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楞嚴經6-3:壬三、牒其內執~壬五、正破非內


《楞嚴經》淨界法師主講

 

好,先把賊找出來,以後就開始要破了,我們看

  壬三、牒其內執(分二:癸一正牒;癸二立例)
         癸一、正牒

這個「」就是很明白的指出來,「內執就是他內在執著的處所,這個地方有二段:第一個「正牒」,第二個「立例」。先正式的指出它的相貌:

徵問---吾今問汝:『惟心與目今何所在?

回答---阿難白佛言:「世尊!一切世間十種異生同將識心居在身內縱觀如來青蓮眼亦在佛面我今觀此浮根四塵在我面,如是識心實居身內。」

就把這個處所標出來。佛陀說:我現在「」你,你今天之所以受到摩登伽女的災難、之所以內心當中產生盜賊,就是你六根門頭第六意識的賊,我問你,這個賊到底在哪裡?「」跟「」在哪裡?「阿難白佛」陀說:「世尊」,這個道理很簡單的,這「世間」上有「十種」的凡夫眾生。「異生」就是凡夫,我們講聖人叫做同生性,凡夫是異生性,因為凡夫的心是外境的刺激產生很多的妄想,每一個人妄想不同、每一個人業力也不同、果報也不同,叫「異生」。其實這「十種異生」具足來說有十二種,這個地方是簡略了,我們把它講一下。十二種是哪十二種呢?胎、卵、濕、化、有色、無色、有想、無想、非有色、非無色、非有想、非無想有十二種。這一切有情眾生的十二種種類,都是把我們這一念的攀緣「,都是居在身」體之「」的。怎麼說呢?看「」然像佛陀,的「」睛像「蓮華」一樣,也是「在佛陀」的臉部上面。所以「我今」天「」察我的眼睛、這個所謂的「浮根」,浮塵根,是由地水火風「四塵」所成,「浮根」是所成、「四塵」是能成,由地水火風所成的眼根也是「在我」的臉部上。我心中的意「」分別心、這個攀緣心呢,就在我「」體之「」。佛陀問阿難尊者說:你這個攀緣心、這個內賊在哪裡?阿難尊者說:在我的身之內。先把他執著的相貌標出來。佛陀就先安「」一個「」子,先把例子講出來再破斥。我們先看「」子,先看第一段:

         癸二、立例
所見之境

佛告阿難:「汝今現坐如來講堂,觀祇陀林今何所在?」「世尊!此大重閣清淨講堂在給孤園今祇陀林實在堂外。」

既然這個心,它有它「所見」的「」,我們看」陀「」訴「阿難尊者說:你「」在是「」在「如來」說法的一個講堂」,在這個「祇陀林」,祇樹給孤獨園外面很多的樹林,樹林當中蓋一個很大的精舍當講堂,你阿難尊者就「」在這個如來」的「講堂」當中。你從這個講堂,透過這個大門窗戶向外觀察,看到外面很多很多祇陀太子所布施的樹林。這個樹林到底「」哪裡呢?問這個樹林所在的處所。阿難尊者說這個道理很簡單的,他說:「世尊」啊,這個廣「」樓「」的「清淨講堂」,它的位置是在「給孤」獨「」的中間,這個樹林是「」講「」之「」。

這個地方我們說明一下。這個地方有一個能見跟所見,能見的是阿難尊者,所見的是講堂跟樹林。所以這個所見有怎麼樣?有內境跟外境,有內在的所緣境跟外在的所緣境。什麼叫做內在的所緣境呢?講堂是內在的所緣境,因為阿難尊者在講堂當中,所以講堂是他的內境,內在的所緣境。透過講堂看出去外面,這個樹林是外在的所緣境。我們要把這個境分成內外來說明,先把這個安定好。好,再看他看到的「次第」:

所見次第---阿難!汝今堂中先何所見?世尊!我在堂中先見如來,次觀大眾,如是外望方矚林園。

佛陀說:「阿難」啊,你現在能看到東西是能見,你到底「」看到什麼呢?它的先後次第是什麼呢?阿難尊者回答說:「世尊」,「我在」講「」當「」,當然先看到講堂內的境界,我在講堂當中,我先看到佛陀高高坐在法座上,先看到佛陀;然後看到聽法的「大眾」,我看到整個講堂內在的境界;然後透過窗戶往「」看,看到外在的境界是種種的樹「」:當然是先看到內境,再看到外境。阿難尊者就這樣回答。我們看佛陀怎麼說明:

