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9月27日 星期五

玉箸羹



 
玉箸羹的故事,相信很多慈悲的格友已經看過了,實在是很難以想像,人類怎麼會為了三寸舌頭的欲望做這麼殘忍的事!
今日無意中在一位格友的blog上看到有收錄此篇故事,特別引用與大家分享:
浙江溫州縣丞官司蕭震,少年時,夢見神人告訴他說:"你的壽命,只能活到十八歲。"後來,其父奉派前往就任四川總帥。蕭震感念身命無常,不願隨行,其父強命他同往。
到了四川,主帥設宴款待將士,酒過三巡時,照例要進一道菜名叫"玉箸羹"。
這道菜的做法,是先以烈火燒紅鐵筷,然後鑽入母牛乳內,乳汁就流出凝結在鐵筷上,再加上調味,做成菜肴。
蕭震偶然走進廚房,見許多乳牛被系縛在內,覺得奇怪,詢問得知原故,大驚,心想:"人類只為一時口腹,竟然不惜乳牛無辜慘遭如此酷刑"。
於是急忙前去稟報父親,為免乳牛再遭苦毒,請求一面食牌,下令永遠禁用這味菜饌。
不久,蕭震又夢見神人對他說:"你的心地仁慈,做了一件大陰德,不但免除了夭壽,而且可獲福壽百年。"後來,蕭震果然活到九十多歲,無病安祥善終。
----------------------------------------------------------------------------------------

蓮池大師戒殺放生文圖說 (中) (2/3)

2007/04/27 19:27


■ 屠牛現報
 
   紀曉嵐先生筆記上記載:他的鄉裡居民古氏,以殺牛為業,平生所殺的牛,不可計數。
  後來古某,突然雙目失明,古妻染患重病,臨死時,皮膚肌肉潰瘍破裂,痛苦萬狀。自言自語地說:“冥司依照殺牛的方法,宰割我。”
晝夜呼號,經過一個多月才死。
  這件事跡,是紀曉嵐侍姬的母親沈婦,親眼所見的。
  殺生的罪業深重,尤其是“牛”,勞苦耕田,生產五谷,有功於人類,人竟忍心宰殺,罪報必然更加慘重了。


■ 兇殺投釜
 
   紀曉嵐先生造詞上記載:山東臨清縣名儒李某,曾敘述一段事跡說:“他鄉裡的屠夫,有一次購買一只牛,牛知將被牽往宰殺,所以站立不走。
屠夫氣憤,用鞭抽打,牛強橫躲避,還是不走,直到氣力將盡,只好讓屠夫牽著前進。”  牛經過一富家門口,見了主人,忽然兩膝跑下,涔涔淚下,好像求救,
富家主人見狀,深為憐憫,問知牛價為八千銀元,願意照價贖買,以救牛命,可是屠夫,痛恨此牛強橫不屈,堅不肯賣,富人願再增加價錢,屠夫仍然不肯,並說:“這只牛太可惡了,我必定要將它宰殺烹煮,才能甘心,就是增價到萬貫,我也不賣。”
牛聽到這話,已知沒有求生的希望了,憤然急速站起來,跟隨屠夫而去。
  屠夫宰殺了牛,便將牛肉放在大型釜中烹煮,然後回房睡覺。到了翌日五更時,獨自起來嘗嘗釜中牛肉滋味,隔了數小時,未見返回,其妻覺得奇怪,心中疑惑,便去探看窨,不料屠夫已經自投釜中,上半身都在釜內,與牛肉一同煮爛了。  

  嗟呼!凡是動物“好生怕死”的心情,與人一樣,見牛恐怖怕死的情狀,不但不同情憐盡,反而大發睚恚憤怒,必要宰殺才泄嗔恨。此時牛心中的怨毒,必然加深,憑著這股怨恨的厲氣,自然很快遭受到怨怨惡報。

 
■ 持齋功大
 
   江蘇常熟縣顧順之,向來持齋素食,康熙庚戌年二月初一日,不省人事,經過閉眼七晝夜才蘇醒。
  醒後述說:“夢見道人約我同往聽經。來到一座莊嚴殿宇,前法堂有法師講金剛經,後法堂有法師講報恩經,講經畢,接著勸眾人說:‘
持齋素食者,應當堅心念佛,食肉者,務必永戒殺生,如此不但可以超度父母,且可消已罪業。’
頃刻間,忽見生母在血池上哭泣,有無數螺螄、蚯蚓、困咬其身,不覺心中難過。
道人說:‘你今生母親,已經超度,這是過去世的母親,因在世時,好食肥鴨,殺生甚多,因此死墮地獄,受眾多小動物困擾其身,必須持念往生咒,才能度脫。’正當此是,忽然驚醒,才知神識離身已經七天了。”
  醒後,專心持念往生咒。數日後,被困母親,亦感夢度脫。

