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5月4日 星期三

如何使生命中的每一刻變得有意義/梭巴仁波切



 

當你回家時,以菩提心而行,懷著這種覺知。
這是如何享受生命,如何以有意義的方式過快樂的生活,不被自我所
欺之道。

‧一切依發心而定
懂得如何過日子極為重要。我們必需知道什麼是修行,什麼不是修行 ;或者什麼是佛法,什麼不是佛法。了解這一點、擁有這種智慧的利 益是不可思議、無窮盡的。

我們必需了解,一天二十四小時中,我們所有的行為──行、住、坐 、臥、談話、工作──都可以變成證悟的因,解脫的因,來世安樂的 因,或是墮入三惡趣的因。一切都依我們的發心而定。

僅僅是喝一口水,光是喝水這一個動作,可以變成證悟的因,或解脫 的因,或來世安樂的因,或墮入三惡趣的因。

因此我們應該這樣思惟:如果我以菩提心的動機喝水──為了利益眾 生而欲成就佛果──無論我從杯子裡喝了幾口水,無論我喝了幾杯水 ,每一口都變成為了一切有情而成佛的因,成為一切有情安樂的因。

然而,如果我以執取今生的貪著心喝水,那麼每一口、每一杯水都只 變成苦因,難忍的三惡趣苦的因──更不用說人道中各種問題的肇因

如果我們以執取今生的世俗貪著心說話,那麼無論我們說了幾個小時 ,全都變成投生苦趣的因,苦因。

如果我們以執取今生的貪著動機來開車,那麼無論我們開了幾個小時 的車,全都變成惡業。但如果我們以良善的動機開車,無疑會變成安 樂的因。

如果我們以執取今生的貪著心睡覺,無論我們睡了幾個小時,全都變 成惡業、惡趣因。

當我們寫信或寫書、看報紙或看電視,全都一樣:這些行為是否成為 佛法的修行、安樂的因,視發心而定。如果發心是執取今生的貪著心 ,那麼無論我們做了多少讀書、看電視等行為,全都變成惡業。

當我們出去購物時,購物的行為是否成為為其他眾生而證悟的因,或 自求解脫輪迴的因,或來世安樂的因,依發心而定。如果是以執取現 世的貪著心來購物,那麼購物的一切行為──個、十、十五或幾百、 幾兆──全都是惡業;它們不是佛法的修行。

當你工作時也一樣:無論你工作了幾小時,如果是以菩提心的發心, 為了饒益一切有情而欲求佛果的心來工作,它就成為一切眾生安樂的 因。但如果你以貪著今生的心工作,它全變成惡業,三惡趣苦的因。

‧以菩提心走路
以菩提心走路使走路的行為成為極樂、無上成就的因。從你離開家那 一刻起,修持正念,使你的心持續緣念於菩提心。

思惟:我生命的目的是為了帶領一切有情離苦得樂。然後將之聯貫到 你在路上或商店和餐廳裡看到的人,車裡的人,動物,昆蟲──你走 路時從你身邊經過的每個眾生。

走路時,強烈的覺知每個眾生、每個人、每隻昆蟲,都是你過去、現 在、未來安樂的來源,極為慈悲。或者覺知他們曾經當過你的母親並 以四種方式慈悲待你,那是無量的慈悲。以這種覺知來走路,特別感 受到你所看到的一切有情的慈悲。你心中作成的定解應該是你希望能 帶領每位有情解脫苦,使每位有情獲得安樂;你希望帶領他們成就佛 果。

當你回家時,以菩提心而行,懷著這種覺知。這是如何享受生命,如 何以有意義的方式過快樂的生活,不被自我所欺之道。

‧以空正見走路
你也可以觀修空性而走路。以這種方式,走路的行為不會變成輪迴苦 的因,特別是難以想像的三惡趣苦的因。以觀修空性的心走路,使走 路的行為成為一切輪迴苦的對治,它斬斷了煩惱根,斬斷那無法辨別 我是空於自性獨立存在的無明。透過這種觀修,走路的行為變成證得 解脫的因。

當你在走路的時候,問你自己。為什麼你說:「我在走路?」分析它 。你說「我在走路」的唯一理由是身的諸蘊正在做走路的行為,除此 之外,沒有別的理由。

由於身的諸蘊正在做走路的行為,由心來安立念頭,貼上標籤,「我 在走路。」事實上,身體之中有一個自性存在的我出現在你面前,正 現出走路的行為。這個我完全是妄念,完全不存在。那個在走路的我 只不過是被你自己的心名言假立,那個在走路的我不過是如此。你所 相信看起來好像真實的我只不過由心名言假立──完全是妄念,它並 不存在,它是空的。

