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8日 星期一

給修道者的建言/宗薩欽哲仁波切




(編按:宗薩欽哲仁波切於一九九五年七月造訪澳洲的期間,曾給予修道行者諸多振奮、幽默與實用的建言。為使讀者能一瞥仁波切的智慧與機智,在此僅節錄仁波切於澳洲金剛總持寺(VajradharaGonpa)開示的部份內容。)

有兩種趨近精神之道與佛法的方式。理想地來說,學習佛法或修行精神之道的動機,應該是為了開悟成佛,僅止於這樣,就此打住!但是因為我們的習性而有了另一種方式,不管在東方或西方都是如此。
舉例來說,在東方,佛法成了某種近似宗教的事務,人們修習佛法是為了長壽、為了財富、為了驅魔等等。他們想要開悟嗎?不,他們想要的是增飾這一生
同樣的情形也出現在西方,佛法並不是真的用來開悟,修行主要是為了舒緩個人、治療個人、放鬆個人、改變個人

從佛法的觀點來看,這兩種方式都是錯誤的。為什麼?因為佛陀說法並不是為了這些世俗的目的。或許你不是求取物質上的利益,但也是為了某種精神上的獲益。如果你的動機是想要擁有快樂的人生,佛法是你應該規避的一條道路,因為你研究佛法越深刻,就會與自我越相牴觸。

容我再談談這些世俗性的目的。什麼會使一個人變得脆弱?印度最偉大的註釋者及噶當派(Gadampatradition)最偉大的祖師──阿底峽尊者,基於佛陀的法教得出一個高妙的結論,他說有八種陷阱能讓一個人變得脆弱:第一種陷阱是想要得到讚美,第二種是不想被批評,然後是想獲得與不想失去,想要快樂與不想要不快樂,想要被注意與不想被忽視。這些便是八種陷阱或所謂的世間八法(譯:古譯為利、衰、毀、譽、稱、譏、苦、樂)。

你必須時時檢視自己是否已掉入這些陷阱之中,一項或至全部。小小的、空洞的、荒謬的溢美之詞,就能讓你變得脆弱不堪。批評亦然,一些荒謬的、毫無意義的批評,可以永遠地傷害你。那被關注又是如何呢?我們是多麼喜歡被注意啊!是多麼不喜歡被忽視!如果你掉進這其中的某個陷阱,你就是一個不堪一擊的人。所以假如想成為精神道上的行者,你必須每天自我提醒一件事──今天掉入了哪些陷阱?

動機非常重要。如果修習佛法的動機是為了開悟,那麼就一定要有一個完整的修行之道。什麼造就了完整的修行之道?一個完整的修行之道必須具備見、修、行……等。談論「見」有些困難,但擁有正「見」卻非常重要。多數人知道許多方法,但對「見」的了解還是不夠。

「見」極為複雜,舉例來說,為什麼要打坐?因為想要成佛,單是說說還是不夠的。成佛可能嗎?當然!但是為什麼要成佛?這要怎麼做?你不能只是盲目地想要成佛,你必須建立起為何有可能成佛的理由。
以佛法的觀點看來,無明是暫時的,可以被淨除、被摧毀的,因此成佛有可能。如果沒有這樣的「見」,如果只是模糊地跟隨,雖然會意外成功,但你不能永遠相信那個成功會到來,你必須要有一個見。

當我們看電影時,會有真正的出離心。為什麼?因為看電影時,螢幕上發生的事情,在你的腦袋裡會知道那是假的,那只不過是一場電影罷了。假如中途想上廁所,一定要有膽子站起來走出去。這便是我們所稱的出離心,因為你對那部電影持有正見。

現在當這部人生大戲正在放映時,卻沒有多少人有膽子去上廁所,哪怕是才一秒鐘!我們一直看著電影,被它牢牢地佔據。如果你突然了解到這只是一場電影,並不意味著你就要離開電影院,並且承諾再也不看電影了。這好像是當一名僧人或尼師,只對某些人有好處,但不是人人都適合。在明白這是一場電影之後,你會繼續觀看它,但採用一種態度──你瞭解以前所認為的大事,現在變得不那麼重要了;這種態度的改變正是你所需要的。但要明白這是一場電影卻相當困難,我們總是被信以為真所困住!

試著想想看,因為你的業力與福德,電影院中鄰坐的人知道你強烈地認同這部影片,以至於你有某種程度的執迷,因而哭、因而笑。所以他便對你說:「喂,這只不過是個電影!」這正是你的上師告訴你的事。但要有機會坐在有這種膽識的人身旁是相當難得,你必須要有許多福德才能如此。也想看看這可能有多糟糕:當這個坐在你身旁的人正要告訴你這只是一場電影時,坐在你後排的人剛好咳得很厲害,讓你錯失了聽到這個建言的機會!


原文轉載自《柔和聲》第四期
○○九年十二月悉達多本願佛學會重新校正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