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月26日 星期六

楞嚴經6-2:庚三、廣破七番妄計:辛一正破計內(分五:壬一徵起緣心;壬二喻明降伏)

《楞嚴經》

淨界法師主講 

 

庚三、廣破七番妄計

(分七:辛一正破計內;辛二破轉計在外;辛三破轉計潛根;辛四破轉計見內;辛五破轉計隨生;辛六破轉計中間;辛七破轉計無著)

辛一、正破計內

(分五:壬一徵起緣心;壬二喻明降伏;壬三牒其內執;壬四懸示定名;壬五正破非內)

壬一、徵起緣心

這以下佛陀就開始要破除阿難尊者的妄想,這個地方一般古德說「七處破妄」,有七科:「一、正破計內;二、破轉計在外;三、破轉計潛根;四、破轉計見內;五、破轉計隨生;六、破轉計中間;七、破轉計無著從七個地方來破除阿難尊者向外攀緣的妄想。

我們先看第一個「正破計內」,破除阿難尊者執著我們這一念明了的心是在身體之內,破除這個身內的執著。這當中分五科:「一、徵起緣心;二、喻明降伏;三、牒其內執;四、懸示定名;五、正破非內」。先看第一科「徵起緣心佛陀先徵問阿難尊者當下這一念攀緣的心,你到底是怎麼生起的?生起以後又在什麼處所?先把這個攀緣心的生起因緣跟它的處所,先提出一個問。好,我們看經文:

徵問---阿難,我今問汝:當汝發心緣於如來三十二相,將何所見?誰為愛樂?

回答---阿難白佛言:「世尊!如是愛樂用我心目,由目觀見如來勝相,心生愛樂,故我發心願捨生死。」

佛陀問「阿難尊者說:「」現在「」你一個問題你「」初「發心」要跟佛陀出家,你說你是因為你這一念心去攀「」佛陀這種殊勝的「三十二相」,這當中有一個能所,能緣的是我們這一念攀緣的心、所緣的是三十二相。你現在說一說,你是「將何所見?誰為愛樂?」你這當中一定有一個「」跟一個「」,你是用什麼來見到三十二相?又用什麼東西來愛三十二相呢?提出這個問題,就是把他攀緣心的相貌標出來。我們看阿難尊者回答,「阿難白佛言」,他說:「世尊」啊,我在整個「愛樂」三十二相的過程,」是「」二個東西來愛樂:第一個是「」,第二個是「」。這個「心、目」就是本經後面說的六根門頭、六根門頭,可以說我們整個心對外面的造作沒有離開六個門。六根門頭其實是分成二個部分:第一個是前五識,前五識依止五根去取外面的色聲香味觸這五種塵境,產生一個影像。色有色的影像、音聲有音聲的影像:假設我們是善業比較強的人,我們會產生比較美好的影像;如果我們是罪業比較深重的人,就產生一個卑賤苦惱的影像。總而言之這個影像的取得,就是用這個「」、用前五識來取得這個影像。然後前五識把這個影像再丟給第六意識來分別,第六意識就會產生一個感受跟想法,這個想法就會發動他去造業如果產生一個正面的想法就造善業、如果產生一個負面的想法就造惡業。所以阿難尊者說:我是用「」的眼睛來取得佛陀三十二「」,因為佛陀您的三十二相是外面的東西。你要把這個相變成你受用,要經過眼睛的轉換。你看我們今天看這佛像,每一個人看到的不同,就表示每一個人有不同的眼識,所以你的前五識去攀緣佛像的時候,每一個人得到自己的影像,因為我們過去所造的業不同。所以我們一定先由眼睛、耳朵、鼻子、嘴巴取得外在的相狀,然後再交給第六意識去產生種種快樂的感受、產生種種善惡的想法。因為我產生一個好的想法,所以「」就「發心」出家、「」意「」離「生死」,這個就是我攀緣三十二相的整個過程。

