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宣化上人:不聞法華經,去佛智甚遠

 


藥王汝當知 如是諸人等 不聞法華經 去佛智甚遠
若聞是深經 決了聲聞法 是諸經之王 聞已谛思惟
當知此人等 近於佛智慧

 

藥王汝當知:釋迦牟尼佛又叫了一聲,藥王菩薩!你應該知道!如是諸人等,不聞法華經,去佛智甚遠:像前邊我所說這些人等,他們如果不聽見這部《法華經》,都離佛智慧是非常之遠的。

如是諸人等,是指佛在世的時候,在法會中的這一切的人等,這是一個意思;也可以說是所有一切的人。藥王菩薩!你應該知道,等我滅度之後,所有一切的人,或者天龍八部、人非人等;他們若是不聽見《法華經》的,都是不會有成佛的機會。為什麼呢?他沒有佛的智慧,所以就不能成佛,離成佛是很遠的。

若聞是深經,決了聲聞法:若能聽見《妙法蓮華經》這種深遠的妙法,他們就會真正明白聲聞乘法不是究竟法,明白這個二乘法不是究竟,還應該向前去修行。行菩薩道、修六度萬行,才是成佛之法呢!

是諸經之王,聞已谛思惟:他知道這部《妙法蓮華經》乃是一切經中的一個王,若能在聽聞《妙法蓮華經》之後,審谛來思惟這部經的義理;谛思惟,谛是審谛,詳細來思惟。
這個「思惟」,不是打妄想;谛,是審谛,就是叫你去參。好像你參悟這個「念佛是誰」,這就是審谛;你能把這個「念佛是誰」參悟明白了,這就是開悟了。現在你谛思惟《妙法蓮華經》:「啊!《妙法蓮華經》這個法,怎麼這麼妙呢?為什麼叫妙法呢?怎麼樣個法啊?」

當知此人等,近於佛智慧:你應該知道谛審而思惟這《妙法蓮華經》這樣的人,就是聽到《妙法蓮華經》這個人,他近於佛智慧。近,是相近了,離佛的智慧相近了;但是還沒有到佛的智慧,只近於佛慧。到佛的智慧,那你真正的「深入經藏,智慧如海」了!那才能是佛的智慧。

這個經藏怎麼深入法?我告訴你們怎麼入法。你由《法華經》一開始「如是我聞」那個地方,照見諸法實相;這個「照見諸法實相」,不是一句一句的念、一字一字的看;由《法華經》一開始,你那智慧徹始徹終,把這部《法華經》都明白了,得到法華的三昧。好像天台智者大師,就是得到法華三昧的前方便,入了法華定;他念經念到「藥王菩薩焚身供佛」那個地方,說是:「是真精進,是名真法供養。」他俨然入定了,把這部《法華經》,由始至終都照了了。

所謂「真心念經不用口,真心燒香不用手」,不用用口來念,不用手來燒香。好像有人以前不會背〈楞嚴咒〉,有一天他說應該背〈楞嚴咒〉了,從一開始到背完,一字也沒有錯過。根本他背不下來,現在能背誦得出,這是誰念的〈楞嚴咒〉呢?念經,也就是這樣妙法。

方才對你們講,說「真心念經不用口,真心燒香不用手。」你們天天用手來上一支香,這是形式而已;你若得到燒香三昧──燒香也有三昧,就不用手上香。說:「這個法師講經,根本不知他說什麼?」我也不知道我說什麼,不單你不知道;但是我說我沒有說什麼,你一定不相信!

真正念經不用口,但是還不離口;真正燒香不用手,可是也不離手。那麼也不用、也不離,這是怎麼回事?說是:「我知道了!真正念經,是念無字經,一個字也沒有的經;所以也不用口、也不離口。」真正燒香不用手、也不離手,因為你燒你的「心香」。你這心香要是點起來,那是晝夜六時常常燒這個香;但是這香也不用你的手燒,可也不離你的手。

今天有一個糊塗徒弟來問一件糊塗事;問這個糊塗師父,問什麼呢?這個糊塗徒弟不認識自己。說是:「我說話,有的時候是我說,有的時候又覺得不是我說。」這搞得一個人變成兩個了!你說,這是不是糊塗?那麼「那個」在什麼地方呢?他也不知道,來問這一個糊塗師父。糊塗師父說:「我也不知道!」這個師父也不知道。又想一想,這糊塗師父教糊塗徒弟,無論如何,不要被糊塗徒弟給問住了;所以就又想出一個糊塗方法來教他。怎麼教呢?我就說:「你也不要用來說話,你也不要用來說話,用那個真的說話。哪個是真的,你就用哪一個;哪個是假的,你就不用哪一個!」這個糊塗徒弟一聽,也沒有糊塗問題了;把糊塗問題沒有了,那麼就是變成明白問題了。想不到這個糊塗師父,教出來一個明白的徒弟。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