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8日 星期六

一個女性學佛者的驚奇之旅-聖嚴基金會傅佩芳 菩薩 主講

 

寶雲講談--夢‧實踐系列(第四場次)

    一個女性學佛者的驚奇之旅

主談人:傅佩芳 菩薩(聖嚴教育基金會董事)

訪談人:郭惠芯 菩薩(聖嚴書院講師)

訪談時間:2010 年11月20日(星期六)早上九點半-十二點

郭惠芯:今天早上六點,我從屏東出發往北, 熱切想要參與傅佩芳菩薩的這場演講;一路上,想到佩芳菩薩正同時從台北南下,我們即將在台中相遇, 這種感覺非常奇妙,令人振奮!昨一整晚,我還牙疼得厲害,沒想 這牙疼,就在一心嚮往參加訪談中,得著了神奇的治療效果。

知道傅佩芳這個名字是因為《人生雜誌》,早前在雜誌上看過她的 文章,敘述師父在西方弘法及帶領禪修的過程; 還曾讀到她和沈家楨居士結緣的經過,以及追念沈居士的遺風等等, 讀來令人感動,記憶深刻。師父圓寂後,則是我們第一次見面。

我想很多人都和我一樣對她非常好奇,因為她的外號叫「三克 拉」,而台中分院果理法師說她是個「傳奇女子」, 我們現在就請佩芳菩薩先說說「三克拉」外號的故事。

傅佩芳:我這一生,似乎什麼都早(就是學佛晚!); 1968年二十一歲大學畢業後,就到貿易公司做事, 一開始是個助理,十一年後因緣際會自己開始成立公司。那時國內經濟剛起飛, 賺錢不是一件難事,漸漸地,就落入了物質的深淵。開始先是 買珠寶,而且心大得很,沒三克拉根本看不上眼(實在愚昧), 再加上有三個好朋友都同好此道,被人戲稱「三克拉」。到後來,又對古董產生興趣,1981年,還拜師學習古董鑑定, 到處追佳士德、富比士拍賣會,漸漸的,也有了一些收藏。

那時,因為事業順利,共擁有三家公司。雖要管理三家公司,我倒 不是很忙碌;每天只早上10點及下午4點各開一次會, 晚上又不應酬,中午頂多和 客戶吃個飯。除了處理非我不可的事物之外,空餘時間很多, 就用來追尋珠寶骨董等獵物。

骨董中,我最喜歡的是宋朝瓷器;有一天,在欣賞我所捕獲的獵物 時(那件獵物就是我在拍賣會上買到的宋朝蘇東坡時的磁器), 忽然想到,這個千年磁器到底已經過多少主人的收藏?如此珍貴的古物,它如在我手上毀損怎麼辦?我一百年都過不去, 它卻依然還在,只不過是換到另一位收藏家手中; 這是怎樣的道理呢? 到底誰是主誰又是奴呢?

花了時間、精力和大筆錢財,發現居然它是主,我倒成了奴!多麼 諷刺啊!於是起了疑問:賺錢的目的,如果是為了養家, 存款多個零和少個零,對我來說,似乎沒有什麼區別; 我把兩個兒子送 到美國讀書,等他們長大、成家、有了事業,不再需要經濟支援時, 作為一個母親,除了親情聯繫,那剩下來的我,價值又何 在?

如果養家活口、生兒育女、享受人生都不是我生命的目的,那生命 的目的是什麼?

郭惠芯:據我所知,您父親是個旗人,富察家族的您是貴族之後; 雖然有人在午夜夢迴時,都曾出現和您一樣的感覺,但真正去改變自己人生的卻很少; 可否告訴我們,是什麼力量或什麼機緣,讓您的生命轉彎?

傅佩芳:我聽從內心的呼喚,在1992毅然結束公司, 1993年搬到美國陪伴孩子;至少去作個不缺席的母親吧!過了不久,接到以前的大客戶來電,因為經濟危機,已發出破產聲明。 天啊!我如果沒結束營業,這下子恐怕要慘賠數千萬美金,或許連我的一生都要賠進去!所以我覺得,人如果一意往外求, 很容易就會落入自己編織的陷阱而出不來。

郭惠芯:您就是在1993年遇到佛教界大德沈家楨居士,可否談一談其中因緣?

