很不舒服,頂著腹部,吃什麼東 西,要是齋戒會圓滿吃餃子,要吃得太多了,這時候能打個嗝兒,或者是吃的呢,再往上翻,不是滋味;要是這麼開開、開開,腹部一直落在兩個大腿中間,這樣; 同時後背顯著低,你要是兩個膝蓋合起來,後背就也顯得躬了,高了,不如膝蓋開開,腹部落在大腿中間,後面脊梁骨後背儘量教它平平坦坦,平,不要它躬才好, 腹部儘量都落在兩個腿中間,胳膊腕子,説是兩肱就儘量往旁開。

        我觀察同學心裏有憂愁或是有所思維的種種,人事上,兩個胳膊就這樣的,不開暢,不能夠開開,那麼,越是兩個胳膊要開開,心裏也是平坦,五體投地,躬身下拜這樣最好,不要教它這麼樣拘束,這麼匐匐的。

       那麼,再是拜呀,頭面接足歸命禮,面,拜到地下和席子相對面的樣子,頭,頂禮佛足,以我身體的最上部的頭,我五體投地恭敬、虔誠,我接受佛陀的教誨,我這 樣,頭面接足歸命禮,兩隻手再翻過來接足,這兩個手再寬哪,不要像這胳膊這麼直起來好,還是回抱一點,這樣好,也不要這樣子捧自己頭,開開一點,是接佛的 足,這樣,那麼,手這時候不要太直、也不要太卷,稍稍展開一點,這樣接佛足,這是身業,需要這麼考慮。

      意 業,怎麼能接著佛足呢?至誠懇切的時候,竭誠盡敬的時候,就接著佛足,要是一打妄想,就接不著佛足。剎那的生滅,就不是不生不滅,不生不滅的心,也就是至 誠恭敬心,才能接著佛的足,這時候再翻過來,要起來了,頭點地時候,要眼先睜開,頭面接足歸命禮,要是念禮佛的咒,「嗡灑爾乏打他噶打叭達盤達難噶 羅彌」再翻回來,身子慢慢起來,慢慢起來,手就往回,還是席子的關係嘛,就還是滑回來,滑回來還是墊子一半兒,席子一半兒,手心、手掌在這個墊子上,手指 頭在席子上,這樣。再進一步就身子要起來,腳就要勾回來了,其起來,腳也跟著起來而勾回來,站的那個原位,要不勾原位,起來就往後退了,越拜越退了,這勾 回原位,膝蓋起來,手放開,這樣,這是一拜,完了再金剛合掌。

      講較久很口乾,○○法 師辦什麼那就是察言觀色呀,能應機與樂。再拜一拜給大家看。我想起來了,早晨好比站的時候,我就説一説,早晨、晚間作功課就這樣。要是外面一飄風、一飄 雪,北方現在,大興安嶺已經下雪了,吐口唾沫、吐口痰,掉在地上已經就結冰了,碰,一下子,就那麼冷。要是那麼冷的時候,還帶手套,還帶個操手的那個筒, 這個手在裏頭,還結法界定印,避免不要這樣,最好這樣結法界定印,這樣好。

      開 始拜,還要法界定印,改成金剛合掌,慢慢拜下去,這時候慢慢、慢慢拜;這時候腿腳要用力量了,於身體最好,這個腳部用力量在中醫説就是上焦的火往向下降, 於身體太好太好!他們就是打太極拳、八段錦國術,它也有講究;兩個腿下面怎麼樣踩地、怎麼樣用力,要往上想,人就上火,於身體不好,往腳上想去火,這腳用 力量,往下拜,手就墊子一半兒,席子一半兒,手指頭在席子上,手心在這個墊子上;這時候往前滑,兩個膝蓋開開一點,自然手往前滑的時候,膝蓋就落地了落在 墊子上,膝蓋落墊接著馬上兩個腳就翻過來,還是倒的人字形,兩個大拇指頭、或者二拇指頭都是相接觸,臀部落在兩個腳中間,這時候膝蓋還是開的,手往前滑, 往前滑,滑呢稍微越向中間一點,兩肱開開,漸漸再五體投地,頭面接足歸命禮,這樣。還有拜久了自己有時候,最初一兩年以至於三年五年,有時候看自己手,自 己手,拜,有時候這樣子或是這樣,自己不知道,自己有時候抬頭看一看,不要參差不齊,恰好兩手是這樣,頭面接足歸命禮,那麼,手再翻過來,這個身子開始要 起來了;頭點地的時候,眼睜開,睜開去火,不睜開,悶、還上火;頭起來,身子再這樣起來;要照説,拜佛於眼睛好,清火,視力較比不那麼樣子,就是近視眼鏡 越戴,越套圈兒,大圈兒套小圈兒,小套圈兒再套圈兒,要拜佛拜久了,視力能保持到不再增加這個亂視啊、遠視啊、近視啊,能減輕或者避免不加重。身子這時候 要起來,腳再翻過來,膝蓋起來,這時候腳要用力量,手放開,這時候腳要用力量,這樣又一拜。