這個地方,蕅益大師說其實佛陀已經露出一個消息了,佛陀的意思就是:你攀緣我的三十二相有什麼用呢?這是我的三十二相,也不是你的三十二相!你對我的三十二相產生一個什麼樣的想法,跟你完全沒有關係,因為這畢竟是佛陀的三十二相,不是你阿難尊者的三十二相。你要成就你的三十二相,你還得向你內心當中去求。所以這個地方就是說,我們在修行過程當中,我們在念佛的時候,禪宗都會說「念佛是誰?」就是你要迴光返照你那個明了的心,本來就具足阿彌陀佛無量的功德,你是假借這個佛號把它開顯出來而已,你不要老是心向外攀緣,你是「彼名號,顯我自性」。這個地方佛陀有要阿難尊者去迴光返照的這一層意思,但是從經文當中,阿難尊者沒有體會出來。叫做「徵問阿難尊者去攀緣勝相的這一念心,主要就是根據他的眼睛去取相、由第六意識來分別,而創造一個殊勝的想法。好,我們看第二段:

        壬二、喻明降伏

佛陀在講這個道理之前,先講一個譬「」,譬喻容易了解,從譬喻當中再回歸到道理就容易了解;再說明「降伏」妄想的方法。我們看經文:

徵問

佛告阿難:「如汝所說真所愛樂因心目,若不識知心目所在,則不能得降伏塵勞。

譬喻

譬如國王為賊所侵,發兵討除,是兵要當知賊所在。

合法

使汝流轉心目為咎!

佛陀先提出一個,「」陀「」訴「阿難」說:正「」你阿難尊者所說」,你「」正「愛樂」三十二相的過程是由於「心目」的關係,你是用眼睛來取相,然後第六意識再加以分別產生很多的想法,所以才產生行動出家的。如果「」能夠真正了解這個心目所在」的處所,你就「不能降伏」煩惱。我們今天要降伏攀緣心,你一定要知道它在哪裡。比如說,誒,我的攀緣心是生死的根本,我想把它消滅,但是到底攀緣心在哪裡呢?如果你連它的處所都找不到,你怎麼消滅它呢?這個道理講出一個「,說有一個國家很大,這當中有一個「國王」,國王有一個困擾,就是他的珍寶經常丟掉,雖然他的國家很多珍寶,但是經常被盜「賊所侵」入,就把珍寶給奪走了。後來國王實在受不了了,下定決心要「發兵」來「」伐消「」這個盜賊但是國王在出「」之前「要知」道一個重點,就是這個盜「」在哪裡呢?他藏在哪裡呢?你說你這個軍隊很厲害,很會打仗、打敵人,那敵人在哪裡你要先找到啊這是一個譬喻。我們看總合法」,「使汝流轉心目為咎!」其實盜賊就在我們這個六根門頭、在這個「心目」當中。我們解釋一下。

蕅益大師說:國王,就是我們的真如本性,說是「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自具足。」本來我們的自性就具足無量無邊的性功德。說國王本來有很多的珍寶,國王有依止一個什麼?國土這個國土就是六根,在國土六根當中產生了盜賊,盜賊有二種:一個是外賊,一個是內賊。外賊就是六塵的境界,這色聲香味觸六塵的賊;六塵的活動去刺激了六識,這個六識就是內賊。六塵、六識二個交互作用,是在哪裡作用呢?是在六根裡面活動,在這個國土中活動。所以最後傷害的是誰?傷害的是我們的如來藏妙真如性,國王的功德一天一天的被遮蓋了。

這個地方,我們知道賊有內賊跟外賊,我們講外賊是六塵,內賊是我們的六識、我們的分別心。我現在問大家一個問題:阿難尊者去托缽遇到了盜賊,破壞了他出家的功德。第一個賊是什麼呢?摩登伽女摩登伽女用咒術來誘惑阿難尊者,這個叫外賊。第二個、阿難尊者遇到外賊的時候產生了內賊,他的煩惱開始活動;這內外和合就造業了。問題出在哪裡?你說這件事情是摩登伽女錯、還是阿難尊者錯呢?說我們今天去造業是外境錯,還是我們內心錯?

蕅益大師說:內賊不生,外賊不會生起。「色不迷人人自迷」。你不能說外境有錯,因為外境它沒有自性,它只是一個業力的顯現,你內心要是不動、要是安住在真如本性,外賊是沒有辦法真正傷害你的。所以蕅益大師說,問題在這個內賊。所以六根當中、我們內心當中,第六意識的攀緣心,這個是內賊。

這個地方是把攀緣的相貌先出來,所以叫做「使」令你生死「流轉」的,就在你六根當中有六個賊,六個賊當中以第六意識作主,這個賊王它是破壞我們功德的一個賊,它是一個過失的根本。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