傅佩芳:到美國後,我開始讀《金剛經》,因沈老居士寫的《金剛經研究》生動易懂, 所以就印書結緣供眾,也和沈老結下了不解緣。那時因為已退休, 有很多時間 讀江味農居士的《金剛經講記》,沈伯伯要我隨時以傳真向他發問, 我問題不少,沈伯伯也總在當天就有回覆。所以我讀《金剛 經》是沈老居士導讀的。

有一天沈伯伯傳給我四句話「三心不可有,四相本來無,隨緣行六 度,海闊兮天空。」要我回答,我卻無言以對。後來, 晨坐中忽然領悟,一躍而起,奔向書桌寫下:這是您的言教, 更是您的身 教!是您生命的體悟也是生活的示現和實踐!沈伯伯很高興回函: 能夠深知我心,一語道破的,多年來你是第一人!可喜!可 賀!

因為五十年來,一代船王沈家楨居士在美弘揚佛教,不遺餘力地捐 款、捐地、捐寺院,不分漢傳、藏傳與南傳佛教,卻從不求回報。 可以說,這半世紀美國佛教的發展與沈老居士有密不可分的關 係。

1998年師父和達賴喇嘛在紐約對 談後,點燈節目計畫要報導師父與沈老居士見面。 因為他們和沈老不熟,需要協助安排, 並要求我不要向沈老居士提到師父,因為師父要給沈老一個驚喜。結果那天來了幾百個人, 沈老居士見到師父時嚇了一跳,卻十分高興。

1998下半年,我回美國,要去象岡道場參加禪七, 沈伯伯命我先到他莊嚴寺家裡住兩天,然後送我過去。 高齡86歲的沈老開車載我去象崗 時說,師父上次嚇他,現在換他來嚇嚇師父。 所以這次在師父不知情的情況下,兩人又見面,一樣又是手拉手, 一起參觀象 岡。沈伯伯離開前,向師父頂禮三拜, 讚歎感謝師父修建禪修道場的苦心悲願。 高僧大德之間的禮敬與感念,多麼令人感 動!身為師父眼中的恩人,沈老居士真正示現修行者典範,做到「 三心不可得,四相本來無,隨緣行六度,海闊兮天 空。」。(會中多人感動落淚..)

郭惠芯:提到「智者的明燈」,沈老居士和師父相遇執手的畫面, 真是現代佛教僧俗二眾很 經典的遭逢,原來這其中,有著您的串聯;感傅佩芳菩薩, 促成這段讓人感恩的因緣。那您與聖嚴師父又是何等奇遇呢?

傅佩芳:我在1993年到美國紐約,有一次和一位朋友吃飯, 要離開時說他要去見聖嚴師父,我心裡好奇,他師父究竟是誰?有這麼重要嗎?所以就說:「我和您一道去! 」,所以這位帶我去見師父的朋友,就是我的救命恩人。第一次見師父,師父就說要替我皈依,我說那怎麼行!其一: 我尚未清楚何謂正信佛教。其二:生命的意義到底何在, 我還不清楚。

那時師父三個月在美國,三個月在台灣,每次見到師父,他總是叫 我傅…佩「芬」,問我:「妳要皈依了嗎?」我還是沒決定。 過了一年左右,讀經時忽然起了慚愧心;皈依哪裡還需要準備!又豈是一生一世準備得好的!再見到師父時,雖然他又叫我傅…佩「 芬」,我說「芬」也好,「芳」也罷,阿貓阿狗都可以,只不過是個名字!決定要皈依!所以師父就單獨為我舉行皈依儀式。 那時我的眼淚就像河水一樣,奔淌而下。當下我的心,就像找到一個安住的地方,不再漂泊。明師難遇,這輩子卻幸運的遇見了。

郭惠芯:真的非常令人羨慕,師父一定知道您是可造之材。

傅佩芳:1999 年參加象崗的禪四十九,到第四個七時,師父一進禪堂,還沒開口, 我就知道他要說什麼。有時,楞嚴經的經文就像跳舞一般,一字一字地跳出來,演練經義;這時心中的快樂真是無法比喻。 小參時,幾次開口,還沒說出來,就遭師父聲色俱厲地阻止: 〝不許說〞!