 
■ 果決成仁
   福建省城地方的舊風俗,是文字界學友,每當考中童試或名登科甲的人,照例衡量個人家境能力,須樂捐多少喜金,作為同會落第學友,排解憂悶,聚集暢飲的資金,這就是所謂“會例”。
  凡落第的學友,當簪掛日(中試新進入學上任的日子),就將這筆捐金,找一清幽廣闊處所,大家相聚暢飲,藉以排憂解悶,因此鄉俗又稱為“避氣”。
  郡丞官司陳景坦是侯官司縣人,曾經述說:他從前參加童試落第,到西湖書院參加會例的飲宴時,偶然散步走出書院,看見有人牽一只牛,因牛不肯行走,被人狠狠鞭打不止,
陳景坦近前觀看,見牛淚下如雨,知道牛將被牽往宰殺,惻隱之心,油然而生,問知牛價為十五緡錢,便入書院和眾友商議說“我們的例金還有剩余,旭如用以買放生,大家共同做一件善事,不知各位如何?”
其中有人不讚成說:“這樣我們就沒有消遣的資金了。”
陳景坦說:“這事關系牛的性命,消遣只不過一時而已,假若憂慮簪掛日沒有飲宴的資金,我願獨自準備,邀請各位到寒舍來聚飲好了。”

   眾人不得已,只好答應,於是買牛送往西禪放生,並將剩余的錢,交付僧人,囑咐他隨時照料。回家後,便與妻子商議,典當衣服首飾,以備簪掛日作宴飲的費用,實踐自己的諾言。
   第二年,陳景坦就中童試入泮,不久又中鄉試,由揀授任為知縣,提升為海門司馬官,兼任攝理蘇州政務,平步青雲,福祿雙全。這是心底仁慈的現實果報。

■ 鞭骨全碎
 
   楊雪茶說:“粵東地方某總兵,長得頭面像虎,頸部如燕,狀貌奇特,驚退萬夫。然而喜歡禮樂,篤好詩書,居然是名將。又善於書寫大字,凡是他到 過的名山,山崖石壁常有他書寫的大字,也有硯台上由他動筆的圖卷,名人為他題遍了泳誦讚美的詩句,因此每當外出,書寫用具,必隨身攜帶。
  可是生性好吃狗肉,廚中沒有一天不烹殺,如同常人吃雞肉一樣平常。凡是他所經過的地處,常有群狗向他爭相咆哮。
   當他鎮守福建建寧時,有一次,巡視崇安,登上武夷山,時已黃昏,當晚亭宿在九曲舟中,部屬武官司,殺狗敬他,他便舉杯暢飲,大嚼狗肉。

  次日登遊道家廟宇“天遊觀,”剛入殿門,突然見一道金光,閃爍而過,該總兵慘叫一聲,立刻僕倒在地,不能說話,眾部屬上前扶起,可是四肢麻木,全身軟弱無力,好像軟骨一般,仔細一看,已經斷氣了。
觀中道士蔡元瑩說:“這是大殿座上王靈官司顯威的緣故。凡吃狗肉的人,從來不敢進入此殿,只因大人身為總兵,因此貧道不敢攔阻。”傳說凡被王靈官司鞭打的人,全身骨節,當下節節破碎,見此事跡,更令人相信。


■ 護生益壽
 
    浙江溫州縣丞官司蕭震,少年時,夢見神人告訴他說:"你的壽命,只能活到十八歲。"後來,其父奉派前往就任四川總帥。蕭震感念身命無常,不願隨行,其父強命他同往。
  到了四川,主帥設宴款待將士,酒過三巡時,照例要進一道菜名叫"玉箸羹"。
這道菜的做法,是先以烈火燒紅鐵筷,然後鑽入母牛乳內,乳汁就流出凝結在鐵筷上,再加上調味,做成菜肴。
蕭震偶然走進廚房,見許多乳牛被系縛在內,覺得奇怪,詢問得知原故,大驚,心想:"人類只為一時口腹,竟然不惜乳牛無辜慘遭如此酷刑"。
於是急忙前去稟報父親,為免乳牛再遭苦毒,請求一面食牌,下令永遠禁用這味菜饌。
  不久,蕭震又夢見神人對他說:"你的心地仁慈,做了一件大陰德,不但免除了夭壽,而且可獲福壽百年。"後來,蕭震果然活到九十多歲,無病安祥善終。

■ 三月哀號
江蘇嘉定縣南翔鎮,罔南居民曹升元,好吃狗肉,經常宰殺烹煮。
  有一天,將狗浸在盆裡,正要分割時。狗突然從盆中躍出盆面約一尺多高,對準曹升元的頸部,狠狠地咬了一口,鮮血淋漓,曹痛得幾將暈倒過去。
  後來因此傷口逐漸腐爛,延醫敷治,毫無起色,晝夜疼痛哀號,如此拖延了三個月才死。

■ 一口咬死
 
江蘇嘉定縣南翔鎮居民蔡六,以殺狗為業,平生殺狗,不計其數。
  清乾末年春天,將近黃昏時,又宰殺一狗,放入大缸,用熱水浸濕拔毛時,狗忽然兇猛地直立而起。狠狠地咬住蔡六的手臂不放,蔡六疼痛難忍,僕倒在地,呼號慘叫不止,在旁的人見狀,用木棒擊狗,可是狗齒堅利,猶如金屬鑄成,無法鬆開,直到蔡六斷氣,狗才罷休。


