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5日 星期五

終極關懷





關懷臨命終者可以讓我們悲切地覺察到:不僅他們會死,我們自己也會死。當我們知道自己和眾生一起正邁向死亡時,就會產生一種幾乎心碎的脆弱感,感受到每一時刻、每個眾生都是那麼珍貴。

我們非常有福報!在有生之年能遇到佛法,走上念佛的道路,人生之旅才算真正有了意義。但還有太多的人,比如我們的父母兄弟、親朋好友、左鄰右舍……等等,平生無緣得遇佛法,即使有所接觸,也難以生信,這一生將成虛度。對於他們,我們可以在其臨命終的特殊時刻,用我們的慈悲心來傳達佛的宏恩,使之也能信心開發、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生命結束時,生理上要經歷「四大分離」的苦楚,全身有如重物壓迫,意識暗昧,手足抽搐,忽冷忽熱,氣喘身顫,唾液乾涸,精疲力盡,容顏消失,眼不能視,耳不能聞,口不能言,猶如百千把劍割裂身體。

臨命終者心理上要經歷複雜的意識活動,首先是「全景式回顧」:「一生善惡,俱時頓現」,生命中的一切逐一浮現,而且,不僅看到一生的事件細節,還會看到自己的行為所產生的後果,自己帶給別人的一切感覺。

當臨命終者看見自己的生命史重演時,會遭遇類似的問題:「你這輩子做了些什麼?你為別人做了些什麼?」所有這些都突顯一個事實:死亡是面對面接觸自己的時刻,在死亡時,無法逃避自我的真面目。

在此時刻,善業眾生自憶先前所作令人喜悅的善事,陷入幸福的回憶中,無極苦逼迫於身,坦然而終;惡業眾生對自己所經驗到的許多事情感到羞恥,覺得那些似乎不是自己做的,生起惱恨、恐懼之心,眾苦逼迫,猶如生龜脫殼,感覺天地崩潰,看到離奇幻相,聽到古怪聲音。

生命能留給臨命終者的,是深度的恐懼:恐懼離開所愛的人,恐懼尊嚴蕩然無存,恐懼要依賴別人,恐懼此生毫無意義,恐懼強大的痛苦而失去控制,最大的恐懼就是對恐懼本身的恐懼,越逃避,它就變得越強大。臨命終者正在喪失他的一切:他的親情、他的財產、他的身體、他的心。我們在生命裡可能經驗到的一切損失,當死亡來到時,全都彙集在一起,因此,臨命終者怎麼可能不悲傷、痛苦、憤怒呢?因此,我們要再三向他肯定:不論他感覺如何,不論他有多麼挫折和失望,這都是正常的。

我們可以直接把自己放在臨命終者的立場上。想像躺在床上的人就是我們自己,正在面臨死亡,痛苦而孤獨,然後問自己:我們最需要什麼?最希望眼前的親友給我們什麼?我們將發現,臨命終者所要的,正是我們想要的:被真正地愛和接受。

臨命終者期待被看成正常人而非病人,只要觸摸他的手,注視他的眼睛,輕輕替他按摩,或以相同的律動輕輕地與他一起呼吸,就可以給他極大的安慰。應該仁慈善巧地告知臨命終者:他正在接近死亡。

臨命終者從直覺上知道自己已為時不多,卻仍然依賴別人來告訴他。如果家人不告訴他的話,他也許會認為那是因為家人無法面對那個消息,然後,他也不會提起這個主題。這種缺乏坦誠的狀況,只會使他感到更孤獨、更焦慮。讓臨命終者把他真正想說的話說出來,溫暖地鼓勵他盡可能自由地表達對臨命終和死亡的想法,這種坦誠、不退縮地披露情緒是非常重要的,可以讓臨命終者順利轉化心境,接受生命,好好地面對死亡。臨命終者常常會為一些未完成的事焦慮,對過去的所作所為不能釋懷。如果我們不能幫助他處理未完成的心事,他就不可能全然放下,就會緊緊抓住生命,害怕去世。

首先親友必須學會放下,學會放下臨命終者。如果我們執著臨命終者,就會給他一大堆不必要的傷痛,讓他很難安心地往生。臨命終者必須從他所愛的人那裡聽到兩個明確的口頭保證:一、鼓勵他去西方極樂世界。二、在他去西方極樂世界之後,親人們會過得很好,沒有必要擔心。盡力幫助臨命終者解脫對一切財物、朋友和親人的執著,讓他清楚交待如何分配財產,把每一件事情都安排清楚,這樣才可以真正放下。