      這個站的地方就是這樣,所以我們的立場,我們的地位,我們先要考慮好,在這一個團體,是在這一個群眾中,我是什麼立場,我是什麼地位,我們知道才好!

    再拜一拜,由身業再講一講這個意業,兩手説是左手較比不那麼靈活,左手就代表定,右手靈活就代表慧,有定慧,止觀雙運,定慧齊修,這是左右手合掌的意義。有 定慧,止觀雙運,定慧齊修,這是左右時候合掌的意義;還有説是有十法界,從佛、菩薩、緣覺、聲聞、這四聖,天人、修羅、畜生、餓鬼地獄,這是六凡,六凡四 聖合起來是十法界,歸一,是一樣,歸作一心;人人都要歸一心,眾生就都能成佛,都有佛性,佛性顯現就是大學之道在明明德,能和佛平等平等,就是心佛眾生三 無差別,這是佛法説的,基本的原理,説人人本具,個個不無。

     方東美教授説是:中外古今的哲學以佛學為第一,第一在哪呢?就是人人本具,個個不無,和諸佛菩薩平等平等,這個心性,就是光明的德性,就沒開顯,沒明顯起 來,明顯起來,和諸佛平等,人人本具,個個不無,這個心中心都有光明的德性,和諸佛平等,就是人人本具,個個不無,心佛跟眾生三無差別。

      合 掌,十法界歸一,意思就在這,不是有天公造我們的,也不是無緣無故就有我們的,也不是父母生我們就有,不生,我們就沒有,不是,本來有我們的;我們是藉了 父母的緣。我們自己的因緣,生在父母的家裏頭,是這樣。因緣果報,以至於我們的五官、四肢、威儀、聲音都是因緣果報;不是天公造的,也不是父母願意我們怎 麼樣就怎麼樣的;所以這個意思,要是歸一的時候,十法界歸一就是佛性、自性,也叫心性,是平等平等的,和諸佛平等,一切眾生都平等平等的,這十法界歸一, 合掌的意思。有的時候我們合掌誦經、合掌唸佛,要是平常至誠恭敬,合掌的時候於我們生理衛生較比好,好比我們要是怎麼這樣子或者手這麼掐腰,或者怎麼這 樣,這麼樣,這麼怎樣子的,不如合掌好,較比最好;也是最顯得最恭敬的。

     這樣,漸漸拜下,我是能禮,佛是我所禮的,十五年前沒有這尊佛像,沒塑起來,那麼,十五年後塑起來,我在這拜,十五年前我沒有在這拜,一百年後我可能,也不 能在這拜,諸位也不能,可能在這兒站著看、聽,這樣,因緣湊合,恰好今天,齋戒會第一天,我在這給大家教威儀,我就因緣和合,我在這拜,在佛前拜,那麼, 這是因緣所生法,我在這拜佛以至於我講的話,都是因緣所生,就是能禮是因緣所生,佛像也是因緣所生,我們請人雕塑佛像,要不然,比如説是伊拉克、是以色列,他們把佛像,塑佛像那些銅他們買去了,他就做炸彈了,我們請人鑄造佛像,一切唯心造,就現出是佛像,不是炮彈、不是飛機。

     所 以這些物質由人心所支配,能禮的我們人,所禮的佛像,性空寂;雖然性空寂,我們禮的是佛,口中也唸佛,不是罵人,也不是打人,我身業在這打人,我語業在這 罵人,不是。你像郭惠珍醫師,道證法師,她以唸佛的力量就控制自己的癌症,當時對我説,恐怕兩三個月,很快,她是腫瘤科醫師,就是專治癌症的醫師,她得癌症了,她説很快,她知道很快,可是現在轉眼之間,四五年都經過去了,她這個病要好,最近聽説要比以前漸好,所以這個很不可思議的。