■ 臨終作狗
 
   錢梅溪孽報談記載:浙江喜善縣楓涇鎮沈二,好吃狗肉,平生殺狗,不計其數。清乾隆丙子年,病得非常沉重,
在昏迷中,見無數的狗,向他猛沖狂吠索命,沈二驚恐萬狀,號叫求救,晝夜不得安寧,家人束手無策。
  臨死時,舉身自投床下,像狗一樣兩手按地,發出吠叫聲,然後斷氣。

■ 火槍回擊
 
   江蘇寶山縣李某,行為表現,居然有富家子弟模樣,天性愛好玩弄不正當事。家居靠近沿海,住宅周圍,種植竹林,以保衛海潮的災患,
竹上有成群的鳥兒,做巢棲息,李某少年時,就學會制造火槍,專用來射鳥為樂。
  長大後,結交營兵,成群結隊,從事於打獵,被他凌虐射殺致死的鳥,多達數萬以上。
  到了五十多歲時,有一天早晨起床,忽然雙手掩護額頭,警恐地呼叫道:“鳥來啄我額部,痛死我了。”不久又遮掩頸部,接著又掩肩膀、背部……最後 遍身掩躲,驚慌恐怖,叫痛不止,不一會兒,口出呵呀聲音,手足痙攣,筋脈卷曲,不能屈伸,好像鳥將死時的狀況一樣,這樣折磨了數日才死。

■ 循環救護
   有讀書人某甲,天性仁慈。有一次,他親族家中的母狗,一胎生下四只小狗,以為不吉利,要把小狗丟棄在河中溺死。某甲看見了,不忍活躍可愛的小動物,無辜被害,便帶回家畜養。
  四只小狗在某甲悉心照顧下,漸漸長大了。不但勇敢而且忠於主人。有一天,將近黃昏,忽然一陣暴風,帶有腥氣,屋前草木,一片散亂,聲音震動山谷,遠遠望見一條大蟒,身體粗如水桶,目光閃閃,張口吐舌,來勢兇兇,直趨某甲,欲加以吞食。
四只狗見狀,奮不顧身地四面競奔,沖向大蟒,跳上蟒身,扼住頸部及要害,拼命亂咬,經過一場激烈的奮鬥,結果大蟒傷重而死,四只狗終於救護了主人,沒有受到傷害。

■ 宰豕現報
 
   安徽合肥縣排頭鎮居民宣老四,以殺豬為業,已經二十多年了,家中頗有積蓄,有住屋三棟,並有田地百畝。
  有一天,宣老四五更起來燒水準備殺豬時,其妻也起床上廁所,經過豬圈中,忽見躺臥兩個婦人,他細再看,確實不假,心中十分驚奇,
便將所見告知其夫,並說:“這是不吉利的預兆,今後你一定要改業,不可再殺豬了。”宣老四說道:“你自己眼花,那會有這回事?”
說罷,仍要抓豬來殺,其妻無奈,便暗將屠刀投入廁所,這天宣老四找不到屠刀,只好作罷,但心中終究毫無悔意。
  次日,其妻便約請娘家親族來與宣老四談判說:“你假若還要殺豬,我就與你分居。”宣老四寧願與妻分居,不肯改業,便將田地房屋,財產均分,其妻帶領幼兒獨居,因為幼兒相貌端正,是他們夫婦最鐘愛的兒子。且因深恐殺業連累了幼兒。

  夫妻分居以後,宣老四照舊殺豬,當他將圈內豢養的豬,剛剛殺完時,他的幼兒突然暴病而死。
妻子痛喪愛子,與宣老四拼鬧不已,宣老四也稍微感到後悔,於是停止殺豬。
每天無所事事,便去賭博消遣,但是每賭便輸,現款輸光了,又變賣田產去賭,不久變賣的資金也輸光了,便開始買豬,又恢復殺豬的舊業,復為不到一月,宣老四便病倒了,口鼻時常流出膿血,痛苦難堪,早晚長聲呻吟,就像豬被殺前的哀鳴,
鄰居聽到了都說:“宣老四又作豬哀鳴了。”這樣拖延了一年多才死。

■ 雷擊貪殘
 
   法苑珠林記載:唐朝時封元則,是渤海長沙人。唐高宗顯慶年間,任光祿寺大官,掌理膳食幕。
  當時西域番族于闐國五,前來朝見天子,帶來吃剩的羊,共有數千只,于闐王全亳元則送往僧寺放生。不料元則利欲薰心,意生貪殘,暗中私將羊全部送給屠宰場,屠宰出賣,獲取一筆暴利。
  龍朔元年夏天六月,有一天,洛陽城忽然大雨傾盆,雷電交作,霹靂一聲,元則在宣仁門外大街上,被雷電觸擊,折斷頸部,血流滿地,當場慘死,一時人群圍觀,擁塞街道,大家見狀,莫不驚駭感慨的說:“像這樣的人,一定是做了不仁不義的事,才有這樣的果報。”

■ 羊屠變羊
    
錢梅溪孽報談記載:錢梅溪的鄰居薛慶官司,從事宰羊賣肉為業,家境相當富裕。薛慶官到了四十多歲時,忽然害了一場大病,疾病痊癒後,臉型突然變成羊臉形狀。
  後來到安徽販賣米,竟溺死在江中,找不到屍體。

