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3日 星期三

道證法師:要怎麼樣念佛

 




祖師告訴我們往生西方三資糧「信願行」,「願」就是厭離娑婆,欣求極樂,(娑婆是自心穢惡所感得,極樂是自心清淨方顯現),雪公老恩師也強調「欣」「厭」之心是淨土總安心法門,然而凡夫的我們是很難在順境中發起欣厭之心的,不得已,老和尚乃至佛菩薩才要惠賜我們許多逆境,好讓我們「以苦為師」,猛提欣厭之心堅定念佛,了生脫死,以一世的精進勤苦,換永遠的自在幸福。

其實這是再便宜也沒有的最佳珍賜,只是人們常喜歡「包裝美麗的定時炸彈」——追求一時的快意與名利,而賠掉永久的安樂,這樣災情慘重的損失,常使得佛菩薩為我們流淚。

老和尚常嚴厲地說:「在娑婆世界,只要貪戀一枝草,便要再來輪回!」所以盡管娑婆世界的人們對他如此恭敬供養,他還是灑脫放下;坐落在山上的弘偉建築,對他而言只不過是「一時的小型教具」而已——藉著這些因緣境界來了解和教導一切有緣親近他的眾生。

而真正灑然放下,老實念佛往生的人才是他真正的弟子吧!他在往生前不久,有數天一直對所有人反覆說:「災難越來越多,趕快修,趕快修,修一分,一分的功德;修一千分,一千分的功德;修一萬分,一萬分的功德!」老人家很耐心一一地說,這是最懇切的勉勵了,信得過老人家的話便老實念佛,一門深入,不要再徘徊!

有位學長告訴末學,他去請問老和尚:「要怎麼樣念佛?」老和尚馬上反問他:「你怎麼樣念佛?」他答:「我有空的時候就念佛。」老和尚說:「你有空就念佛,沒空就不念,那你跟佛是點頭之交!如此怎麼能期望他在你生死關頭救你呢!來!來!伸出來!大家把腳伸出來!哪一只是佛腳?認不認得?啊!要抱佛腳,連佛腳是哪一只都不認得?那要抱哪一只腳呢?你到底認不認識佛啊?」真是發人猛醒!

這位學長描述,老和尚喝了一口茶,抬起頭來問他:「你看我有沒有嗆到?」「沒有。」「我剛念佛你知道嗎?」老和尚活潑的教育,顯示了喝茶吃飯行住坐臥都念佛的修持。

這位學長又給末學一番提示:即使半夜裡不開燈,當聽到「嗯!嗯!」兩聲咳,你就知道是爸爸回來了。好,現在半夜,阿彌陀佛來了——「嗯!嗯!」你會知道是佛來了嗎?我們扪心自問我們念到認識佛,和佛熟稔了嗎?而老和尚是早已熟稔了,也曾對一位由美國來拜訪的博士,說到「鳥鳴、車聲、雜音一切都是念佛聲」。拜訪者請問他這情形維持多久,老和尚答「晝夜六時」即「時時如此⋯⋯」)。

他十年前就已告訴弟子們說:「將來我走的時候要現病相而走,而且你們三人都送我不到(台語)」,這三位弟子都認為不可能,因為三人中總留一人在老和尚身邊,怎麼可能會發生「送不到」的情形呢?而果然不錯,那一天因為特殊因緣,這三位弟子湊巧同時離開一下,他就真的走了,走前一再勉勵大家:「這個娑婆世界很苦啊,大家趕快念佛,到阿彌陀佛的極樂世界!」然後,最後開示了一句:「無來無去,無事情!」就安詳念佛往生了,多麼潇灑!

相形之下,我們是「來來去去全事情!」沒有一天沒有雜事掛心頭,台語「事情」——「歹事」,含有不太吉祥的意味,真的「不是閒人閒不得,閒人不是等閒人」,我們心中真能沒有「歹事」,真的悠閒,還得有相當功夫呢!

廣欽老和尚在往生前約一星期開始,每天晝夜都自己猛力出聲地念佛,那種「使盡每一口氣懇切呼喚阿彌陀佛」的念法,非常人可及,大眾輪班跟他大聲念,尚且聲嘶胸痛氣力難支,何況他九十五歲的高齡!一般人臨終呼吸尚且無力,一切不能自主,他卻如健將突出五濁的重圍,有弟子恐他以近月不食的體力難以支援,故建議老和尚說:「師父,我們念,你聽就好!」老和尚瞪大了眼,斬釘截鐵說:「各人念各人的!各人生死各人了!」說罷又大聲懇切地自己念佛,然而在往生前第六天,他忽然演出了一幕極其余韻深遠的戲,末學思之,深覺足以提供大家作為警惕:

那天,老和尚忽然一反平常教人專念阿彌陀佛的作風,突然很緊急命大眾為他誦「大藏經」,大藏經浩如煙海,真不知從何誦起,於是請問老和尚要誦哪一部?老和尚答:「總誦!」(台語)!大眾就趕緊請出一大部一大部的藏經,搬得氣吁喘喘,看他老人家一副決定要往生的樣子,心中又急又難過,更不知從何誦起,老和尚就說:「看你會什麼經,通通給我誦!」於是大眾便一部部誦起,心經、金剛經、藥師經、地藏經……在這緊要生死關頭,才發現連僅僅二百多字的心經都幾乎要誦不順口,可說是口誦心焦。當這大眾搬大藏經一部部誦時,老和尚只幽默一笑,迳自念「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南無阿彌陀佛!」一點也沒受周圍誦經聲的影響。末學感覺老和尚這一笑,真是當頭的一棒!請問這幕突來的演出中,誰真把大藏經「總誦」了?惟老和尚他念念清楚分明,又念念懇切有力的「南無阿彌陀佛」,真正「總誦」了大藏經!