      雖然是能禮所禮性空寂,既然性空寂就不要打妄想,打一點妄想就不空寂了嘛,説是有剎那的生滅就不行,完全知道因緣性空,本自不生,不生而生,由因緣所生,要 知道因緣性空,這時候就不打妄想,所以,能禮所禮性空寂,在空寂的時候就是:身是菩提樹,心是明鏡臺,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既然本來無一物了,菩提本 無樹,明鏡亦非臺了,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呢。在鏡子都抹乾凈了,沒有了骯髒的時候,時時常拂拭的時候,都拂拭了,大學之道在明明德,這個明德的鏡子, 玻璃的本體,説是玻璃,那好差遠了,比不上心性,本覺理體,光明的德性,那個尊貴説是像摩尼寶珠一樣,現在我們怎麼説呢,就像金剛鑽石一樣,金剛鑽石作的 這個鏡子,上頭都擦乾凈了,上頭灰塵、鼻涕、唾沫以至於尿尿,都擦乾凈了,就是沒有妄想、煩惱、貪嗔癡、殺盜淫妄,都沒有了的時候呢,就是空,空而不空, 那個不空的,寶貴的佛性,明德就能顯現,就顯現出來了,所以明明德,大人之舉就是菩提道,修六波羅蜜,這時候至誠懇切拜下去,能禮所禮都空寂的時候了,妄 想絲毫不起,心在無生的時候,這不生不滅的心,華開見佛悟無生,要明白無生了,白刀臨頭也不怕,戰爭也不怕,以至於功夫成就了,心總在無生。見佛聞法就往 西方,所以無生的功夫,很重要很重要的,能禮所禮都空寂就是心裏不生了,這要至誠懇切,以我的弟子的心,要感通到佛陀的心,我就至誠懇切我感動佛的心,求 佛力加被答應我或者回報我、應付我,感應到我的心靈和佛的心靈這種彼此道交,心靈的感通,不可思議;不是心裏思維就思維到的,也不是言語説,就説得到的, 不可思不可議,心行處滅,言語道斷。

      這時候感應道交難思議,就不可思議;我此道場如帝珠,是帝釋天那個人珠子,帝釋天那個人珠子一粒一粒穿起來就是一條吧,一條,再多穿再添上網再橫穿豎穿,穿 成六角的時候,這個珠子,彼此就映照了,就像那個大的理髮廳,這邊的人客,照在這邊的鏡子,鏡子再反映照到後面這個鏡子,彼此這個鏡子,照了無量無邊,所 以是:我此道場如帝珠,帝釋天那個人珠子,彼此反映;彌陀如來就影現我這個心靈的帝釋,好比像帝釋天那個珠子,現,影現出來,這時候我頭面再接足歸命禮, 以我最高的。我人身最高的頭頂,我接佛最低下這個足,也就是用我最高最上的理智,我阿彌陀經,自始自終聞佛所説,歡喜做禮而去,我都全盤地接受,每一卷經 都有依教奉行或者是歡喜接受,歡喜奉行,作禮而去;自始自終佛説所有一切一切的,我頂禮接受,不叫漏一句,這樣好;這時候就是:能禮所禮性空寂,感應道交 難思議,我此道場如帝珠,如帝釋天的珠,或是如明鏡,彌陀如來影現中,我身影現如來前,頭面接足歸命禮。『嗡灑爾乏打他噶打叭達盤達難噶羅彌』,再這身子再起來。起來手就收回來,還是墊子一半,席子一半,身子再起來,腳就翻過來,這時候膝蓋起來,腿起來,手就放開,這時候腳部用力量,支撐身體,於身體也好,身體,腳支撐身體好站起來。

      這是禮佛的偈子,我們觀想義理,這樣拜,能禮所禮性空寂,感應道交難思議,觀想那個意義,偈子那個意義,就要觀想,這麼拜;這樣子,能禮所禮是現象界,我在 這禮,別人看見説是:懺雲在那在那禮佛,是禮佛,是禮菩薩,是禮佛,是哪一尊佛,禮中間的佛;能禮的是懺雲,所禮的是釋迦牟尼佛,這是現象界,不錯呀!是 在這,能禮所禮,可是因緣所生,至誠懇切的時候,有人拜佛就是拜得久了,身上很清爽了,以至於身子像內有的一樣,像在空中飄的一樣,你説空不空寂,我們最 初拜得很吃力,拜久了,身飄輕飄輕,常常拜佛同學,可能或多或少都有這種意境,能禮所禮性空寂,這個空寂的意境,既然空寂,我這片鏡子,心的鏡子就照到佛 的心鏡子。