■ 射鹿殺子
 
   江西吉安縣訪陵居民吳唐,善射箭,,愛好打獵,時常攜帶兒子出外打獵。
  有一次,在山野中發現母鹿帶領小鹿出遊,吳唐便引箭射死小鹿,母鹿痛喪愛子,徘徊悲鳴,吳唐不但不生憐憫,又隱伏草中,等待母鹿正悲傷舔撫小鹿時,又將母鹿射死,正要去拿取時,頃刻間又發現了一只花鹿,引箭再射,不料正射中其子,吳唐抱起愛子,悲痛欲絕。
  忽然聽到空中呼喚說:“吳唐!吳唐!母鹿愛子的天性,與你有何差別?”吳唐驚奇抬頭觀看時,忽然從草叢中跳出一只老虎,猛撲吳唐,折傷手臂而死。

■ 戕狐種火
   淮南王某是當地有名的富厚人家。有一次,因開設當舖,擴充場地到鄰居屋舍,發現三只小狐貍,家人想法要驅走它,王某卻一定要殺死,以除後患,因而打死了兩只,一只跳跑了,從此家中每天鬧禍,不得安寧。
  清仁宗嘉慶乙亥年冬天,當舖忽然無緣無故起火焚燒,王某知道是狐仙作崇,於是前往向張真人控告,真人送他一張敕牒,帶回家中,才安靜了數月,又照舊作崇,五某受不了擾鬧,準備交當舖以四萬余金賣給陳某。
陳某家中忽然聽到空中傳來聲音說:“我跟王某有舊仇,你千萬不要買他的房子。”其妻聽得很清楚,因此買賣不成。
 到了辛醜年三月,當舖又起火延燒,王某的家宅房屋,全部燒盡無余。

■陳四該死
 
   李春潭觀察使,於癸己年三月,押運糧船到懷寧縣大長溝,這時有兵役龔愷,夜夢一位須發蒼蒼的老翁對他說:“明天早晨,我有災難,懇求你援手救我,來日自當圖報。”夢境清晰,醒來不明所以。
  次日早上,忽然聽到鄰船一陣喧鬧聲,龔愷走出探看究竟,見一只大水獺,在靠近人鄰舟的水中,忽浮忽沉,舟中人都聚集圍觀,頃刻被人捕獲,
龔愷忽然想起昨夜夢中所見,心有所動,於是出五百紋銀要買,眾人都答應,只有水手陳四不肯,並說:“獺皮一張,就值數金,五百紋銀,怎能買到?”龔愷願再加價,可是陳四隨手用鐵叉猛擊水獺,腦漿碎裂,立即慘死,於是剝下獺皮,又分吃獺肉。
  不久凡吃獺肉的人,都病倒,陳四尤為嚴重,在昏迷中喃喃自語道:“我多年修練,今遭厄難,蒙仁人君子,願贖救我,眾人同意,唯你不但阻止,而且狠心猛擊我頭立死,如今非索你的性命不可。”
眾人見狀,知道是水獺前來報怨,都代陳四懺罪禱告,水獺不許,陳四晝夜號叫數天,吐血而死。

■救麂免難
 
   黃廣文“文登”上記載:廣西貴縣西鄉,有張某夫婦,一向愛好行善,尤其對物命,從不加以輕賤或傷害。
  有一天,獵人追殺一只麂,麂驚慌恐怖,躲入張某家中,張婦急忙用舊衣,掩蓋保護,獵人入內,四處尋找不到,就轉身離去了,張婦見獵人遠離,才放麂逃生。麂好像知道張婦救命之恩,臨走向她頻頻點頭,表示感謝,然後離去。
  翌年春天,有一日,忽見一只麂走入張家中庭,將張某幼子,用犄角挑起,向門外而去,張婦急忙追趕出去,到了田坪中,望見麂將幼子放下,轉眼間就不見了,張婦趕來將兒子抱回,心中懷疑那麂為何不知報恩?反而來惡作戲?難道不是去年所救的那只麂嗎?
邊走邊想,不覺已走到門口,剛要入門時,見家中屋梁,被屋後一棵大樹壓倒,牆壁崩塌,屋瓦破碎,雞犬家畜,都被壓死,而張婦因出去追逐麂,母子均獲平安。

■ 祭忌殺生
 
   蓮池大師竹窗隨筆記載,浙江錢塘金某守持齋或篤實誠敬。後來因病逝世,神識附一童子說:“我修持善業,時日不久,不得往生淨土,現在陰界,但也很快樂,來去自由。”
  有一天,神識又附童子,呵斥其妻說:“你為何要殺雞祭我墳墓,如今有冥吏跟隨著我,不如以前自由了。”這時他的媳婦正懷孕,家人順便請問他會生 男或育女,金某說:“這胎當會生男,母子平安無恙,過後又會生男,可是母子會雙亡。”眾人聽了都很驚異,半信半疑,謹記在心,以待証實是否應驗。
  不久媳婦果然生男,母子平安。後來又懷孕生男,可是難產,剛生下,母子隨即雙雙去世。這才確信金某所說,一一應驗,毫不差錯。由此可知,殺生祭忌,徒然增加先亡業障,孝子賢孫難道忍心拖累父母祖先?  

