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Self-examination




  謹引用格友滇貝央千寫得一篇好文,願我們能時時反省,真實實踐。
---------------------------------------------------------------------------------------------------------------------------------------------------------

Self-examination

分類:Diary
2011/01/20 17:13


學習佛法,並不是為了觀察他人的過錯,
而是為了觀察自心過錯與垢染,轉心向善。
如果我們不能在生活中的每一個境界中調伏自心,
那麼當我們期望自己可以去閉關、甚至出家,都只是無謂的妄想,
而佛法,更不會融入我們的心相續,與其合而為一。
不過,每個人學習佛法的發心、目的與想法,始終不同。
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要為了救度眾生而求取佛果,
也不是每個人都想要永久的解脫、往生淨土,
多數時候,我們連求取來世人天福報的想法都沒有,
只沉溺在追求今生可以勝過他人的鬥爭跟口舌之中,樂此不疲;
卻不了解,這塵世裡的快樂跟痛苦,
連一線之隔的距離都沒有。
我們對如何時時勤拂拭、淨除自心垢染的方法一點都不了解,
卻可以於空性、萬法唯心造講得頭頭是道,
儘管我們從來沒有看見過自己的心。
我們從來不喜歡聽聞思維佛法,
也不了解任何一個佛法名詞,
卻無慚無愧地譏笑他人追問上課的仁波切與勘布,
關於某些佛法名詞的問題。
我們捨得拿出大量的財物來供養上師與三寶,
卻從來不想幫助那些孤苦無依的老人與失學兒童;
我們常常小心翼翼地彼此提醒:
這裡有蟑螂!有螞蟻!不要傷害牠!不要踩到牠!不要打蚊子!
卻對路邊挨餓受凍的流浪動物視而不見,
甚至嫌棄牠們很骯髒。
雖然我們的嘴巴總是說著隨喜!隨喜!
但是對於他人的殊勝福報,
我們的心中,
只有努力地找出他人過錯的傲慢與嫉妒。
我們學習了佛法,就急與跟親友分享,
想要他們跟我們一起來聽聞學習,幫助親友”改邪歸正”,
卻沒有意識到自己有更多的惡習還未改過,
沒有想到自己也是年紀一把了,
才有因緣知道要來親近佛法。
當我們因為某些人事物而不能吃素、不能學習佛法、不能受戒的時候,
我們從來不曾因為自己有如此多的障礙而懺悔,
更不曾對這些障礙我們的人做過任何迴向。
我們只是不停用看待冤親債主的心態來看待他們,
然後為自己換來更多的冤親債主。
我們渴望上師的加持,
認為上師拿個聖物放在我們的頭上、念幾句咒語,
那無始以來的無明就會馬上煙消雲散,
然後我們就可以快速地自己覺醒、證得佛果。
不然就是認為上師的加持,
可以在我們臨終時把我們像丟石頭一樣地丟到淨土,
儘管我們沒有像密勒日巴或其他成就者那樣的銳利的根器,
更沒有那洛巴聽從上師帝洛巴的命令,
毫無猶豫地從懸崖跳下去的信心與勇氣。
我們關心自己有沒有夢見上師、感應到上師要回來的徵兆,
遠勝於關心自己有沒有聽從上師的每一句教言。
我們就是這樣,
日復一日地,認為自己可以醒來看見明天的太陽。

2011/01/19



學習佛法,並不是為了觀察他人的過錯,
而是為了觀察自心過錯與垢染,轉心向善。
如果我們不能在生活中的每一個境界中調伏自心,
那麼當我們期望自己可以去閉關、甚至出家,都只是無謂的妄想,
而佛法,更不會融入我們的心相續,與其合而為一。
不過,每個人學習佛法的發心、目的與想法,始終不同。
並不是每個人都想要為了救度眾生而求取佛果,
也不是每個人都想要永久的解脫、往生淨土,
多數時候,我們連求取來世人天福報的想法都沒有,
只沉溺在追求今生可以勝過他人的鬥爭跟口舌之中,樂此不疲;
卻不了解,這塵世裡的快樂跟痛苦,
連一線之隔的距離都沒有。
我們對如何時時勤拂拭、淨除自心垢染的方法一點都不了解,
卻可以於空性、萬法唯心造講得頭頭是道,
儘管我們從來沒有看見過自己的心。
我們從來不喜歡聽聞思維佛法,
也不了解任何一個佛法名詞,
卻無慚無愧地譏笑他人追問上課的仁波切與勘布,
關於某些佛法名詞的問題。
我們捨得拿出大量的財物來供養上師與三寶,
卻從來不想幫助那些孤苦無依的老人與失學兒童;
我們常常小心翼翼地彼此提醒:
這裡有蟑螂!有螞蟻!不要傷害牠!不要踩到牠!不要打蚊子!
卻對路邊挨餓受凍的流浪動物視而不見,
甚至嫌棄牠們很骯髒。
雖然我們的嘴巴總是說著隨喜!隨喜!
但是對於他人的殊勝福報,
我們的心中,
只有努力地找出他人過錯的傲慢與嫉妒。
我們學習了佛法,就急與跟親友分享,
想要他們跟我們一起來聽聞學習,幫助親友”改邪歸正”,
卻沒有意識到自己有更多的惡習還未改過,
沒有想到自己也是年紀一把了,
才有因緣知道要來親近佛法。
當我們因為某些人事物而不能吃素、不能學習佛法、不能受戒的時候,
我們從來不曾因為自己有如此多的障礙而懺悔,
更不曾對這些障礙我們的人做過任何迴向。
我們只是不停用看待冤親債主的心態來看待他們,
然後為自己換來更多的冤親債主。
我們渴望上師的加持,
認為上師拿個聖物放在我們的頭上、念幾句咒語,
那無始以來的無明就會馬上煙消雲散,
然後我們就可以快速地自己覺醒、證得佛果。
不然就是認為上師的加持,
可以在我們臨終時把我們像丟石頭一樣地丟到淨土,
儘管我們沒有像密勒日巴或其他成就者那樣的銳利的根器,
更沒有那洛巴聽從上師帝洛巴的命令,
毫無猶豫地從懸崖跳下去的信心與勇氣。
我們關心自己有沒有夢見上師、感應到上師要回來的徵兆,
遠勝於關心自己有沒有聽從上師的每一句教言。
我們就是這樣,
日復一日地,認為自己可以醒來看見明天的太陽。

2011/01/19

2 則留言:

  1. 阿彌陀佛! 
    感恩師父慈悲,末學已收到法寶非常精緻小巧。
    也祝師父
    新春愉快  善願成就
     

    回覆刪除
    回覆
    1. 阿彌陀佛!

      謝謝您,也祝福您~

      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