臨命終者最後的念頭,對未來會產生決定性的影響,在死亡的那一刻,心是完全不設防的,很容易被情緒所主宰,而最後一個念頭或情緒會被極端放大,淹沒整個認知。在諸苦交集的關頭,沒有念佛的人難免會慌亂痛苦,生起恐怖、焦慮、貪戀、瞋惱等惡念,從而轉生惡的境界。因此,四周的環境非常重要,一定要寧靜和諧,在可能的情況下,讓臨命終者在家裡,因為家是人們覺得最舒適的地方,在臨終者能看見的地方掛一張佛像,使他眼中見佛,心中有佛。如果是在醫院裡,有很多方法可以提供幫助:帶來一張佛像,擺一束鮮花,打開念佛機,建立一個溫馨的氛圍。

我們眼前的人正經歷著可怕的痛苦,我們幾乎不能提供任何幫助,不知道該怎麼做才好,此時,應把我們的心整個開放給臨命終者,為他的痛苦生起慈悲心,為他啟請阿彌陀佛的神聖力量,稱念「南無阿彌陀佛」六字名號。阿彌陀佛會慈悲地出現在臨命終者上方,以愛心凝視他,以光明加持他,淨化他過去的罪業和目前的痛苦。
把阿彌陀佛的無量願力以及西方極樂世界的清淨美好在臨命終者耳邊敘述一遍,使之生起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的正信,告訴他:「娑婆世界猶如火宅,沒有什麼好留戀的。你若稱念阿彌陀佛的名號,願生西方極樂世界,到了臨命終的時候,阿彌陀佛就會手持蓮台出現在你面前,迎接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你以前即使有再大的過失,也不要放在心上,阿彌陀佛不會捨棄任何一位眾生。只要一心念佛,決定能夠往生西方極樂世界。」由親友組成助念團,分班助念,使臨命終者心中有阿彌陀佛即可。讓臨命終者祥和地往生,往生後不要讓身體受到干擾,並持續助念到最後的時刻。

東常情況下,臨命終者往往不能瞭解阿彌陀佛的慈悲,唯恐念佛功夫不夠,把握不住自己。阿彌陀佛愍念他顛倒散亂之苦,慈悲現身,垂手接引。臨命終者見佛顯現,蒙佛光注照,身心安穩,如入禪定,自見坐金蓮花,受生七寶池。阿彌陀佛對眾生的臨命終關懷,可謂慈悲周全之至。多數人在昏迷的狀況下去世,但他們還是會敏銳地覺察週遭事物。因此,不斷積極地對昏迷者講話是很重要的,首先對他表達明確的關懷,讚美他的善行,然後為他助念。

1、中陰身(處於死亡到轉生的中間狀態)

臨命終者斷氣大約八小時後,身體完全冷卻,神識逸出體外,如釋重負,但所見光明漸漸消失,神志也變得昏沉迷惚,在三日半之中,忽可出現一剎那的清醒,不知自己已經死去,呼喚家人的名字,尋求家人的幫助。或可尋見家人,如在夢中,對家人說話,卻見他們視若無睹,想盡辦法還是不能引起他們的注意,內心甚感悲哀、憤怒、挫敗,「猶如魚在熱砂中受苦」。當發現自己沒有身影、在鏡子裡沒有反射、在地上留不下足跡時,才終於瞭解自己已經去世。承認已經去世所帶來的驚嚇,足以令它昏厥過去。

三日半後,神識依我執和習氣生成酷似前生的身形。中陰身與生前形貌相同,身體完美(即使生前有殘缺),身高如孩童,以氣味為食,四大細微,非肉眼所能見。由意識所化的中陰身,能知他人所作、所思,有前知回憶及明白事理的特能,從前各生的經歷在此時能隨意活現於目前。中陰身耳根靈敏,雖遊蕩於遠地,一聞召喚,必立即前來。中陰身有不可思議的通靈,能見到肉眼所見不到的事物,還能遙見其所應去處,隨意往來於宇宙空間,無影無礙,欲往何處,隨念即至,還具漏通力,牆壁、高山均能通過。

