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8日 星期日

修行切莫好高騖遠/道證法師




一位童子問:「師父說若相信自性本自具足的話,那樣的人就會有老實念佛的行動,將來一定可以往生西方,然後乘願再來度眾生。如果他深信心性本自具足,他是念自性佛,他念念相應就念念佛了。這樣講不知道可不可以?」

假設有一個人,真正能夠深信心性,他真的相信盡虛空遍法界都是個自己。既然已經深信,盡虛空遍法界都是自己,那麼佛力也是自己啦,名號也是自己,持名也是自己,這有什麼不能信的啊?既然信都是自己,那麼和一切人事物都不會衝突啦!可是我們不要又太過眼高手低又誤以為自己就是這款人啦,所以不必從「一」做起,一下子就要跳到「三」啦!以為自己已經是「三」。其實門兒都還沒有呢!可能連「一」都沒有。

一位童子問:「如果他已經知道,自己本來就是阿彌陀佛,本自具足,他應該就可以深信了,他要經過信願行三個階段嗎?」

另一位童子說:「是針對沒有深信的人,蕅益大師用這樣的方式,來勸你要能夠信入。」請注意這位童子所說的,如果他已經知道自己本來。就是阿彌陀佛;這個句子,最前面有個「如果」,也就是只是個「假設」而已。這位童子很可愛,每次都是假設一個很高的前提。當然,如果真的已經知道就好辦了,問題是「那個已經知道」是個「假設」而已。誰是那個已經知道的人呢?我們都只算是「聽說」有這麼回事而已,事實上,並不知道,更沒有深信。就像我們都說:「我知道夢是假的。」其實,當做夢的時候,並不知道是假的,那就還算是不知道,不能算是真正知道。必須要連作夢中都知道是假,才算是真正知道。

打個比方說:交通規則,大家都已經知道,可是如果過馬路還會闖紅燈,開車會超速的人,算不算是知道呢?算不算是深信交通規則呢?

這位童子說:「知道應該就可以深信了吧!」大家想:知道交通規則,應該就可以深信了吧!哪有那麼容易啊!誰是深信的人呢?真正深信的人是不是自然守規則?絕對會守規則啊!真正知道的人是不是不會違犯哪!請大家特別注意:「聽說有這麼回事」和「知道」是有相當距離的。「知道」和「深信」又有相當的距離。

蕅祖已經教了我們考察的原則嘍——沒有願、沒有實行的人是不能叫做真信的。初步的信都不能算,當然不能叫做深信;必須要經得起「願」和「實行」方面的考驗,才能夠叫做「深信」。蕅祖說:「信願行,非一非三,而三而一。」

請這位童子注意,先不要假設一個很高很高的大前提,然後覺得低層的全是不必要的;也不要先假設,自己已經是很棒很棒的。如果已經知道自己就是阿彌陀佛,同時也會知道一切眾生都是阿彌陀佛,就不會這麼草草率率、輕輕慢慢的。要特別注意,特別謹慎,不要學了高的道理,就很驕傲地忽視了基層的修持。

金剛經就特別提醒我們,像金剛經所講的,實相高深的道理,誰能信呢?只有持戒修福的人能信。沒有由基層做起的人,講空中的樓閣全是說食數寶

那天我們去看放生兄弟,在榮總的時候,這位童子看到捐腎臟給弟弟的放生哥哥,她在旁邊泣不成聲,哭成個淚人兒。末學也知道,其實這位童子很有慈悲心的。每位孩子都是有佛性,可以成佛的。末學實在不忍心,好好的佛不做,要跑去做阿修羅,所以常常會潑這位童子的冷水。正是疼惜每位童子,不願意童子們斷送了西方路。所以可能有哪一位童子覺得自己很棒很棒的時候,就是要吃棒棒的時候了。

請問「什麼叫做你已經相信心性不可思議」?這句話末學程度太差,聽不懂。因為真正信的人,起心動念都知道將有不可思議的功能,平常豈敢隨便亂髮電波呢?豈敢草草率率的推理,隨便怠慢任何一個人呢?

小時候,讀過一個童話,有個小女孩,提了一籃雞蛋要去賣,走在路上,她就一直幻想著:如果賣了雞蛋,就可以買雞。如果雞又生蛋,就可以再賣。如果賣了很多錢,就可以買牛。如果有了牛,就可以作農場。如果如果……啊!自己就是個大富翁了。一想到是個大富翁,心裡很得意;可是就在那個得意的時候,一不小心,不知道前面有個石頭,一個水溝,唉喲!滑了一跤,把蛋掉到地上,統統摔破了。根本也沒有雞,也沒有牛,也沒有農場,還要收拾一堆的蛋殼和爛掉的蛋。

我們知識份子的失敗,就是很能假設出很高超的狀況,而假設和現況有很大的距離,甚至根本就沒辦法超越那個距離,結果遠不如都不會假設,真正呆呆的一直念一直念的人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