遠見之由

阿難!汝矚林園因何有見?」「世尊!此大講堂戶牖開豁,故我在堂得遠瞻見。」

佛陀說:「阿難尊者你看到樹「」是用什麼為「」呢?阿難尊者回答說:因為「大講堂」這個「」,這個大門開得很大,「」,窗戶也很多,這個大門跟窗戶都是內外「」通的,所以「我在」講「」當中,依止這個窗戶、依止這個大門,就看到外面的樹林。

這個地方我們再把它說一次。這個譬喻蕅益大師說有二層的譬喻,有能所的譬喻。能見的是阿難;所見的有內境跟外境,內境就是講堂裡面的佛陀跟與會的大眾,外境是外面種種的樹林。所以阿難尊者說:因為他本身是居在內,所以他一定是先看到內境,再看到外境。好,這個譬喻好了以後我們就可以往下看:

        壬四、懸示定名

佛陀在破斥阿難尊者妄想之前,先指「」三昧的「」稱,我們看經文:

示名

爾時世尊在大眾中舒金色臂摩阿難頂,告示阿難及諸大眾:「有三摩提名『大佛頂首楞嚴王』,

顯德--具足萬行,十方如來一門超出妙莊嚴路。

勸修--汝今諦聽!」阿難頂禮,伏受慈旨。

這個時候阿難尊者回答以後,「世尊」就「」法會「大眾中」,展開金色手「」去「阿難尊者的頭「」,摩這個頂有安慰鼓勵的意思。就說:在佛法當中「」一種殊勝的「三摩提」,它的「」稱叫「大佛頂首楞嚴王」。「大佛頂」就是我們在修學之前所要找到的真如本性,就是我們前面說的如來藏妙真如性,也就是我們每一個人在生滅變化當中有一個不生不滅的家;因為它是佛、它是了了常知的、它是廣大的圓滿的、它是殊勝尊貴的,所以叫做「大佛頂」。當我們找到大佛頂以後,我們所產生的作用,每一個作用都是首楞嚴王、都是功德圓滿、都是堅固不可破壞。就是依止「大佛頂」,而能夠成就自利的「如來密因修證了義」、依止「大佛頂」而能夠成就「諸菩薩萬行首楞嚴」,所以以「大佛頂」出發產生的六波羅蜜,每一個六波羅蜜都是功德圓滿的、都是不可破壞的,叫做「首楞嚴王」。我們看它所顯現的功德,它具足萬行」,它能夠統攝一切「萬行」的功德沒有欠缺。這個地方是指它的因地是統攝萬行;果地,就是「十方」的「如來」都是經過這個「大佛頂」的修學,才能夠成就福德智慧二種「莊嚴」的「」覺佛果,沒有一個例外。這個「一門」就是說只有一個門,你找不到第二個門。這個「就是我們要趨向福慧二種莊嚴的這個「」覺的「莊嚴路」,就是要依止「大佛頂」、要依止這個真如本性之門,才能成就這樣的一個「莊嚴路」,所以你應該要好好的「諦聽」。「阿難尊者這個時候就「頂禮」佛陀,非常虔誠恭敬的納「」佛陀的開示。這個地方我們講一下。

佛陀在破除妄想之前,為什麼把這個首楞嚴王大定的名稱講出來呢?古德的註解有三層意思:第一個、要使令阿難尊者產生歡喜令生歡喜因為阿難尊者這個時候打擊很大,好像一個人得到重病一樣。佛陀說:沒關係,佛裡面有的是藥,佛法裡面有一個三摩地,它是大佛頂首楞嚴王,它一定能夠救拔你,讓你成佛。這個時候就像一個病人預知有藥物的想法,他就覺得自己有希望、有救,這個攀緣心可以消滅、佛道可以成就。所以這個地方讓阿難尊者產生歡喜的心,產生了希望。第二個、遠離怖畏因為佛陀即將要七處破妄,破到阿難尊者的妄想根本就沒有存在的餘地,阿難尊者會產生斷滅之想說:我的妄想,我說在內也不對、在外也不對、在哪裡也不對破到最後整個妄想根本覓之了不可得,那阿難尊者會恐怖啊,因為他習慣性都是用妄想來做事、習慣性用妄想來拜佛、用妄想來出家。這時候佛陀把他的妄想破了以後,他內心沒有依止處,所以產生怖畏。佛陀說:你不要怕,你不依止妄想、還有一個東西讓你靠著,就是「大佛頂性」,讓他遠離怖畏。第三個、引生渴仰那麼把這個大佛頂的功德──它是具足萬行、它是能夠成就妙莊嚴路,讓他產生一個渴仰,渴求仰慕之心,他就能夠很安定的來聆聽以下的教法。所以它有三層意思,在破妄之前「懸示定名」,有令生歡喜、遠離怖畏、引生渴仰三層意思。好,我們再往下看:

