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願臨終正念

 


 

  最近不論是認識的人、或是新聞,都提到關於對於重病乃至於臨終者,是否有急救的必要?

------------------------------------------------------------------------------------------------------------------------------------------------------------

拔管太遲 腐肉與血水四濺 家屬悔

中時 更新日期:2011/01/04 03:01 洪榮志/台南報導

中國時報【洪榮志/台南報導】

五十多位立委提案修訂《安寧緩和醫療條例》,放寬末期病人拔除呼吸器等維生系統限制,但何時才能拔管引發各界關注。「台灣安寧緩和醫療推手」趙可式強調,當初推動安寧醫療立法時,即參考先進國家《自然死法案》,此次修訂方向只是回到最初版本,大家不用過慮。

全台第一位安寧醫療博士趙可式返國後在成大護理系任教時,積極推動安寧緩和醫療立法。她說,當年推動立法時,主要是參考歐美等先進國家的《自然死法案》,對已被醫師判定治療無效的末期病人,可根據當事人意願或家屬同意,「不予」治療與「撤除」維生系統,讓他們走得更有尊嚴。

趙可式表示,外界普遍關心的拔管時機問題,其實應回歸醫學倫理來看,醫療不足與醫療過度都違反醫療倫理。換句話說,可以搶救的病人不救,是草菅人命;不需要搶救的病人仍搶救,也增加病人很多沒有意義的痛苦。過與不及,都不符合醫療倫理。

她說,曾在成大醫院看過一位使用葉克膜維生系統二、三周的病人,四肢都已發爛、傳出臭味,家屬還不願放棄搶救。直到對方長出屍斑,家屬才勉強同意拔管。結果,每拔出一條管子,腐肉與血水飛濺,家屬看到這種畫面,才悔不當初沒有盡早拔管,讓長輩多受很多無意義的苦。這就是明顯過度醫療的例子。

------------------------------------------------------------------------------------------------------------------------------------------------------------

  關於急救,應該要有正確的心態,如果透過急救,可以讓病患恢復健康、減少痛苦,那可為之。但若已是重病乃至於臨命終者,急救只是增加幾天乃至於只有數十分鐘的痛苦掙扎,何苦而為之呢?

  就讓即將臨命終者安心捨報吧!讓他能以平靜的心,意不顛倒的得到佛菩薩的指引,順利往生西方極樂,才是真正的救護!

-----------------------------------------------------------------------------------------------------------------------------------------------------------------

末期病人昏迷 家屬同意可拔管

不讓臨終成為痛苦的延續,立法院昨天三讀通過「安寧緩和醫療條例」修正案,日後已插管的末期病人意識不清時,可由最近親屬提出終止施行心肺復甦術要求,經醫學倫理委員會通過後,即可拔管,停止救治。

同時,健保IC卡中的安寧緩和醫療意願註記,可視為意願書正本,與意願書同具效力。截至去年一月止,已完成註記的三萬四六一○人將可立即適用。

依現行條例規定,病人在進行插管治療前,家屬可決定做或不做;一旦插管,除非家屬能提出證據證明病人在意識不清前,曾表達不接受插管等心肺復甦術,否則醫師不能終止或撤除心肺復甦術。

新法讓「安寧死」規定更加明確,但有意願執行安寧死的病人,必須先由兩位醫師診斷為不可治癒末期病人,且病人須自行簽署意願書,若已昏迷,則由最近親屬出具同意書代替。

所謂的最近親屬,依序為配偶、成年子女、孫子女、父母、兄弟姊妹、祖父母、曾祖父母或三親等旁系血親及一親等直系姻親。

最後還要由醫院的醫學倫理委員會召開審查會,審查會必須包含醫學、倫理、法律專家及社會人士,其中倫理、法律專家及社會人士的比率,不得少於三分之一;通過審查後,才能終止或撤除心肺復甦術。

提案立委侯彩鳳認為此法修正後,可避免每年十萬餘末期病人得不到善終所成的悲劇。立委陳根德說,為讓末期病人安詳尊嚴地善終,同時不要造成家屬痛苦,修正安寧緩和醫療條例,「對家屬、病人、醫師都好」。

健保IC卡在二○○六年七月增列安寧緩和意願註記後,至今有六萬多人簽署安寧緩和意願書,超過三萬人健保IC卡已註記。但有些末期病人送醫時,因未帶健保IC卡或無法出示意願書,醫師在有疑慮下,仍進行救治。

【2011/01/11 聯合報】@ http://udn.com/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