因此每逢年節或忌辰,孝賢孫要盡孝思,但當敬備香花蔬果祭祀,並虔誠齋戒,念佛持經,回向西方清淨佛土,使祖先早出輪回,才是真正報恩。

■ 嗜雞償報
 
   紀曉嵐先生筆記上記載:河北新鎮縣文安城王氏的姨母,曾經敘述一段事跡說:“當我未出嫁時,有一次坐在度帆樓中,遠遠望見河邊靠岸一艘船內, 有一坐官家中年婦人,伏在窗口痛哭,許多人聚集圍觀,這時我媽媽開後門也往探看。原來那婦人是某知府夫人,中午在船上熟睡時,夢見她去世的女兒,被人捆縛 抓去宰割,女兒慘痛呼號,
夫人驚駭而醒,女兒慘叫聲還仿佛在耳,回想夢境似乎發生在鄰舟中,即命侍婢前去探尋,發現鄰舟正在宰殺一豬,血流注入盆中,尚未流盡,夢中女兒被人 用繩綁住雙腳,用紅帶綁住雙手,察看那豬,前後足被綁的情況完全相同,於是確信該豬必是她的亡女轉世的,因此悲痛至極,幾將昏絕,於是照價贖回屍體埋 葬。”
  聽她同僕說:“該女孩十六歲逝世,在生時,性情溫柔和順,只是愛吃雞肉,每天定要特別為她烹煮,若一餐沒有雞肉,便不吃飯,每年為她而宰殺的雞,多達七、八百只,除此嗜好外,並無其他惡行。如今遭此惡報,定是殺業太重的原故。”

按佛說殺業深重的人,果報是墮入地獄,地獄罪報完畢,然後投生畜生道,冤債相遇時,一一償還,稱為華報,假若不得佛力超薦,一生兩生,未必能脫離苦趣,真是令人畏懼。

■雁痛生離
明神宗萬曆癸丑年,鎮江錢參將,帶領軍士乘船渡江前,部下有一兵士,捕獲一隻雁,囚於鳥籠,躲在船尾,沿江而下時,忽見空中另一隻雁,隨舟乘行,一路悲鳴,舟中雁也斷續淒慘應聲,江行百里路程,孤雁一刻也不捨離,那兵士卻無動於衷,反而引以為樂。

到了將登岸時,籠中雁知道就此要與伴侶生離死別,於是仰頸向外大聲悲叫,空中雁不顧一切,忽然飛降籠邊,兩雁依依難捨,以頸相交不放,舟中軍士都感到驚異。急忙用手分開,不料雁已雙雙殉情而死。

錢參將得悉大怒,痛罵士卒,不該無辜傷害動物的至情,下令同舟兵士,各打軍杖三十板。
那捕雁的兵士,不久病倒,經過月數,不治而死。

 
■死不蔽辜
 
   浙江平湖台浦鎮,有一位大紳士,經營木材行起家,擁有資金二、三百萬,為人也勤勞認真,沒有一般市儈氣派,只是對於飲食,特別考究,無論宴客 或自己日常食用,都非常奢侈,尤其常買麻雀塞滿鴨腹內烹煮,當食用時,用筷拔開鴨腹,從鳥羅列,味道特別鮮美,命名叫“百鳥朝王”由此不知殘殺了多少生 命。
  後來這位大紳士,背上忽生大瘡,四周又生無數小瘡,延醫診治,都說此病叫“百鳥朝王”患此疾痛,即使古代神醫扁鵲再世,恐怕也難以治癒,大紳士疼痛難忍,晝夜呻吟,拖延了數月,瘡毒潰爛而死。
  嗚呼!誰知大紳士殘殺物命,後來羅患疾病,竟與所吃的菜名相同。這分明是天道往復在冥冥中垂戒世人。好食動物肉者,見此事跡,怎可不知警惕?
  

按:下篇所載某貧人所患也叫百鳥朝王,後經名醫勸他改過,不再殺生,結果得以痊癒。但這位大紳士,可惜當時無人勸他發心改過。倘若得遇善知識勸導,能立誓從此戒殺並多放生。未必不可換回業病,可是人生於世,往往善緣難遇,善言難聞,怎不令人感慨!

■ 業病挽回
 
   浙江余杭縣皮膚科專家黃秀元,向來精通醫治癰瘡腫毒。
  他曾回憶說:“數年前,有一人愁眉不展,哀聲呼痛,袒露背部,前來求診,經我診查結果,是背生瘡毒,大的像盆底,又有數十小瘡,
四周環繞,病勢已將潰瘍,我驚懼地說:此病是“百鳥朝王”,若潰瘍就無法醫治了,你平日到底作何生意?
那人回答說:‘我白天以火槍打鳥,夜裡到樹林間尋打鳥巢,毀以鳥,十多年來賣鳥謀生。’我說‘你殘忍殺害生命,因而得此罪報,腫毒一旦潰瘍就無法救治了,你若能對天立誓,從此改業,不殺生命,我當盡力為你醫治。’
那人恭敬從命,於是設壇,對天立誓戒殺,我便為他醫治,經過半個多月,奇跡出現,疾病竟霍然消除。從此果然不再殺生,改業賣菜,至今還健在。”

現以上兩則事跡,可知以前因無知,而造殺業的人,只要能照善人教導,痛改前非,便可消災獲福,上天未嘗不給人以自新之路。像黃君這位名醫,能藉治病,化導病人,改過行善,是真正自他兩利的大善知識了。