   壬五、正破非內(分二:癸一引例;癸二正破)
         癸一、引例

「正」式的「破」除,先舉一個「」子:

難問

佛告阿難:「如汝所言,身在講堂,戶牖開豁,遠矚林園。亦有眾生在此堂中不見如來,見堂外者?」

回答

阿難答言:「世尊!在堂不見如來,能見林泉,
無有是處。」

」陀說:正「」你所說的,你的「」體「在講堂」當中,你透過大門、窗戶的「」通,你看到了外面的「林園」。我現在問你一個問題:「亦有眾生」,是不是「」一種「眾生在」講「」當「」,他沒有看到講堂裡面的東西,而直接看到講「堂外」面的東西呢?有沒有這種人呢?就是沒有見到裡面的內境,而直接看到外境呢?「阿難尊者回「」說:「世尊」啊,一個人「」講「」裡面安住,既然沒有看到比較近距離的講堂,而看到比較遠的外境「林泉是沒「」這種道理的。他既然身體在裡面,他一定是先看到裡面的東西、再看到外面的東西。先舉這個內境、外境來加以說明。這以下「」式「」斥:

 癸二、正破

正破--必不內知,云何知外?是故應知,汝言覺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內,無有是處。」

」式的「」斥了。佛說:「阿難」啊,你所說的道理就是這樣;你這明了「心靈」的心是能夠「」白的去了別萬物。假設你這「明了」的「」是住「」你的「」體之「」,你應該「」看到身體裡面的東西、再看到外面的東西就像你這個人在講堂,一定先看到講堂裡面的境,再看到外面的境

既然你的心是住在「身內」,那「頗有眾生」,「」就是不定的意思,是不是有一類「眾生」他真的看到「」體裡面的五臟六腑,再看到「外物」呢?「縱不能見心肝脾胃,爪生髮長、筋轉脈搖誠合明了,如何不知?」好,你說這個「心肝脾胃」離我們的心太近了,我們眼睛不能看到近距離;但是手「」毛「」的「生長」情況還有這個「筋脈」的「」動,這個離我們的內部不近不遠,你總應該看得到吧!那為什麼看不到呢?你的心有明了性,而你的心住在身體裡面,那你應該先看到五臟六腑、看到手「」毛「」的「生長」,你才能夠看到外境啊!但是事實上我們看不到裡面的東西。所以,總結:既然我們看「」到身「」的東西,只看到外面的東西,這表示我們明「」的「心住在身」體「」沒有道理的、沒有道理的,因為我們看不到身體裡面的東西。

我們一個人在講堂,一定先看到講堂裡面的東西,再看到講堂以外;如果心是住在身內,一定是看到身內的東西,再看到身外,所以住在身內是不可得。

這個地方蕅益大師說:一個利根人「七處破妄」到第一關的時候就應該開悟了,就是覓心了不可得。我們解釋一下。為什麼叫覓心了不可得?我們這一念心一動,我們的心已經跟影像結合在一起,這個《楞嚴經》叫做「緣影之心」,已經是一個所緣不是能緣。當你的心一動的時候,這是一個「所」了、一個所緣境了,不是能緣之心了。什麼叫能緣心呢?就是你心不動的時候,你還沒有動的時候,你父母未生之前,那個就是能緣的心,你的念頭不要動,一念不生的時候。所以你:「誒,我現在很高興」,那個是所緣境了,因為你的心跟高興的影像結合在一起,高興有高興的相貌、我現在很悲傷,這個都不是心,這已經落入了所緣境,你的心已經跟影像結合在一起

我們今天把心帶回家,觀察「你從什麼地方來?」向內一直找,找到最後「啪」覓心了不可得,「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那就對了。你念頭沒有動之前,念頭還沒有動之前那個就是你的家。所以古人說:「若人識得心,大地無寸土」。

你一個人找到家的時候,你一切相不生,沒有寸土。之所以有寸土,那是你向外、念頭一動,才有一切的影像出來。所以整個《楞嚴經》是怎麼樣,它一直破,破到最後,覓心了不可得的時候,就是要阿難尊者迴光返照。你還沒有動念頭之前是什麼相貌?就是我們的本來面目,要把它找出來。當你動了念頭,就是一個影像,那不是你的心,那是一個生滅的影像,是這個意思。所以整個關鍵、整個七處破妄只有一句話,就是要你「覓心了不可得」,從這地方去找到真心。好,我們講到這裡。向下文長,付在來日,迴向。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