我們切莫疑惑老和尚怎麼臨時改變了題目?他老人家是非常擅長用反面手法發人深省,令人親自體驗個中滋味,而產生刻骨銘心的效果,畢竟修行是「行」出來的,不是說聽了事;在醫學院紙上談兵跟看血淋淋的病人,顯然大不相同!大家也許會發現老和尚這番演出,和雪公老恩師的「萬法精華六字包」有異曲同工之妙,一般人臨終苦不堪言,只「阿彌陀佛」四字都念不出來,何況誦經,何況誦大藏經!我們還是敬遵「老實念佛、莫換題目」的教導,免得好似練了十八般的武藝,到苦時不知用哪一招,天天換題目,仿佛很有學問,又仿佛和很多佛菩薩都有交情,臨終時卻心亂如麻,不知念哪一尊好。其實阿彌陀經中說:六方佛都出廣長舌相,贊歎阿彌陀佛,勸眾生信受念佛,求生西方。就顯示了我們念阿彌陀佛,所有的佛菩薩都歡喜,就是「總誦」!

老和尚往生前兩天親自打木魚教弟子念佛,這其中尚有很有趣的意蘊,他老人家把許多佛菩薩名字前面都加了「南無西方極樂世界」的字眼,比如「南無西方極樂世界文殊師利菩薩,南無西方極樂世界普賢菩薩,南無西方極樂世界彌勒菩薩……」末學體會到,老和尚為我們點出:這些偉大的菩薩都在西方可以會見,只要像他專念阿彌陀佛求生西方,便可與各位菩薩把臂而行!

末學曾和一位醫師上山請教他老人家,這位醫師請問:「如何打坐才能打通氣脈?」老和尚回答:「不必打氣脈,一心念佛證念佛三昧所有氣脈自然全部打通!」這是自在的過來人給我們的忠告,聰明的大家都不必要走冤枉路,免得臨終後悔莫及,及早准備資糧,像老和尚老早就說:「我已經買好車票,是對號的!」學長們的票是否已經買好了呢?是對號的?還是自願無座?還是不想上車呢?還是早些准備好,以免像末學在他老人家往生之後,上山去念佛,念了幾小時,眼淚直流,念不出一句好佛來供養他老人家,頭低垂著不敢抬起,因為沒有做到老人家的教誨和咐囑,慚愧和忏悔都痛苦,但願學長們早日買到對號頭等車廂的票——上品上生的金台!

 

8 則留言:

  1. 老實念佛就對了.

    回覆刪除
  2. 是願是貪難了  因果業報如是ㄚ

    回覆刪除
  3. 師父您好!
    有緣逛到貴網站,獲得一些開示。真的是功德無量,感恩師父能引用佛經做如此說明。
    只是最近有一事,心理一直過不去,無法想透。男友的父母也有在看佛經跟佛教頻道.
    初期 以為父母皆很善良,也很感恩能夠有此緣份認識她們一家. 但是近日母親身體疾病發作,
    前幾個禮拜,因為了陪男友以致在外地,而母親在家疾病發作,當時情急之下 並無人可就近觀照
    因此想到男友的父母(離我家很近,只要十分鐘可到的路程) 請男友父母能幫忙前往探望
    結果 被男友的父母拒絕了 而母親入院至今 男友的家人  也惟有母親在詢問 稍作關心 其他家人並未有任何回應
    因此 心灰意冷之下 與男友大吵 原本可能可以結緣為夫妻 但也考量到雙方父母此種心態下 強迫自己作罷 十分難過
    (因為即便不吵架 默默進入男友家庭 但也會因為此 而心中有所芥蒂)
    想試問師父 如何泯除此心中的執念 很想寬恕對方 但是看到自己的母親在床 對方又沒有同理心下 也十分難過
    當然也更難過他父母口稱念佛之人 但是連舉手之勞都不願付出...

    回覆刪除
    回覆
    1. 蓮菩薩:阿彌陀佛!

      可以了解您的心情錯綜複雜,也能體會您孝順母親的心意。
      但是每個人的習性、程度,皆有所不同,
      不能因為同是學佛之人,就要求要有哪一種程度。
      最好是要求自己就好,以身作則,
      以自己展現學佛人的心量與道器,
      則終將能感動與影響周遭的一切有緣人士喔!
      祝福您~

      Ps. 令堂的身體如何了?可以給我令堂的姓名,我幫他點一盞長生祿位燈。

      刪除
  4. 師父...家族姊弟很心理良...可是弟妹帶外人來亂家族的寧靜...我最近早晚誦...藥師佛經和金剛經迴向冤親債主和累世父母...現在家族平靜和樂.

    回覆刪除
    回覆
    1. 淑貞菩薩:阿彌陀佛!

      隨喜讚嘆您的用心與精進!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