■ 悍毒斷舌
 
   江蘇常州城外,地名橫林,有池塘數頃,種植蘆草,常有麻雀,飛來棲息。村中王某,作大鳥網,布置於蘆草間,放鷹驅逐,麻雀驚怖,紛紛飛入網中,王某即收網回家,用大石將鳥壓死,然後帶往市場售賣。
  王某性情兇暴,專長網鳥為業,已有多年,若有人偶而不慎,觸破他的鳥網,便怨恨在心,對人毒罵終日,村中人都厭惡他。
  後來害了一種怪病,遍身疼痛,延醫治療無效,拖延了數日,自己咬碎舌頭,七孔流血而死。

■ 仁賢致福
 
   江蘇京口范某,某妻染患肺癆,病勢沉重,將臨死亡,醫生教她麻雀百頭,制藥服用,又當在二十一日內將雀腦服完,癆病自會痊癒,但不可少服一只。范某依照醫囑,買回活雀百只,囚在鳥籠內,預備醫治妻病。
  其妻得知淪怒說:“以我一命,殘殺物類百命,我寧願死,決不殺害。”於是開籠釋放百鳥逃生。
  不久范妻癆病不知不覺自然痊癒了,而且懷孕生男,兒子兩臂上各有黑斑,形狀如雀。
  由此可知,一念仁慈,放生百鳥,結果不但是轉重病得康復,且獲麟兒,真是雙喜臨門了。

■ 生殺顯報
 
   太湖附近居民,大多以網鳥釣魚謀生,唯獨沈文寶全家,愛好行善,見人捕獲魚鳥,必買來放生。
  後來正逢地鄉村,傳染瘟疫,有人在黑夜裡,看見兩個瘟鬼,手中各持很多旗子,互相討論說道:“除了沈文寶一家放生外,其余各家,
可按門次第插旗。”
  不久,該村居民三百余家,傳染瘟疫而死的超過了大半,唯有沈文寶全家平安無恙。而且後來得享高壽善終。

■ 黿來索命
   江蘇吳縣,有一富翁,家財數億萬,其子某甲,嗜好特殊口味。
  有一天宴客,買回一只大黿,廚師將要宰割時,見黿流淚,不忍下手,於是稟告某甲,請求放生。
  某甲不但不憐憫,反而大怒,手持利刀,立刻斬斷黿頭,頭剛墜地,忽然跳躍到屋梁上,大家見此情景,都感到驚異。
  黿烹煮調味後,味道鮮美,便分成兩半,一半贈送姻親,一半宴客,某甲只嘗幾塊,即刻頭目眩暈,神智昏迷,只見屋梁上全是黿頭,家人扶入寢室,見床舖蚊帳也全是黿頭,某甲自說有數百只黿,來咬其腳,疼痛難忍,呼號三天三夜,不治而死。

■ 放生贖罪
   江蘇鎮江縣丹徒鎮安港,有老黿聚集子孫,居住一處,生長繁殖。當地漁夫,曾捕獲一黿,大如盆面,獻給富家趙某,趙某喜吃黿肉,以高價厚賞漁夫。從此漁夫便百計捉捕,有所捕獲,即獻給趙某,每次都獲得很多酬金,因而習以為常。
  經過年余,有一次,趙某忽然夢見到東岳廟,跟一人對質,此人頭部尖銳,身體肥胖,自稱是江中老黿,控告趙某為貪圖口福,殺害了他的子孫不少。
座上岳帝責問趙某,趙某將漁夫獻黿經過,具實稟告,岳帝責備趙某說:“老黿在那洞穴居住,已有多年,向來不被行人傷害,漁夫固然無知,你本富豪人家,不知放生惜福,卻反而放縱口腹,恣意貪味,多殺生靈,陰間法律,怎能寬免?”
趙某哀求赦罪,願從此改過,並發願如蒙釋放回陽,當戒殺放生,凡牛犬以及稀有生物,永戒不吃,以贖罪愆,如是再三陳情乞求,
岳帝命從輕杖打,以泄老黿的忿怒,打畢,又告誡他說:“人有一念之善,鬼神便能福佑他,你若能依願力行,自有善報,若照舊任意放縱,決不能饒恕你。”說罷,命鬼役引導趙某回去。

趙某驚醒,兩腿青紫凝血腫痛,數天需扶杖才能起來,自己並不顧忌隱藏,廣為宣說夢中所見,所勸戒於人,並且全家戒食黿、鼉、龜、鱉、牛、馬、驢犬等類動物,又不惜錢財,時常買物放生。後來家道更加富裕,財產雄冠一鄉。

■ 殺鱉烹身
   江蘇鎮江縣丹徒鎮安港,有某人,愛吃鱉肉。
  有一夜,夢見黑衣人叩頭乞求饒命,是夜其妻所夢也相同。
  次日早上,漁夫送來一只大鱉,其妻勸他說:“昨夜夢見的黑衣人,恐怕就是這只大鱉,我們何不放生,做一件善事?”某見鱉心迷,沒有允許,將鱉宰割烹煮,盡情啖食。
  食畢,忽然想要洗澡,進入浴室,很久沒有聲音,其妻驚怪,急往探看,推開浴室,不見人影,只見滿盆全是血水,骨肉不存,只剩一辮頭發而已。