明明是小參,師父卻不許我開口,到底是何意?大家不仿也參參 看!

再講一個小參故事:2000 年參加象崗的默照禪十四,被師父叫到小參室,說:「 現在妳可以說了!」我搖搖頭,師父說:「還是要說!」「沒什麼好 說的!」這時師父忽然用香板用力一擊,喝斥道:「說!」 我蹦出四個字:「老實打坐」,師父點點頭,沒再罵我了。

郭惠芯:您之後的經歷,就是把「法」給活出來。

傅佩芳:現在這些境界都沒了,當時 只是瞎貓碰到死耗子。

郭惠芯:您是師父最晚成立的聖嚴教育基金會董事,無論在四川、 在美國或在台灣,您都很 護持師父,請問您現在主要做些什麼?

傅佩芳:現在大部分時間都在大陸印 製結緣書,因為在我皈依的第二天,師父就說:「我已經開始一年印 20萬本《正信的佛教》到大陸,現在換妳來做。」我想了3分鐘就說,OK! 而且發願,至少要印一百萬本。結果到了2002年,因為大陸法輪功的事件就印不下去了。算了一下, 共印了大約一百二十萬本。

於是我向師父懺悔:願發得不夠大啊!

2008四川大地震後,師父把我找 去:師父老了,你還在等甚麼?

再到大陸去印書是時候了!師父指示:這次應該要和大家一起成就 大願。

郭惠芯:您現在大部分時間都停留在大陸?

傅佩芳:過去一年中,大約有一半時 間在大陸。

郭惠芯:聽您娓娓道來,現在已經和「三克拉」這個外號相去甚遠, 您覺得有適應上的問題 嗎?

傅佩芳:其實只要「心」到,「身」就到。這一切的轉換,對我來說,並無適應上的問題, 對我從前的朋友們,倒是不太能適應;據他們形容, 從前的我可有些殺氣 騰騰呢!現在想想真是不堪回首。

郭惠芯:您家人多有學佛,令堂也是,老菩薩年中才往生, 願意與我們分享這段嗎?

傅佩芳:我母親今年六月往生時95歲,我正在四川; 當天她好像一切都安排好了,要跟今生道別;很感謝法師與菩薩們助念,佛事很圓滿,骨灰就植存在法鼓山生命園區裡。 現在雖然會想念她,但不是悲傷的思念,而是無限感恩和懷念。 我有個妹妹遠嫁異鄉,母親因為思念她每天唸140遍大悲咒, 將思念轉為祝福回向。老菩薩每天清晨3點就起床,禮佛後再唸大 悲咒,在這20幾年間,唸了2至3個十萬遍。 和果理法師一樣相好莊嚴,都像觀世音菩薩。

臨終前幾天,我母親因為很難受,所以跟家人說:「.. 請菩薩帶我走」兩天後,她就真的走了。我想修行是自己的事, 老老實實的修行,最後一 定是功不唐捐。

郭惠芯:從聯合報上知道, 您們為老菩薩出版了一本二十多人所寫的家族私房史,可否和大 家分享這個很有意義的過程?

傅佩芳:我家老菩薩,是從大陸逃難到台灣,我家共有8個兄弟姐妹,父親是空軍。 老菩薩在86歲開始寫回憶錄,共寫了兩年,原本是希望給子孫留一些回憶, 後來年紀大眼力差寫不下去了,就囑咐我整理付印。 我選了些老照片,邀手足分別 也來寫一些,但第三代、甚至第四代也一齊爭相為文。寫好以後, 圓神出版社簡志忠先生幫我們印製了1500本送給親戚朋友。今年年初,竟連聯合報也來邀稿; 很高興我們家族的心因這次寫作和分享而結合在一起, 也給子孫們留下一點紀錄和 家庭文化。

郭惠芯:真是精采的人生,有所選擇的旅途。 很感謝佩芳菩薩和我們分享這麼寶貴的經歷, 謝謝!

傅佩芳:謝謝大家!

 

2 則留言:

  1. 隨手寫 隨便看2011年1月10日 上午11:38

    阿彌陀佛
    感恩法師 貼這麼好的文章
    閱讀中令人為之動容
    常能合十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