中陰身有兩種心理傾向:一、飄忽不定,孤寂淒苦。二、「依於淫欲倒心」。它不屬於任何一道,當因緣成熟時,就會以各種方式轉生。中陰身形成之時,習氣的種子甦醒過來,頓覺清明,感覺「如同天和地又分開了」,此後進入七七四十九「天」的中陰幻境。中陰身會重演生前的一切經驗,重新經歷很久以前的生活細節,再度造訪所曾遊歷的地方,甚至包括「僅僅吐過一口痰的地方」。中陰身每過七「天」要被迫再次經歷死亡時的痛苦經驗。一切都在快速進行,前世的惡業以非常集中而混亂的方式出現。

在中陰境界中,中陰身因不能寬恕自己而在心中呈現審判的景象:善心化成白色的守護神,重述前世的善行,為自己辯護;惡心化成黑色的司惡神,數記前世的惡行,提出控訴;業的鏡子為審判的最終結果提供證據。在第一個七「天」,有兩種平行的光明化現,一種是色彩明亮的佛光,另一種是色彩暗淡的輪迴之光,認證前者則入佛土,認證後者則入輪迴。通常,中陰身懼怕燦爛的智慧之光,而由習氣邀集來的輪迴之光卻使它感到溫暖。當業力的狂風吹起時,眼前會突然出現各種可怕的亮光、幻影、聲音,又見生前所殺害的眾生前來索命(這些都是生前業力的顯現),中陰身在恐怖的黑暗中逃避,卻被貪、瞋、癡化現的一白、一紅、一黑三個深淵擋住去路,中陰身又饑又渴,苦不堪言,被恐懼所征服,到處尋找避難所。

事已至此,中陰身完全成為無主遊魂,投生欲望不可抑制,但四面襲來的烏雲、密霧、雷電、驟雨、猛火、惡獸、暴客、魔鬼使它到處逃竄,它孤苦無依,肝膽俱裂。同時,越來越強烈的六道之光前來勾攝,中陰身被自身業力牽引,應生何道,即隨彼道之光而去,毫無選擇餘地,於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各處分別見宮殿、集市、戰場、石窟、荒野、鐵城等境相。

極善之人生天界,極惡之人墮地獄,沒有等待因緣的必要,所以不入中陰。信心深厚的念佛人,臨命終之時阿彌陀佛慈悲加佑,心中歡喜踴躍,頃刻間往生西方極樂世界,也沒有中陰身的過程。



2
、超薦

誠如前面所介紹的,中陰身敏銳的覺察力使它特別容易接受眷屬的幫助,因為沒有肉身的束縛,它的心會變得很容易被引導,只要把善念導向它,就有很大的利益。幫助亡者最有力的時間是在受生中陰的四十九天內,尤其是前二十一天。在前三個星期內,亡者和生前的關聯比較強,比較能接受家人的幫助。

最有效的超度方法是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我們用真愛和誠意為親人祈禱。如同火會燃燒、水能止渴,阿彌陀佛一有人啟請,就會立刻出現。當「南無阿彌陀佛」的聲音響起時,從阿彌陀佛身上所發出的巨大的光將灑遍亡者的身心,使他得到徹底淨化,把他從混亂和痛苦中解脫出來,施給他深度、持久的祥和,並迎接他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每當我們想到過世的親人,每當他的名字被提到時,就把我們的愛心送給他,然後專心稱念「南無阿彌陀佛」,稱念多少,隨個人所願。亡者的神識在受到祈禱的力量引發之後,能夠清楚地感覺我們的心念,因此,可以毫無障礙地瞭解我們向他開示的教義,甚至不同的語言也不能構成隔閡。因此,開示的人應專心一意,而不只是照本宣科,這一點非常重要。同時,亡者是活在實際的經驗裡,比起我們,更有能力瞭解真理。

對於亡者的幫助,並不限於死後四十九天。幫助過世的人,任何時候都不嫌晚。為他念佛超薦仍然是有益的。

 

2 則留言:

  1. 一、普賢菩薩發願偈
    願我臨欲命終時,盡除一切諸障礙。

    面見彼佛阿彌陀,即得往生安樂剎。



    二、印光大師

    成就一眾生往生西方,即是成就一眾生作佛,此等功德何可思議。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