■ 鱔冤嚙臂
   貴州黃兌眉監生說:“貴州貴築縣某甲,嗜好鱔魚,每餐必定烹食,年紀已近六十歲,平生所殺不可計數。
  有一天,到市場買鱔魚,某甲要挑選肥大的,賣魚夫讓他自己抓取。某甲卷袖露臂,探手入缸摸取時,不料鱔魚,突然成群湧起,爭相咬住他的手臂,某 甲痛極昏倒,眾多鱔魚,雖然離開水缸,仍然緊咬不放,接連成串地懸掛在他的手臂間,鱔齒都深入臂肉內,其子趕來,抬回家中,只好用刀剪斷鱔身,但鱔頭仍然 緊緊咬住,最後一一將頭敲落,臂上肌肉全脫,某甲就在慘痛呼號中死去。

■ 火余癰發
   高維城說:“清仁宗嘉慶乙醜年,我家雇一長工,會稽東關人,年紀五十多歲,大家都稱他老徐,做事很勤勞。
  有一天,將近中午,尚未起床,家人覺得奇怪,敲他房門,很久才開,兩足跛行,好像非常痛苦,詢問原故,老徐愁眉苦臉地說:‘我二十歲時,在東關市開面店,面的類別很多,而以鱔魚面最為著名,每天殺鱔魚數十斤,如此經營了三十年,積蓄三千多金。
後來正逢桐油跌價,便將全部資金買桐油囤積,期待上漲時,賺筆大錢。不料買來不到幾天,突然遭遇大火燒盡,資本全部喪失,無奈只好停業為傭。
昨夜夢見無數鱔魚前來索命,其中兩條大鱔,怒目沖來,分別咬我左右膝蓋,痛極而醒,直到早上起床,兩足疼痛不能踏地,因此遲遲未起。’見他膝部紅腫 如生癰瘡,當時我家制有萬靈丹,治癰瘡及蛇蠍咬傷很有效,用來為他敷治,腫漸消,痛也漸止,以為老作徐妖夢,不足憑信,只是兩足恰巧生瘡而已。

有一天,老徐又閉門呼喚不開,破窗而入,見老徐淚流滿面的說:‘我會死了,如今又夢見兩大鱔魚再來狠咬舊傷處,劇烈疼痛透徹心肝,必定不能活命了。’再用萬靈丹塗治,也無效了,再過數天,癰瘡潰爛露骨而死。”

■ 兇殘顯報
   孟瓶庵先生廣愛錄記載:何念修侍郎官司字逢僖曾說:蘇州有一家鱔魚面店,比別家賺錢,其烹煮的方法是在蒸籠四周用鐵線密系鐵釘,於被蒸悶熱,就循環走動,自行脫皮剖肉鍇,然後用以和面,味道甚美。
  數年後,有一晚上,忽然出門,一夜不歸,次日,其子沿著河尋找,發現其父已溺死在河裡,其子正要撈起屍體,背回家時,見數萬鱔魚,環繞在腰腹之間,眾人圍觀,莫不驚駭,認為這是兇殘殺鱔魚最顯著的惡報。


■ 捕蛙業報
   江蘇江陰縣農民張阿喜,常捕青蛙販志,教人烹食。
  有人勸他說:“田雞是保護五谷的益虫,官府有明文告示,嚴禁捕捉。各種生意都可謀生,都可養家,何苦作此犯法的職業?”阿喜不肯聽受。照樣捕蛙。
  有一天,張阿喜在河邊捕蛙,忽然失足掉落河裡溺死,兩天後,屍體浮出水面,有無數青蛙圍在身上食啖其肉,附近居民紛來觀看,見此情狀,莫不驚奇恐懼,大家都說:“這是捕蛙招來的現世惡報。”事情發生在清道光十六年。

■ 田雞索命
   安徽無為州剃頭理發師梁家壽,非常嗜好田雞(又名青蛙),經常烹食,所殺不可計數。
  到了中年後,有一夜,梁家壽正睡間,忽見田 雞滿床、草席、被褥、衣服、袖子、遍處都是。於是起身到灶爐生火,將席、被、衣服,都放入鍋內蒸煮,煩擾整夜,不能安睡。
  次日,向鄰居述說昨夜事,正談論間,忽然緊張地說:“田雞又在我身上某處了。”別人卻看不見,頃刻又告訴人說:“頭發眉毛中,普遍都是田雞。” 於是自己將須發眉毛,全部剃光,精神感受仍然如此。每天又命女婿用棒敲打其身,又將衣服放入為臼中,令人搗打,整年紛擾不安,如此折磨了六年才死。
  這段事跡是民國十一年,梁家壽的鄰居張中言所述說,這是他十幾歲時,親眼所見的事實。

■ 殺蛇害子
浙江省江山城南,有一農夫,性好殺生,殘殺物命甚多。
清同治六年五月,有一天,荷鋤到田野,偶見遠處一條大蛇,瞪目吐舌,農夫便追過去,用鋤頭猛力砍死。
農夫年已四十多歲,只有一子,年紀才八、九歲,當夜其子,夢見被毒蛇咬傷驚醒。 次日,忽然大寒大熱,醫藥無效,臨死時,在恍惚中看見農夫所殺的大蛇,向他猛噬,驚叫一聲,瞪目吐舌而死,農夫因而斷絕了後嗣。