道路、房子、天空、樹木、走路的行為都一樣:它們僅僅是由心名言 假立的而已。看起來從外在真實存在的事物只是妄念,是要被駁斥的 對象。

因此,走路時覺知這些妄念──我,行為,對境──並覺知它們是妄 念(意指它們從自己方面現起)。那麼,無論你以這種覺知走了幾個 小時,全都變成菩提道次第,變成斬斷無明的對治,無明是輪迴的根 ,一切苦的根。

‧如在夢中般走路
另一種走路時簡單的觀修方式是問自己:我是否僅依名言假立而現起 呢?在我眼中,它顯現的樣子並不是這樣。走路的行為是否僅依名言 假立而現起?道路、天空、車輛、人們、你的貓、你的狗、冰淇淋是 否僅依名言假立而現起呢?我所看到的一切,是否僅依名言假立而現 起呢?不,在我眼中,他們顯現的樣子都不是這樣。因此,這一切全 都像個夢,它是一種幻象。你在夢裡走路:道路、樹木、天空、地面 、路人、走路本身──一切都在夢中。(實際上,表達這一點正確的 方法應該是說,「它像一場夢」但或許對我們的心而言,說「我在作 夢」更有效。)

為什麼要這樣觀修?當你修習這種覺知時,就沒有執取,沒有貪著, 因為你了解一切都是一種幻象、一場夢,並不是真的。事實上,這一 切看起來自性真實存在的東西──自性真實存在的我,自性真實存在 的走路的行為,自性真實存在的對境,真實的道路,真實的天空,真 實的樹木,真實的敵人,真實的朋友──與實相完全相反。這樣思惟 使你看出貪著和瞋怒是沒道理的。這立即給心帶來寧靜,心變得客觀 、自由,心立即變得寬容而毫無怒意。

因此,當你以一切猶如一場夢的覺知走路時,在你心中,你了解一切 都不真實,不存在。如果你將這一點聯貫到自性現起的我,行為,對 境等等,將使你覺察到他們的體性是空。但如果你歸因於大體上(僅 僅是名言假立)的我,大體的行為,天空,道路,樹木等等,那麼觀 修的方式是他們並不是自性存在。

當你觀修一切如夢時,無論你看到多少事物──人們各式各樣的身形 ,或成千上萬的現象,美或醜──你知道沒什麼好執著,沒什麼好生 氣的,因為沒什麼好執持的。在你心中,你知道他們並不存在。以這 種方式看事情幫助你放下。

因此,以視一切如一場夢這種觀修方式來走的路,都成為斬斷輪迴根 的對治,它變成對治整個輪迴諸苦的良方,包括人際關係的問題,受 到他人惡意對待等等。以這種一切如夢的覺知來走路,斬斷輪迴苦的 因,業和煩惱。如此,走路可以變成達致究竟安樂,解脫整個輪迴及 其肇因的因。

‧以緣起觀走路
當你走路時,第四種觀修方式是覺知緣起。如我之前提過的,你在走 路是因為諸蘊在走路,因此心名言假立「我在走路。」僅僅是名言假 立的我正僅僅名言假立的走著,並僅僅名言假立的看到僅僅名言假立 的天空、僅僅名言假立的樹木、僅僅名言假立的人們、僅僅名言假立 的俊男美女、僅僅名言假立的醜陋、僅僅名言假立的車、僅僅名言假 立的房子等等。走路時對這種微細的緣起保持著覺知。

‧以無常觀走路
你也可以在走路時觀修念死無常。每走一步,思惟你的生命正在結束 ,變得越來越短。特別是如果你走得快,你更能體會生命是如何迅速 地結束。無論剩下多久的生命,它正如此快速的結束。每一步你都更 接近死亡──如果惡業尚未淨除,那麼每一步你都更靠近難以忍受的 三惡趣苦。

當你開車的時候,你可以思惟你就像一個被帶去處死的人;每一剎那 你都更接近被殺的時刻。如此地練習覺知生命如此迅速地結束,越來 越接近死亡及三惡道。

這樣修持也有助於你正面臨的問題:人際關係的問題,情緒問題,無 論什麼問題。念死無常立即斷除貪著或瞋怒或嫉妒的問題;馬上會有 不可思議的平靜。而且它使你下決心即刻起修佛法,不浪擲人生。它 鼓舞和啟發你,使每個行為都成為佛法的修行。這是非常有力的禪修

‧結語
如果我們一天二十四小時都以發菩提心做一切事,我們將累積無量的 功德。不僅如此,任何一項行為也變成解脫的因,成為每位有情的樂 因。透過這種方式,能使你日復一日的生命過得最有意義,最為富足



  梭巴仁波切 法語 (譯自一九九六年九月曼達拉雜誌)

 

2 則留言:

  1. 法師您好:
    此篇文章使我獲益良多,
    請借我引用,感恩。
         真 合十

    回覆刪除
  2. 法師...阿彌陀佛...感恩分享...
    請問末學可以複製本文和善知識們分享否?
    祈祝道安....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