     我心裏像來果老和尚為母親割肝,給母親,虛雲老和尚三步一拜為母親,拜到五台山,這時候就有感應,文殊菩薩化現這個叫化子,説是姓文,叫吉祥的吉,就是文殊 菩薩,妙吉祥,叫文吉;來果老和尚,這時候割肝給母親,看母親病得實在是可憐,晝夜的呻吟叫喚,實在做兒子的痛心,忍不得,這時候就把靠肝的肚子皮,割開 了一點,不過這一下,不知哪兒是肝,這糟糕!這趕快這又拜下了,説:觀音菩薩觀音菩薩不知道哪兒是肝,您老人家,著急啊!這時候肚子割開了呢?一拜一起 來,哎,出來一個,就像肝尖一樣,出來了,喔,這是菩薩告訴我,這就是肝,趕快割下一點,給母親熬湯,母親吃了就好了。母親一活,又活了九年,母親又病 了。這回他又,白天晚上又想著割肝,他母親看出來他這個意思了,説:孩子啊,你這一次就是割了肝,我寧肯死,我也不吃了,不吃你的肝,以後母親就故去了。 這時候感應到極處,感應道交難思議,不可思議的!要是我們普通,要是在醫院動手術那不得要消毒啊,用什麼樣的刀子,還得烤一烤火,是再要怎麼消毒,這時候 來果老和尚老人家就這麼割開了,不帶了微菌,不知道肝,這怎麼辦呢?這一拜就出來一塊,那就割下去了,以後縫一縫,是糊一糊,弄點什麼可能似藥非藥的,反 正糊糊就好了,所以感應道交這個事情,真是不可思議的!

      虛雲老和尚拜五台山也是,感上文殊菩薩化現個叫化子,可能就是文殊普賢化現寒山拾得那個樣子,説:感應道交不可思議!那麼,這是別業所感,各人所各人感,你 要是共業所感了,就是當年文殊普賢,就是寒山拾得去示現教化這些地方,這些人較比有善根;布袋和尚也是,就是在台灣我也感覺,廣欽老和尚在台灣這四五十 年,也是台灣同胞這個善根所感,就感應道交,不可思議的。要不是,就感應到什麼,感應到土匪啊、綁票啊,感應出來這些。

     感應道交難思議,我此道場如帝珠,彌陀如來影現中,觀音菩薩影現中,普光如來影現中,普明如來影現中,普凈如來影現中,南無多摩羅跋旃檀香佛影現中,要是佛名字多,我們就快念,也能趕上,這是觀想,禮佛偈子説,我就這樣再拜一拜。

     能禮所禮性空寂,能禮所禮是俗諦,現象界;性空寂的時候,要見本體界;感應道交難思議,那麼,我的鏡子玻璃的本體,照到佛的鏡子的玻璃本體,依體起用,我能感,佛被我所感,佛能應,我接受佛的應,感應道交,心靈的道交,不是心裏思維或是言語論議,可能達到的,感應道交難思議,我此道場如帝珠,我此道場如明鏡,也好,我此道場如帝珠,觀音菩薩影現中,我身影現菩薩前,頭面接足歸命禮,嗡灑爾乏打他噶打,一切如來,灑爾乏是一切,打他噶打是如來,叭達是腳、足,盤達難是頂禮,噶 羅彌是我,我頂禮一切佛的足,再翻過來,身子再起來,那麼,這時候翻過來,手再離開這樣,慢慢站起來,這是一拜。這時候心裏怕它空,禮佛要緊是懺悔,就念 懺悔偈,往昔所造諸惡業,皆有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這是觀想的偈子,觀想的拜佛的方法,再觀相也可以,眾生根機不同,但是至誠懇 切説:竭誠盡敬,印光大師説就是:妙妙妙妙。不可思不可議謂之妙,就是妙。我們觀想觀想也可以,也是觀像也可以。

懺公上人教導拜佛-1


懺公上人教導拜佛-2


懺公上人教導拜佛-3


懺公上人教導拜佛-4


懺公上人教導拜佛-5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