■ 殺生分途
 
   清乾隆末年九月九日重陽節,天未亮時,江蘇鎮江縣潤州,河堤崩陷,泛濫成災,全村居民大都死於夢中,如萍在水,浮沉漂盪。
  水災前五天夜間,有漁夫見黑衣官司吏,向江中撿取一本黑冊,漁夫詢問原故,黑衣吏說:“這是殺生的報應,應從速戒殺放生。”說罷,又將黑冊投入江中,頃刻就不見了。
  此地居民都好殺生,若生女兒,多半將她溺死,而且每天都捉田螺、青蛙或蛤蟆,小孩學會拿刀,割殺小動物,父母獎勵他很能幹。
  全村唯有孔婆戒殺,年已七十歲,仍然紡織賺錢,買物放生,又常勸翁姑要慈愛,媳婦要孝順,逢人便諄諄苦勸:“掃螺救蟻都是陰德,不要以善小而不作。”有時眾人也會譏笑她迂闊,她也不在意。

水災當日,其幼孫忽患瘧疾。孔婆攜帶幼孫到山上寺廟調養,竟得免遭災難。此乃孔婆居心仁慈,故在冥冥中,獨獲神明佑助。

■ 孽錢食報
 
   浙江省嘉興縣,有一老婦人,其子以捕蟹為業,每次捕獲即用草索系縛成串,然後帶往市場出售得款,隨即買回柴米奉養母親,經年累月,所捕蟹命,不可計數,其母安然享受,不以為非。
  有一天,老婦人身染重病,自己將草索一束一束吞入腹中,吞納完畢,又將草索一節一節抽出,抽完又納,納完又抽,腸肺間的血水和粘液,一一從口中 牽出,並自言自語說:“我接受我兒孽錢供養,因而受此惡報。”老婦人若不抽納,反而覺得難受,鄰裡村人,前來圍觀,都驚駭感嘆,如此折磨了數天才死。

■ 慈移定數
   浙江會稽人士,陶石梁、張芝亭,兩人同遊大善寺,遇見漁夫捕獲數萬鱔魚售賣,陶石梁對張芝亭說:“我不忍數萬無辜生命將遭烹殺,想全部買來放 生,怎奈能力不足,但願兄台共同倡導,勸化捐資,以成善舉,不知意下如何?”張芝亭也慨然讚成,自己先出一兩銀,勸募大眾湊成八兩,將數萬鱔魚買來放生江 中。
  到了秋季,有一夜,陶石梁夢見神告訴他說:“你命中本來不該得中,只因放生功德甚大,得早一科中試。”陶石梁心想:放生善舉有賴張芝亭讚成,奈何功德獨歸於我?數天後,南京送來中試名錄,張陶兩人果然同時金榜題名。

■ 掃螺種福
 
   禮部侍郎韓世能,江蘇長州人,世代居住墓邊平地。家境貧困,祖父韓永椿,喜好放生,但因家中無錢,每天早起,就持掃帚到河邊,將兩岸螺螄掃入水中,以免被人捕捉,有時忍著飢餓掃數十裡路,如此不不厭四十多年,從不間斷。
  到了明穆宗隆慶丁卯年,韓世能夢見金甲神明告訴他說:“你祖父放生,有大功德,從此子孫世代貴顯,當先使你榮享一品官位。”
  後來,韓世能官司至禮部侍郎,奉命出使朝鮮,蒙皇上賞賜一品朝服,韓家子孫,果然累代貴顯。

■ 放生昌後
   
梁敬叔先生勸戒錄上記載:齋青太守的祖先退庵先生,居家樂於行善,常以醫藥濟人,生平戒殺放生,每當祭祀或宴客,所用肉類都是市場買來的現成淨肉。
   有一天,朋友送退庵先生兩籃活蟹,一對霜螯,又肥又大,旁觀者都很羨幕想嚐鮮味。 這時,退庵坐在水閣中,將兩籃蟹倒入河中放生。 在座有位湖州客,稱讚他說:“先生的作風,類似我家鄉張封翁,就是張蘭渚侍郎的父親,張家戒殺放生,已有數代了,張侍郎兄弟,都登科甲,承受顯貴官位,先 生能如此,不久諸子弟,必將如張氏一般貴顯。“
  經過一年,齋青果然以二甲第一人,入翰林院,經殿試後,派任高州太守。
  按張蘭渚侍郎鎮撫福建時,家父(勸戒錄作者梁敬叔自稱),曾在他幕府任事,起初不知他戒殺,居住一滿月,餐廳內不見殺生,偶逢宴客,必蒸板鴨肉請客,詢問才知張侍郎全家戒殺,只吃不為已殺的淨肉,府內部屬受其數化,也都奉行不敢違逆。
  張侍郎自己生活清儉,每逢初一、十五出署巡察暗訪,只買油條大餅充飢而已。


===============================================================
PS: 因受限於部落格篇幅, 此為Part 2, 請接: 蓮池大師戒殺放生文圖說 (下) (3/3)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